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31 过年(三)

作品:《 春乔夏有明

        两个姑父好像无心于这个话题,听到外面响起了礼炮的声音,一人捡了颗糖就出去了。

        妈妈一点不气馁继续说:“我们可以送礼啊!”

        “人家在省城,你们在乡镇上,你拿什么去送啊?几只鸡几只鸭啊!人家那瞧的上呢!”小姑姑说话的时候眼睛瞟了一圈屋子,手指点着屋子,“还是把你们家楼板拆了给人家送去当柴烧!”

        爸爸听着来了气:“我一生的积蓄都在我儿女身上,我的女儿在学校里有几个人比的上?别那么瞧不起人!”

        “哎呀我不是瞧不起,我只是打个比方!”小姑姑转了个身子,再也不搭腔。

        “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既然有这条人脉就试试!以后乔乔好了,咱们也跟着一起好啊!人都有生病的,你看你们隔壁的张爷爷,胆囊炎,想去省城做微创手术,光挂号就排了一周,医院有个人方便一点。”爷爷转头看向两个姑姑,小姑姑盯着电视不搭腔,大姑姑似是欲言又止。

        “你倒是说啊!”

        爷爷不耐烦了,手在椅子上一拍。

        大姑姑手抖了一下,抿了抿嘴说:“哎呀!我就跟你说了吧!就是朱烨伟他们家,他有个儿子,比陆乔大两岁,土木工程毕业了三年,现在正在成城上班呢!朱烨伟他爸的一个老同学就在那个在省疾病防控中心上班的。陆乔以前小的时候我带她去过他们家,人家嫂子当时还夸陆乔小的时候长的好呢!前两天碰到了就聊了两句,他们已经在成城买了一套二手房,就是准备给她儿子结婚用的。她说她房子准备好了,可是儿子却还没有女朋友,然后就问到了陆乔。”

        “然后你就把我妹妹给卖了?说了这么大一堆敢情你是来拉皮条了!姑姑你这样不对哦!”哥哥眼眶都撑大了一圈,对陆乔一个劲的使眼色。

        可是陆乔却像是神思在外,没有半点回应。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大姑姑手指一伸朝哥哥咬了牙:“你懂个屁!女孩子找人家就是要知根知底!元月找你还不是谈了那么多年才答应你是不?而且你说我是拉皮条的那你妹妹成什么了?笨的跟猪一样!”

        一句话噎的哥哥答不上来。

        奶奶焕然大悟也跟着帮腔了:“就是朱烨伟他们家啊,那可是老熟人了,一家子人都很好,那个孩子我也见过,说话细声细语的,斯文的很!我觉得这很不错的!”

        “找工作就找工作,送钱送礼都可以怎么还打上人的注意了!”妈妈已经来了气,把头扭到了一边,“谈朋友的事情还是要等到找工作了再说!”

        “我就是说你什么都不懂!”小姑姑也跟着来了气又开始助攻起来:“人家家境好,在成城房子都是全款买的。一家子人又是熟人知根知底的,都是好人,那男孩长的高高大大斯文又帅气,配陆乔哪里不好了?再说了还能帮着连带解决工作的事!非要让陆乔自己碰运气,去找一个什么底细都不知道的人回来你就觉得好?”

        妈妈着急的推了一把爸爸:“你说句话啊!”

        爸爸像是在思索,半天才说道:“朱烨伟!我好像也认识,以前在供销社接触过一段时间,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还帮过我的忙呢!我有一次核错了账,那钱本该我自己补上,他知道后帮我找到别人把账要回来的!”

        妈妈可能总觉得这个时候不是谈朋友的时候,对于爸爸三棍子才打出来的这句话气的脸上一阵阵的飞红。

        “人有时候在别人面前看着是个好人,可是回家当着家里的人就是另外一副嘴脸了!家里人是死是活都不管一下。”妈妈话一出,全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爷爷和奶奶听着哼了两声起身颤巍巍的离开了。

        爸爸尴尬的搓了搓手,冲着妈妈嘀咕了两声:“你说这话干嘛啊!大过年的,妹妹也是好心替陆乔着急嘛!”

        转头又对着两个姑姑说:“早谈晚谈都是要谈,老三说的也没错啊!我觉得倒是可以看看,你有没有那孩子的照片看看!”

        “有啊!”大姑姑说着就高兴的从包里翻了一张照片出来。爸爸拿在手里眯着眼看了一下,像是没看清楚,从兜里掏了老花镜出来又看了一阵才说:“看样子是挺斯文的。”

        说着就把照片递给了妈妈,妈妈眼睛红红的,扭头不看,爸爸使劲戳了两下才回过头来,就着爸爸的手看了两眼。

        “你们火急火燎的,也不问问人家陆乔愿不愿意!”妈妈说着抬头看向了陆乔。

        从大姑姑说自己以前去过那个叫朱烨伟的家的时候陆乔就已经把脑花翻出来一顿洗刷。

        小时候放暑假的时候自己是常常到姑姑家去玩耍,那个时候姑姑家漂亮的单元楼房很是让陆乔向往,陆乔也希望自己长大后能住进这样的房子,不用像在家里不敢穿白衣服,指不定就在你经意的时候蹭了漆黑的锅底灰。

        姑姑们吃晚饭的时候一般都在五点左右,不像乡里晚上七八点甚至九点才吃饭。

        吃完饭就是散步,一人手里拿着一把扇子可以驱蚊也可以扇风,路上姑姑们碰上熟人就这里聊一句,那里聊一句,有时候时间早谈的投机就去家里坐坐。

        陆乔想了好大一阵子是有那么一点印象,有一次去了一户人家,同样是单元房子,姑姑让自己管那家男主人叫朱叔叔,女主人叫刑阿姨,那个刑阿姨好像很喜欢自己的样子给自己塞了一包的糖果,还端了葡萄给陆乔吃。

        当时家里还有一个小男孩,正坐在桌子前低头写着作业,看到陆乔和姑姑进来礼貌的叫了一声“陆阿姨好!”“妹妹好!”

        难道是他!

        陆乔的回忆定格在那一瞬间:圆圆的脸,漆黑的眼,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剪到齐耳,梳的整整齐齐,是个很好看的小男孩!

        陆乔想起来的时候妈妈爸爸正把照片递了过来,陆乔没来得及看那个男孩现在已经变成了什么样,照片就被哥哥给抢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