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贺琦年回学校没几天,就收到了一个重磅通知——国家队问学校要人了。



       在回学校之前,盛星河就预测过一个月内一定会有国家队的教练联系到他们学校,因为他当年是在跳过2米23这个高度后被国家队要走的。



       一切早有预料,但没想到好事儿来得这么快。



       孙主任推了推厚重的眼镜片说:“你要不先跟家里人商量一下,看他们同不同意,同意的话学校就要把你的资料转过去了。”



       贺琦年激动得热泪盈眶:“不用问了!他们都同意!”



       “进国家队可是大事儿不能儿戏。”孙主任说。



       贺琦年哎了一声,“您放心吧,我家里人真的都同意,之前已经商量过了,转进国家队都需要哪些资料?我现在就准备!”



       孙主任:“瞧把你给急的。”



       贺琦年嘿嘿一笑:“那边应该都有宿舍的吧,跳高队的都住一起吗?”



       “宿舍都是分配好的,一人一间,但至于跟不跟跳高队住一栋楼我倒是不清楚了,”孙主任很敏感地问道,“你是不是要找谁啊?”



       贺琦年大方道:“找盛教练啊,那里面我就认识他一个,要是能住一起还能互相有个照应。”

一秒记住m.soduso.cc

       孙主任笑着点点头:“那我这先预祝你们都能拿到好成绩。”



       贺琦年:“保证拼尽全力,争取给学校争光。”



       而与此同时,田径基地的宿舍楼里,有人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你感冒了?”林建洲坐在床沿边,从盒子里翻出好几条肌内效裁剪成不同的长度,“这几天温差太大,你出门注意着点,马上钻石联赛了,一感冒你整个人状态就不好了。”



       盛星河心说其实不感冒状态也不怎么样,这阵他一直受腿伤困扰,连日常训练都没法全额完成。



       膝盖和足跟都有不同程度的刺痛感,练多了就跟踩在指压板上似的,苦不堪言,只能靠药物和理疗按摩缓解一下疼痛。



       今天天气不好,窗外的天灰蒙蒙的,云层很厚,不像要下雨,但就是没有阳光。



       盛星河很讨厌这样的天气,比下雨天更讨厌,他喜欢阳光,喜欢炽热的赛道。



       “教练。”



       “嗯?”



       “算了。”盛星河往床上一倒,长叹了口气。



       “有事儿就说出来啊,别闷在心里,说不定我能替你解解困惑呢。”林建洲扫了他一眼。



       “您当年是几岁退役的?”盛星河问。



       “二十九。”



       “为什么,受伤还是?”



       “因素很多,首先是家里面的经济负担特别大,我们那会比赛又拿不到几个钱,另外就是克服不了心理问题,我1米85,是队里最矮的一个,连教练都不看好我。”林建洲说。



       “那您后悔过吗?”盛星河又问。



       林建洲放下手中的东西,无奈地笑了笑:“其实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当年没有拼死搏一搏,霍尔姆1米81都能跳个奥运冠军出来,我那时候宁可相信别人说的话也不相信我自己。”



       盛星河的神情恍惚:“但练得久了就知道,不是人人都是霍尔姆,向往是向往,现实是现实。”



       “没有谁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更了解你想要什么。”



       林建洲顿了顿又说,“当然了,如果当年我再博个几年没有拿到什么成绩估计现在也该后悔,早知道就不该练什么体育,人就是这样,永远都不会满足的,永远都觉得另一种可能会更好,因为你不曾拥有。”



       盛星河哑然。



       他现在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为了什么留在这条路上,如果按经济学的说法,大概是沉没成本投入过多,不敢也不能轻易放弃了。



       最近他经常想起十年前,什么都没有,每跳过一个高度就是值得庆祝的大事,空间里还留着许许多多照片,那些相片像素不高,但都记录下了当时的心态。



       这一路上得到的越多,就越是不容易满足,幸福感也越来越弱。



       他需要更大的突破,可身体却像是在警告他,差不多得了,你就这水平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内心多了许多不确定和恐惧。



       一个视频框弹出来,扰乱了他的思绪。



       贺琦年的头像在屏幕中央,教练就在边上,盛星河不知道该不该接。



       林建洲看了一眼,备注是黏黏,嘴角露出过来人的微笑:“女朋友啊?”



