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盛星河一直觉得自己还挺有自制力的,起码从意识到自己的性向开始到现在,足足十五年,也没有因为欲望和好奇而乱搞男男关系。



       不拿一枚亚运会冠军就不谈恋爱是他坚守多年的原则,但没想到有朝一日却折在了一个比自己小七岁的男生手里。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谁能想到呢?



       那个大热天里抱着一堆男科医院宣传单,问他有没有需要了解一下的杀马特少年,就在刚才,跟他接吻了。



       嘴唇微微发麻。



       他隐约回忆起了自己说过的一句话:谁会爱上一个发包皮传单的穷鬼呢。



       顿时鸡皮疙瘩冒一地。



       操,果然fg不能乱立。



       盛星河抿了抿嘴唇,继续为自己打破原则而忏悔。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亲都亲了,一切也只能顺其自然,人嘛,都得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http://m.soduso,cc首发

       他又努力安慰自己。



       “你在想什么呢?”贺琦年打断了他的思考。



       “没。”盛星河垂下目光。



       亲吻时深情忘我,冷静下来又扭扭捏捏。



       “为什么不敢看我了?”贺琦年伸手抬起了他的下巴,嘴角的笑容有些荡漾,“末梢神经被我亲出故障了?”



       “……”盛星河发现贺琦年的下唇被嘬得微肿起来,唇色都比边上要深一些。



       他刚才有那么用力?



       虽然接吻全程是闭着眼睛的,但他的大脑能自动描绘出很多令人羞臊的画面。



       刚开始是挺混乱的,两人就是一通瞎舔,逐渐掌握技巧之后就是一种缠绵的享受。



       眼看着贺琦年的小脸又在逼近,盛星河浑身一震,屏息凝神。



       又来?



       贺琦年在他脑门上亲了一口,觉得不太过瘾,又用双手捧住他的脸颊,用力地嘬了嘬嘴唇,带出一点暧昧的响声。



       最后郑重其事地宣布:“从今天起,咱两就定下契约了。”



       “……”这什么鬼台词,“太傻 逼了。”



       “啧,”贺琦年拧了拧眉,又抓住他的手,“我说认真的呢,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你可不能反悔。”



       盛星河小声嘟囔:“谁说亲一下就是你的人了?你是活在古代啊?”



       贺琦年震惊了,“你还想不认账不成?刚才那可是我的初吻!”



       谁还没个初吻了!



       盛星河咬了咬下唇忍笑,“你是十八岁的纯情小姑娘吗,还初吻……是你自己要亲我的,关我什么事。”



       贺琦年瞪大双眼,几乎又要失去理智,前一秒还深情款款地拥吻他,一眨眼又恢复成老样子,语气还如此轻描淡写。



       岂有此理!



       “那你不是也热情地回应了么,”贺琦年看着他,语气欠揍,“你不但没有拒绝我,反而……”



       “哎哎哎!”盛星河赶紧打断,“够了,这事儿到此为止,我洗个嘴去,糊我一脸口水。”



       贺琦年立马起身跟上去,倔强地继续刚才的话题,“什么叫到此为止啊,这不是才刚开始么,你刚都亲我了。”



       “亲你怎么了,”盛星河转过头说,“我还亲过狗呢。”



       贺琦年惊讶地反问:“你跟狗也舌吻?”



       盛星河:“……”



       舌吻二字令人心肝一颤,那些画面、动作和触感再次席卷而来。



       盛星河脸色辣红,背靠在走廊的扶手上。



       楼下客厅的灯光让他无所遁形。



       “你为什么不愿意承认你喜欢我?”



       贺琦年双手搭在他的身侧,因为有一点身高差,看起来像是将人禁锢在怀中。



       “是因为我年龄太小?不靠谱?还是觉得跟我谈恋爱没什么保障?”



       盛星河一直觉得贺琦年好歹也是个gay,而且是个把跳高当生命的gay,总能理解自己的苦衷,但没想到他心里的担忧点竟然会是这些。



       到底还是年轻,思想上总有代沟。



       盛星河抬手捏了捏他的耳朵:“我承认我对你是有好感的。”



       “但又不想跟我谈恋爱是吗?”贺琦年主动替他接了下半句。



       “也不能这么说,”盛星河看着他的眼睛,“我刚不是都跟你说了吗,我不想你因为恋爱耽误学业,另外队里不允许同性恋爱,被逮到后果会很严重,原因不用我再解释了吧?”



       贺琦年环抱住他,努了努嘴,嗫嚅道:“偷偷的也不行吗,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我们就像平常一样,不会有人发现的。”



       盛星河挑眉,“你真能藏得住?”



