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97章 祖传穷病

作品:《 带着仓库重生

        罗轩逸见她走了,还有些难受,就没有再留她,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成天跟牛在一起待着,这里的味道也很大。

        李思雨回到住处,躺在床上就不动了,她倒是想起来,身体太虚了,直接就睡着了。

        刘远狼狈的从牛棚出来以后,气急败坏的拎着大米就回家了。

        “远子咋这么快就回来了?”一个老太太见他进屋,连忙凑过去看了一眼。

        发现了他手里的大米袋子,便道:“这怎么又给拿回来了?你该不会是不舍的了吧?”

        这点大米换个漂亮媳妇多合适,别在到这时候犯糊涂了,她想着再劝劝儿子。

        “不是!”刘远一把将袋子扔在炕上,然后坐在那里耷拉着个脑袋不说话。

        老太太一看他这个样,便看向门口的那个男人,“大牛,咋回事儿啊?”

        被叫做大牛的笑着道:“那个姓罗的不同意。”

        “啥不同意啊。”刘远不高兴的道:“他还说要一座粮库,他怎么不上天呢。”

        老太太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道:“你是不是说啥不好听的了?”

        刘远撇撇嘴没有说话,他能说什么不好听的。还不是那两个资本家的小崽子不听话?要不然他至于这么狼狈么。

        她一见刘远这个样子,就知道这人肯定是说什么了,不然人家不会这个样的。

        “远子啊,咱们是图啥呢?你怎么还能这么对人家,等媳妇娶进门了,以后咋的都行。”老太太语重心长的说道。

        她知道罗轩逸两个人是资本家身份,所以才想着让儿子去接触。更何况那个小姑娘长得非常的标志,他儿子也不亏。

        刘远也知道这个道理,可就是不想受那个气了。他道:“娘,咱家八辈贫农,凭啥非得找那个坏分子,要不是她长得好看,我才不愿意去呢。”

        一旁的大牛听到以后心里不屑的想着,穷了八辈子还这么理直气壮,怪不得这么穷。

        老太太拉吧他一下,然后看了眼旁边的大牛道:“大牛,你先回去吧,我劝劝远子就行了。”

        大牛点了点头,笑着走出去了,心里想着,正好不想在这待呢。都是什么人,还想娶资本家小姐当媳妇,就是人家一辈子不嫁,也不会嫁八辈子贫农的。

        老太太见他走了,便对刘远道:“以后别老逢人就说咱家八辈贫农,贫农就贫农,别说八辈贫农,知道了吗。”

        这都够磕碜的了,还跟别人说这个,老太太叹了口气,她儿子就是太实在了。

        刘远听后一点都不高兴,“咋的了?咱家成分好着呢,比那些坏分子强多了。”

        往日那些富农跟他讲话,他都爱搭不稀理呢,那些个资本家凭啥瞧不起他?

        一想到这个,刘远就非常的生气,这都是些什么玩应儿啊!

        老太太不想说穷的磕碜,看儿子好不容易因为贫农身份直起腰杆子了,一点都不想打击他。

        “行了,等以后再说吧,不急这一时,反正就他们这个成分,想平反跟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困难。”老太太没有再多说。

        刘远也跟着点点头,“我看也是。”

        李思雨再次睡醒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她抬手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这一觉睡得她非常的难受,这屋里的床一点都不算好,她总觉得浑身痒痒难受。

        “铛铛铛。”

        一阵敲门声响起,“李干事醒了吗?我把饭给你带过来了。”

        是张途的声音。

        李思雨起身去把门打开,看见他正端着一个碗站在门口。

        “张干事,麻烦你了。”她笑着将碗接了过来,体力还是有些差。

        张途见她接过去还挺稳当的,便道:“我也没什么事,你身体怎么样了?用不用再去叫老大夫过来看看你。”

        “不用了,我已经好很多了,等明天我就能去工作了。”李思雨笑着拒绝了,这就是休息一下就可以好的,不用那么麻烦。

        两个人又客气两句,张途就回去了。

        李思雨将门给顶住,然后端着小米粥进了空间里面。

        这里比外面暖和,温度适宜。

        看了眼手里端着的小米粥,她把碗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去洗了个热水澡。

        洗过澡,她就觉得身上能舒服一些了,躺了一天特别的难受。

        李思雨看了眼小米粥,咂咂嘴觉得没什么滋味儿,便去找了一个自热的火锅,端了碗米饭就等着吃饭了。

        成天不是野菜糊糊就是小米粥,她早就吃腻了。现在越来越想回去跟林城吃肉了……

        林城看着面前满满一箱子的巧克力,不禁沉吟起来了。

        小媳妇啥时候整回来的巧克力了?这也没看她搬回来过。

        这箱子是林城从床底下找出来的,还有两个箱子他弯下腰直接给拽出来了。

        里面都是一些红糖白糖,都用塑料布包着的。

        这都是什么时候拿回来的?

        林城想了想,实在是想不通,但小媳妇是仙女……

        他实在是不想自欺欺人了,为什么李思雨每次都凭空拿出来那么多东西,也没见她搬回来。

        凭空……

        林城想了想,他好像已经很多次没有想明白这个事情了。

        难道小媳妇还会袖里乾坤这种仙术?

        应该是这样吧,不然没有办法解释这个,而且李思雨不说,肯定是怕他知道以后再瞎想什么。

        李思雨看着书本,耳朵慢慢的红了,也不知道谁在想她了,不然为什么会这么红。

        她起身将一旁写好的信拿了过来,然后摆弄着一会儿,看来明天结束以后,她要去公社把这信给寄出去了。

        这么久没有跟林城联系过,怕他会担心,所以这事儿要早早的给办了。

        第二天早上,李思雨起来感觉自己好多了,穿上鞋下地走几步也没有再觉得腿软过。

        “李干事好多了吧?”张途出来就看到她在洗漱,便上前问了一句。

        李思雨点点头,将嘴里的水吐出来道:“好多了,我今天就可以去工作了,这两天让你等了这么久。”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要不是自己身体不舒服,他们今天应该再去下一个大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