       “不是不是,”盛星河被他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是贺琦年。”



       “那赶紧接呗,”林建洲拍了拍床垫,“你趴着,我给你后背也贴一下。”



       “谢谢。”盛星河趴下后,点了接通,久违的萨摩耶式笑容出现在屏幕中央。



       贺琦年回去的这几天又推了个干净利落的寸头,显得精神饱满。B市的天气很不错,贺琦年只穿了件米色的卫衣,胸口处有一颗刺绣爱心,这颗心以彩虹的颜色组合而成,把爱心分割成了七道。



       他忽然想到不久之前和贺琦年压马路看到的一道彩虹,那时候贺琦年说,彩虹代表着希望,看见彩虹会有好运。



       盛星河这辈子也就看见过那么一次彩虹,就说难怪自己的运气一直很差。



       当时贺琦年说,那以后我就把彩虹穿身上,你看见我就当时看见彩虹了。



       他现在才知道贺琦年当时说的不是玩笑话。



       “哥!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猜猜看是什么。”贺琦年的脸上漾着蓬勃的朝气。



       盛星河不假思索地说:“要进国家队了。”



       “你怎么知道?”贺琦年愣了愣,“你真聪明。”



       “除了这事儿还能有什么。”盛星河笑了笑,“大概什么时候过来,我看看有没有时间过去接你。”



       “还不确定,刚刚填完一些申请资料,孙主任说很快的。” 贺琦年眉飞色舞地说着,走路都带蹦,兴奋的情绪透过无线传输到了盛星河这边,扫掉了一切阴霾。



       一想到马上就有人陪着,再痛苦的日子也没那么难熬了。



       盛星河无比期待贺琦年到达田径队的那一天,每晚都会发消息过去确认一下时间。



       视频聊天成了他们每晚的必修课。



       刚开始是聊到凌晨然后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后来干脆连着充电器,把手机搁在枕边,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入睡。



       当然,这中间贺琦年还解锁了phone sex这种新技能,专门换上另一种低沉的嗓音,模仿警察的口吻命令他把裤子脱了。



       骚是真的骚。



       晚上玩得挺兴奋,白天回想起来又觉得特羞耻。



       盛星河觉得贺琦年应该去当广播剧的配音演员,攻受音无缝切换,但一想到别人也会听着他的声音那什么,又不爽了。



       还是自己一个人偷偷享用好了。



       草长莺飞的四月过去,气温总算是回升上来了。



       白天最高温度22℃,夜晚最低温度12℃。



       盛星河坐在候机大厅,无聊地翻看着天气预报,上面还建议大家在夜间出行时带好外套。



       眼睛忽然被温热的手掌覆盖,他笑了笑,抬手摸到了贺琦年腕骨上的那颗珠子。



       “猜猜我是谁?”



       “贺警官。”



       贺警官是phone sex里最常出现的一号人物,嗓音低沉沙哑,盛星河一直都很佩服贺琦年的那把好嗓子,能在少年音、空少音和三十多岁的老烟枪之间反复横跳。



       贺琦年从背后一把抱住他,释放出充沛的情绪:“我好想你啊——”尾音拉得很长,软绵绵的像撒娇。



       “我也想你,”盛星河拍拍他的手背,在路人的视线汇聚过来之前,起身道,“走了,领队还在车里等着。”



       “我还以为就你来接我呢。”贺琦年撇了撇嘴。



       “本来是他接的,我是硬跟来的。”盛星河解释道。



       贺琦年嘿嘿一笑,心情澎湃。



       后视镜里的风景不断变换,像是一个漫长的电影镜头,贺琦年只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离梦想和爱人都更近了一步。