       “为什么不能?”比起谈不上恋爱,其他的事情在贺琦年眼中都成了小事。



       盛星河想了想,“比方说,遇到什么采访之类的,你不能说漏嘴,也不能动不动就黏上来做些过于亲密的举动,不能瞎吃醋。”



       贺琦年见有些眉目,乖顺地点点头,“这些都是小问题,我保证能做到。”



       “那你的家人呢?你想过这个问题吗?”盛星河问。



       “我妈都生我弟了,生活重心也全都在新的家庭,我对于她而言早就没那么重要了。”贺琦年说。



       “如果真的不重要,那她当初就不会制止你进省队,也不会操心你的将来了。”盛星河说。



       “但她制止又能怎样呢?如果连恋爱的自由都没了,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贺琦年笃定道:“你放心,只要我实现经济自由,就算她想管也管不着我了!只要你不退缩,我这儿绝对顶得住。”



       贺琦年身上总有股少年人的气势,真挚又热烈,不知道是年少轻狂不懂事还是与生俱来的特质,总之十分耀眼。



       像冬日的暖阳,总能将冰雪消融。



       是啊。



       只要他不撒手,贺子馨又能拿他们怎样呢?



       盛星河掐着他的两颊,跟捏面团似的搓了两下:“跟我恋爱你有点吃亏。”



       贺琦年眉心一动,含糊不清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的大部分心思都在跳高上,”盛星河迎着他的目光,认真道,“我不像你,才刚踏进这个圈子,我今年已经二十八了,每天睁眼就看到我职业生涯的终点在一点一点地向我逼近……我怕我将来会懊恼自己在这个阶段没有拼尽全力,我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贺琦年还没有到达那个年龄段,无法真切地体会到盛星河心底那种没由来的恐惧,但渴望事业有成的心情完全能理解。



       大家都想要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个圆满的句号。



       贺琦年垂眸看他:“我明白,不过你的热爱和坚持在我眼中都是闪闪发光的优点,并没有吃亏这一说,你别乱想。”



       盛星河被他给哄笑了,“你们专业是不是还有情商课,怎么这么会说话呢?”



       “那你喜欢我吗?”贺琦年问。



       该来的还是来了。



       盛星河很不擅长说这种肉麻兮兮的情话,酝酿了好一会,最终豁出老脸,点点头,“喜欢。”



       下一秒,又是一个热烈的深吻。



       “唔!”盛星河握住了不断下移的那只手,“我去洗澡了,一会就睡这间卧室吗?”



       贺琦年眼睛一亮:“你不回去啦?”



       “我倒是想回去,问题是你让吗?”盛星河反问。



       贺琦年嘿嘿一笑:“你想睡哪儿就睡哪儿,我陪你。”



       家里的浴室一共有两间,楼下是用来淋浴和洗衣服的,另外还摆上了烘干机,相比较而言,楼上那间更宽敞些,淋浴泡澡都可以。



       盛星河从行李箱里翻了套衣服和毛巾出来,不紧不慢地走上楼。



       贺琦年笑得像个吉祥物,鞍前马后,无微不至地伺候着:“哥,水我已经给你放好了,沐浴露洗发水都在墙上的那个小柜子里,浴缸可以按摩,右边那些按钮你随便试就行了,不过我觉得中间那个效果最好。哦对了,马桶上那个小红点不要随便按,会滋水出来,是洗屁屁的。”



       “……噢。”盛星河囫囵地记了下来,到浴室后,先熟悉了一下里面的东西。



       贺琦年同时打开了暖风和通风开关,又从柜子里拎出一个铝制的小箱子,里面全是面膜面霜之类的护肤品,大多都还没开封。



       他检查了一下日期,确认都没问题之后把东西放在水池边:“这些都是跟我妈合作过的品牌方送的,我平常用的比较少,你需要的话都送你了。”



       盛星河从小到大用过的护肤品就是大宝,洋洋洒洒数十种品类,他竟然一种都认不出来是干嘛的。



       最后,捏着一瓶神仙水问:“这是定型水吗?”



       贺琦年对这些东西该如何使用的概念也十分模糊,最后总结出四个字:“拍脸上的。”



       盛星河琢磨了半天,贺琦年也不说话,一直在边上眼巴巴地盯着。



       “你怎么还不走?”盛星河提醒道。



       “那个浴缸你……”



       话音未落,被强行打断:“赶紧的!——”



       贺琦年呿了一声。



       盛星河的衣服刚脱完,浴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脑袋贼溜溜地探进来,“哥,需要技师免费帮你搓个背吗?带按摩的那种,保证舒服。”



