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10 志愿

作品:《 春乔夏有明

        但是哥哥的意见似乎掺杂了他自己的意愿。当年哥哥想的是车辆工程,但是分数离心仪的学校却差了十多分,最后走了电子机械专业。

        哥哥希望陆乔继续填报车辆工程专业,或者是土木工程,再或者是金融。未来生活离不开车,车辆工程专业在接下来百年间都不会落后;而城市建设正在以陆乔想不到的速度进行,未来时代里土木工程也绝对是不会落后的专业;还有金融更不用说,任何时代都需要。

        填报志愿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考定终身,要结合未来社会发展趋势来考虑,哥哥的话似乎有那么点道理。

        可是关键的因素还得看自己喜欢不喜欢吧,就算再好,北大清华来通知书,按着陆乔的性格可能都不愿意去。

        别人家里都爸爸妈妈,七大姑八大姨的指点江山,而陆乔否定了哥哥的建议后只能自己来拿注意。有时候陆乔还是希望有那么一个成熟又稳重,见多识广,细心又耐心的人帮她做一些决定,可是陆乔身边没有这样的人。

        陆乔头很疼,那该填什么志愿呢?

        她忽然想起那个穿着白大褂转着笔的医生对她说:你脸上的青春痘目前没有特别好的治疗方法。

        对了当时她不是有个愿望就是做医生吗?

        其实医生蛮好的,永远不会落伍,活到老,学到老。其他的专业越老越落后,医生却是越老越吃香,况且自己还挺喜欢的。穿着一身白大褂,担负着救死扶伤的使命难怪要被歌颂。

        何况九十年代里多少家庭宁愿忍受疾病折磨也不愿就医给家里增加负担,上医院治病其实还是件很奢侈的事。自己如果能当医生,家里以后谁生病了自己能照顾点。

        医生不错那护士也可以嘛?陆乔脑子里火花砰砰跳,又冒出一个新想法,可是这样的结局就是让自己陷入了两难。

        陆乔的脑子里两个小人可真是结结实实的打了几天的架。打架的人看架的人都是陆乔,可把陆乔给累坏了。

        陆乔最后没办法把想法告诉了哥哥,哥哥拧着眉头嘴里漫不经心的蹦出几个字:医生的嘴护士的腿,天天端屎擦尿的。陆乔听了一个激灵劲:读了那么多年书最后还去端屎擦尿的,不行!绝对不行,一身屎臭怎么钓大鳖。

        “几经权衡”在临床系和护理系中毅然选择了临床系。

        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关于填报志愿这件事陆乔不仅仅是恨不得来一坛子后悔药,更想的是连装坛子的瓶子都给嚼了吃了。

        那个时候的陆乔没有那个能力去估量今后关于临床医生的就业压力,她还太单纯,太浅薄,太稚嫩。未经成长的她没有那个能力想到那么多。

        ……

        高考答案公布后,陆乔便开始按着自己的分数搜寻合适自己的医学院校。

        分数太高的陆乔担心自己上不去,她又没那个勇气像哥哥那样复读一次,分数太低的怕影响就业。比上又比下,陆乔在厚厚的《高考志愿填报指南》中发现一所省城的军医院校,那学校往年的分数线虽然都稳稳的停留在一本线上,但是今年按照陆乔的估分应该还是能上的。

        军医!即是军人又是医生,保家卫国治病救人,陆乔想象着自己穿着军装又套着白大褂的样子,一腔热血沸腾的就跟滚油一样,可把自己给牛逼坏了。

        陆乔很激动,跟爸妈还有哥哥一说,爸妈还有哥哥比自己还激动,家里爆个双黄蛋又是军人又是医生的多好。

        陆乔头脑发热的就填了这所学校。

        录取通知书毫不意外的就来了,拿到通知书陆乔就一直在想自己穿上军装的样子,有时候傻傻的乐的不像话。爸妈也很开心为了这个还特意的请了客,到镇上的广播站点映了录像。

        爸爸的嘴就差没给笑歪了,可是乐坏了。

        高兴坏了的爸妈还有陆乔本人都没有关注新闻,唯独哥哥长了个心眼托了暑假留在省城勤工俭学的同学跑去那所学校实地勘察了一番,带回来的消息让陆乔热烈的心凉了一半。

        校门口的红色大理石上的确是写的是第十军医大学,里面的人也有穿军装的,但是都没有肩章领徽了。那个同学还特意去网上查了一下,第十军医大学还有其他的三所军医大学今年八月全部整体移交给地方。

        陆乔这个时候才想起今年那一场轰动世界的大阅兵式上一个伟大的人曾经说过:今年国家将整体裁军三十万。

        没想到这三十万大军中竟然有这四所军医大学,而她更是中了头等奖,第十军医大学也在这四所军医大学之中。

        那身绿色的军装眼看着都已经穿到了身上,一转眼挥挥手又从身上飞跑了,陆乔沮丧的恨不得自己变成一具死尸躺进学校的解剖楼算了。陆乔的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般,前几天还高高的被抛在云里雾里,这一下跌到了半空,陆乔哪里跟的上,连着几天都闷闷不乐。

        眼看着陆乔能上大学了,这半路岔了一条路出去,爸爸没有明确表明自己的意见,但是妈妈却私下里跟陆乔说过:“如果你要复读,爸爸砸锅卖铁都愿意继续供着陆乔。只是这家里客也请了礼金也收了,却不去了忍受议论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妈妈说话的时候,陆乔看到爸爸正在门外街沿上慢慢的转着路,脸上带着淡淡的愁容似是有心事。近几年爸爸也许是操劳,也许是听力下降爸爸的话越来越少,而那本是挺拔的背不知什么时候也驼了一些。

        陆乔的心尖猝不及防的就被扎了一下。

        妈妈看到陆乔不说话又说:“陆乔啊,你爸爸辛苦了这么多年,为了你和哥哥吃了不少苦,如今你又马上要上大学了家里负担就更重了。小时候我是盼着你好好读书能给自己谋一条出路。复读一年就多花一年钱,而且就算复读也不一定就会更好。这镇上复读考的更不如意的人多的是。

        现在你既然也考上大学了,要不你就去读了吧!不就少了军人那个身份吗?光一个医生对女孩子来说也够了,女孩子读在多的书最后都是要结婚嫁人,结婚之后家庭就成了女人的重心了。你就心疼一下你爸爸吧!我最近跟他说话他都像是没什么反应一样,我真怕他有一天聋了,你早点出来当医生也好治治你爸爸。”

        妈妈说着眼泪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