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完结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颁奖和采访一结束,盛星河和贺琦年都累瘫了。



       钻石联赛,高手对决,比的不光是高度、速度还要比谋略和胆魄,一点点微小的失误或是胆怯心理都会影响到最终的结果,不管是肌肉还是神经都处于高度紧绷状态,结束之后,一口气松下去,就像是徒步旅行了好几天,身子骨都软趴趴的,一点儿都使不上劲。



       甚至还有点儿晕眩。



       一回到酒店,盛星河顾不上洗澡换衣服,往床上一倒,困意袭来。



       房间密码贺琦年是知道的,没过一分钟就听见“嘀”的一声。



       盛星河微微仰了一下头,贺琦年大步流星地跑过去,恍惚间,盛星河仿佛见到了一头巨型阿拉斯加朝他飞扑过来。



       “啊——”盛星河被他压得胸腔一颤,抬手抱住身上的人,眷恋地亲上一口,把在赛场上想做却没能做的事情完成了。



       耳鬓厮磨,难分难舍。



       贺琦年滚了半圈,落回松软的被子里,一条腿挤进盛星河的两条大腿中央,双手再绕过他的侧腰,在背后扣住,像是拥着什么宝物。



       每一次突破极限的比赛总要耗费全部的体力和精力,实在是累,澡也没洗裤子也没脱,两人就以这么一个缠绵的姿势睡着了。



       醒来已是晨光微熹。

一秒记住m.soduso.cc

       贺琦年抽出自己被压麻了的胳膊,起身活动活动筋骨,他没有拉开窗帘,蹑手蹑脚地跑回自己房间冲了个澡,然后收拾好所有的运动装备和换洗衣物,到三楼餐厅打包好早点,最后再回到盛星河房间。



       盛星河也已经醒了,正在浴室洗漱。



       领队在群里催促大家起床收拾东西,一会要赶上午十点点五十的飞机。



       贺琦年回了一句收到。



       领队又问:盛星河呢?醒了没?



       贺琦年又立马回:醒了,在洗漱。



       大部分人都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只有林建洲私聊贺琦年:昨晚又一起看鬼片了?怎么回回都睡一起?



       怎么回回都睡一起?



       这直白的质问令贺琦年心尖一颤,他回道:没看鬼片,昨晚太累了,我很早就睡了。



       否认看鬼片却没否认睡一起,林建洲按着键发语音:“以后要不要干脆给你两订一间房算了,每次定两间都浪费一间。”



       那敢情好啊!



       但贺琦年只能把这话憋心里,想了想,回复:我就是过来送早饭的。



       林建洲:“那怎么不见你给我送早饭?”



       贺琦年笑着回道:那您想吃啥?我这就下楼买去!



       边瀚林就在林建洲边上,看了聊天记录,抢着发了一段语音:“没诚意,我们早吃过了,你两收拾好了赶紧下来,大门口西侧的大巴集合。”



       贺琦年看了一眼时间,冲浴室喊:“哥,刷完牙赶紧出来吃早饭!”



       盛星河嘴里塞着牙刷,说话有点含糊,但贺琦年勉强能听出来。



       “我再冲个澡,很快的!五分钟!”



       贺琦年见满床的运动服和T恤,顺手收拾起来:“那我帮你整理行李,你快点!”



       “不用了,”盛星河漱了漱口,“我来就好了。”



       贺琦年说:“领队他们在催了。”



       “不是十点多的飞机么,到浦东机场撑死了一个小时,现在才七点,那么早去机场干嘛?表演吗?……”浴室哗啦啦的水流声阻断了他的吐槽。



       贺琦年将T恤,运动服都卷成一个卷,整整齐齐地码进行李箱,然后去浴室收牙刷和剃须刀,顺带调戏一下盛星河。



       拉开玻璃门,一会往他腰窝里戳一下,一会再往屁股上抓一把,盛星河那腰腹是真没话说,紧实的小面包块,掐着还特敏感,一直往角落里缩。



       贺琦年钻进去,花洒喷出来的水弄得他两条胳膊全都湿透,又挨了一顿骂才意犹未尽地往外走。



       自从两人住一起后,从头到脚的私人用品基本都是情侣款,贺琦年动作娴熟地将那些洗漱用品装进一个方形收纳盒,然后塞进行李箱的暗格。



       刚一推进去,就感觉碰到一块硬物,有清脆的声响。



       贺琦年伸手将里面的东西挖出来。



       是一只拳头大的小铁盒,上面贴着外文标签,他在瞬间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见过这盒子。



       不是家里,也绝对不是宿舍,那就应该是……公寓!