       一路上聊着天,也没觉得时间过得多快,等贺琦年抬手看时间的时候,都已经下午三点了。



       足足开了两个多钟头。



       车子缓缓驶进训练基地。



       贺琦年看着窗外,嘴巴不自觉地成了O型。



       眼前的一切都令他感到震惊,惊喜,叹为观止。



       这里拥有全亚洲最大的室内田径场馆,全国最顶尖的运动员们都聚集在这里。



       贺琦年之前只在视频里看过,觉得也就是比省队大了那么一点,但真正走进去之后才发现,不光是场地大,器械多,整个运动氛围就很不一样。



       这里器械看起来都非常高级,很多他连见没都见过,也不知道怎么用,教练基本不用说话,大家都十分积极地在运动,就像一些重点大学,就算老师不说,学生也是在抢着学习。



       每个场馆的墙上都悬挂着抢眼的和大红色横幅——坚决抵制兴奋剂,拿干净金牌。



       增强使命感、责任感、荣誉感、打造能征善战,作风优良的国家队。



       这些标语让整个场馆显得庄重而神圣。



       除了田径场外还有射击、击剑、游泳等等场馆,甚至还有专门用来放松的水疗馆和康复训练池,各个体育馆中间还设置了公交车站。



       宿舍设立在基地旁边,类似单身公寓楼一样的配置,每栋都有三十来层。



       贺琦年和盛星河都在第三栋第六层,一个607一个609,中间隔了个秦鹤轩。



       不过这对贺琦年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只要身在一个队里,哪怕中间隔了1000个秦鹤轩,他也照样能摸到盛星河房间里去。



       寝室里配备的家具不多,一张单人床,一个电视柜和衣柜,还有一张写字桌,浴室很小,只能站着淋浴。领队说可以自行添加一些生活必需品,宿舍附近就有超市。



       熟悉完宿舍环境,贺琦年又在教练的带领下来到田径中心,领取一些新装备。



       包括钉鞋、运动服、背包和行李袋等等,都是为运动员专门定做的。



       无论是什么季节,国家田径队的队服都是国旗色,鲜艳夺目,自带神圣的光辉。



       除了鞋子之外,每样东西上还印有国家队的独一无二的标志。



       A。



       中国队。



       仿佛到达了人生巅峰,贺琦年有些激动,当场就把外套披在身上,向众人展示:“看!大红色的跟我是不是很搭!”



       盛星河在一旁笑他:“你以前不是不喜欢红艳艳的么,老嫌学校队服丑,我都没见你穿过几次。”



       “那哪能一样,”贺琦年跟古董收藏家见着宝一样,摸着身上的衣服,“这可是国家队。”



       就像新书刚拆封时总伴随着一股油墨味,崭新的队服也带着一点点布料本身的味道。



       这将会是贺琦年终生难忘的味道。



       背包和行李袋是纯黑色的,统一定制,样式和做工都挺一般,中规中矩,但上面绣着一枚鲜红的中国国旗,国旗下绣的是他的名字。



       贺琦年鼻尖一酸,眼眶逐渐湿热。



       他忽然想到了盛星河很久之前说过的一句话——进入国家队,你代表的就是中国。



       细密的针脚,严谨而郑重,全世界独一无二。



       这是梦想和未来,是用再多钱也买不到的东西。



       国家田径队的跳高运动员很少,教练员也很少。有些运动员虽然挂在国家队名下,但是不愿意来到A市生活,都是留在省队训练,每逢钻石联赛、世锦赛、奥运会这样的国际大赛才会聚集在一起,还有些明星运动员则在国外训练。



       贺琦年跟的是林建洲,这也就是说,他如愿以偿地地踏进了盛星河的小世界。



       跳高组里的几名队员和林建洲一起给贺琦年举办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地点就在基地食堂。



       四菜一汤,外加一份水果。



       队里虽然没有明令禁止大家吃外食,但不到万不得已,基本没人会去吃外边的食物。



       不安全。



       兴奋剂检测一年比一年严格,前车之鉴又那么多,一条禁赛令少说也要一两年,没人敢冒险。



       欢迎会一共六个人,盛星河坐在贺琦年对面。



       林建洲给贺琦年倒了点果汁:“仪式有点简陋,不要介意啊,大家都欢迎你的加入。”



       贺琦年举起一次性纸杯,恭恭敬敬地跟前辈们碰了碰,到盛星河那边的时候,他抬眸笑了笑:“希望师哥以后可以多多关照。”



       盛星河明面儿上点了点头,以果汁代酒,干掉了一整杯橙汁,手指却在键盘上悄悄打字。



       【盛星河:想要我怎么照顾,多给你喝牛奶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