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20 打架

作品:《 春乔夏有明

        大四的第一个月结束后,陆乔终于答应吴求明成了他女朋友,当时两人正在食堂吃饭,吴求明激动的在过道上连打了两个空翻,周围的同学如同看猴子一般看着两人。饭后日常压操场,在夜色掩护之下陆乔第一次让吴求明郑重的牵了手。

        不同于在羽毛球场上和吴求明的那一次握手有冷淡与犹豫,操场上的牵手陆乔心里热脸上烫,手心里更是一片岑岑冒着汗,有一份羞羞的惊喜和激动又有一份无处安放的惘然,未来太长,长到让陆乔不知道未来会不会也一直如这样!

        谈恋爱,她不想只是谈谈而已!认真对待和为将来打算,这是陆乔对爱情的态度。她希望迫在眼前的毕业不要将两人分开。

        陆乔同时也犹豫着要不要让哥哥知道吴求明的存在,因为见色忘义的陆乔已经很久没有去见哥哥了,哥哥暑假没回家自然也不知道陆乔整个暑假在家事怎么过的。哥哥打电话追问了几次为什么不过去了,陆乔都应付着说大四忙!

        但是没有让陆乔想到的是,自己还没有做决定的时候,意外就已经帮她做了决定。

        吴求明欣喜陆乔终于做了她的女朋友,在朋友面前直夸陆乔身材好、脸蛋好、成绩好,不是过目不忘的惊艳让人心里有抑制不住的狂乱冲动,没有口红香水相伴的陆乔而是给人一种想要守护,想要陪伴的感觉,是一种细水长流又连绵不绝的执意的喜欢。

        方林夸自己是他们的“媒婆”嚷着要吴求明请以前宿舍里的哥们吃一顿饭,陆乔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可是吴求明招架不住方林的死缠烂打,答应请客。

        吴求明本来是让陆乔推脱身体不舒服不要去,可是陆乔爱屋及乌的觉得也应该和吴求明身边的其他人熟悉一下,也答应要去。

        请客只不过是在学校后面的餐馆里吃一顿再简单不过的饭了,女生的人数远远落后男生的人数,最后饭局变成酒局,方林喝高了说话嗓门大,旁边一桌几个男的看不下去叫方林说话注意一下。

        不知道方林那里来的大脾气,就“注意”两个字就挑拨他的神经,跟人嚷起来,嚷最后变成了骂,骂最后演变成了动手。

        两方的男生都喝了酒,酒劲上头手上没了分寸,有个男的想对陆乔动手,吴求明一急一个酒瓶就碎在了别人的头上。 一秒记住m.soduso.cc

        那人顿时就昏了过去!送到医院抢救带着一通检查最后送进了ICU,昏迷一个月才醒过来。

        这件事惊动了警察,也惊动了学校领导,也惊动了所有参与者的家长。

        陆乔不敢告诉父母,哭着打电话告诉了哥哥。

        吴求明的父母用了一个让人咋舌的数目进行赔偿,终于免去吴求明的牢狱之灾,但是也被迫休学。而其余所有的参与者总学分扣除12分!相当于一年的学习白费,危急以后的毕业。要想换回学分顺利毕业只有大四这一年必须所有科目拿到优。

        “我求求你离开我儿子吧!”

        “只要我活着你和我儿子就永远不可能!”

        “你就是一个扫把星!”

        “你身上的穷酸害了我儿子!”

        这是吴求明的父母指着陆乔的鼻子说的话。

        陆乔哭着跪在地上请求原谅,只换来吴求明父母变本加厉的责骂。

        宿舍里的人也把她当做笑话,特别是宋小敏对她进行了复仇般的冷嘲热讽,学校的领导也对她失望,让她写了一封长长的检讨信。

        吴求明办理休学后如泥牛入海再无音讯。吴求明来去匆匆就像一阵风刮过陆乔的世界,打乱她原本规律的生活后留下一地狼藉。

        此时唯一留在她身边的只有哥哥。

        哥哥那个时候已经在一家国企制药公司实习了大半年,因为表现积极,又是党员被提前录取了,工资也翻倍。

        工资上涨后的哥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外面给自己租了一个二十平米的小套房,虽然小但是卫生间厨房卧室一应俱全。

        哥哥为的就是妹妹过来的时候住的方便一点。

        出事之后学校领导对陆乔的态度也极速冷淡下去,为了避风头准了陆乔的请假,陆乔到了哥哥那就没出过门。

        那一周哥哥没有说什么话,该上班的上班,下班该做饭的时候做饭,该打扫卫生的时候打扫卫生,陆乔呆呆的发愣不吃饭,哥哥也不催,自顾自的吃饱后把饭菜就端下了桌,偶有说两句话也是无关痛痒的话,关于学校哥哥绝口不提。

        本来陆乔是等着哥哥的一顿责骂的,但是哥哥却是出奇的安静,痛哭几天后安静下来的陆乔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哥!我错了!”陆乔终于忍不住说话了,那双眼睛因为泪水的浸泡已经肿的发亮。

        哥哥低头不语,转身绞了块热毛巾递给陆乔。陆乔很听话的擦了擦脸捏着毛巾可怜巴巴的望着哥哥。

        哥哥叹了一口气揉了一把陆乔的脑袋才说道:“错?你哪里错了,全国大学校那么多大学生谈恋爱,你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你做着大家都在做的事哪里错了?”

        本是想着请罪的,没想到对面站的却是友军,或者是哥哥葫芦里在卖药?

        “可是……”陆乔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你是觉得你害的吴求明差点坐牢心中有愧?还是觉得自己是红颜祸水因为你有人进了ICU?“哥哥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眸子里是陆乔捉摸不透的光,哥哥顿了顿又说:“我倒是不觉得你有错,反而觉得你很厉害……要是在古代没准还能成为一代祸妃!”

        陆乔觉得哥哥是在说反话,嘟囔着:“又不是我让他们打架的!不过话说回来那顿饭是因我而起,要是不吃那顿饭就没什么事了。”

        “你刀架脖子上逼着他们吃饭了?谁要请客,谁要吃饭,在哪吃饭,点什么菜、桩桩件件哪样你参与了?大声说话的人是你?喝酒的是你?挥拳头的是?砸酒瓶的是你?”

        陆乔看着哥哥一张一合的嘴茫然的摇摇头。

        哥哥如释重负:“所以你没有错啊!我反而觉得你是最冤枉的那个,我都想不通你为什么把自己给关起来!”哥哥又严肃的强调了一次:“错的不是你!错的是方林的冲动,错的是吴求明的关心则乱,错的是吴求明他老娘的护犊子把你臭骂了一顿,她心中有气,找不到地方发泄就发泄在身上!我不是看她跟咱妈一样的岁数我都想骂她!”

        陆乔再一次惊的说不出话,果然是一个娘肚子爬出来的亲哥!这番话也只有他哥才能说得出来。

        “我知道你这是歪理!可是听着我心里好像真的好受了一点!”陆乔匪夷所思,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想通了,反正心里明显掉了块石头。

        “什么歪理?这是事实!你才是那个无辜的!”正值下午,西垂的太阳不像午时那般炽烈,散落在屋里的阳光带着恰到好处的余热被在两人的身上。

        哥哥搬了个椅子坐在陆乔身边,被光晕环绕的哥哥有着让人放心的稳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