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5章 她不去

作品:《 夺心兰

        郁离从未试过这样轻松,自由自在。

        她好像一个孩童似的,奔跑在乌洞山后山,但又不像熟悉的后山,一边是萧萧竹林一边是青青草原,就连空气也满是青草与竹叶的清香。

        有一位白衣女子飘在前面竹梢,衣袂翩翩,好像一朵刚刚盛开的莲花。

        她追上去,有心看一看白衣女子的相貌,然而,无论怎么追,都无法缩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前面的白衣女子,永远像天边的月亮似的。

        “娘!”

        ……

        “伏莲生!”

        ……

        她的梦呓,引得旁边正在烤芋头的男人猛然回头。

        伏莲生!她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这世上,除了自己,可能再没人记得这个名字了。

        他望着郁离,摇曳的火光,照亮了她细汗淋漓的额头。

        每一次她昏迷,他都喜欢这样端详她的脸。

        不同的是,这回她右额角爬着两条淡红色的伤疤,一长一短,斜斜掠过,若再重一些,右眼便不保了。

        他知道她在羊角关拼命,但真正看见她拼命留下的伤疤,想象她那时的决绝,感觉又截然不同。

        他伸出手去,就在即将触淡红伤疤的瞬间,又缩了回来。

        夜风起,纵然是春暮夏初,也有几分薄凉。

        他对巨鸟使了个眼色,巨鸟乖乖地踱过去,窝在郁离身边,将她卷入自己翅膀环绕中。郁离没醒,发出小猫一般的呢喃,舒舒服服窝在巨鸟翅膀内。

        他呆呆望着她沉睡,不知不觉,过了许久。

        自己苦心筹谋多年的机会,有且仅有一次,却因为自己的失控,失去了。

        他不可能再站在那个男人面前,算多年前的旧账。

        毕竟,那个男人,活不了多久了。也许,这才是最好的报复——曾经他有机会长命百岁的,却因为多疑,自己放弃了。直到临死最后一刻,也会恨恨不已吧。

        暗鹫悄无声息释放翅膀,轻轻扇动了几下。之前慑人的金色光芒,已经黯淡失色近乎无。一根噬妖索,令自己失去了近乎三分之二的妖力,如非体内还有来自荒文大师魂魄的灵力,他早身受重伤了。

        寂静中,他倏地抬起了头。

        周围依旧无声无息,但他却清楚,没有声音才是最可怕的,十万莽山,处处妖魔鬼怪喧嚣不已。若然它们没有声音,只能说明一点:

        强敌在旁。

        而他一无所知。

        汗滴,从他额上缓缓滑落。

        就在汗滴即将离开脸颊的那一瞬间,夜风席卷,夜色半破,远方一道紫电飞驰而来,擦过他的右鬓,将身后一块石头打得粉碎。

        凭目前实力,他根本避不开,而紫电擦鬓而过,只能说明对方无意取自己性命。

        终于,他看清楚了对方,竟是铁光庭!

        这两年,铁光庭作为金川公主身边人,不知在他面前出现过多少次,每次都小心翼翼地扶着金川公主,或者悄无声息地立在她背后,仿佛一截木头。

        他从未将这个抛弃家族荣耀、投奔富贵的男人放在心上,就算铁光庭矗立大法师榜第三名,他也觉得是因为红坎铁家昔日荣光罢了。

        然而,现实却狠狠扇了他一耳光。

        铁光庭,明显不是一般沉迷吃喝玩乐的小白脸。

        借助金川提供的资源,他迅速在这两年内完成了转身,只是不知道金川知不知道。

        “我来,与你谈一笔交易。”铁光庭开门见山。

        “不谈。我与你,有什么好谈的。”

        铁光庭安静了半晌,道:“印象中,我和你也曾谈过两回的。”

        暗鹫也安静了。他当然记得。一次是白帽山鉴妖大会,一次是奉寒云山仙云宫之命探查各地妖变情况。

        “你要做的事情,我不拦你,我要抓的人,需要郁离出手相助。”

        “抓谁?”

        “梅小虫!”

        梅小虫与海妖夭夭盗走巨蛆,不知所踪。纵然青罗皇室除妖团法师众多,也没人能找到他们的下落。

        “梅小虫才是害死我全家的罪魁祸首,你既然暗中托人告诉我这一点,希望好人做到底,助我完成报仇。”

        许久之前埋下的线终于发挥作用了,暗鹫耸了耸肩,道:“如何确定是我?”

        “世家衰落,乃是青罗皇室所愿,除了你,谁会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当初也是你帮我找到家人魂魄的。摩星崖暗鹫,一向行事磊落,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停。你还知道什么?”

        “你可知上个月赏花宴为何不到半个时辰便匆匆结束?原因是,后宫几位妃子为保容颜,服用了少许海魔之血,其中一位妖毒发作,化为妖身。”

        “哪来的海魔之血?”

        “沈知非哪来的?”

        暗鹫顿时一呆。

        荒文大师当年与海魔后人暗中生下沈知非,这本是绝密,就算青罗皇室中知道的人也屈指可数。按照铁光庭这么一说,沈知非的父亲,仍然活着,就关在青罗皇宫内?他隐忍潜伏多年,还吞噬了荒文大师的魂魄,居然不知道这一点。

        要么荒文大师也不知道,要么荒文大师洗去了那一段记忆。

        以荒文大师行事风格而言,更可能的是后者,在她自动前往龙头庵镇守远古蛇王时,便洗去了沈知非父亲下落的记忆。

        “梅小虫既然是沈知非私底下收的弟子,在南海要塞镇守三年而反出除妖团,自然图谋不小。沈知非关在寒云山,不可能逃脱,郁离在你身边,也不可能落到他们手中,他们要动手的,只剩下沈知非父亲。”

        “为何要郁离?”

        “沈知非父亲被囚多年,若然他知道,自己还有一孙女活在世上,你猜他会作何感想?在自己孙女和儿子徒弟之间,他更相信谁?”

        暗鹫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摇头拒绝:“不行,郁离最近妖毒发作,若然落在他们手中,只怕真的沦为海魔。抓梅小虫,可以,算我一份,但不能动用郁离,你又不是不知道梅小虫心机叵测,郁离若是到了他身边,呆不了一刻,准被识破揭穿。”

        “我去!”背后传来郁离坚定的声音。

        铁光庭顿时面露喜色。

        暗鹫脸上却阴沉得能滴下水来:“她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