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秦鹤轩的表情解冻之后开始解释:“我真的没想过害你,那次完全是个意外,你先把我的水给拿走了,我想偷偷换掉来着,可你都喝一大半了。我那时候是鬼迷心窍了……”



       其实盛星河记不起事发当天的详细经过,他脑海中最深刻的就是有人通知他尿检结果为阳性,整个人完全懵了。



       秦鹤轩说的那些细节他回忆不起来,所以究竟是他自己拿错还是秦鹤轩故意调换真的无从考究,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秦鹤轩在两年前就买过药了。



       可怕的是,自己还一直拿他当兄弟。



       盛星河内心的震怒难以平复,血气直冲天灵盖,气得浑身发抖,怎么压都压不下去。



       那心情犹如知道自己老婆跟好兄弟睡了,那兄弟还说,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没看好你老婆。



       盛星河几乎把前二十七年学到的脏话都用在今天了,最后还是憋不过去,上手开打。



       秦鹤轩一点都不敢还手,肚子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两拳,差点吐了。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盛星河的拳头也红了。



       见他停下,秦鹤轩低头说:“你打吧,我承认我很对不起你,随你打,打到你满意为止。”



       盛星河:“我还嫌脏了我的手呢。”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秦鹤轩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把盛星河给看愣了,随即,又是响亮的一巴掌。



       “我对不起你!当时是我怕事不敢承认,也不想咱两的关系就这么毁了。”



       盛星河别开脸:“谁他妈跟你有关系了。”



       又是一个利落的巴掌,秦鹤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了。



       “你知道我最讨厌哪种人吗?”盛星河问。



       秦鹤轩看着他,挺有自知之明地接了一句:“我这种。”



       “我讨厌不守规则的人,”盛星河说,“这世上谁不想赢,可要赢也要赢得干干净净,一旦规则被打破了,比赛就失去了意义。”



       “可如果不被发现呢?”秦鹤轩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似的盯着他,“在一款新药还没有被明令禁止的时候它就不算禁药,你怎么知道赛场上的其他选手没有用呢?这对于我们来说公平吗?”



       盛星河的瞳孔倏然放大,怔住了:“你的想法也太荒谬了!在知道是兴奋药物的情况下主动去服用就已经错了还找理由给自己开脱?”



       “到底是我荒谬还是你天真?”秦鹤轩眼底赤红,低吼道,“你真的以为只要你付出时间付出精力就一定会有回报吗?有些事情是天注定的!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你跳了这么多年,如果不是上次误服了药,2米31的坎你过得去吗?”



       从秦鹤轩口中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化成了锋利的刀尖,扎向盛星河的胸口。



       他确实跳不过去,未来也不知道能不能跳过去。



       无奈和恼火并存,不过他恼的并不是自己跳不过去,而是秦鹤轩这早已扭曲的三观。



       盛星河胸腔发热,气急败坏地点了点他的胸口:“要清醒的人是你!我有我的目标和理想,就算一辈子跳过不去我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去赢一枚没有意义的奖牌!”



       “可对我而言,对整个跳高队而言,这一步迈出去,意义重大。”



       “你之前也用药了?”盛星河拧着眉毛,狐疑道。



       “没有,”秦鹤轩坦白承认,“但我想进今年的世锦赛,我已经错过四次了,真的不想,也不能再等了。”



       盛星河完全理解他的无奈和无法突破极限的痛苦,他转换了一个思路,继续劝说:“那这个药你连试都没试过,就确定不会被发现吗?一旦被发现可就是四年的禁赛令。”



       秦鹤轩沉默了数秒:“被抽查的几率很低的。”



       大赛上规定破记录者必须要经过兴奋剂检测,其他是抽查,跳高这个项目被抽检的几率是非常非常低的,只有像径赛、举重、游泳这类项目特别多。



       当年盛星河是唯一一个被抽查到的跳高运动员,要怪只能怪他太不走运。



       更何况卖家说这是新药,就算是被抽检,也未必会被抽查出来,秦鹤轩决定破釜沉舟地试一试。



       万一成功了呢。



       在男子跳高这个项目上,中国队已经有几十年没有人冲进决赛了,一旦这个时候有人拿块世锦赛的奖牌,势必会大火,这背后带出来的商业价值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概括的。



       就算将来要退役,也有更宽的路可以走,娱乐圈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秦鹤轩是这么想的。



       因为他之前听朋友说,那些有点小名气的运动员随随便便一个代言,上个综艺就顶得上普通人好几年甚至大半辈子的收入。



       就算败了,他也认了,总比没有尝试就退役得好。



       当然,这些他没有明确地表露出来,还想拉盛星河一起下水。



       他现在就像是一个上了牌桌的赌徒,在他眼中,利益无限放大,后果无限缩小。



       秦鹤轩捏了捏盛星河的肩膀,压低声音:“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试试看?”他的眼神就像是一个诱惑别人上钩的瘾君子,“你很快也要退役了吧,退役之前就不想……”



