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65 揍他丫的

作品:《 春乔夏有明

        “也不怪你,当初我不是巴望着他们家有关系帮我找工作也不会先对朱霆有意,后来喜欢他也是我自己的意愿,我若是听了爸妈的话回到县城就什么事都没了。”

        后悔却不能返回,就只能恨,不是身上没有力气自己恐怕早已经把自己掐出血来。

        “我爸妈他们是不是很难过?”陆乔明知故问,但是却侥幸抱着一线希望。

        “这还用说,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你怀孕的事,要是知道你怀孕的事不知道还要伤心成什么样。按着你妈妈的性格估计不会善罢甘休。”大姑姑说着摇摇头,“算了,听他爸说你几天没吃东西,我去熬一点稀饭,你多少喝一点,都死过一次了既然活了过来,就好好长记性等事情了结后好好活着。”

        大姑姑说着抹了眼泪,出了房门,却听到大姑姑在厨房呜咽:“是我亲侄女,又不是外人,那么粗的管子就插进喉咙里,血都出来了,谁说我不心疼的啊!”

        陆乔想起小时候大姑姑给自己买新衣服,接自己到家里去玩,发压岁钱,买好吃的,还给自己买书。虽说穿了很多年她们的旧衣,可是大姑姑到底还是疼自己的啊。

        自己就是一尊巨石投巾湖里,霎时惊起大浪,事先却又毫无征兆,所有的人都措不及防,纵然自己是受伤最深的人,但是自己是不是也做错了?

        陆乔躺在床上想着,不一会又迷迷糊糊的睡去,是大姑姑把自己摇醒的。

        “你洗过胃,先吃清淡的,过两天在缓过来了我在给你补一补,出了这事我才知道这半年你怎么就瘦成这样了。”大姑姑舀了一勺米粥,吹了吹,待热气散的差不多了才送到陆乔唇边。

        陆乔手上没有力气就着大姑姑的手喝了几口,大姑姑似是想起,眼睛还是红红的盯着陆乔就问:“你做了手术,他们有没有让你坐小月子?”

        陆乔伤心的唇发抖,只是摇了摇头:“我做手术其实才两天,但是这两天也只有粥和一条鱼,加上我心情不好也没怎么吃。那鱼还是他爸给我熬的,如果他爸不在估计我连鱼都没有。”。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大姑姑气的就磨牙又骂起来:“鱼算什么啊?女人小产乌鸡才是最补的,他爸也不是好东西,关键的时候还是护着他儿子,怀孕了还不让你说。”

        “我每个月有两千多的工资,我只有五百留在身上,其余都放在他妈那里的,这半年也该有一万块了。”

        “这该死的婆娘,她自己没有工作,一家子全靠朱霆他爸,我当他节约,现在看来全是抠门。还想着要你的钱,这钱一定要要回来。”大姑姑听了嘴一抿就提了一口气憋在胸口:“什么时候我回老家,我定要让十里八里的知道他们家不是好人。”

        “那不是把我也害了吗?乡镇小地方最不缺的就是闲言碎语。”

        “哎呦!这倒是!”大姑姑伸手不停的揉太阳穴:“我这辈子没碰上什么烂人,他们家真是第一个。”

        人真的是感情动物,有时候心里的话说一说就会舒服一下,大姑姑一直陪着陆乔说话,陆乔紧闭的心门慢慢被打开,她可能真的做错了,不应该给家里只是报喜不报忧,亲人的力量有时候真的可以帮人渡过难关。

        陆乔把自己在朱霆家受的委屈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大姑姑听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还是忍不住骂起陆乔来:“当初就不该去他们家住……我当时是有私心,你是被那男狐狸迷了心窍,你爸妈呢?”

        “我当时要是有钱租房子,我也不会去他们家住,我想的是都花家里那么多钱了马上又要工作了,就不要在问家里要钱了,爸妈他们也没问,再加上又喜欢朱霆就……”

        大姑姑气的只拍大腿:“我今天一天真是把这一辈子的气都气够了。你爸妈辛苦那么多年,多的钱都用了,难道这最后一点会舍不得?就算你爸妈舍不得你哥也舍得啊?”

        “哥不是要结婚了,我也不想……”陆乔垂下头,眼泪就又跟着下来了。

        “你怕你嫂子多想啊?”大姑姑伸手帮陆乔擦着眼泪:“你记着,不管什么时候亲人就是亲人,不要怕麻烦,你看你哥被你气的……”

        正说着哥哥,电话就想了起来,陆乔看了一下显示屏却是嫂子的名字。

        大姑姑接起来花豆没说一句就腾的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陆乔喝了一些粥,身上有了一些力气,也顾不得头还晕眩的厉害,执拗的跟着大姑姑一起赶到了警察局。路上接到小姑姑的电话,说是刚下了长途汽车,脚还没站稳就又赶到了警察局,大姑姑简短的把陆乔的事说了一下,隔着电话就听到小姑姑在那边骂了起来:“妈卖批!老子去收拾他一家”

        警察局里爸妈,大姑姑小姑姑,大姑父小姑父,嫂子还有朱霆一家足够将警察局小小的询问室挤满。

        陆乔苍白着一张脸被当姑姑搀扶着进了门,进门才看到妈妈一双眼睛哭的红肿透亮,看到陆乔进来伸手要扶却赶紧捂了嘴转头哭了起来。

        爸爸红着眼,鼻子上挂着精亮的眼泪看到陆乔就摇头:“我养的女儿怎么就给糟蹋成这样!“

        朱霆一家霸占了询问室里少有的几张凳子,陆乔无力的倚着姑姑站在墙边。陆乔这个时候才看到朱霆半张脸都是血,头上包着纱布,殷红的血已经渗透纱布。

        两个人目光碰撞的那一下,朱霆眼神瞬时变的复杂起来,陆乔的眼有恨、有遗憾、有失望、又有无奈,最后汇集在一起居然成了死水般沉寂。

        朱霆抿了抿嘴,垂下了头。

        无论何时!你那狗头就抬不起来吗?

        嫂子走过来问陆乔:“好些了没有?”

        陆乔喊着眼泪点点头,满心愧疚:“姐姐对不起,哥哥都是为了我……”

        嫂子摆摆手,眼眶通红:“他是你哥,你被人欺负他看不过……可是他就没为自己想过后果……你……”嫂子叹了一口气,转头不在看陆乔。

        倒是朱妈妈看到陆乔就喊了起来:“我们家很亏待你?你要去寻死!还让你哥来打我儿子。”

        爸妈满腹委屈,看了看陆乔却欲言又止,最后脾气火爆的小姑姑反而没忍住:“你不亏待陆乔她疯了要寻死?自己做烂事还觉得冤枉,陆乔可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大姑姑还想说什么,被大姑父一把拉住,大姑父不大的声音传来:“少说一点,军军还在里面。”说着伸手朝身边的小姑父递了个眼色,小姑父赶紧把小姑姑给拉了回来低斥一声:“少说一点,为了军军。”

        小姑姑反应特快,嘴巴一张转头换了难过的脸色,语气顿时悲怆了起来:“大家好好的怎么就搞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