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44 责骂

作品:《 春乔夏有明

        晚饭是朱爸爸掌的大勺,做饭的时候陆乔想去帮忙:“叔叔我没做过饭,不会做饭,我和阿姨一起帮你摘菜吧!”

        朱爸爸大手在围裙上一蹭,就把陆乔往厨房外面赶:“你做什么饭啊!你和朱霆去聊天吧!”

        朱妈妈正在用力的削着一块土豆,看那样子都快要把土豆给剐完一般,看了看陆乔说:“你们年轻人的手白白嫩嫩的刀都拿不起做什么饭!出去等着吃吧!”

        朱霆正在客厅看球赛,笑着挥手让陆乔过去,朱霆坐的是一个单独的椅子,和旁边的椅子中间隔了一个小茶几,屋里还有一个小凳子。

        陆乔就搬了小凳子挨着朱霆脚边坐,头稍稍一偏就快要靠在朱霆的膝盖上。

        朱霆索性也掰了陆乔的头靠在他膝盖上,陆乔小生的说她看不懂球赛,朱霆就小声的给她解释里面谁是谁,球赛怎么看。两个人正说着,朱妈妈就在厨房里喊朱霆说腰疼,让朱霆把小凳子搬过去。

        陆乔只有起身,坐到旁边的凳子上去,这样朱霆和陆乔之间就隔开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朱爸爸不停的给陆乔夹菜:“以前在学校条件有限,吃的不好,看你瘦的!现在在家里了自己做饭干净卫生,就多吃一点!”

        这样的感觉就像妈妈和自己吃饭的光景一样,无论是因为自己第一次来,表面上的客气也好,还是因为真的打心眼里对陆乔好,陆乔觉得心里都很是感动。

        朱妈妈则是不停的给朱霆夹菜,朱霆又时不时给陆乔夹菜,陆乔看着没人给朱妈妈夹菜,就捡着好的肉往朱妈妈的碗里夹菜,一时之间饭桌上是真的打了筷子仗一样。

        吃饭的时候朱爸爸问到了陆乔的工作,陆乔如实说了,朱爸爸放下筷子宽慰起陆乔:“你先在那保健公司呆着不要着急!我有个老朋友以前是省医院的副院长,虽然退休了但是关系还在的,你的成绩那么好,我明天去走动走动关系!” 一秒记住m.soduso.cc

        陆乔认真的点点头。晚饭过后朱妈妈在洗碗,陆乔和朱霆在空着的卧室里铺床,就听到朱爸爸在阳台上打电话。

        “老李啊好久没见面了,现在怎么样了,我现在到成城来了,明天一起吃个饭吧……”

        朱霆胳膊肘碰了碰陆乔:“看吧!我爸说了要帮你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说完贼眉鼠眼的环顾了一周。

        陆乔还在想这是朱霆自己的家怎么还跟做耗子一样,脸上就被一股温热点了下,朱霆趁她不注意悄悄亲了她一下。

        陆乔慌的抬头瞥见厨房里一双晶亮的眼睛正盯着这边,赶忙拿了一摞书躲到了墙角,朱霆也忙转过身去做着帮忙整理书的样子来。

        收拾完已经是十一点了,三间卧室都有门,但是朱妈妈却非要让所有的门都开着,说是热,打开了好通风。

        而且开着门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一盘蚊香放在门口,三个房间都能用,这样节省一点。

        朱爸爸抱怨她:说喊装空调又说没必要,现在又抱怨热。房间那么大,一盘蚊香怎么够,非要朱霆起来给陆乔的房间单独点一盘。

        朱妈妈就起来把蚊香拿进房,然后关了门。有沉闷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你把钱都全部拿出来买了房子,家具都没钱买,哪有钱给你装空调!”

        “那不是想让孩子们轻松一点嘛!”

        陆乔的手机就震了起来,朱霆在隔壁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过来:“不要介意,我爸妈经常拌嘴的!明天就要上班了,晚安!”

        陆乔刚回了“晚安”两个字手机就急促的响了起来,这次不是短信,而是妈妈的电话。

        陆乔还没开口妈妈的话就传来了:“你哥说你没有找医院的工作,而且你还住到了朱霆家里去了是不是?”

        妈妈的怒意显而易见,旁边还有爸爸的声音传来:“她要不要脸!”

        如果是在面前妈妈很有可能会像小时候那样痛揍自己一段。

        陆乔有些委屈,他不是那种谁都可以睡在她旁边的人,她的确已经死心塌地的喜欢上了朱霆,哪怕是朱爸爸最后没有能帮上忙把她安排进医院,她也会这样留在成城不离开朱霆。

        关于住的问题她如说是有办法,有那么两三千的钱在手上能自己租房子她怎么会住到朱霆家来。

        没有人问过她需不需要钱租房子,没有人问过她工作找到之后住哪里,所有的人关心都是她找没找到工作,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所有的人都关注在哥哥身上,没有人关注到她的身上。

        陆乔也并不是怪父母有偏心,她只是委屈爸妈为什么就没站在他角度上为她想过。

        唯一能和她谈心的哥哥有了姐姐之后也疏离了,而且还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把这事告诉了爸妈。

        没有人告诉她社会有多凶险,她是二十多岁了可是她一直在读书,她能把猪小肠缝的滴水不漏,把人身上的器官罗列的清清楚楚,考试大考小考从不放心上,但是却不知道碰触到朱妈妈凌厉的眼神和看似客气实则刁钻的话不知道如何周旋,化尴尬为温馨,只能小心翼翼的躲过去。

        她才刚刚毕业刚刚碰触到社会的边缘就被人匆匆放了手,急到她慌乱之中抓住一根稻草就死死不肯松手。

        “是!”陆乔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小声的应了一声。

        妈妈就又在那头骂了起来:“不当医生的事我可以忍,你都没有结婚你就这样住进去,这家里街坊邻居要是知道了,你知不知道你爸妈要在背后里被戳脊梁骨的!”

        “我怎么就让你们戳脊梁骨了,哥哥和姐姐住在一起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他给你们丢脸?”陆乔压着嗓子小心的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他是个男孩子怕什么?散了吃亏丢人的又不是他,是你姐!你可是女孩子,读了那么多年书洁身自爱不知道怎么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