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09 到省城钓大鳖

作品:《 春乔夏有明

        陆乔连着几周没有给哥哥写信,哥哥好像也远远的感受到了妹妹的怒意,第三周哥哥的信“不依不饶”的来了,这一次陆乔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

        “亲爱的妹妹,希望你不要因为老哥我上一封信生气,不过老哥我挺开心的,我的妹妹终于长大了,像一朵刚开的花想要雨露的恩泽,你有这样的想法是正常的,如果你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倒是真的以为妈给我生了个大兄弟。

        可是你才上高中年龄还小,主要的任务还是学习,爸妈供我们上学不易,不要把精力放在了不该用的地方,何况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在高中找,就县城里那几个穿喇叭裤的渣渣怎么能配上你呢?你应该把目光放远一点,到省城来哥给你找好的。

        还有女大十八变,等你长大了肯定是个美人!你瞧咱爸年轻的时候多帅气,就算是一身的猪屎都是一身的英气,咱两一定不会差。听哥的好好学习,哥在省城等你。

        最后哥在提醒你一下,社会主义建设绝对不仅仅只是亏待了你一个人,你看看身边的人,吃好的穿好的的人绝对只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大部分的人肯定都是和你一样的,甚至有的人不如你。不要觉得自己是最委屈的那一个,出生咱们没法选,但是自己以后的路自己可以选,也不要去怪爸妈,他们的辛苦你要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谢谢他们把最好的留给了我们,加油奋斗,为将来的自己。”

        陆乔心里终于有了一点安慰,仔细想想也对,宿舍里也有女生跟她一样蒸饭吃咸菜,用不起洗面奶,买不起衣服,提起衣服陆乔想起了爸爸送她时穿的那件磨的起毛的白衬衣。

        陆乔晃了晃脑袋开始自我安慰,学校那个几个臭男生跟省城的男孩子比不就是千年的王八遇上了万年的鳖,怎么能同日而语?待姑娘我十八变后成了一朵花,你们再来追姑娘也不搭理你们。

        陆乔心弦上颤动的尾音终于消失,开始静下心来学习,两耳不闻班上花柳事,少男少女们青涩的爱情未见得有几个是善终的,陆乔倒是有点庆幸自己长的丑了一点不一定就是坏事,比如不必提前去经历那些爱恨情仇。

        陆乔一心只读圣贤书,但是这里毕竟是高手聚集的地方,陆乔高中三年里名次一直处于下游。

        高三的时候高考如狂风卷来,教室后面的倒计时像个针头一样每天扎在陆乔和同学的身上,提醒着他们时刻保持亢奋与题海作战。

        那个时候班上几个家庭条件好的同学天天都带着两瓶什么四勒浆来喝,说是可以增强记忆力。陆乔当然买不起,暗叫不好,全省全国那么多条件比自己好的都有四勒浆喝,他们的记忆力都比自己好,他们会不会超过自己去省城钓大鳖去?

        不行!那些大鳖自己也得抓一只!陆乔觉得自己只有比别人更加勤奋才有机会,下了自习也常常点着蜡烛,或者打着手电筒在教室或者被窝里看书。

        那个时候爸妈也能感受到陆乔的紧张,每次月假回家都背着厚厚的一背篼书回去,进门是回家出门就是上学,不浪费一分钟时间。没有条件陪读,爸妈就时不时的坐车到县城来看陆乔,拿一些米,带一些做好的肉给陆乔,再或者带陆乔到外面的餐馆吃一顿好的。

        有一次临别的时候妈妈从兜里翻出几十块钱交给陆乔:“哎!你现在学习紧,爸妈不在你身边,你就自己给自己买点好吃的,这几十块就给你吧。我留二十块在身上就可以了。”

        转念一想妈妈又递了一张十块过来:“再给你十块钱吧,我留十块当车费回家就可以了。”

        陆乔忽然想起哥哥曾经在信里告诉她:谢谢他们把最好的都留给了自己。

        事实的确如此!

        ……

        高考在盛夏六月里举行,数学考完走出考场陆乔跟所有的人一样哭了,大家连哭的口号都像事先约定一样:我考砸了!

        可是与别人不一样的是陆乔理综考试结束后紧锣密鼓的又哭了一场:我又考砸了!

        原因就是数学考试严重影响了陆乔接下来应考的心情,再加上该死的大姨妈!肚子里那一阵一阵的绞痛让陆乔根本就没法集中精神。

        陆乔心里想着完了,省城的那些鳖她估计是没机会再去钓了,陆乔在泪水之中似乎看到那些金光闪闪的大鳖划着爪子慢慢的离她越来越远。

        但是那个时候班主任给大家一分析之后陆乔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今年的数学题是近十年来最难的一次,水涨众船高,难大家就一起难了。少数几个优秀做出来的自然就是北大清华在等他们了,但是那毕竟是少数!还有大部分的人跟你们一样都觉得自己考砸了,大学不可能像去年那样还定那么高的分数线,不然大学都要关门了。今年的分数线肯定会大幅度下降,好好估分好好填志愿。

        可是老师没告诉她今年的理综也是往年最难的啊!

        陆乔心里想:完了,别人可以去省城钓鳖了,她估计只能回家钓王八了。

        但是陆乔的运气就是那么好,数学考砸了,理综考砸了,但是那一年她迎来了全国高校大扩招。

        这个消息是在老师分析完数学考试后几天放出来的,校长紧接集合高考学生在讲台上喷着唾沫星子讲了两个多小时,陆乔翻着白眼听完后把校长的话总结成了一句话就是参加高考的人百分之九十都能上大学。

        陆乔心想:还是完了,这么多人都要跟他去省城抢大鳖了。

        但是自己怎么能退缩呢,一定要占据天时地利好好的钓一个大鳖,接下来要好好的填报志愿。

        十四岁就离家,在学校里大部分时间里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再加上她越来越封闭自己,陆乔在高中三年里其实已经是在慢慢独立了。但是陆乔仅仅也只是在县城里,九几年的县城比起乡镇上只是多了点楼房,多了几条街,多了点人而已,说有多大的见识其实也没有多大的见识。

        如果真的是有见识的话,陆乔想的就不应该是去省城钓个大鳖,她应该漂洋过海钓五洋大鳖。

        自以为是的独立其实对于陆乔来说是莽撞的无知,看不见外面的世界,对将来也没有多大的把握,爸妈封闭在乡镇上看的懂的有时候还不如哥哥多。

        哥哥成了陆乔填志愿唯一且信的过的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