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43章 速速取我黑哨来!

作品:《 NBA禁区推土机

        爵士阵营中的怒火丝毫没有避讳,反倒像是在给尼克斯下战书,而尼克斯一方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

        喊那么大声干嘛?

        我们又不是聋子!

        “都听到了吗?爵士已经在向我们宣战了,这是我们的主场,这是我们的地盘,都上去,把李胜利……给我拿下!”帕特-莱利振臂一呼,用仅剩的时间给队员做大决战之前的最后动员,“没人能怂了,这里是纽约,不想跪在爵士的面前认输,就给我狠一点,怕踏马个蛋,老子也能给你们兜底,上上上、干干干!”

        “冲啊,干翻爵士!”

        “打掉李胜利,保护全纽约!”

        “尼克斯不败,尼克斯万岁!”

        “来吧,你们这些个狗崽子!”

        “尼克斯,冲散他们的阵型!”

        ……

        两方人马都是撕破了脸,主场球迷陷入了一阵疯狂的嘶吼声中,一浪高过一浪,席卷了今夜的纽约,就连裁判组也是被吓的魂不附体,冷气直冲天灵盖……

        黑帮火拼?

        这是都疯了吧!

        裁判也不傻,爵士的大面积换人显然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战斗储备,三个送死流的替补说是上来打比赛的都没人信,而如果真的火拼了……爵士板凳拼尼克斯主力,那尼克斯不得被打出屎来啊?毕竟主力被禁赛那就没的玩了,但爵士却没有损伤!

        不行,不能这么玩!

        哨子呢?

        快来人啊!

        速速取我黑哨!

        老子要保护尼克斯!

        ……

        在一片喧嚣和嘶吼的声浪里,G3末节终于再次打响。

        首回合是尼克斯进攻,哪怕帕特-莱利脑淤血,他还是保留了一些理智的,防守可以找机会、顶着干,但进攻还是要维稳的,因为这一场他还不想输,还想搏一搏。

        所以尼克斯也在贯彻这个思路,斯塔克斯持球、道格-里弗斯上前挡拆掩护,但这个掩护……道格-里弗斯的身体扭曲的可怕,顶胯撞开了跟防的克罗蒂。

        非法掩护!

        这他娘的不吹非法掩护?

        克罗蒂示意裁判对手犯规,但裁判却示意比赛继续,斯塔克斯直接拔地而起,中距离跳投……但尴尬的是,这一球打铁了,进入到了内线篮板的环节。

        “废物,给我滚开!”

        奥克利一个起步撞开达伦-莫宁斯塔,率先抢占了有利位置,而李胜利自然不能让这个篮板丢掉,抢先尤因一步,排除其他因素,哪怕奥克利位置好也没用,因为李胜利的弹跳和臂展不和尼克斯开玩笑。

        “你也给我滚!”奥克利起跳了,但他的姿势实在是怪异的很,空中把两只腿摆成了90度直角,一脚用来着陆、一脚用来踢人。

        篮板剪刀脚?

        说起来,罗德曼这个篮板怪对这一招是深有研究的,而蹬腿就是为了制造抢板的空间,显然奥克利用的更阴损一点,踢人的脚是一点余地没留!

        砰!

        一声闷响,因为变形的动作影响起跳高度,奥克利全力踩在李胜利的膝盖上面一寸的位置,原本是想踩膝盖、最大化杀伤的,可这一点并不好控制,不过即便没有踩到膝盖,李胜利也还是吃了亏,大腿吃力像是被卡车碾了一下,踉跄后退。

        “白痴,你凭什么和我争?保护你的膝盖,小心我踏马砸烂它!”奥克利抓球挑衅。

        而里弗斯在上一次和爵士的大战中莫名其妙吃了班诺特的三斤老拳,看到李胜利吃瘪,也是扬臂欢呼,“干的漂亮,奥克利,就这样打,干翻他们!”

        妈的,你个大垃圾!

        奥克利是你爸爸吗,这么舔他?

        在尼克斯连话都说不上,就想干翻我们?

        因为裁判没有吹哨,所以比赛还在继续,除了克罗蒂,愤怒的替补三暴徒已经悄咪咪的往内线靠近,尤其是达伦-莫宁斯塔更是潜伏到了奥克利的右侧,把防守的正面留给了李胜利。

        也许是抓了一个前场篮板,也许是里弗斯拍他马屁,奥克利有点飘,顶着李胜利直接翻身跳投,而一旁的尤因……看到李胜利顺势起飞,和奥克利、里弗斯三人一线,眼睛都直了,心里直突突,“跑,快跑,妈的,里弗斯你快跑啊!”

