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26 嫂子

作品:《 春乔夏有明

        这半年刚开始的时候陆乔和哥哥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要么是短信要么是电话粥,她把她在海南遇到的点滴如同做汇报一般全部讲给哥哥听。

        哥哥也没有出过远门,刚开始听陆乔讲这边的事哥哥兴高采烈的回应,仿佛陆乔看到的哥哥都看到了;后来哥哥的回应慢慢变少,心不在焉的跟陆乔拉着各种话题,再到后来有时候陆乔打着电话就听到那边传来呼噜声。

        或许是讲多了,不知道讲啥了,也或许是陆乔真的忙后面的电话不再是每天一次,变成两天一次,再后来一周一次。

        时间的威力巨大,原来距离的威力也是如此的大,难怪那么多的异地恋最后都是无疾而终,即使是亲密的手足兄妹最后也会因为时间和距离变的有些疏离。

        人嘛!总是要长大!或许这就是长大的残酷。

        春节虽然没有寒假但是医院也给实习生放了一周的假,回家的前夕陆乔接到哥哥的电话:来看看你未来的嫂子。

        陆乔解开了心中的谜底,原来哥哥的“疏离”是因为有了人了啊!

        “哥我为你开心,你终于找到你生命里的她,我知道孤独的隐痛,我也理解有人陪伴的欢心。但是也希望你红鸡公尾巴长不要娶了媳妇就忘了娘!我虽然不是你娘也能相当于半个娘!你看那“妹”字和“娘”字”都有个“女”字,所以我是你半个娘啊!”

        陆乔在电话里和哥哥胡乱的扯着,听到电话那头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是妹妹吗?”

        陆乔慌的一撇,鬼使神差的挂了电话。

        那个在一个屋檐下陪她长大的人以后再也不是她的专属了,有人把她的哥哥分了。陆乔为哥哥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有一点点的失落。

        陆乔忽然想起自己和吴求明分手后哥哥曾经说过一句话:“你咋就没对我有过这么深的感情呢?”

        ……

        下了火车在宽敞的接车广场上陆乔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哥哥,还有他身旁的女孩。

        哥哥依旧是那副样子,只是胖了点,白了点,嗯!男人可以养女人,原来女人也可以养男人。陆乔把目光飞速的移到哥哥身旁的女子身上。

        陆乔眼睛一黑差点就载在了地上。白皙的皮肤,脸蛋上点了几颗斑,小巧的鼻子上架了一副擦的清澈透明的眼镜,即使是穿了羽绒服都能一眼看出里面一定藏了纤细的腰肢。

        “师姐?!!!”

        陆乔不顾形象的张嘴就嚎了一声。

        “陆军军你太过分了,你以前每次到学校来看我原来只是顺带的?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你保密做的也太好了吧!”陆乔夸张的悲怆起来,引得师姐,不对是未来的嫂子在旁边又是抿嘴一笑。

        “去!去!”哥哥连连挥手,“我刚开始是认真的啊!是来看你的,只不过后来才是顺带的。”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得老实交代你到底用的什么本事,把我在省城看到的第一个女孩拐骗来当女朋友的!”陆乔说完亲昵的挽了师姐的手,肚子一阵徘徊,叫师姐有点太生疏,叫嫂子也好想不对,毕竟还没结婚,眼睛一亮嘴巴一张主意就来了。

        “以后你就是我姐姐啦!你到底是怎么就被我哥给骗来的啊!”

        “还是让你哥哥来说吧!他干的好事!”姐姐目光如水的在哥哥身上流了一圈轻声的说着,那声音不大不小,清脆甜人,是陆乔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

        “每周都去一次你的学校,难免就碰上了。前几次眼神交汇,再后来简短的语言打招呼,终于撞的面熟了,就借口问路,再然后因为要感谢她就请她喝水,骗来了电话号码,再然后就然后啰!”哥哥两手一摊算是交代完了。

        陆乔听的瞠目结舌,半天才回过神来:“关键是你们做这些事是怎么在我眼皮子下进行的?”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但是只要你想就一定有办法的。”哥哥说着终于愿意接过陆乔手上的拉杆箱,一齐去打车。

        姐姐叫元月是本省人,比陆乔大两级读的是护理系,护理系只读四年,算起来和哥哥是同一年毕业,毕业之后在锦华区人民医院做了手术室器械护士。

        和姐姐的交谈中,陆乔慢慢褪去心中最初轻微的失落,哥哥拉了一个姐姐来家里以后就是三个人多好!

        “妹妹别听你哥胡说!”上了出租车后元月坐在陆乔的身边娓娓说着:“我和你哥哥的确是在学校里就认识的,但是那也只是撞见的次数多了有些面熟。真正的认识是去年7月份,也就是你刚刚去海南实习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哥哥……”

        元月脸一红,抿嘴轻轻的笑了一下。

        “我哥他干什么了?”陆乔拍了一下坐在前排的的哥哥:“陆军军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你哥哥他生病了?”

        “什么病?”

        “哎呀!就是痔疮了,疼的不得了,又必须去割!”哥哥有点不好意思,嘴角快扯到耳根子了。

        “那得进手术室啊!还得备皮呢!”职业习惯首先占据了陆乔的大脑,想起那场面陆乔一脸坏笑!

        “那场景终生难忘!全被扒光了,身边围了一群小护士!关键是她们的脸都不红。反而是我脸烫的都让麻醉师以为我对麻药过敏呢!”

        “难不成姐姐你也在那群小护士里?”陆乔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怀好意“在医生护士眼里病人都只不过是一堆器官,姐姐你不会因为看了我哥的身子就决定要对他负责吧!”。

        “我不在!”姐姐对陆乔的打趣好像一点不在意,依然端庄温柔的说着:“我是她的管床护士,也就是那个时候才算是真正的认识的。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以前经常出现在我们学校是因为他要去看你!我家中没有兄弟姐妹,我很羡慕你们有么这么深厚的兄妹情!聊的多了就……”

        “我哥就表白啦!”陆乔“贴心”的帮着接了下句。

        这个时候陆乔延迟的脑回路才回过神来,佯装生气的责怪起哥哥来:“陆军军你生病为什么不告诉我,割痔疮虽然是小手术,可是你好歹也跟我说一下啊!”

        “你那个时候都去实习去了,跟你说了帮不上忙瞎担心。再说了要是真的是在身边的话,你姐姐和我现在还没戏呢!”

        敢情自己是个累赘!陆乔鼓了鼓腮帮子!

        “痔疮手术后前两天行动很困难,难道是姐姐在照顾你?”

        “我看他一个人在医院没有人照顾,反正我也是一个人,只不过多做一个人的饭而已,就每次都给你哥哥带了一份。”

        “原来是这样!”陆乔怅然旋即豁然开来,如果不是姐姐哥哥一个人在医院别提多可怜。

        “姐姐你真好!谢谢你照顾我哥!”陆乔情真意切的话却让元月顿时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