       “你的真是无药可救了!”盛星河怒吼。



       他原本还打算念在这几年兄弟情分放过秦鹤轩一马,只要他肯悔改就不把两年前的事情捅出来,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盛星河攥着手机,转身往门口走去:“这件事我是不会帮你隐瞒的。”



       秦鹤轩盯着他的后脑勺说:“那我也不会帮你隐瞒的。”



       盛星河回过头,冷哼道:“我不需要你帮我隐瞒什么。”



       “是吗?你确定吗?”秦鹤轩问。



       盛星河不明所以地皱了皱眉,拄着拐杖往外走,秦鹤轩提示道:“比方说你和贺琦年的关系。”



       盛星河怔住,再次回头:“你瞎说什么?”



       “是不是瞎说你自己心里明白,”秦鹤轩说,“我劝你想想清楚再决定要不要去举报我。”



       “你还想诬陷我?”盛星河冷笑了一声,“那你说,我跟贺琦年什么关系?”



       秦鹤轩:“不被允许的关系。”



       “有病。”



       盛星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秦鹤轩房间的,按道理说自己手上拿着秦鹤轩两份罪证,胜券在握,但又有种被冰冷的枪口顶着的感觉。



       左手握着真相,右手握着前途。



       二选其一,难以抉择。



       “你是不是傻啊哥?”贺琦年在听完他的一番倾诉后,拍着大腿,有股破罐子破摔的味道,“你让他爆啊,咱们死不承认不就好了,他害你白白禁赛一年半,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疼啊?”



       忘了疼倒不至于,只是这一年半都已经熬过去了,秦鹤轩就算被终身禁赛也于事无补,无非就是为了争口气,还边教练一个清白。



       谈恋爱被曝光这事儿可大可小,他目前也不知道秦鹤轩手上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应该不会有吧?



       难道就凭两根差不多的细绳?还是说长得差不多的保温杯?



       这些东西又怎么能证明他们在谈恋爱。



       莫非就是个空城计吓唬吓唬他?



       盛星河仰面朝天瘫在床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只想简简单单地跳个高,安安稳稳地谈个地下恋怎么就碰上这么多事!



       真他妈烦人。



       “你别叹气嘛,办法总归是有的,他不是想举报咱两谈恋爱吗?那要是我有女朋友呢?”贺琦年说。



       盛星河仰起脖子:“什么意思啊?”



       “炒绯闻啊!多简单的事情!我联系我妈,随便找个女艺人牵个手,还能顺带帮电视剧拉一波热度,标题我都想好了,某某某酒店密会小鲜肉,怎么样?”



       盛星河一脸嫌弃:“酒店密会,美不死你,你是不是就想跟漂亮女艺人手牵手?”



       贺琦年刚想说你怎么老偏离重点,转念一想,盛星河这是吃醋了,心里美滋滋的。



       “你放心吧,女的脱光了躺我边上我都不会有兴趣的,”他说着就上手摸了摸盛星河的大腿内侧,“我就馋你这样的,干起来比较带劲。”



       “操,”盛星河的整张脸瞬间红成了天边的晚霞,手心也冒出了汗,半响才缓过劲来,“炒绯闻太影响你的形象了,你才几岁啊,就密会,还酒店,太不健康,你现在是国家队运动员好不好,形象都得是正面的。”



       贺琦年趴在他身上,像只大型犬似的蹭了蹭他下巴:“那你说怎么弄?手牵手遛狗?还是逛迪士尼?”



       “迪士尼吧,比较符合你的年纪。”盛星河说。



       “迪士尼就正面了啊?”贺琦年一翻身,呈大字型躺在床上,“我就搞不懂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凭啥别人能上床我们就得躲躲藏藏。”



       盛星河拧过头看他:“你就那么想跟人酒店密会?”



       贺琦年急了,抬头嚷嚷道:“什么呀!我是说我跟你!”



       盛星河重新品味了一下贺琦年刚才说的话,再次脸红如麻小:“你思想不健康!小小年纪你就不健康!”



       贺琦年抱住他拱了拱,又开始挠痒痒,“我就不健康了,你拿我怎么着?”



       “哎哎哎,别闹!”盛星河拍了拍他后背,“石膏要裂了。”



       贺琦年在他脑门上亲了一口。



       之后,盛星河打电话给边教练说起了秦鹤轩的事情。



       边瀚林沉默了好一会,似乎是不敢相信:“他真买药了啊?”



