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52 打破水胆碎了心

作品:《 春乔夏有明

        朱爸爸的关系断了,陆乔本想的是如果自己在这家店上一直坚持下去,自己会不会有力气变大的一天,会不会也有上升成主管的一天。

        晋升成了主管,翻了一倍多的工资对陆乔来说是个诱惑。等到当上了主管她也能跟家里人坦白自己的工作环境。

        陆乔不怕吃苦,却害怕身体坚持不下去有一天病倒了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朱妈妈。因为生病被她渲染成了一种拖累家人的耻辱。朱妈妈曾不止一次的在陆乔面前说楼下的广场舞是如何的轻松活泼,让陆乔跟着自己一起下去跳让陆乔锻炼身体。

        在这个家里朱妈妈只觉得只有朱霆才是最辛苦的,为了家辛苦奔波,常常加班到深夜,家里的每一分钱都那么珍贵,每一分钱都要想法子去节约。

        水缸上的水永远都只能一滴一滴的滴,不能开大;即使有热水器也只能从缸里烧水洗澡,因为一滴一滴滴出来的水水表上不会显示,烧水洗澡至少节约了水钱;炒菜的锅可以不用洗,下一顿至少可以炒一个菜;上厕所卫生间的纸只能用两节;家里晚上永远只能开小台灯或者小夜灯,大灯不到不得已不能开。

        这些所有的命令包括朱爸爸在内都必须听从,陆乔刚来的时候朱爸爸还会为陆乔说两句,后来次数久了朱爸爸也沉默了。

        因此朱妈妈催着陆乔去锻炼身体,不是希望陆乔身体健康,而是害怕陆乔生病“浪费钱”!陆乔刚开始不愿下去,朱妈妈就又有了话。

        “喊你去锻炼不锻炼,生病自己遭殃,把几天的生活费送给别人不说还要拖累着家里人照顾,你说是不是自己犯下贱!”

        这话是陆乔和她两个人在家的时候说的。

        已经卑微到骨子的陆乔觉得那个“你”字就是指的陆乔自己。

        陆乔很累,上班的时候身体累,回家戴上一层面具更累,何况越来越痛的肩背让她有时候不得不驮着背,为了缓解疼痛也为了不听那刺耳的话,下早班的时候吃完饭洗完碗陆乔都很顺从的下楼去锻炼。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而陆乔下楼去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和朱妈妈的一起去的,她要陆乔陪她去跳双人舞,那样硬生生的陪练让陆乔心里很不是滋味。

        有一次朱妈妈跳累了便和身边认识的人聊天,就有人理所应当的问起:“这是谁啊?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肯混在一群老头子老太婆中陪你跳舞!”

        “这是我未来的儿媳妇!”朱妈妈得意的眼风扫过周围的人,音量故意提高了好多分贝,如果是个陌生人,陆乔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告他噪音污染。

        但是她是陆乔,是朱妈妈口中的“未来儿媳妇”,陆乔只有在顺从的站在她身边。

        “看这个样子好乖啊!斯斯文文的站在你身边,多听话的姑娘!哪像我们家那个一天到晚看不到人影。”陌生的眼光在陆乔身上游离,略带着质疑:“只是太瘦了!”

        “那是她吃了不长肉,而且她自己也想保持身材。”朱妈妈扯起嘴角眼睛斜了一下陆乔,很是得意的样子:“想要媳妇听话你就得好好的拿捏住她,这个社会那些女孩子读了点书以为自己有多不得了,不把老人放在眼里,你现在不给她厉害不然以后老了就要吃她的亏!”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陆乔看着几个人的嘴在自己的面前翕合,头脑一阵发蒙再也听不下一个字。

        晚上回去朱妈妈一个劲的喊口渴,朱霆在电脑前不知道到看什么,朱爸爸一个人出去散步还没回来

        朱霆听着朱妈妈再喊头也不回的就说:“陆乔!给我妈倒杯水吧!”

        陆乔应了一声拿了杯子就去了厨房,朱妈妈一直鄙视用热水器烧水的人,那意味着:懒到家,水都不想烧!因此家里只有水壶。

        水壶里是晚上刚烧的一壶水,陆乔提起来的时候背上一阵刺痛,手上使不上力气,一壶滚烫的水就在脚边开了花,陆乔穿着凉拖鞋的脚一下就泡在了开水了。

        陆乔痛的一阵惨叫,冲进卫生间用花洒冲着脚,但是那是一壶刚烧不久的水,水花之下脚背已经红肿起来。朱霆和朱妈妈第一时间冲进了厨房,看到满地的碎片和冒着热气的开水就喊了起来。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刚买的水壶就被你打了!”朱妈妈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愤怒,陆乔听着死死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喊出来。

        “叫你做点事你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朱霆话里是呼之欲出的失望,陆乔刚刚忍着的泪不听使唤的就滑了下来。

        厨房里碎裂的水胆因为碰撞发出尖锐入骨的声响,朱妈妈终于骂出了口:“没用的东西,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叫你倒杯水还把水壶给我砸了!”

        陆乔听着就用手捂上了嘴,靠着湿冷的墙壁坐了下去,卫生间里水花四溅,陆乔的衣服也被溅上水,不一会就淋淋滴滴的开始往下滴起水来。

        “有没有被烫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朱霆才良心发现的回过神来,出现在卫生间门口,两手撑在门框上却没有一点要进来探视的意思。

        陆乔满眼是泪,满脸是水,身上的衣服和裙子也被水溅湿,左脚又红又肿。靠在湿冷的墙角说多狼狈有多狼狈,听到朱霆的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也分不清是泪还是水反正溅了朱霆一身。

        脚底一阵温热传来,朱霆终于走过来抬起陆乔的脚:“烫成这个样子了,要多冲一会,不然起了水泡就不好了!等会我下去给你买盒烫伤膏!”

        “买什么烫伤膏,又要花钱,冲了不就可以了吗?那么娇气,我每天做饭油溅在身上都没起个泡!”

        听着要花钱朱妈妈已经冲到了卫生间赌住了门。

        “脚都已经肿了,起了水泡连班都上不了!”这是第一次朱霆为了陆乔和朱妈妈辩论,但是那声音嗫嗫的明显底气不足。

        “我说了不准买就不准买!”。

        朱妈妈最后的命令下来,朱霆抿了抿嘴转身拿了陆乔手里的花洒帮陆乔冲着脚来:“那就用水多冲一会吧!”

        用冷水冲半个小时的确可以缓解红肿,起水泡的可能也不大,但是陆乔心寒的却是朱霆的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