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百六十八章 古曼童命魂

作品:《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周文的天外飞仙何等之快,瞬间就到了烽火台上。

        那个双耳魔壶还在烽火台上,只是正在摇摇晃晃的,好似是被什么东西搬动,然后一下子消失不见。

        谛听可以听到有声音在移动,判断出那东西在什么地方,不过却无法勾勒出具体的形状。

        周文开启圣狱王命魂,圣狱王之眼打开,顿时看到声音响动的地方,一个看起来没有多大的孩童,竟然抱着双耳魔壶在跑。

        那孩童比魔婴还要小很多,可是他身上的罪业之火却很浓。

        那孩童转过脸来看了周文一眼,却是让周文微微一怔,孩童的五官很模糊,好似还没有长成一般,体形也很怪异,肚子大头大,四肢却很小,说不出的恐怖诡异。

        圣狱王之眼发动,一股力量竟然直接把那肉眼看不见的孩童给吞进了圣狱王之眼内,那孩童竟然似乎是纯粹的罪业之火构成的一般,直接被吸收炼化了。

        周文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圣狱王命魂竟然因此有了不小的进展,若是能够多再一些这些这样的命魂,说不定就能够成功进化完美体了。

        当啷!

        那孩童被吸收炼化之后,消失不见的魔壶顿时掉落了出来,同时周文也听到一声惨叫,只见那萧斯惨叫着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变的煞白,像是受到了致命的打击一般。

        命魂被毁,这对于萧斯来说,自然是极为严重的打击,一下子从史诗级跌落到了传奇,令他又惊又怒。

        周文抓起恶魔之壶,身形一闪,就已经回到了王婵旁边,盯着正想要逃走的萧斯说道:“这是你的东西吧?”

        “你说什么呢?那破壶怎么可能是我的东西。”萧斯立刻摇头说道。

        “我本来想要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既然你不想要,那就没必要再说什么了。”周文说着就准备要拔出竹刀。

        “等等?你到底想要什么?”萧斯心中恐惧,却依然故作镇定。

        他见过周文一刀斩杀银翼夜叉,知道周文的实力是何等恐怖,而被萧斯作为依靠,别人根本看不到的命魂,竟然也被周文直接杀死,已经令他失了方寸。

        “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你的答案能够让我满意,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周文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就问,不过那魔壶和我没有关系。”萧斯咬牙说道。

        “好啊,原来是你在搞鬼,我还以为是我……”王婵这时候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愤怒地瞪着萧斯。

        周文拉住了她,看着萧斯说道:“和你有没有关系我不管,告诉我这壶是什么来历,有什么作用?”

        “这壶在南区有个名字叫恶魔之壶,你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它能够封印某些特殊类型的次元生物。”萧斯同答的同时,手指不为人知的在袖子中动了一下。

        “怎么才能够控制这只壶?”周文又问道。

        “这很简单。”萧斯把恶魔之壶的使用方法说了一遍。

        “刚才那个孩童是你的命魂吧?他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作用?”周文又问道。

        他对于萧斯的命魂十分感兴趣,一个命魂,竟然拥有那么多的罪业之火,比萧斯自己身上的罪业之火都要多,这有些不符合常理。

        “人童古曼童,是清莱比较常见的一种命魂,只要修炼古曼童元气诀的人,都会拥有古曼童命魂,只是能力方面会稍微有些不同。”萧斯说道。

        周文听的眼睛一亮,盯着萧斯问道:“这么说,清莱那地方,有很多人拥有古曼童命魂了?”

        “不只是清莱,附近很多区域的史诗级强者,都拥有古曼童命魂。”萧斯回答的很爽快。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想要把王婵带去萧家?”周文盯着萧斯问道。

        “当然是希望得到王家的帮助,能够让我们萧家……”萧斯还没有说完,周文的竹刀就已经出鞘。

        刀光一闪,萧斯和王婵都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竹刀就已经回鞘了。

        “你……你说过不杀我的……”萧斯脸色大变,连忙用手捂住了脖子,可是他的手一碰到脖子,反而令原本看起来正常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然后血水就崩流了出来,怎么捂也捂不住。

        “我是说你回答的让我满意,我可以考虑给你一条活路,现在你的回答让我很不满意,所以我拒绝给你活路。”周文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萧斯张了张嘴,可是此时他的嘴里面已经全是鲜血,根本说不出话来,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人就没气了。

        周文用连鞘竹刀挑开他的手掌,只见他手里面握着一块奇怪的牌子,那牌子是黑色,不过看起来却像是某种生物的骨头,牌子上面雕刻着神秘的备案,系着牌子的项链也用了很多奇怪的材料,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佛牌。”王婵认出了那是什么东西。

        “佛牌是什么东西?佛陀的牌位吗?”周文还真不知道佛牌是什么东西。

        “不是,佛牌是南区某些地方,一些史诗级的强者,使用次元材料制造的次元器具。一般来说,都是使用某种次元生物的骨头制作而成,然后把伴生宠强行封印在佛牌之内,这样佛牌就拥有了伴生宠的力量,但是又没有主人,只要使用一些特殊的方法,人人都可以使用佛牌内伴生宠的力量,从而使一些凡胎级,甚至是没有修行过的普通人,都可以借用伴生宠的力量。”王婵道。

        “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技术,怎么联邦没有推广这种技术呢?”周文有些惊讶。

        让普通人都可以使用高级伴生宠的力量,这种技术实在太强了。

        “封禁在佛牌中的伴生宠,力量只能够发挥出一部分,而且被普通人使用的时候,还会有很多的禁忌,一个弄不好,还会反噬其主,一般人都不会选择这种方法控制伴生宠。这和古曼童命魂相似,古曼童命魂也是一种速成的命魂,只要方法用对了,很容易凝聚出古曼童命魂,但是凝聚古曼童命魂的方法很残忍,再加上和佛牌一样,容易反响其主,所以除了南区的某一片区域之外,其它地方很少有人修炼古曼童。没想到萧斯这个混蛋,竟然修炼的是古曼童命魂,而且还是人童,真是该死。”王婵恨恨地踢了萧斯的尸体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