       对,公寓!



       是盛星河他妈妈的遗物。



       看来盛星河是很想念妈妈,所以一直随身带着。



       贺琦年的脑子里这么想着,一边扭开那个小小的糖果盒,而眼前的东西却令他目瞪口呆。



       只是一朵用纸巾折成的玫瑰花而已。



       纯白色,带一点暗纹。



       不过,这折法怎么这么熟悉!?



       简直跟他折的一模一样。



       不对啊……



       贺琦年剥开一片花瓣,上面印着秋山面馆的LOGO,盛星河说他妈妈在他念小学的时候就意外过世了,他是念大学才到了B市,而秋山是B市的景点。



       这他妈就是他折的啊!



       记忆的缺口打开,过去的画面像是洪流灌入大脑。



       大二那年的暑假,盛星河转到T大带队,带着他们一帮人玩什么野外训练,结果就是徒步爬山,他们在山上遇到了一家攀岩馆,馆内的宣传册上印着一个美好的传说。



       说是在欧洲阿尔卑斯山区悬崖峭壁的绝顶上,生长着一种珍奇的高山玫瑰。相传只要拥有这种玫瑰,就能收获美满的爱情,许多小伙子争相攀登,想摘取花朵献给心爱的人。



       他当时就对盛星河有好感,怀揣着一腔柔情蜜意把这个故事告诉盛星河,并且折了这朵玫瑰,想借此机会暗示他,但盛星河却让他把头发染回黑色,别整的跟白孔雀一样,给学校丢人。



       这件事情印象尤为深刻,但没想到盛星河竟然会把那朵花留到现在!



       所以那时候盛星河对自己也有点意思咯?



       这惊人的发现带给贺琦年的激动程度不亚于昨晚在联赛上夺冠,除了激动更多的还是惊喜。



       他强压住满心的雀跃,将小铁盒放回原位。



       飞机准点起飞,经过三个多小时飞行时间,安稳落地,然后又迅速投入到枯燥的训练当中。



       上海站的那场比赛给贺琦年带去了一波又一波的粉丝,综艺广告纷纷找上门。



       趁着休息的空档,他上过一期综艺和几次独家专访,目的是为跳高项目做宣传,当然,还有挣钱。



       贺琦年平日里的工资真不高,就够吃吃喝喝买钉鞋,他现在已经体会到养家糊口不容易,能挣一点是一点。



       大概是“老公”这个称呼让他有了非常神圣的使命感,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把对象照顾好,构建安全感,虽然除了在床上以外的地方盛星河都不乐意喊他老公。



       随着综艺的播出,网友们对贺琦年的关注度不断提升,向他示爱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多粉丝会买机票飞国外看他比赛。



       那状态就跟追星一样,评论留言,发私信,想法设法地寄礼物,最疯狂的一次是直接堵在酒店房间门口。



       贺琦年实在憋不住了,把社交状态改成恋爱中,后来还在一次专访上公开恋情,承认自己有对象了。



       主持人好奇地追问:“那你的那位是队里的队友吗?”



       贺琦年说:“他现在是我家人。”



       “哇哦,”他这么一答,主持人只好另辟蹊径,“那你们认识有多久了啊?”



       “好多年了,在学校就认识,谈了也很久了,感情一直挺稳定。”



       贺琦年的每一次回答看似都很认真,但范围特别广,不了解他日常活动范围的,真的很难猜测那位恋爱对象究竟是谁。



       主持人后来又提问:“那你会不会担心这期节目播出之后,掉很多粉丝啊?”



       贺琦年无所谓地耸耸肩:“我是运动员,我怕的肯定不是掉粉丝,而是没进步啊。”



       主持人笑了起来:“那你觉得你这一路过来,最想要感谢的人是谁呢?”



       贺琦年的瞳孔微微向上一抬,认真回忆:“要感谢的人太多了,不管是学校的教练还是现在田径队的教练,或者是一些观众,都很感谢,虽然很多人注定只能陪伴我度过一个阶段,但那个阶段,会因为有他们而感到温暖、精彩,我会永远记住那段时光。哦,还要感谢我妈选择把我生下来,不然也没机会遇到我爱人。”



       最后这一波狗粮把主持人噎坏了。



       节目录完,贺琦年同主持人一起走出录影棚,节目的副导演是体育迷,拉着他闲聊好一会,还说要请他吃饭。



       “我让我助理上饭店定位置,晚上我请客!”副导演垫着脚,拍拍贺琦年的肩膀,“你可别不好意思啊,我好几个朋友都爱看田径赛。”



       “倒不是不好意思,今天家里还有事情,得早点赶回去。”贺琦年说。



       副导演问:“家里什么好事情啊?”



