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53 泪水的味道!

作品:《 春乔夏有明

        让陆乔把身上的钱拿出来也就算了,生活中那么多的刁难也算了,可是当危及到陆乔身心健康的时候朱霆也这般的退缩,不免让陆乔心寒。

        如若自己今后真的到了有灾有难的时候朱霆你又该怎么做呢?

        陆乔脸上头上的水如同雨注般的往下流,像是纷乱的拳头敲打在心上,25床那个病人如同骷髅一样的面容忽然出现在陆乔面前。

        陆乔的身子禁不住抖了一下,伸手推开朱霆,拖着湿溻溻的身子进了卧室。

        “你一身水把屋子打湿了不知道啊!”朱妈妈在身后喊着,陆乔骤然回头看了一眼朱妈妈,那张老脸五官扭曲,恶心至极。

        “你瞪我干什么?你打翻了水瓶还有理了?”

        朱妈妈说话的时候还向前一步,分毫没有半点退让,那架势几乎是要打上来。

        “我没有理!我做错了,对不起阿姨。但是我放在你那的钱可以买很多个水瓶了吧!如果你舍不得,明天我用我身上的钱买一个给你!”

        本是还有余热的九月,可是陆乔的话冰到极点。

        以往陆乔都是用沉默来回应她,但是今日却猝不及防的回了一句。

        朱妈妈一怔,大概是没反应过来,似是有话要说却没说出口来,半晌才听到她在外面对着朱霆喊:“看到没有,现在就敢这么跟我说话了,以后还不知道该怎么对我呢!”

        陆乔关上门,不想听朱霆在他妈妈面前那软弱又毫无用处的辩驳。

        陆乔翻了衣柜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衣物摩挲,那沙沙不断的声音是人声呢喃在耳边,烦的陆乔心火直冒。

        不多时朱霆推门进来:“你说那话有点难听知道吗?”

        “是啊!是挺难听,你妈不高兴了?”陆乔整理着衣服也不抬眼看朱霆。

        “嗯!”

        朱霆微微一顿,往常自己只要走进这间房,陆乔都会起身朝自己迎来,她很珍惜和自己在一起的每一面,但是今日却不一样。

        朱霆有点尴尬的走到陆乔身边就着嘎嘎作响的床坐了下去,伸手揽了陆乔瘦削的肩。

        “我知道我妈今天有点过分,你也不高兴。但是为了我你就想开一点!”

        这是如同施舍一般的怜悯和宽慰莫?

        陆乔勾起嘴角,任由着朱霆的手搭在肩膀上,表情淡淡的,像是索然无味的白水:“原来你知道啊!我是不是该庆幸你还知道一点谁是谁非?”

        “可是没有办法!”

        朱霆索性起身蹲在陆乔的面前,眉头紧锁满脸期盼的望着陆乔。

        曾经陆乔那么害怕他眉头皱起来,因为一皱她就会心疼,为了不让自己心疼,陆乔把一个“忍”字挂在了心头。

        陆乔抬头看了一眼朱霆,像是看了一副失败的画作,失望透顶。

        “这房子是他们买的,我没有出一分钱,我们现在住在这里,虽然他们是我亲生父母可是我也觉得自己无能!我们只有忍一忍!等以后我们自己买房子了我们就不用受气了。”

        朱霆终于忍不住了。

        “就因为这个?”陆乔苍凉一笑:“你是他亲儿子他不会刁难你,所以你的日子没那么辛苦,甚至还很舒畅,但是我的日子就必须要这样吗?而且我们一定要住在这里吗?我们可以搬出去啊。”

        陆乔感叹朱霆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我哥和我姐现在都还住的是出租房,我不怕吃苦的。”陆乔一顿,抬头紧紧的盯着朱霆,想要求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还是你怕吃苦?”

        “我哪里怕是吃苦!”

        朱霆像是很气愤,好像还带了一点怨,怨陆乔怎么就不了解他:“我爸妈就我一个儿子,住的好好的,我忽然搬出去跟你住,他们会怎么想?”

        陆乔长叹一口气,心底压抑许久的失望如同喷涌而出的火山:“为了他们高兴,你可以不顾我的一点点感受是吗?”

        “你为什么就不可以像其他的媳妇一样把我妈哄开心一点呢?你为什么就不可以说一点好听的话让她舒服一点?”

        “那你妈为什么不能像起他的妈妈一样对我宽容一点呢!对和错难道你没有一点分辨的能力吗?”

        “我有分辨是非对错的能力,但是在我家里对和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我妈!她是长辈!你就不能让着她吗?”

        朱霆音量抖的增大,陆乔狠狠的擦去挂在眼角的泪,连连点头:“好!好!我终于明白了!哪怕有一天我要死,你都永远不会因为我是对的帮我一下。”

        朱霆低下头不说话,气的陆乔心口压抑许久的血气翻涌。

        自己的命运跟那个可怜的25床有什么区别!何况现在的朱霆用沉默对抗陆乔。事已至此还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把水瓶打翻吗?”

        朱霆抬头,眼里有疑问,有恼怒,更有深藏在眼底的失望,内心或许已经有很多马上就要冲出口的话,可是朱霆却只是站在那里固执的不肯说话。

        “因为我身上疼!我在店里给人捏脚给人捶背,我每天累的手都抬不起来,我回家还要像垃圾桶一样把你妈的刁难一一装下,还不能有任何怨言。我现在疼的连一瓶水都提不起来,我把水瓶打翻了我连一盒烫伤膏都不能买!我没有挣钱吗?这个家里不挣钱的只有你妈一个人。凭什么我花我自己的钱还要看人脸色,我挣的钱我爸妈都还没用,凭什么要存在她那里?她是长辈那她可有一点长辈的样子!别人都是老有所为,而她纯粹就是为老不尊!”

        陆乔越说越激动,最后喊了出来,朱霆连忙上前捂住了陆乔的嘴。陆乔大颗大颗的泪水滑下,最后透过朱霆手指的缝隙流进了嘴里。

        你尝过泪水的味道吗?好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