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22 海南

作品:《 春乔夏有明

        经过一年的辛苦,陆乔终于把学分修了回来!大四最后两周是填报实习志愿的时候,陆乔有些犹豫,是留在省内还是去省外呢!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出过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书读了很多这路却没有走多远。

        留在省内环境熟悉,离家近自然有好处,可是不出去走走看看这次的机会不就浪费了吗?将来老了回忆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会不会因为今天的拘谨而留遗憾呢?

        陆乔脑海里立马就闪现出一个老太太对着落日唉声叹气的样子。

        不行!得出去走走!陆乔把自己的想法和哥哥说了,哥哥很是赞同:年轻的时候不出去看看,难道老了再出去?

        决定之后陆乔又和爸妈商量了一下,爸妈的年龄越来越大,身体也不如从前,妈妈的的话越来越多却也越来越细碎,十句话有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到重点,爸爸的耳朵听力下降,反应也变的迟钝起来,这就是人变老的标志?

        辛好哥哥毕业了!毕业后陆乔的生活费很多都压在了哥哥身上,生活的重心慢慢偏向了哥哥,哥哥没有意见爸妈也没有意见,就这样陆乔开始选择省外的实习基地。

        海南也有学校的实习基地,从未见过海的陆乔一眼相中了海南海口人民医院,抛开陆乔被扣12学分的事,陆乔的成绩同样能让人竖起大拇指。

        陆乔毫无悬念的通过了筛选,但是宿舍里其他人就没那么顺利。

        段云和沈霞成绩不上不下家里又没有关系跟老师来回拉锯了几次最后还是被分到了昆明市医院,康佳佳和索图娜填报了老家的医院,但是以他们勇居下游的成绩来说,志愿顺理成章的被打回来,但是最后老子老娘出面,总算是回去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也会顺利的留在那里。

        但是宋小敏相对于她们来说就是一波三折没那么顺利了。

        宋小敏大学四年忙着认识男朋友,换男朋友,忙着逛街当平面模特,她的内外妇儿教学课本发下来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即使有一嗅二视三动眼,四划五叉六外展,七面八听九舌咽,迷走及副舌下全这样简单的口诀教给她,十二对脑神经对于她来说依旧是个天外方物。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动物实验肠道修补缝合术肠道是缝起来了,但是一装水检查,就跟个洒水壶一样,里面还皱了一大团。老师给了个评语:肠内容物外漏继发腹腔感染,同时有肠梗阻继发的风险,换句话说活的也能被医成死的。

        更糟糕的是一直贪图玩乐的宋小敏根本就没有时间去顾忌过自己的英语考级,到大四的时候终于急了居然去买答案,小小的接收器藏在笔筒里被抓了个现行。

        全校通报,写检查,扣学分,勒令退学一样没少。

        如果是普通人宋小敏的学业应该就到此结束,医生职业对她也将无缘!

        宋小敏终于收拾起平时的高傲,哭成了泪人,陆乔对她是既同情又解恨。但是陆乔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事情就来了急转弯。

        宋小敏家里不简单,至于他爸到底当了个多大的官,陆乔不知道,听说他爸弹了手指使了个神通,宋小敏所有的处罚全部被撤回,最后还回了天津第一医院实习。

        家里有个好老子真好使,她应该也会顺利的留在那里工作了。

        可是自己除了努力别无选择。不是说上天应该不会亏待努力的人,自己加油吧!不用再去管别人了。

        陆乔把去海口实习的结果告诉哥哥时候,哥哥在电话里唉声叹气: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分开过,以后你就离我那么远了,老哥我舍不得啊!

        终究是都长大了!陆乔鼻子一酸安慰着哥哥:“陆军军别这么肉麻好不!要肉麻你应该找个女生去肉麻。何况就一年的时间。”

        哥哥在电话那头不语,陆乔只能听到哥哥的呼吸很重很重!

        收拾好行装,火车载着陆乔离开成城。

        走吧!从此这里只有回忆了,无论是大一大二抱着一摞书孤寂的穿行在校园里的她;还是在宿舍里忍受宋小敏高傲和欺辱的她;还是有吴求明陪伴的她,都已经过去了,崭新的天地里有崭新的她。

        海南有另外的一片天地,而陆乔重来都没见过!无垠的大海,蔚蓝的天空,细软的沙滩让陆乔狠狠的兴奋了几天。

        修整两天后接踵而来的繁忙实习工作让陆乔应接不暇,陆乔终于好受一点了,慢慢的想起吴求明的时候陆乔心里不再有一点的涟漪。

        吴求明再见了!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陆乔在空间的私密日记里写上这一句话打算再也不要想起他了,不要回头看,往前走!

        在海南陆乔就像一本新书一样,通过医院接纳社会的初写。

        医院是生命的起点也是生命的终点,人间的百态因为疾病而被浓缩在这里成了折子戏不断上演。

        有人因为没有钱抱着病重的孩子红肿着眼睛回了家;也有人倾家荡产和死神争夺那仅有的一点生存希望;有人不离不弃守候在床前,也有人看到诊断单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她见过一米五的妻子咬牙背起一米七的丈夫躺上手术推车;她也见过健壮的健身教练住院期间每天都有不同的美女来嘘寒问暖。

        她看到过医闹把带教老师打的流血,也看到过病人因为医生的起死回生而下跪磕头过。

        陆乔很郁闷同是五谷杂粮养出来的人,几十上万年进化出同样的器官,为什么人就相差那么大。

        同样是男人同为丈夫,有的情深义重有的却活成了阎王的催命符。

        一个妻子三十岁因为便血来医院检查,门诊上只是做了一个指检,就让她来住院部进行系统检查。

        姑娘瘦瘦的,文文弱弱的,可能是因为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细长的眉毛微微下耷,双眼里暗含泪光,陆乔看到她的一眼就想起了林黛玉。

        而他的丈夫也是瘦高瘦高的,戴着一副眼镜,说话也很轻,仿佛是害怕大一点声音就吓到身旁的妻子。

        陆乔在老师的示意下重新做了一次肛门指检,手指刚伸进去,就摸到一个硬块,在拿出来的时候指套上已经染了血。害怕吓到病人,陆乔赶忙取下手套,扔进了医疗弃物箱。

        但是这还是被陪在一侧的丈夫看到,陆乔看到他的脸一下刷白,看向妻子的眼写满了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