       “也没什么,”贺琦年抓抓脑袋,“我老婆一个人在家吃饭会很无聊,我得回去陪他,本来我们一起相处的时间就不够……”



       年少不知羞,毫不避讳地把自己的想法秃噜了出来,一盆狗粮把常年在外打拼的中年男人噎死了。



       这就好比一个成年人听见幼儿园小朋友说,我喜欢谁谁谁,想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



       觉得特别稚嫩,可又羡慕他们这个年纪的单纯直率。



       “成成成,那你赶紧回家陪老婆吧。”



       “谢谢导演!”



       贺琦年连蹦带跳地下楼梯,听见导演在后边喊,“怎么不坐电梯啊?”



       楼下传来了清亮的嗓音:“电梯还没我跑得快!”



       落日西沉,将天边的云层染成了渐变的颜色,像是一幅巨型油画,天热,小区的蝉鸣有些聒噪,偶尔送来几声猫叫,不知道是野猫还是家猫。



       盛星河推开厨房的窗户透气。



       今天是贺琦年生日,他准备倒腾一桌饭菜,特意下了个APP学做菜,结果一道糖醋里脊差点儿把家里给点着了。



       事情非常简单,他正在厨房做菜,接到了边教练的电话,要找份资料,他就上楼开机翻资料去了。



       半小时后,锅里的水烧干了,肉和锅成功连体,怎么铲都铲不下来,他一用力,锅子就穿了。



       厨房客厅都弥漫着一股火灾现场的味道。



       “我的妈呀。”贺琦年在门外就被这股异味给呛到了,着急忙慌地开锁进门,看到盛星河还活着,松了口大气。



       他迷茫地走向厨房,“你在干嘛啊?室内烧烤吗?”



       盛星河横了他一眼:“我在弄糖醋里脊。”



       贺琦年只看到一口破了洞的锅子,拎起来,透过那个大洞望向盛星河:“那么请问里脊呢?”



       盛星河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锅子,扔进垃圾桶:“你们家的锅子质量也太差了,铲一下就破了,里脊全漏了。”



       贺琦年笑得不行:“还有肉吗?我来弄吧。”



       盛星河求之不得,把围巾摘下往贺琦年脖子里一套,绕到身后系上一个蝴蝶结:“肉都在冰箱里。”



       落日的余晖铺洒在餐桌上,角度一点点倾斜,减淡,最后落到地上,消失不见。



       夏日的天色暗得特别快,等贺琦年的几道菜弄完,天已经完全黑了。



       四菜一汤,数量不多,但胜在量大,贺琦年家的餐盘顶的上盛星河两张脸那么大,盛汤用的瓷碗可以用来洗脸甚至养鱼。



       佳肴上桌,盛星河从冰箱里抽出一个淡粉色的蛋糕盒。



       他剪断绸缎,揭开盖子,贺琦年把脖子伸得老长。



       里面是一只造型精致的小蛋糕,一股奶香扑面而来,蛋糕以白色为主色,中央用巧克力酱勾出了一幅简笔画。



       骄阳,横杆,垫子,还有手牵手的两个小人。



       粗糙的画工,一看就是出自盛星河之手。



       小人的衣服上还分别画着两字母,“QN”“XH”。



       “我明明比你高六公分呢,”贺琦年戳着蛋糕上的两个小人,“为什么你把你自己的腿画那么长?”



       盛星河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是我画的?”



       贺琦年老实道:“因为丑。”



       盛星河“呿”了一声,“我画得可用心了,还特意打了好几通草稿才敢下手。”



       “看出来了,”贺琦年用筷尖戳着小人的裤子,点评道,“你的屁股应该再翘一点的,没这么平。”



       “靠。”盛星河乐了。



       正式吃晚餐之前,贺琦年说有礼物要送。



       盛星河说:“我还没碰到寿星给别人送礼物的呢。”



       贺琦年一边翻着背包一边说:“你现在碰到了。”



       盛星河偷尝了两片里脊,抬眸,看见他手上捏着个十分眼熟的小铁盒。



       “这玩意儿你上哪儿弄来的啊?”盛星河问。



       贺琦年:“你猜!”



