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62 身灭(一)

作品:《 春乔夏有明

        所有大张旗鼓的离开都只是试探,陆乔的离开悄声无息,就跟平时上班一样。

        早上六点就起床,洗脸刷牙,平时怎么做,今天就怎么做,唯一不同的就是陆乔今天穿了姐姐给她买得那件羽绒服。

        这件衣服陆乔平时不舍的穿,害怕穿脏了不好洗,更怕弄坏了。

        出门的时候陆乔平静的将钥匙放在了鞋柜上。那个钥匙串上挂着一直橡皮小乌龟,是陆乔在两元店里买的一对,另外一只挂到了朱霆的钥匙上。

        曾经陆乔这么说:“本来想买一对鳖的,但是却只有王八,一对小王八你一个我一个。”

        朱霆不解陆乔为什么不比作鸳鸯啊连理枝什么的,却要说成鳖难听又难看。

        陆乔只是说:自己一直都在找大鳖啊!

        陆乔笑的很开心,朱霆不解其中含义,一脸蠢萌像个哈士奇。

        想到从前陆乔的心口就一阵生疼,什么叫挫骨扬灰或许就是如此。

        还有手链,在寒冷的天里就着昏暗的光线闪着清冷的光。陆乔也取了下来放在的钥匙跟前,转身就出了门,如同往常一样。

        只是这一次她再也不想回来了!

        陆乔走在长街之上从漆黑黎明走到阳光穿透云层。

        久久被雾霾困扰的成城,今日却是难得有了好天气,天边的朝霞是凤凰拖曳的巨大翅膀,灿烂辉煌。

        但是这样的好景陆乔看着却没有一点颜色,耳边吹过依旧寒冷的风,刮的脸一阵一阵疼。

        街上行人渐渐增多,道路开始拥堵,公交车如同钝行的牛发出巨大声响却寸步难移。

        陆乔没有去上班而是沿着大路一直慢慢的走着,那一双红肿失神的眼,那一张无华的脸让过往的行人都对她停留几秒。

        偌大城市没有陆乔立足之地。

        陆乔想回家,却害怕见面就是一场痛哭,真相说出之后又是扑面而来的风言风语;陆乔想去哥哥那,想像小时候一样能扑在哥哥怀里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但是陆乔却不愿意痛哭之后面对自己今后的茫然无措。

        肚子已经不痛了,可是心却更痛了,孩子!那个孩子!陆乔放不下,没办法原谅自己,还有朱霆硬生生的要把他忽然从心里剔除掉,就如同一场切除良性肿瘤的外科手术。

        自己用前程,用青春,用真心换来的不过一场辜负啊!

        无论结局好坏注定要痛一场,伤一场。陆乔只觉得自己的精神世界崩塌,阳光清冷,天空灰蒙,生命灰色,一抬头就是晦暗世界看不到头。

        陆乔心死了!死的彻底无药可救。

        谁曾经唱了一首《伤心太平洋》,陆乔感觉自己要被淹死了。

        沿路的商家已经开了门,陆乔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大学里刻苦学来的知识不是救人,而是用来杀掉自己。

        普通的药店买不到地西泮,陆乔就去了社区医院。告诉医生自己失眠多梦,耳鸣,睡不着,求着医生给开几片地西泮,让自己好好睡一觉。

        陆乔一双眼通红,说话有气无力,医生有点犹豫,可是陆乔却只说要几片,医生也放下戒备之心,开了五片,即使是一次全吃也没问题。

        可是医生却不知道陆乔用了一整天的时间走了十多个社区医院凑了五十多片地西泮。

        五十多片足够了,陆乔也走累了。

        成城之内有一条河叫釜溪河,贯穿南北,宽达百米,沿江种着冬青和香樟树。

        街边是一众高档酒店和商铺,树下是步行长廊一里一处风景。

        因为成城自诩是文化之都,所建的大多是仿古亭台或是楼阁,沿江不下百处,却处处不同,各有各的奇,各有各的妙。

        陆乔在成城呆了四年忙于学习,毕业后上班时间又久,稍微有点空又被朱妈妈困在身边。那在全国都有名的釜溪河自己却是一次都没去过。

        今日既然要把自己交代了,自己不如去看看,如若到了阴曹地府还能想起那么一点点的美好。

        冬日里没有阳光的眷顾,成城迅速的冷了下去,江边更是寒风猎猎,冷的刺骨。自己虽然有一些存钱可是都在朱妈妈那里,身上仅有的一点钱也只能对付着上班时候的午饭和一些小开销。一年来除了去年姐姐给自己买了一件羽绒服自己竟然重来没有添过一件新衣。

        如若不是这件衣服,陆乔在江边上不消片刻就会被冻僵,走了一天陆乔实在太累了,买了一瓶矿泉水寻了一处亭子坐下休息。

        凉亭上种植着爬山虎,冬季来临早已经凋零,黑色枯枝如同怪兽的爪匍匐在凉亭上,四周垂下的枝干层层密密如同蛛网交织,陆乔枯坐在亭中从外面看很不容易察觉。

        天色渐渐暗下来,凉亭边上的路灯点亮,却是有气无力,或是天冷!四周行人稀稀拉拉,沿江本就禁止通车,这会人又少四野静的可怕。陆乔恍惚自己是不是已经提前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包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陆乔没有去管,应该是幼儿园打来的电话,自己没有请假缺了一天估计是领导打来了电话。

        但是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陆乔也不会再去管那些了。

        临别之际陆乔还是想念哥哥还有爸妈,想念哥哥曾经揉着她的头发喊傻瓜;想念妈妈曾经举着棒子骂她是不是野人居然把鞋跑丢了;想念爸爸送她去县城读书时的一步三回头。

        陆乔眼前波光闪动,凭着记忆把药盒打开,一粒一粒的取出药片,就着矿泉水一片一片吞下。

        当所有的药片全部被陆乔吞下后陆乔给哥哥发了一跳短信:哥帮我照顾好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