        跑?

        你往哪跑?

        除非跑去后场,否则十米之内,老子通杀!

        “让你嘴臭,让你去舔奥克利,给我换个嘴巴干净的上来!”

        砰,嗙!

        在全场的惊呼声中,李胜利招牌大帽再现,超级扣杀直奔里弗斯而去,像是一发炮弹轰在了里弗斯刚才非法掩护的大胯上,紧接着就是一阵瘆人的哀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这事情还没完,悄咪咪摸过来的达伦-莫宁斯塔,哪怕奥克利已经被帽了,他的大巴掌也直奔奥克利的天灵盖!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你碰我老大,我踏马就要干死你!

        嗙!

        头部遭遇重击的奥克利真的是眼冒金星,嘴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既发苦又发腥,但作为NBA打架的老手,他和马龙一样也有很好的自我保护意识,在达伦-莫宁斯塔干他的一瞬间,也是挥手挡了一下,而哪怕是这样,他也是半天才回过神。

        ……

        什么情况?

        一回合就干掉了俩?

        爵士这他娘的是要上天啊!

        此刻,裁判的哨子终于是憋不住了,和偏袒尼克斯的几个哨子不一样,这一次吹的合理,直接给了达伦-莫宁斯塔一个二级恶犯、驱逐离场。

        不冤枉,值了!

        从上场到被罚下场,达伦-莫宁斯塔总共在场上呆了20秒不到,这个时间还不够他撒泡尿的,但杰里-斯隆却是高度赞扬,“小子,干的不错,卢瑟-怀特到你上了。去吧,去给你们的老大守好……每一寸地板!”

        这一刻,达伦-莫宁斯塔和卢瑟-怀特好像是在进行一场隆重的交接仪式,两人错身击掌,由前者带头宣誓。

        达伦:“保护老大!”

        卢瑟:“保护老大!”

        达伦:“干翻尼克斯!”

        卢瑟:“干翻尼克斯!”

        “兄弟,加油!”

        “Give me five!”

        “冲啊!”

        “杀啊!”

        ……

        所有人都呆滞了,搞什么鬼,这踏马是在高调宣誓、继承恶犯的传统?而此时的场上,尼克斯担架特工队送走了里弗斯、新上场的是主力控卫哈珀,和先驱者里弗斯不同,他是真的不敢嘴臭了。至于奥克利,摇了摇脑袋又站了起来,哪怕头晕想吐,他也不能下,他还有任务!

        ……

        回到比赛。

        达伦-莫宁斯塔的恶犯交给了尼克斯两次罚球,而片刻之后双方又赶到了尼克斯的半场,克罗蒂直接把球交给了李胜利,而尤因吊在新上场的卢瑟-怀特旁边,把正面战场交给了奥克利。

        李胜利背身单打,奥克利贴身用帖膝盖狂顶李胜利的腿弯。

        贴身防守想要进攻?

        那自然就要转身往篮下挤!

        李胜利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但转身的一刹,奥克利先是拉胯猛撞、紧跟着的转身动作也带上了一发全力的炮肘,砸在他的腰上,要不是提前有警觉,肋骨绝对撑不住,断几根都不好说,然而即便是提前防范,李胜利还是疼的龇牙咧嘴,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

        不想好好玩?

        老子就弄死你丫的!

        李胜利索性把心一横,忍着火辣辣的痛感起跳,同样是踢腿跳投,对着再次贴身来的奥克利就是往脸上踹,而另一边的毛巾批发商达夫-詹姆森、饮水机管理员肖恩-格林,有达伦-莫宁斯塔打样,全都冲了上来!

        嘭!

        李胜利脚踹奥克利,奥克利应声后仰,还未倒地的时候达夫-詹姆森一个野蛮冲撞、撞到他吐血,但更像是冲抢篮板。

        至于肖恩-格林的长途奔袭到位,一看没他什么事了,只能起跳抓板,而李胜利打铁的这一球被他抓到了,落地之后正好踩在奥克利的手上。

        你踏马踩老子?

        老子跟你拼了!

        奥克利真的是失了智,一把抓住肖恩-格林的脚踝,而肖恩-格林重心不稳,一屁股压在了他的脸上,屁股是软的倒没有太大的物理伤害,但这魔法伤害、直奔心神的暴击就太恐怖了。

        作死!

        你自己作死!

        让你阴我们老大?!

        再敢来一次,我们弄死你个狗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