       迎接他的是盛星河的拖鞋和咆哮。



       贺琦年揉着脑袋回到卧室,嘴角微微翘起。



       盛星河可能还不太适应这么快的节奏,毕竟是个直男嘛,可以理解。



       他从衣橱里取了条羽绒被出来铺在床上,但一想到盛星河有可能借此跟他分两床被子睡觉,又找地方给锁起来了。



       他坐在房间乐了一会,忽然想到泡澡以后会口渴,就蹦跶到楼下切水果去了。



       心情是前所未有的畅快和愉悦。



       他这一高兴,就忍不住想发微博哈哈哈哈一串,刚拿起手机,看到微信显示四十多条未读信息,弄得他愣了愣。



       自从他离开学校训练之后,跟大器他们联络的少了,很少会出现两位数的小红点。



       微信群里讨论热烈。



       【大器:哥,你又上热搜了。】



       【刘宇晗:@N 你是不是买了热搜包年套餐】



       【谷潇潇:那小眼神,太不矜持。】



       贺琦年的醉意都给吓没了,立刻拉到顶端。



       那是一张热搜截图,话题名为#冠军被亚军搂腰#的部分被圈出来了。



       贺琦年眼角一跳,立马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热搜话题已经降到了30多名,点进去,排在最靠前的是体育媒体发出来的一段颁奖视频和采访,文案看起来非常正常,就是公布了一下比赛结果,恭喜获奖运动员,但被一个博主转发后,评论破了万。



       博主转发时配上了一张贺琦年搂腰时的手部特写,并附上评价:看他笑成那样就知道手感肯定不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拿亚军就是为了离你更近一些!



       -领奖台那么大!他真的是强行把人搂过去,XSWL。



       -两个都好A,一静一动。



       -这两颜值都很可!



       -啊啊啊啊啊啊啊是贺贺和师哥!他们晚上还经常一起直播吃饭来着,超甜!弟弟的微博id:小贺同学今天吃了几碗饭。



       -QWQ好羡慕他们的哦,拥有同样的爱好同样的目标同样的梦想,是对手更是朋友,这样的感情很珍贵呢。



       -他们两个感情是真的很好啊,年年每次直播三句不离我师哥。



       -贺崽那眼神真的绝了,这难道还不算爱情?



       贺琦年心说现在的粉丝眼睛都这么尖了,他控制住那股蠢蠢欲动想要点赞的念头。



       当然,有讨论度的地方就绝对不缺一些阴阳怪气的网友。



       -才2米28而已,我们国家队水平就这些?



       -哗众取宠。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那个盛星河说话很假吗?我就不信真有人希望别人能超越自己的。



       幸好网友们相当理智地怼回去了:对!就你一个人!



       贺琦年也回复道:你不练体育,所以不会明白的。



       没有哪名运动员不想赢,但比个人荣誉更重要的是国家的荣誉。



       第二条微博是某个粉丝发的,拍摄角度是观众席,刚好录下了贺琦年揩油的全过程,并且还放慢切成了九宫格。



       贺琦年的手掌起先环在盛星河的腰里,缓缓下滑,搭在盛星河的臀部,被挪到肩膀,又偷摸着挪回了腰侧。



       轻轻掐了一把。



       盛星河才转头看他。



       -啊啊啊啊啊啊!!WSL!



       -我好了!



       -我不信他们只是好朋友[doge]



       -我已经脑补出了30万字的剧情,在赛场上的哥哥叱咤风云,名次一直压着弟弟,结果回到床上就被弟弟压了。



       -我可以!有没有人写!



       评论区还有人放出了从领奖台背后拍摄的照片,从清晰度来看肯定是某位观众用相机拍的,已经精修过了。



       镜头聚焦在人像的表情上。



       当时贺琦年掐了一把盛星河的侧腰,两人对视,一个磨牙威胁,一个轻轻挑眉。



       一眼万年,满是宠溺。



       由于图片中央带了水印,这条热评里的回复出奇的一致。



       -求原图!



       -大佬求原图!



       -求一张原图!



       -好人一生平安,求一张原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带感,求原图设壁纸!



       -呜呜呜,还来得及吗?求私信原图!谢谢!



       贺琦年抱着手机傻乐,嗑起了自己的CP,还专门用小号私聊博主要到了那张原图。



       这像素,都能拿来当结婚照用了!



       灵光一闪,说干就干,他上网搜了相片打印和相框的店铺。



       “你笑什么呢,跟个二百五一样。”盛星河推门进来。



       他冲澡的时候顺带洗了个头,但没找到吹风机,随意擦了擦头发,有些凌乱地搭在额头,细小的水珠从眉骨滑到下颌。



       贺琦年的表情有些呆滞,视线顺着一颗小水珠缓缓下移,盛星河睡衣的领口很深,露出恰到好处的胸肌和锁骨。



       “看看看,再看眼珠子都兜不住了。”盛星河掀开被子的一角,钻进被窝。



       房间开好了地暖,进屋反而比浴室更热了,他觉得不必再吹头发,过会就干了。



       贺琦年的视线毫不避讳地落在他胸口,睡衣宽松,一览无遗,他都能确定盛星河穿的内裤是黑边的。



       盛星河将他的脑袋拧回去:“我要是个女的这会已经把你扔出去了。”



       贺琦年反驳:“你要是个女的我就不会这么看了。”



       盛星河横了他一眼:“天蝎座的吧你,这么色。”</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