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贺琦年凑近了,坐在一只小矮凳上,不打游戏,也不刷微博,眼神直愣愣地盯着盛星河后背的皮肤,那两片微微突起的肩胛。



       仿佛是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看见了有趣的事物,专注的视线里再无其他。



       针尖顺着翅膀的雏形走动,流出的颜色染上皮肤,由深到浅一点点勾画,羽毛显得更为生动立体。



       刚开始疼得咬牙,但越往后,神经系统的反应似乎越来越迟钝,两片肩胛骨跟打了麻醉似的。



       凌晨两点半,文身工作还只进行到一半,贺琦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尾微红,瞳孔在灯光下闪着一丝光亮。



       “困了就早点回去休息。”盛星河说。



       “我不要,”贺琦年固执道,“我在这儿陪你。”说完又打了个哈欠。



       这个点,整座城市都很安静,只剩下机器嗡嗡的声响。



       贺琦年翻开茶几上厚重的图案画册,每一种图腾边都有详细的介绍和象征的东西,各种外文边上也配有对应的翻译。



       Du bist mein augenstern.



       你是我眼中的耀眼星辰。

http://m.soduso,cc首发

       一串精心设计过的花体德文,形态并不复杂,字母微微倾斜,首尾连笔的部分接得十分流畅,看着赏心悦目。



       “这玩意儿文一下要多久?”贺琦年指着那串德文问。



       房间里另外三个男人的视线同时投过去。



       老板说:“这简单,你要文吗?我一小时之内帮你搞定。”



       贺琦年几乎没犹豫地答应了,盛星河看见那行翻译,寓意不言而明,心尖都被泡软了。



       他暗自高兴了一会,抬眸问:“你不是怕疼吗?”



       贺琦年利落地接上:“你不说还没那个疼吗?”



       文身师傅好奇道:“哪个啊?”



       盛星河呛了一口,皮肤烫得几乎要烧起来了。



       贺琦年欲盖弥彰:“你不懂的!”



       老板撸起袖子,亲自上阵,准备工作十分钟,然后问贺琦年准备文哪儿。



       盛星河说:“屁股吧,那儿肉多,不疼。”



       贺琦年“呿”了一声:“屁股那么隐私的部位能给人随便看吗?”



       盛星河笑得埋进臂弯。



       贺琦年一开始说要文手腕上,但一想,这地方太容易被镜头拍到,就改文到胸口,心脏的位置。



       待针尖刺入皮肤,房间里回荡着某人凄厉的哀嚎:“盛星河你这个骗子!”



       太太太太他妈疼了啊!



       等翅膀的颜色全部上完,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贺琦年缩在角落的沙发上睡着了,阳光从窗帘缝里流入,覆在他的皮肤上。



       文身师傅收拾完工具,伸着懒腰下楼了,盛星河起身穿好衣服,脚步轻快地走到沙发边。



       贺琦年睡得正熟,多大动静都没闹醒他。



       他睡觉的姿势看起来特别没有安全感,双臂交叠,搭在胸口位置,整个身体呈蜷缩的状,像是婴儿的睡相。



       盛星河探出食指,轻轻地勾住他的衣领,向外一扯,视线挤进那片不见光的隐秘区域。



       粉粉嫩嫩的小太阳边上,多了  串漂亮的德文,字母边缘缀了几颗大小不一的星星。



       啊。



       想亲一口。



       “偷看我。”贺琦年一睁眼就笑了,眼中噙满了宠溺,“好不好看?”



