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24 25床的那个女病人

作品:《 春乔夏有明

        “我尊重她的决定!”丈夫紧握着妻子的手,一手轻轻的抚了一下妻子身后有些发黄的头发。

        “你要知道如果保守治疗复发和转移的可能性很大!”陆乔有些着急,难道还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的吗?

        “如果根治,我剩下的时间等同废人,还会拖累他!我们还没有孩子,如果真的复发转移了等我干净体面的走后,他还可以重来!没有必要因为我让两个家庭捆绑在一起遭受病痛的折磨。何况,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我想让他以后想起我的时候我都是最美的样子。”小离说话时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丈夫,挂在唇边的那一抹满足又淡定的笑也从未消失过。

        “人终究要死,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我没有办法去逃避生命给我的安排,但是很欣慰,我在这个世上的时候我很开心,很快乐,有尊严,更重要的是我曾经爱过!不虚此行!”

        小离说了很多的话,丈夫在一旁只是拿过协议书默默的签上名字,在与病人关系的那一栏很用力很用力的写下了“丈夫”二字。

        医生只有尽可能清晰的给别人解释病情,无法故意引导帮助病人做决定!

        如果是医生她或许无法理解小离做的决定,但是换成一个女人陆乔能理解,谁愿意留在别人的记忆里都是一副狼狈的样子呢!她到现在为止想起吴求明的时候都是漆黑明亮的眼睛,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洗衣粉味道。

        能在记忆里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不枉费我们曾经爱过!

        手术的结果是恶性的,而且已经是中期了。遵照小离的意思做了保守治疗,化疗出院后那一天小离来给医生道别,陆乔在一旁听到小离的丈夫说自己已经离职了,如果可以!他会用三个月的时间带小离出去走走看看。

        三个月正是医生给小离预估的剩余时间。

        但是时间死神并没有因为小离的爱而感动,两月之后小离再一次回到了医院,身形更加枯瘦,咳嗽不断!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肝脏和肺。那一段时间小离的丈夫在医院附近租了个小房子,请来了护工。护工帮着打饭煲汤,做检查,而他寸步不离的守在小离身边。 http://m.soduso,cc首发

        小离是在医院里离开的,吐血不止,呼吸道被血块阻塞。小离拒绝了抢救,紧紧的依偎在丈夫的怀里,帮她擦干净嘴角的血医生才看清楚在她嘴角带着微笑。

        而他的丈夫一直等到小离咽气之后才嚎啕大哭出来!

        有那么一刻陆乔很羡慕小离有这么一个人一直陪着走到生命尽头其实很好。在医院里其实更多的人最后是在孤独中忍受病痛折磨,最后在默默的离去。

        有那么一个人就会是这个样子一直刻在陆乔的脑海里。

        陆乔轮转到肿瘤外科的时候就听说了科室五病室25床是个特殊的病人。

        宫颈癌晚期,多器官转移,就连手术的必要都已经没了。陆乔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陆乔心里几乎漏掉一个节拍:如同骷髅一样的人身上挂了一层皱巴巴毫无光泽的皮肤,瘦的就连胸都没了,但是这样接近一捆柴的人,小腹却隆起,就连肚脐眼都因为张力的原因开始外翻。

        那一张脸松松的,耷拉在两旁的嘴唇连牙都包不住,黑洞洞的眼眶里安了两颗眼球,没有一点光亮,这么一颗头让陆乔想起了以前解剖楼里的骷髅。

        陆乔用针管抽过她的腹水,一般人针头插进去的时候多少都会有一点表情,而她耷拉的面皮上没有一点动静,深陷在眼眶里暗淡的眼珠直勾勾的望着陆乔如同经年的死水,没有一点微澜。

        黄绿的液体慢慢充满针筒,那根本就是腹水而是是粘稠的脓液,针头上残留的脓液发出阵阵恶臭。

        如果不是看病历资料陆乔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女子才35岁。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成了这样。

        “叶老师!25床怎么回事?”肿瘤外科带她的是一个女老师,白皙饱满的脸上架了衣服黑框眼镜,手术台上仔细谨慎,手术台下性格大方又爽朗,陆乔跟她觉得神经“松弛有度”生活的节奏感很强。

        值夜班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赶病程记录,陆乔刚好写到25床就问起来。

        “发现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中期了,那个时候治疗还来得及,控制的好活五年是完全没问题的。可是她家里的人不想给她治。”叶老师眼睛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

        “家里?是她老公还是父母?”

        “都有!女人这一辈子很可怜的,出嫁之前看爹妈,出嫁之后看老公,可是她却一样没有摊上。结婚了在娘家成了客人,在夫家成了外人,两边都不待见她,加上她又不能生育,又没有工作,一直没有孩子。婆婆说她是不下蛋的鸡,老公又花心想换人,于是老公和婆婆就联手起来说应该让娘家的人出钱治疗,娘家人又说该夫家出钱治疗。推来推去病情耽误,中期变成了晚期,到现在全身转移。她现在病成这个样子,留在家里都嫌她晦气,就送到了医院来,请了一个护工每天给点吃喝,又不能做手术,就只能用一点药续命,看着应该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叶老师转身长叹一口气,满眼是抑制不住的同情,敢情陆乔就是那个女人一般,陆乔对上老师的眼光吓的连打了几个错字。

        “怎么会有这样的家庭!”陆乔头皮发麻,不小心窥见人性的阴暗面,想起那管恶臭的脓液,陆乔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这还不算,你知道他老公做的最过分的事情是什么吗?”估计是写完了一份病理,叶老师把键盘上的回车键按的差点跳了出来。

        “什么?”陆乔眉心里一阵酸痛。

        “现在人还没断气呢!她老公就已经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住都住在一起了,就等着她断气,把已婚改装成丧偶,再结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