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58 病(三)

作品:《 春乔夏有明

        “婆婆?”医生的冷漠又带震惊的目光在朱妈妈身上游走一遍,目光又落在了陆乔身上。

        陆乔无助的望着医生,看到陆乔可怜巴巴又满是希冀的眼神,医生似乎明白过来,目光也慢慢柔和下来,甚至带了点同情。

        “这孩子为什么不要了?”医生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飞速的开着单子。

        “我生病吃了一些药。”陆乔小声的说,最后还是不死心的问:“只吃了一些中成药对孩子有影响吗?”

        “怎么这么不小心!”医生皱着眉轻叹了一口气:“如果是第一次怀孕,反应可能会很大,有时候还会有一些类似感冒的症状,比如低热、咳嗽跟感冒很相似。正因为这样所以常常被误判。不过中成药一般来说是不会有影响,但是这种事情没有医生敢给你保证的。”

        “看吧,医生都不敢给你保证,你还敢生!”朱妈妈睨了一眼陆乔,警告陆乔不要在多说话。

        朱妈妈太过嚣张,医生看不下去了,转头又说:“我怀我的孩子的时候也吃过中药,但是生下来没有毛病。作为普通人我说能生,但是作为医生我只能说不能保证,这中间的道理你明白吗?”

        “反正不生,这孩子不能要,不能冒险。”朱妈妈语气坚定没有丝毫转圜余地。

        医生无奈的望了一眼陆乔,叹了口气转头又看了朱妈妈一眼:“你们意见不统一那就没办法!但是我问你不用麻药做手术你有没有试过?如果你没有试过就不要要求一个小女孩不用麻药做手术。改革开放,经济建设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让百姓过好日子吗?你这怎么还越开放越倒退了呢?什么年代了这样当婆婆,这样对待儿媳妇?”

        诊室里还有一个待诊的,诊室外待诊的也把门堵的水泄不通,被医生一问路人纷纷投来异样眼光。有几个女孩小声说话,看朱妈妈的眼神很不友好。

        朱妈妈一张脸被憋成了猪肝色:“以前计划生育我们不都是上了环的吗?我哪做过手术。”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你没做过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这手术的痛苦,不打麻药做手术?要不你先来试试,我保证我会很轻很轻的对你!”

        外面的人群发出一阵唏嘘,里面待诊的人也失去了耐心,黑着一张脸瞪着朱妈妈,朱霆永远只会抿着一张撬不开的嘴站在外面。

        陆乔站在那里,眼泪慢慢的滑出来,她连看朱霆的心都没了。

        “这!这哪行……我又没病没痛怎么做手术……”朱妈妈面露难色,一张老脸皱成一团,丑陋不堪。

        医生失去了耐心,手指敲着桌子:“你们到底做不做,要做就去缴费签手术同意书,不做就走,但是我明说了不打麻药整个中国都不会给你做。”

        朱妈妈咬着牙一把抓走医生手里的单子,出门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一眼陆乔。朱霆也紧着出去,陆乔走到医生桌前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

        女医生那一双同情的眼陆乔久久都不能忘记。

        朱妈妈出来把一堆的单子交给了朱霆,自己早已经没了影子。朱霆排在长长的缴费队伍后面翻看着一张一张的单子,陆乔避开来往的人慢慢走到朱霆前面不说话,只是把手放在自己的肚子来回轻轻的摩挲着。

        据说手不由自主的放在肚子上是孕妇的本能,陆乔现在相信这句话了。

        ……

        医院是一家很小的妇幼保健院,手术室,诊室,B超室都挤在了一楼,二楼是产房和住院部。这么小的医院不得不把来就诊的人都圈在了一个小小的地方,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冬雨寒冷刺骨,里面因为温室效应带着异味更让人觉得闷热烦躁。

        人头攒动之上的墙壁上挂着的一部电视循环的播放着人流术的危害。伤害子宫,严重者习惯流产终生不不孕;情感伤害做人流术术的女孩一生都有可能活在自责的阴影中。

        相对于前者陆乔却更害怕后者,因为陆乔当下就已经是这么想了。

        “孩子!对不起!”陆乔心里难过,往来的人在眼里只不过成了一道道流光。难过,自责,不舍,甚至有一点恼怒,注定了今后一辈子陆乔都不会忘记这个孩子。

        可是里面那个弱小的生命啊,就要和你分开了,不知你是男是女。如果世上真有灵魂,好希望你能听到此刻陆乔的祈祷。

        你先暂且离开一段时间,等到我有能力了,你在回来做我的小孩,我一定把一生的母爱都给你。

        陆乔如此的想着,心早就碎成了渣。

        陆乔忍不住重重的叹了口气,连哭的能力似乎都没了。

        朱霆的声音却漂了过来:“术中有可能子宫穿破……这么严重!”

        “你不愿意承担风险,医生也不会在手术室里全力以赴。”陆乔在医院里不知道签了多少的手术同意书,那些后遗症并发症陆乔早已经烂熟于心,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要给自己签字了。

        “我害怕……”朱霆目光闪烁不敢正视陆乔。

        陆乔心里惊讶又有一种陌生的暖意:“手术之前医生是必须要把手术意外说清楚的,但是那些并发症也只是一些小概率,一般都不会发生的。我不会有事的。”

        “那万一有事……”后半句被朱霆给吞了回去,将手里的一摞单子塞到了陆乔手里,“还是你自己来签吧!”

        原来是这样,陆乔心里的那点暖意瞬间冻结成冰,这样的一个男人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看上的,男人果然是王八跟鳖,一个渣千年,一个渣万年同宗不同源。

        陆乔忽然想起昨晚朱爸爸跟自己说的话: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你爸妈。

        陆乔有点犹豫,转头看了一眼门外的天,正是清晨却依旧一片昏暗,城市笼罩在一片灰色之中,那不是雾据说是霾,耳边是不觉的喧嚣声,朱霆一张脸没在人群之中,陆乔不愿再去寻找。

        陆乔忽然想念自己的家乡了,那个快乐却又常常挨打的童年却已经成了遥不可及的梦。

        等到陆乔回过神来的时候朱霆已经交完了费,陆乔就被朱霆拉着走向手术室,一道门将朱霆拦在外面的,陆乔回头看他时朱霆的眼里终有担忧之色,却不知道那担忧有几分是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