       盛星河点点头:“好看,我特别喜欢。”



       贺琦年腰腹一用力,猛地从沙发上竖起来:“那你的呢,让我看看。”



       盛星河在他眉骨上亲了一口:“回去再慢慢欣赏吧。”



       回来时路过超市,买了点面包和蔬菜,贺琦年准备做三明治,再打点牛奶米糊。



       一进客厅,贺琦年就迫不及待地撩起盛星河的衣服看。



       图案搬到皮肤上,比在画册上看到的更为立体真实。



       为了防止组织积液风干过快,文身师在盛星河身上裹了层保鲜膜。



       “疼不疼啊?”贺琦年再次关心道。



       盛星河嘴角勾着:“你不动手就不疼。”



       贺琦年轻哼一声,转进厨房倒腾早点去了。



       破壁机的动静太大,盛星河拿着牙刷上二楼洗漱,顺便冲了个澡,文身的师傅说隔三到四小时可以冲洗,他掐着时间,扯下那层保鲜膜,钻进淋浴房。



       浴室的椅子上堆着贺琦年攒了好几天的脏衣服,比赛期间住酒店,嫌人家酒店的洗衣机太脏不敢用,自己又懒得手洗,就这么攒了好几天。



       还好这阵天气不热,不然都捂臭了。



       盛星河一件一件地拎起来检查裤兜,确定没东西后一起扔进洗衣机。



       贺琦年这个人还比较讲究,内裤袜子都得单洗,用手搓,盛星河生平第一次给人洗内裤,羞耻中夹杂着几分窃喜。



       毕竟这玩意儿算是最贴身最隐私的物件了,别人连看都看不着。



       只有他知道贺琦年每天会穿什么颜色的,尺寸多少号。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病,洗条内裤都忍不住乐呵,不知道之前贺琦年替他洗内裤时,脑子里在想什么。



       “老婆!”楼下的人喊了一声,“你牙刷好了没有!帮我出去买瓶沙拉酱!”



       “早就刷好了!”盛星河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个称呼,在楼上嚷嚷,“在给你洗内裤!你再等等!”



       “啊!”贺琦年很意外的样子,“你放着就好了嘛!”



       盛星河怕惊扰到楼上的住户,没再陪他瞎嚷嚷,快速搓完拧干晾上阳台的衣架,在这间隙,贺琦年已经小跑出门买好沙拉酱了。



       厨房离落地窗很近,漫天的阳光照射/进来,屋里的温度都随之升高。



       盛星河下楼,见到的是贺琦年宽大的背影,他杵在水池边洗着什么东西,水流声哗啦啦的。



       这场景令盛星河怔愣了数秒,充沛的阳光、温暖的客厅、活力四射的小男友、还有米糊浓郁的香气……



       可不就是家的味道么。



       温馨、治愈,每次一靠近,神经都自动舒缓下来。



       盛星河脚步放轻,一点一点地靠近,贺琦年这会正聚精会神地煎鸡蛋,完全没注意到他。



       墙上的油烟机上闪现一道人影,贺琦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随即,前胸贴上后背,被人从身后环住了。



       他低下头,一双手臂缠绕在小腹,大概是刚搓完东西的缘故,盛星河手上的皮肤看起来比平常要白一些,指甲修得平整干净,透着淡淡的,健康的粉。



       “好香啊……”盛星河的下巴垫在他的肩上,双臂收紧,明显感觉对方的动作顿了顿。



       贺琦年拧过脑袋瞅了他一眼:“什么香?我内裤香?”



       盛星河埋在他肩上闷声发笑,还往人锁骨上咬了一口:“米糊好香。”



       贺琦年将鸡蛋翻了个面,然后拿筷子轻轻戳了一下,琢磨着有七八分熟就盛进餐盘。



       他老婆动手能力不行,嘴巴倒挑得很,不爱吃全熟蛋,嫌干巴。



       贺琦年转身去洗西红柿,盛星河黏唧唧地贴上去,湿软的舌尖在他耳垂上勾了勾。



       贺琦年的喉结上下滚动,沾了水的手指往盛星河脑门上弹:“你别撩拨我啊,不然我在这儿就把你就地正法了信不信?”



