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46 被坑了

作品:《 春乔夏有明

        朱霆上班时间是九点,陆乔是九点半,两个人顺路不同车。

        陆乔的56路先来,朱霆的55路后来,两个人就这么分道扬镳了。

        陆乔按着已经烂熟于心的地址找了过去,没想到就业合同上写的xx保健公司却是一家足浴店,整整三层楼,装修的金碧辉煌,即使是在雾霾阴郁的天光下也自带了一层霞光。

        陆乔站在大门口核对了几次才敢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地方。

        足浴店……基层开始……陆乔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找到店长再三核对问出的结果和自己心里的那个不祥预感竟然是吻合的。

        没错招聘的是门店主管,但是必须要先做几个月的足浴师,至于到底是几个月陆乔推测应该是明面上看个人表现,实际上看主管心情好不好。

        而且这中间还包括了一个月的培训,培训期间没有任何工资可言。

        更要命的是上班时间早上十点到晚上11点!

        但是唯一让陆乔心里不平衡的是跟她一起来上班的居然有技校毕业的学生,甚至还有只有初中出来打工的人。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最后跌回了起点。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陆乔想不通他们找洗脚的人为什么要跑到大学校里去招正儿八经临床医学毕业的学生,更想不通的是学校怎么就把这些人放进了双选会资格名单里。

        也许老板是为了撑面子所以找一些大学生来,也许是就业压力太大学校只管送走一个算一个,也或许还有一些陆乔看不到,想不到的原因在里面,反正陆乔就这么翻船了。

        陆乔在心里骂了老板的祖宗三代,咒了学校就业中心老师的祖宗十八代,最后把自己也狠狠骂了一通。

        自己怎么就没有多长一个心眼,多问一句到底是做什么的。

        当那个负责招聘的人看到她这样的马大哈就这么愉快轻松的签了就业合同,估计是暗地里不知道笑了多少次了。

        陆乔想后悔,但是初到社会上的她却被上面的写的三万违约金给吓到了。如果自己走那就意味着一分钱没挣到要倒贴三万,而且这三万在陆乔眼里看着就是一笔巨款,她上哪找去。

        陆乔心里的失落就跟世界上第一大海沟一般。

        算了看在初来乍到还满意的工资和上升方向上,勉强忍受这些条件吧!

        陆乔第一天上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挨到下班的,所谓的培训就是看脚丫上的穴位和学一些按摩手法,十多个人被分成了五组,轮流着练习。

        按的时候手上要抹一种按摩膏。和陆乔在一个组里的是一个瘦高个的男生,一双脚皮肤虽然光滑没有什么死茧,但是却是瘦骨嶙峋青筋直冒摸上去心里别提多难受。

        陆乔在医院里的时候别说男人的脚了,就连男人的那个(严打期间不敢写敏感词)在做斜疝手术的时候都摸过。

        可是身份和场景的转变,让她心里就跟那双脚一样凹凸坑洼,起伏不平硌的难受。

        等到下班的时候陆乔在水龙头下用外科洗手的方法连洗了三次,最后还撒上了酒精。

        可是仍然觉的手上残留了按摩膏的沉闷气味,这让她连端起杯子喝口水的勇气都没有。

        出了店门闷热的空气混着汽车尾气熏的陆乔脑袋一阵发蒙,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繁华之后掩藏了不知道多少丑恶和欺骗,

        陆乔第一次这么厌恶这个城市!

        朱霆比她先到家,知道陆乔还没回家后朱霆一直在楼下等着陆乔一起上楼,陆乔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就跟解剖室里的标本一样:死人脸加上一双死人眼。

        “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朱霆帮陆乔接了肩上的背包,问话的语气中有陆乔本该期望的欣喜。

        “感觉想死!”陆乔心里念着,嘴上却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望着朱霆脸上的笑容在不知所措中慢慢消失,最后化成水光一片。

        该不该告诉朱霆因为自己的大意把自己摔进了坑了呢,可是不跟他说去和谁说呢!给哥哥说徒增麻烦,给爸妈说骂个半死,能问自己的和自己能够说的只有眼前的朱霆了。

        “我……”陆乔一张口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自己被骗了,那是骗吗?大张旗鼓招摇过市的招牌,自己投的简历,自己签的字,只能说自己没有防备心理把自己给害了。

        “还好吧!只是要培训一个月,第一个月没工资!”陆乔把希望寄托在朱爸爸身上,或者在退一步是以后的晋升上。

        “没关系,刚出来的时候是会苦一点,我刚上班的时候还在公司里当了一个多月端茶倒水的小工呢!后来熟悉了环境和业务后就慢慢好起来了,现在我也是公司的骨干员工了!”

        朱霆宽慰着陆乔,揽了她的肩慢慢往楼上走。

        回到家的时候朱爸爸已经回来了,坐在客厅的长凳上,两只手撑在腿上似是在想什么。

        6点下班挤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回来,太阳已经西垂到天际,屋子里有点暗,大灯也没开,电视也没开,只开了一盏小壁灯。

        朱妈妈在厨房里做饭,房子在小区里远离大街,小小的屋子里飘着菜香,安静的只有厨房里滋滋的炒菜声音和壁扇转动的声音。

        “爸!你回来!”朱霆把自己的背包取下挂在门后的挂钩上。

        陆乔喊了一声:“叔叔回来了!”又进厨房问了一声:“阿姨要我帮忙吗?”

        朱妈妈淡淡的回了一声:“不用了,去歇着吧!”

        陆乔尴尬的回了自己房间放下包,转身又回到客厅和朱霆一起坐在朱爸爸身边。

        “爸,怎么了?”朱爸爸一直没回话,朱霆又问了一声,陆乔这个时候才看到朱爸爸的脸色不是很好。

        “没事!”朱爸爸简短的回了朱霆,转头看向陆乔又说:“乔乔啊!你今天第一天上班怎么样?”

        说没事其实是有事,朱爸爸今天为了陆乔的事出去,现在皱着眉头一脸愁容。

        陆乔猜到事情可能没有那么顺利,看了看朱霆,见他朝自己不动声色的摇头,理了一下自己也很纷乱的思绪说:“还好!有点不适应,不过慢慢就会适应的。”

        何止是不适应,简直就是不适合生存,陆乔觉得一天下来自己都快要死掉,但是却又不得不强打起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