       “嗯,”盛星河实话实说,“他本打算在世锦赛上用的,但是那瓶水被我喝了。”



       边瀚林:“我没想到他会走这条歪路。”



       盛星河虽然意外,但也理解秦鹤轩想要突破的那种心情,没有人不想在大赛上夺冠。



       有句名言是这么说的——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这道理其实还挺通用。



       人的欲望永远在膨胀,如果真能保证百分百不被发现,估计会有不少人选择搏一搏。



       这就是良知与贪婪之间的博弈,很多选择都在人的一念之间。



       “我来打电话跟他沟通一下吧。”边瀚林说。



       盛星河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下午训练时,秦鹤轩还是和往常一样,完全不像是买药被发现的样子,盛星河还是挺佩服他的,如果是自己买药被发现,早就摸不着北了。



       秦鹤轩似乎是笃定了他不会举报。



       盛星河确实没有向上举报,但贺琦年属于沉不住气的类型,挣扎过后,把录音和购买禁药的证据都交给了林建洲、



       很快,秦鹤轩就被队里的领导给叫走了。



       傍晚,有领导到秦鹤轩的寝室搜走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经过一番查证对质之后,秦鹤轩无话可说,主动提出退出比赛,还扬言要退出田径队。



       这些都不算什么,令盛星河比较意外的是一通异地电话——来自秦鹤轩的父母。



       盛星河在赛场上见过秦鹤轩的父母,老两口年纪比较大,不知道是做什么工作的,皮肤晒得黝黑,特意从外地老家赶过来看儿子比赛。



       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这对父母对儿子的溺爱。



       “小盛,叔叔阿姨在这里恳请你放过他这一次,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他知道错了,也不敢再犯,边教练也已经原谅他了。”



       秦母说到这里,泣不成声,“求求你原谅我们轩轩,你们是一起进国家队的,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他亏欠你的,我们会尽量地弥补,求求你了,阿姨真的求求你……饶过他这一次。”



       盛星河从小没有爸妈,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被父母护着的心情,但听到电话那端的哭声,眼眶微微泛红,百感交集。



       除了憋屈、疲惫、无奈还有一丝怜悯。



       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的真实心境,所以还在拼命维护。



       秦鹤轩的父亲放低姿态,试探性地开出了诱人的条件。



       六万封口费。



       希望盛星河不要把这件事情散播出去,让自己的儿子能够顺顺利利地退役。



       盛星河开着扬声器,贺琦年也在边上听着,自己的男朋友被人诬陷还不能澄清,气得他气血逆流。



       “差你那六万块钱?你们就光顾着自己儿子的名誉,想过别人这一年半是怎么过的吗?别卖惨了,你儿子错了就是错了!凭什么让别人顶罪?”



       “小盛?你是小盛吗?”



       “是我,”盛星河凑过去,“刚才那个是我朋友,我也在听。”



       秦鹤轩的母亲声音发颤,“阿姨真的求你了,这个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能少伤害一个就少伤害一个可以吗?”



       “不好意思!不行!”贺琦年指尖果断地一戳,替盛星河挂断了电话。



       盛星河有些茫然:“是不是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你傻了吧哥?”贺琦年瞪大了眼睛,试图去晃醒他,“别听两句软话就心软成不?犯错的人是秦鹤轩啊!跟你有什么关系?要近什么人情?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盛星河看着他,指尖摩挲着暗掉的手机屏幕。



       听见老两口的声音心软是真的,这两年来心里的那口气一直咽不下去也是真的,内心非常矛盾,这时候,他需要一个人坚定地告诉他,你是对的,不用怀疑,不要动摇。



       而贺琦年是完全站在了盛星河的立场在看待这件事情,所有会伤害到盛星河利益的人就都是敌人,就算哭得再可怜在他眼里那也就是卖可怜的白骨精。



       “你脾气可真大。”盛星河捏了捏贺琦年的脸。



       贺琦年撇了撇嘴:“我只是看不过去,脾气好永远会被欺负,永远要忍让,凭什么?你不想当坏人那我来当好了,我说了我会保护你的,出了事儿我担着,你放心好了!”



       “我会保护你”这种话听着还挺肉麻,但肉麻中又带着几分少年人特有的真挚。



       按社会人士的角度来看,为人处世不够圆滑,不计后果,迟早是要挨现实毒打的,但如果换一种角度来看,现在的他很单纯、很勇敢、很倔强,能够为了所爱之人,义无反顾。



       盛星河看着贺琦年,感觉他浑身上下都冒着一股傻气,但是又有点帅。



       不不不,是很帅。



       他勾住贺琦年的脖子,往身前一带,亲吻了一下他的眉心,又碰了碰嘴唇。



       下一秒,嘴唇被人咬住。



       分开时又 红又 肿,跟吃了顿重庆火锅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