       盛星河抿着唇,耳朵蹭耳朵:“我不信。”



       他是真的不相信贺琦年对着一堆即将出锅的早餐还能把他怎么着。



       可毕竟小狼爱吃肉。



       贺琦年扔下手里的番茄,关了水咀,双手用力地甩了两下。



       盛星河死死地将人抵在水池边不让转身。



       两人都憋着一股蛮劲,贺琦年的大腿卡在边沿,磨得生疼,反手往身后那人腰间掐了一把,盛星河身子一软,扣紧的手臂立马就松了。



       贺琦年一转身,接连挠他,盛星河仰天大笑,身子跟团烂泥巴似的滑向地面。



       求饶没用,只会让攻势越演越烈。



       贺琦年顺势卡在他的胳膊窝,将人从地上一把捞起抗在肩上,健步如飞地朝二楼奔去。



       盛星河的胳膊半垂着,拍打他的后背:“勒得我肋骨疼,赶紧放我下来。”



       “晚了。”贺琦年一把圈住那两条挣扎的大腿,单手推开房门。



       要是换成平常肯定是一把摔进被窝,但考虑到盛星河后背的文身可能会疼,动作轻轻的。



       盛星河被放下,推倒,后背陷进深色的被子里,一缕阳光从窗帘里漏进来,打在脸上,能清晰地看见他泛红的耳廓,像是被热水浸泡过后的颜色。



       贺琦年俯身,双掌撑在他身躯的两侧,静静地看他,像是打量一尊艺术雕像,视线从眉心滑向鼻梁、唇缝、下巴、喉结,最后再是绞在一起的两根食指。



       “你笑什么?”盛星河问。



       贺琦年将他的手指攥在掌心里,揉搓两下,又拎到唇边亲了亲:“又不是第一次,你还会紧张吗?”



       盛星河没好意思承认自己心率都过百了,扯开话题:“你不饿吗?”



       贺琦年挑了挑眉:“这不是正准备就餐么。”



       盛星河的后背在被子里磨蹭,右腿踩在床沿上,一点一点地挪出被贺琦年的禁锢区域。他蹭出几公分,贺琦年就跪着追上几公分,直到脑袋撞到床头,“咚”地一声。



       贺琦年垂眸笑了起来:“你能跑哪儿去?”



       盛星河眨了眨眼睛,噘起嘴,小声嘟囔:“你不饿,我还饿着呢。”



       贺琦年的手肘一松,上身贴着盛星河的胸膛,勾人的低音炮在人耳畔缭绕:“那我喂你。”



       声音挺轻,气息也柔,像是羽毛刮过皮肤。



       “靠!”盛星河赧然闷笑,“贺琦年你真变态,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做都做了,还有什么说不出来的?”贺琦年跪坐在他胯骨,抬手脱了衣服,露出那一排清晰的文身,再次俯身。



       湿软的舌尖扫过唇缝。



       盛星河被他掐得闷哼一声,想躲又没地方躲,只能以同样的方式报复。



       胳膊不小心压到了遥控器,窗帘自动向两侧滑动,大片的阳光铺洒进来,房间彻底亮了。



       汗水滚落,滑入睫毛的缝隙,贺琦年顾不上擦,只是眨了眨眼睛。他望着盛星河背后那对黑色羽翼,随着肩胛的起伏不动晃动,朦朦胧胧间,真的像要飞起来一样,



       盛星河不住地冒汗,手指胡乱地揪着床单,将它揪成一团盛放的花,青色的血管几乎撑到爆裂,在阳光下异常抢眼。



       贺琦年的眼神注意到了,握住他微微颤动的骨节,指尖挤进指缝,交扣,攥紧。



       汗水一滴又一滴地滑落、绽开……



       落在房间的阳光逐渐变了方位,晒得人睁不开眼。



       “哥……”贺琦年的额头抵在盛星河的胸口,能听见剧烈蓬勃的心跳声。



       盛星河低头蹭着他的头发,双臂绕过他的脖颈,很轻地应了一声,然后笑了:“我知道你爱我。”



       要说的话被抢了,贺琦年也笑了笑:“以后只会越来越爱。”



       “就会花言巧语,”盛星河说,“我跳不动了,退役了,老了呢?”



