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59 心死(一)

作品:《 春乔夏有明

        等待室里有中年妇女,也有如她一般年纪的女孩,年长的神色自如,年轻的若有所思,都如同待宰的羔羊一个一个被唤进去。

        不多时又苍白着一张脸捂着肚子出来,无论是刚才神色自如的妇女,还是年轻的女孩都是皱着眉头,如同受刑一般。

        幸运的是走到门口时外面都能伸出一双手将她们接出去。

        家属等待室旁边是一间小屋子,铺了几张床,用作了观察室,女孩们休息一会没有大问题就可以离开,一个希望或是一个累赘就这么悄声无息的被抹去了。

        如若这世上有灵,那这些孩子该去哪?

        陆乔想告诉他们人间疾苦太多,一分的幸福用十分的痛苦来换,如若可以不要受轮回之苦自在为仙,哪怕是鬼也比做人好。

        陆乔惊讶自己开始有了这些觉悟,原来人生没有演技和忽如而来的灵感,都只不过是自己经历的太多有了感悟。

        可是那自己的孩子呢?果然都如此,会安慰别人却不会安慰自己。

        陆乔手抚在肚子上却自私的希望有天这个孩子能在她有能力的时候,还是能回来和她再续母子情缘。

        陆乔想着已经有人出来唤了她的名字。陆乔应了一声就跟着进去了。

        不需要指导自己就换了拖鞋,褪下裤子躺在了冰冷的手术台上,连麻醉师都是女的何况自己是病人,没有什么忌讳的。

        护士将针头扎进血管,陆乔望着输液管滴落的液体,没数几下就陷入了黑暗,再醒来时手术已经做完,腹部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疼痛。

        “手术做完了哈!”一个戴着口罩的护士扶着她从手术台上下来,顺手递给她一个卫生巾。

        护士不忘嘱托:“会有少量出血,在休息室里观察一下,没有大量出血就可以走了!”

        陆乔点点头,退到墙角,虚弱的整理好衣物。

        中间眼风扫过手术台下的负压吸引器,鲜红一片,陆乔心跟着就颤抖起来。

        那是她的孩子啊!

        陆乔麻醉还没有全过,脚下还是有点软,幸好护士细心的将她扶到了门口,朱霆刷白着一张脸将她扶到了观察室。

        “你……你怎么样?”估计自己一张脸把朱霆吓到了,朱霆像是自己经历了一场手术。

        “肚子有点疼。”陆乔躺上床,翻了个身,把脸对着墙,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肚子上一阵温热传来,是朱霆的手伸了过来:“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那个孩子。”

        陆乔听着再也没忍住,像是要把积压了许久的抑郁全部发泄出来,哭的把周围的人都引了过来。

        护士送来热水关切的问:“是不是痛的厉害?”

        陆乔甩着眼泪,把头摇的跟拨浪鼓,朱霆解释:“她心情不好!”

        护士鄙夷的看了一眼朱霆:“回去坐小月子好好的养着,现在喝一点热水。”说着把纸杯塞进了朱霆手里。

        这个世界就是那么夸张吗?你倒霉的时候好像什么事都跟你过不去。

        陆乔肚子一直疼,陆乔不想待着医院,想早点回去休息。

        确定没有大量出血后陆乔倔强的要离开。朱霆没有注意只好依着陆乔,扶着她走出医院大门。

        偏偏陆乔一张脸惨白的吓人,又是从妇幼保健院出来,过往的出租车都不愿意停。

        朱霆只好背着陆乔去坐公交车,等到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屋子里飘着鱼汤的香味是朱爸爸在厨房里,朱妈妈却不知去向。

        “陆乔喝碗鱼汤暖一暖身子再去睡,等会饭好了给你端进来。”

        朱爸爸在厨房里喊着,陆乔没有应声。

        朱霆帮着脱鞋,扶着陆乔进了屋子,陆乔还没有躺下,朱爸爸就已经把浓稠乳白的鱼汤端了进来,又补充一句:“你阿姨她买菜去了!不要多想。”

        陆乔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却没有力气去接那碗。朱霆就帮着接了碗,自己抿了一口脸上带着笑:“不烫!趁热喝!”

        陆乔鼻子一酸,就着朱霆的手把一大碗鱼汤全喝了,剩下一些细碎的鱼肉刺太多,陆乔眼皮重不想吃,拉了被子就坠入了黑暗。

        隐约之中有一只手一直搭在身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自己,陆乔强撑开眼帘看见是朱霆坐在身边,陆乔轻轻的呢喃了一声“朱霆”,手就被一股温热的力给握住。

        这样的力量那么熟悉,陆乔安心的睡去,梦里是阳光灿烂的海口,一个好看的男孩朝着她笑,露着八颗整齐洁白的牙齿。

        再醒来时窗外已经是一片昏暗,窗前的写字台上一个身影顿在电脑前,外面有轻微的人声传来,应该是朱妈妈又在读《圣经》,朱爸爸该是又不在家了。

        陆乔翻了个身,钢丝床就发出一阵“吱吱”声。

        朱霆起身俯在陆乔身边小声问:“饿不饿?你睡了整整七个多小时。”

        陆乔摸摸空空的肚子,摇摇头。但是想到自己还没有给领导请假又说:“想吃一点饭。”

        朱霆摸了一下陆乔的额头转身出了房门回来的时候一手端了个碗。

        一个碗是白米饭,一碗里是青菜,青菜上面堆着一堆白花花的东西,陆乔仔细一看竟然是上午鱼汤里剩下的鱼肉,因为朱爸爸把鱼汤熬的浓稠,那些鱼肉很多都已经化进了汤里,剩下的零星一点肉里细细密密的扎满了小白刺。

        那些鱼肉躺在上面张牙舞爪的向陆乔示威:看吧,你还是要把我吃下去!

        “那鱼肉就不是肉了,那么大一条鱼丢了可惜,反正你要补身子,那鱼肉就吃了吧。”

        朱妈妈的声音慢条斯理的传来,屋里没有开灯只有电脑的一点光亮照的朱霆的脸一半暗,一半明。

        “你先将就吃吧!明天不上班,我在家里给你买点好吃的。”朱霆的声音很小,几乎微不可闻。

        如若你有能力,何必要等到明天。陆乔的心就像外面昏暗的天看似有光,实则是浸在了漫长寒冷的夜里。陆乔没有接手,朱霆就拉了一个小凳子将碗筷放在了小凳子上。

        一扇门掩上陆乔从未觉得有那么大的力量可以斩断一个人最后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