       盛星河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那盒子,越看越眼熟:“你怎么找到的?”



       “上回给你整理行李箱时无意间发现的,”贺琦年重新入座,身子微微前倾,“我能打听打听,里面是什么宝贝吗?”



       盛星河咬住筷尖,没好意思回答,但他看着贺琦年这副孔雀开屏的样子就知道已经偷摸着开过了。



       “也不算宝贝吧,就没来得及扔掉的垃圾。”



       “那我帮你扔掉啦?”贺琦年作势抬手,盛星河“欸”了一声。



       贺琦年知道他脸皮薄,多余的话没说,只是将盒子打开,握住那朵玫瑰花:“我给你变样好东西。”



       恍惚间,盛星河仿佛看见了好几年前的那个小朋友。



       如今,他变得更加自信、强大、英俊、靠谱,围绕在他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但那颗心还是和以前一样。



       贺琦年握拳,将手伸向桌面的另一端:“宝贝,来,吹口仙气儿。”



       盛星河笑着吹了一口,双掌包住他的拳头:“你要怎么变?”



       “你打开看看啊。”贺琦年挑了挑眉。



       盛星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试着掰开他的手指,贺琦年握拳的右手翻了个面,手指向上,缓缓展开。



       掌心中央躺着的不是玫瑰,而是闪着光亮的对戒。



       盛星河咬住下唇,以防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浮现在脸上,但基本没用,嘴角翘起的弧度越来越明显,最后收不住了。



       “你把我玫瑰花变哪里去了?”



       贺琦年愣住:“这是重点吗?”



       盛星河:“怎么不是重点了,那可是你给我叠的定情信物。”



       “已经被我吃了。”



       贺琦年握着对戒站起身,走到盛星河边上,右膝缓缓跪下,“现在有新的信物了。”



       饶是相处了这么多年,真到这种环节还是十分紧张,客厅的空调打得很低,但贺琦年的掌心却开始冒汗。



       “盛星河……”他赧然抬眸,“那个,你愿意……”



       话到这里,卡了壳。



       你愿意嫁给我吗?



       不对。



       你愿意娶我吗?



       那就更不对了!



       昨晚怎么想的来着?



       盛星河一脸迷惑地瞅着他,贺琦年就更紧张了,他想说你愿意跟我好一辈子吗,但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你跟我睡一辈子吗?”



       “卧槽!”盛星河没绷住,在如此严肃的时刻大笑出声,“贺琦年,你他妈怎么这么好色?”



       “我……”贺琦年小脸辣红,不管不顾地喊了一嗓子,“那你愿不愿意嘛!”



       盛星河笑趴在桌面上,右手缓缓地伸了出去,贺琦年嘿嘿一笑,捏住他的无名指,颇有仪式感地将戒指套进去。



       “你也帮我戴一下。”贺琦年将左手抬到空中。



       盛星河捏着那枚戒指的时候才留意到内圈还刻有自己的生日。



       戒指越过微微突起的骨节,卡入无名指的尾端,尺寸正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贺琦年忽然握住了他的手:“我以前都不敢想象会有这一天。”



       盛星河垂眸看他:“我也没有想过。”



       “今后的路,不管有多难,我都会陪着你一起走,所以你不用害怕,我还有很多梦想,希望你能陪我慢慢实现。”



       “那肯定啊,”盛星河鼻尖酸酸的,担心热泪挤出眼眶,眨了两下,瞳孔却越来越红,“我也有好多心愿还没实现。”



       贺琦年笑着起身,拆开塑料袋,将蜡烛点燃,“那我的愿望借给你,你先许我再许。”



       盛星河第一次无比虔诚地合掌:“希望下一次比赛能拿冠军!”



       愿望撞了!



       贺琦年一拍桌子,笃定道:“那我愿望就是压冠军!”



       “喂!”盛星河在桌底下踹了他一脚,此起彼伏的笑声传出屋外,盖过了没完没了的蝉鸣。



       落在窗台上的两只小麻雀向着远方的星光振翅高飞。



       贺琦年撕开藏在蛋糕盒内的一枚淡色信封,里面是一张小小的贺卡。



       追梦的路那么远、那么难、那么累,但是有了你的出现,就连最痛苦的那段记忆也只剩下美好的画面,谢谢你来到我的世界。



       生日快乐!



       我爱你!



       ——盛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