       “我跟你又差不了几岁,”贺琦年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我离不开你,我想抱着你,也想被你抱着。”



       开荤的猛虎到底还是刹不住车,非得将人弄到不省人事才甘心。



       盛星河后来没有洗澡,也没有穿衣服,整个人蜷缩在乱成一团的被子里,也不愿意动弹。



       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了,灵魂都要飘了。



       他心想:这还不如在基地训练呢,还省力一些。



       贺琦年从楼下端了米糊和三明治上来,滚烫的米糊已经彻底凉了,好在味道没有太大的变化。



       盛星河仗着有人宠,宁可端着手机看视频也不肯动手,等人一口一口喂进嘴里,嚼巴嚼巴还提出苛刻建议:“沙拉酱放少了,都没味道。”



       腾腾腾,一串脚步声从二楼蹿向一楼,贺琦年走路裹着风,走廊上的绿萝叶都颤了颤。



       两个三明治啃完,盛星河又嘟囔:“我有点想吃草莓。”



       “车厘子行不行?”贺琦年想起来昨晚买的水果还没开封,“我去给你洗,草莓我下次给你买!”



       盛星河勉为其难地努努嘴:“那好吧。”



       贺琦年被使唤来使唤去没个消停,累得像条狗,却甘之如饴。



       这次的休假只有两天,太短,没法出去旅游,两人在家附近遛了遛,运动员的约会流程十分健康,跑步、爬山、上公园玩花式跳绳,静下来和公园老大爷玩几盘象棋。



       晚上窝房间看电影。



       刚洗过澡,浑身软趴趴的,贺琦年攥着盛星河的脚丫子替他剪指甲,床单上垫着本没用的旧杂志。



       “咔”一下,剪得太多了,盛星河“嘶”了一声,差点儿往人脸上踹过去,“轻点行不行?肉都被你给剪没了!”



       贺琦年捏着他的小脚趾,搁到自己的膝盖上,还没开始动手,盛星河猛地一抬脚,脚底板跟贺琦年的嘴唇来了个亲密接触。



       “哎!”贺琦年往后一仰,伸手握住他脚踝,“你这么踢我有什么好处啊,一会我还要亲你。”



       盛星河扯过被子遮住半张脸:“我不跟你亲了。”



       这不说还好,一说贺琦年立马就来劲了,把指甲钳往杂志上一放,撑在他大腿的两侧飞快地爬到床头,伸手扯了一下被子,没扯下来,只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后脑勺和几根手指。



       两人又开始较劲。



       贺琦年从侧方钻进被子,挠他痒痒,盛星河身子一软,笑到崩溃,不得不把脑袋探出了吸氧,断断续续地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踹你了。”



       贺琦年掐着他的下巴,狠狠地在他嘴唇上嘬了一口,“还闹吗?”



       盛星河晃晃脑袋:“今天不闹了,下次再闹。”



       笑声逐渐被电视声掩盖,贺琦年继续替他剪指甲:“要是将来你退役了,要留在这边工作吗,还是去学校带队?”



       盛星河想了想:“留在这边的可能性大一些,怎么,你怕跟我异地恋啊?”



       “那肯定啊!”贺琦年撩起眼皮瞅他,“我想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你,每天临睡前还能抱着你。”



       贺琦年说话一向直白,盛星河老脸一红,绷不住就开黄腔:“每天?你想是累死我吧?”



       贺琦年垂着脑袋咯咯傻乐。



       “接下来还有巡回赛,你得悠着点,网上都说了,过渡纵/欲容易肾虚,影响比赛发挥。”盛星河一本正经地说道。



       贺琦年捏着他的脚掌,往下滑,碰到了敏感的部位:“那你觉得我虚吗?”



       “操!”盛星河跟受惊了的猫咪一样,迅速弹开,“你上辈子是颗伟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