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16 解剖楼里有没有鬼?(胆小的建议不要晚上看)

作品:《 春乔夏有明

        这年头用手绢的男生简直比国宝还稀有,陆乔本就是一半惊奇一般歉意,那声对不起说的也让人觉得极不真诚。

        “没关系!”那无辜的眼神,那细弱蚊蝇的声音,陆乔感觉自己一个喷嚏摧残了无辜的花草。

        这就算是初识吧!后面在自习室里又碰到了几次,慢慢的就熟悉起来。陆乔的异性朋友本就少,加上一直渴望自己的大鳖出现,罪恶滔天的男女分班让她自己没了下限,好吧!就算是一米六的男生只要有感觉自己也强忍恶心下手吧。

        大二的时候学校开了解剖课。这个课是真正的检验学生到底是不是爱学习的最好法宝。

        其他的课程,你要预习也好复习也好,自习室教室都可以搞定,但是你要预习或者复习这门课,对不起!那你必须得去解剖楼里。

        解剖楼是单独的一栋三层小楼,挨着学校正门,离教学楼群不过百把米远,楼后面一株梧桐遮天蔽日,把解剖楼给挡了个严严实实,就算是在盛夏里解剖楼里也是阴风阵阵,让人脊背发怵。

        陆乔本就怕鬼,虽然进了医学院该把唯物主义看的比天还高却也改不掉这烂毛病。

        对于找不到事做只能爱学习的陆乔来说上解剖课成了大问题。

        可是解剖课又偏偏那么重要,解剖学不好,也就别当医生了。平时上课几十号人还有老师一起陆乔觉的还好,上课的时候该怎就怎么。

        亲手体验用肋骨剪剪开肋骨打开胸腔,感受骨质的硬度;把肚里的脏器翻个遍,体验脏器在手上游动的润滑感觉;在身体的脂肪层下寻找神经、甚至和骨架搂着合影陆乔觉都得都没啥。

        但是让陆乔一个人去解剖楼就算是熊心豹子胆、包天狗胆都没法。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楚云溪恰巧也是。

        考试在即,陆乔把颈上的肌肉群和神经丛给混淆了,要命的是这里肌肉群又小又多,书上的插图越看越混,想要解决就只有去解剖楼结合着标本看道。

        楚云溪开始好像明白,可后来被陆乔一通绕也晕了,楚云溪也害怕了,万一恰巧考到了咋整?

        白天要上课,周末不开门,那两个人就壮着胆子晚上去看看吧!

        按照事先的约定,晚上七点半的时候楚云溪就在楼下尖着嗓子喊“陆乔!”

        “哪个女生在叫你?”段云在宿舍里洗衣服,正探着身子把衣服挂到窗外。

        “不知道!”陆乔淡淡的回了一句,抱了《系统解剖学》就下了楼。

        要是知道喊自己的是个男生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当天晚上老天爷故意整的月黑风高,陆乔和楚云溪穿着一身白大褂,戴着纱布口罩,在楼下狠狠的吞了两下口水才推开解剖楼大门。

        解剖楼一楼是处理室,志愿者的遗体都要在这里进行预先处理,去除衣物,遗容整理后就直接泡进了福尔马林大池子。

        遗体处理好需要的时候在由人背上三楼开始教学解剖。

        陆乔也背过,也是拜宋小敏所赐。老师问:“谁愿意去背标本上来。”

        “她!”宋小敏指着陆乔跟抢答一样,“她力气最大!”

        陆乔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心态没多争辩,下楼就去背!好在光天化日之下不害怕!只是那尸体怎一个沉字了得!

        晚上回去怕鬼的陆乔做噩梦,半夜一嗓子尖叫“鬼啊!”

        宋小敏吓的直接就从床上翻了下来,头上磕了个大乌包!

        陆乔不怀好意的道歉后,憋的肚子疼!

        正是因为解剖楼的原因,所以医学院校里流行的恐怖故事也特别多。

        二楼是资料室和一些标本,教学楼里明亮的灯光能够透过墙上大大的窗户照进来,但是一楼处置室却乌漆嘛黑。

        陆乔和楚云溪是跑着上二楼的!在二楼的楼梯口上两人深吸了口气,解剖楼里浓重的福尔马林味道瞬间就充满了整个肺。

        三楼的的几间小房子都没有门,昏暗的光线下,不锈钢桌子泛着清冷的光,被泡的发黑的标本就直挺挺的躺在上面。

        日光灯打开,明亮的光线充满整个房间,那一刻陆乔看到楚云溪的额头上晶亮一片。

        标本都是来之不易,不是说随便想去解剖一个就解剖一个,遗体第一步怎么用在再怎么用都有严格规定。

        那些完整还未动过的遗体陆乔和楚云溪径直绕开,只能用课上已经被打开胸腔,脏器全部取出的那具遗体。

        几堂课下来,遗体周身的肌肉已经被全部剥离,仅靠着一层筋膜附着在骨骼上。抱着火速解决,火速离开的态度,陆乔戴上橡胶手套一层一层的将脖子上的肌肉分开、楚云溪在旁边托着书,仔细的和书上的插图进行对比。

        颈阔肌、胸锁乳突肌、舌骨上肌群、舌骨下肌群……专注让他们分散了紧张害怕。

        一切明了之后,两个人长吁一口气,准备回撤。

        关灯下楼!

        这么紧张刺激的一个夜晚终于要过去,走到二楼的时候楼上一声巨响,让两个人原地来了个僵尸跳。

        “什么……什么东西……怎么……回事?”陆乔舌头打结,声音也颤抖起来。

        “我确定解剖楼里只有我和你啊!”借着路灯的灯光,楚云溪一张脸白的跟纸一样。

        “那是什么在响?不会是……真见……”

        楚云溪不说话,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陆乔“鬼”字还没出口楚云溪已经尖叫一声,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冲下楼梯没有了人影。

        陆乔怕的要死,却又恨的牙痒!

        到底是不是男人啊!这德行怎么护花?

        陆乔没管那么多,咬着牙一口气冲回了宿舍。

        第二天学校里疯传昨天晚上解剖楼闹鬼,有人被吓的精神失常,一路从解剖楼尖叫着跑回南生宿舍。

        陆乔要上课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解剖书不见了,陆乔桌子上空空的!解剖学老头把老花镜压在鼻头上把陆乔看了半天才说:“陆乔,你昨天把书落在解剖楼了。”

        全班顿时鸦雀无声,陆乔却成了全场焦点。

        不知道是哪个男生吓的尖叫成了女生,还是哪个粗嗓门的女生吓的一路嚎成了男生这一话题成了学校一周的热点。

        不知道是气,还是羞,五味杂陈十级难受,陆乔一个星期没理楚云溪。后来楚云溪找到陆乔负用一根鸡腿荆请罪并表示以后都当陆乔的姐妹,才惹的陆乔噗嗤一笑解了疙瘩。

        陆乔幽怨的叹气:男朋友没有,姐妹倒是多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