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49 家里家外两头受气

作品:《 春乔夏有明

        陆乔看着被解救的背影,自己却无法动弹。

        家里的人都还不知道五年大学毕业的她做的工作是给人捏脚和按摩。

        不敢说也不能说,只有自己扛着瞒着,期盼着朱爸爸那点希望能把自己救出去。

        那几个同学走后,也没有人再和陆乔互相放松缓解疼痛。

        每天回家面对朱霆一家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紧张的凝听朱妈妈时不时意味深长的言语。

        忍受的过程中陆乔最痛苦的就是碰到的那些恶心的客人。

        有一个客人有脚气,脚底上堆积着层坏死的皮,还散发着阵阵的恶臭。陆乔推荐客人做一个修脚,可是客人却说不愿意。

        没办法!陆乔一双手像是摸在了恶心的大便上。

        更有变态的人浑身哪里都不是,却指着自己的腰邸让陆乔只按那里,可是按着按着就把裤子给脱了下来,陆乔吓的仓皇而逃,换来的却是报复性的投诉。

        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主管赔着笑表示:严肃处理!对于本是受害者的陆乔却是不管不问。

        事后很多天陆乔才知道那个客人是这里的常客,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的前台小妹人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前台对于陆乔即是羡慕又是嫉妒然后一股酸臭的就把这个客人推到了陆乔的名下。

        甚至还有人上来就问陆乔“多少钱一晚?”陆乔甩了手留下一句:“请自重”就出了包厢!

        客人毫不犹豫的就把陆乔又给投诉了,陆乔告诉主管他的来意,本以为是正规经营娱乐场所,陆乔应该是占着理的,可是主管却嫌她不会周转,处事太死板。

        陆乔满腹的委屈却不知道何处去倾诉。

        当时门店上还有一个规矩就是客人能到的地方,技师不能轻易逗留。

        门店后厨的阳台上是一块狭小的长廊,这里没有空调没有风扇,夏季闷热难耐,客人自然不会到这里来,而这里就成了技师休息的地方。

        门店后面是一家社区医院。

        没有客人的时候陆乔常常一个人坐在长廊的扶手上看着社区医院里的医生来来回回工作走动,回忆着以前在医院里实习的光景,也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穿上白大褂重新回到医院。

        中医学院的那几个学生走了之后店里有着高校文凭的人只有陆乔一个人了。其他那些顶多读到高中就出来打工的技师也不愿意和陆乔一起。

        他们忌惮陆乔的本科学历,也因此嘲笑陆乔最高的学历却拿了店里最低的绩效。

        一群土狗融不进狮子的圈子,却还要因为吃屎而彼此互相嘲笑。

        在店里呆了两个月的陆乔自甘堕落的如此比喻着她和其他技师之间的关系。

        七八月的天漫长又炎热,陆乔真的觉得自己像是在油锅里煎熬。好在能让她觉得安慰的是辛苦之后终于能换来一点收入,虽然低但好歹是自己挣到的工资。

        上次知道自己住到朱霆家来后,爸妈打电话过来很是生气,妈妈匆匆挂断电话,之后陆乔打回去也是三言两语就沉默了下来。

        陆乔知道爸妈还在生自己的气,就去邮局给爸妈汇了两百回去,虽然不对但是希望能借助这两百表达自己的孝心,缓解一下家里的郁结。

        相信妈妈收到钱的那会已经原谅了陆乔,打电话来终于问了陆乔最近过的好不好!陆乔很委屈,一边流着泪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说自己过的很好,工作顺利,朱霆一家对自己也很好,还告诉爸妈:哥哥结婚的时候朱霆的父母也要去,到时候会商量她和朱霆的大事

        哥哥领结婚证的时候自己没有送一点礼物,陆乔从不多的收入里拿了一半出来给哥哥和姐姐送了一对镶银的筷子,上面刻有哥哥和姐姐的名字,寓意一生快快(筷筷)乐乐。

        给哥哥送过去的时候哥哥笑着说:“不容易!这么多年了终于收到妹妹送的礼物了!”

        那一刻哥哥依旧不知道妹妹在做洗脚妹,哥哥笑的很开心,陆乔也笑的很开心,但是陆乔笑着笑着鼻子就酸了,躲到厕所里偷偷的擦干眼泪。

        姐姐知道陆乔现在是住在朱霆家的,也好心的提醒陆乔:自己挣的钱虽然不多但是还是拿一点给朱妈妈,表示心意。

        陆乔觉得姐姐说的有理,自己住在别人家里,虽然朱霆对自己好,两个人有层那么的关系在那,还是出一点钱当自己的生活费也好。

        但是当陆乔回去把这个意思告诉朱妈妈的时候,朱妈妈却是先问了陆乔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陆乔说自己刚出来一个月只有两千多,朱妈妈毫不客气的说:“我没有上班,你爸的积蓄都给你们买房子了,这家里不能只靠朱霆一个人,你一个月就交一千八出来当生活费,如果有多的我就帮你存着,你留三百在身上做零用就可以了!”

        三百?自己读大学的时候生活费都还是四百到五百,现在出门就要钱,却只有三百!

        在陆乔眼里朱妈妈辞气不容分辨,而朱霆也只是默然,当时唯一的救命稻草朱爸爸又不在家。

        或许是因为那时候朱霆已经彻底的占据了她的心,也或许是骨子里的卑微,陆乔就那么答应了,而且没有半点反抗的话。

        谁让她有求于人?谁让她喜欢朱霆卑微服帖到骨子里?谁让她吃人嘴软?陆乔不得不答应!

        陆乔培训完正式开始上钟做工后朱霆公司接了几个大单子,加班到深夜是时常的事,陆乔是服务行业也常常上班到晚上十一点。

        一开始陆乔很不喜欢这样超长的工作时间。但是因为陆乔曾经说过自己也喜欢佛教,就为这事朱妈妈和陆乔起了第一次的争执。

        “一个家里有一个信仰就可以了,怎么能有两个信仰呢!”陆乔记得当时朱妈妈说的义正言辞,仿佛在捍卫人间正义一般。

        “我那不是信仰,我只是说我喜欢!”陆乔像是在辩解,但是说话的声音却小的像是连自己都听不到。

        “喜欢也不行!你必须得跪在像前说清楚了!”朱妈妈是硬拉着陆乔跪在耶稣像前像是赌誓一般说了一大串恶心的话。

        至此之后陆乔就不愿意在朱霆不在家的情况下回家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