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回去的路上,两人并排走着,盛星河拎着两个大购物袋,贺琦年双手各推一个行李箱,肩上还背着背包。



       身后一辆电瓶车按响喇叭,盛星河把人往人侧拽了拽,顺势想要交换位置。



       天黑了,靠外侧的位置实在不安全。



       “我喜欢靠左。”贺琦年坚持站外侧。



       少年的固执令盛星河侧目,在路灯的照耀下,他细细地欣赏着贺琦年的侧脸,抿嘴笑了。



       公寓离超市很近,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家了。



       盛星河留意了一下小区的名字,清风雅苑。



       安保做得还挺到位,进出全都得刷卡,快递柜就设在保安亭边上。



       看装修风格和墙面的颜色,大致能判断出是十多年前建造的,绿化面积比新推出的楼盘大多了,楼层与楼层间的间隔很大,平日里光照一定很充足,是个不错的地方。



       贺琦年很久没回家了,差点儿连楼层位置都想不起来,眼珠转了半圈,按了个数字。



       盛星河跟着贺琦年进屋,抬眼一看,有旋转楼梯。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这居然还是个复式公寓,你妈他们也会来住吗?”



       “不会啦,这边就我一个人住。”



       公寓没有玄关,入目就是一间巨大的客厅,大概是常年没人居住的关系,屋里有股闷闷的潮气,像是很久没通风才有的味道。



       贺琦年从柜子里翻了两双拖鞋出来,进屋开窗换气,“你随便参观参观,我先去厨房弄东西。”



       “好。”盛星河将手中的购物袋递给他。



       客厅里的家具不多,一套淡色的布艺沙发配一张茶几,对面是一台液晶电视,地上铺着烟灰色的地毯,在沙发后是巨大的书柜,但看起来只是摆设,因为上面的书籍看起来都特别新。洁白的墙面上挂着几幅看不懂的壁画。



       客厅的尽头是餐厅和开放式厨房,边上就是巨大的落地窗,盛星河能够想象出贺琦年坐在阳光中吃早餐的场景。



       楼上是卧室,依旧是简单舒适的北欧风,书桌上摆着贺琦年小时候的照片,跟现在变化挺大,大约是上学的年纪,小脸看着肉乎乎,有点婴儿肥,鼻梁也没现在那么高。



       卧室隔壁的房间也没上锁,风格和家里的其他地方完全不同,地面和墙上贴满了厚厚的消音贴,窗帘拉着,不开灯的话几乎看不清里面的东西。



       这个房间相比其他房间来说并不大,但里面只有一架钢琴和一只凳子,仍然显得有些空荡。



       他想起贺琦年提过自己会弹钢琴的事情,看来还真不是胡扯。



       贺琦年开了客厅的地暖,很快屋里就没有刚才那么冷了,他脱下外套,撸起衣袖,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



       在此之前还打开了手机直播。



       打过招呼之后,盛星河看着直播间人数从25,慢慢涨到2500多。



       难以置信。



       在他眼里,这种无聊的吃饭直播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给他钱他都懒得看,竟然还有人刷礼物。



       “大家都吃过了吗?今天我跟师哥去超市买了点菜,准备煮火锅来着,”贺琦年单手操作不方便,将手机递给盛星河,“帮我拿一下,我洗个菜。”



       -啊啊啊啊,好想你们啊!



       -哥哥出镜率好高啊哈哈哈哈。



       -又是一起吃东西!



       -可可爱爱!



       -还会煮东西QWQ,好想要抱走年年回来给我做饭啊!



       -那我抱走哥哥吧。



       -会运动会剪视频会主持又会做饭,这是什么宝藏男孩!啊啊啊!



       -年年的手手好好康哦!



       盛星河挑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弹幕内容转述给贺琦年听,说话时还带上了充沛的感彩,“哇,年年的小手手好好康……这个好好康是什么意思?色泽健康吗?”



       “……”贺琦年搓着一把菌菇,“就是好好看,你平常是从来不上网咋的,这都不懂?”



       -哈哈哈哈哈哈哥哥念评论的语气好可爱啊我的天!



       -一起吃饭好幸福啊,这对CP我有点磕上头了!



       盛星河把手机搁在一边,“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吗?我这闲着显得我很碍事。”



       贺琦年把锅底倒进水里,又加了点大棒骨用大火熬煮。



       “一会你看水里有血沫的话用铲子稍稍撇掉一些就行了,我切菜的时候可能注意不到。”



       盛星河把这事情当成重要的任务来做,眼睛一眨不眨,像一只盯着金鱼缸的猫。



       水之后,他立马揭开锅盖,但水面一直咕噜咕噜地冒泡,血沫四处飘散,他无从下手。



       “哎,这个真的有点难度,”盛星河都快盯成斗鸡眼了也没能把血沫搞出来,“它老是乱飘啊。”



       贺琦年无奈地叹息一声,没说话,直接把火给关小了,水面恢复平静,沫也不飘了。



       “……”盛星河说,“你只要跟我说怎么做就行了,你这样显得我很那个。”



       “你别不承认,你本来就很那个。”



       弹幕都乐疯了。



       -真的好蠢哈哈哈哈!



       -这是什么样的家庭条件才能养得出这么傻的蛾子!



       贺琦年将蔬菜全都切好装盘,端上餐桌,盛星河也跟着把火锅端出去。



       瞬间,空荡荡的餐桌就摆满了,锅里还咕噜噜地冒着热气,气氛尤为温馨。



       最后一项是调制鸡尾酒。



       贺琦年从厨柜摸出两只玻璃杯清洗干净,“家里材料没有那么齐全,只能做个简易版。”



       盛星河:“你放心吧,我没见过复杂版。”



       贺琦年大笑。



       他将洗好的草莓丢进碗里捣碎,草莓汁过滤倒入杯底,加入雪碧,然后是养乐多和伏特加,此时,透过玻璃杯已经能看见两层不同的颜色。



       盛星河第一次看现场版调酒,眼睛都直了。



       最后,贺琦年开了瓶蓝色的RIO,细长的手指捏着汤匙,贴近杯壁,酒精顺着汤匙的背面缓缓流向杯中,像是墨水倾倒入水中,四处飘散,但蓝色的液体却没有完全下沉,而是静静地漂浮在最上层。



       蓝白红,三层渐变。



       “哇……”盛星河呆住,“这个好神奇啊。”



       贺琦年将鲜柠檬卡在杯口,“我就喜欢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笑死我啦!



       -我好爱听他们斗嘴啊。



       -+1



       -+1



       -两个都好可爱啊妈的!



       -你们这根本就是在打情骂俏!



       盛星河夹了两根海鲜菇,沾了点贺琦年亲手调制的酱料,酱料味道不错,就是菇味道有点奇怪,仿佛还带着泥土的芬芳。



       贺琦年也夹了一筷塞进嘴里。



       盛星河看他吃得那么香,又夹了一根试吃,还是那个味道,怀疑道:“你觉不觉得这个菇好像没熟?”



       贺琦年抬眸,点点头,“好像是吧,我是看你吃了我才吃的。”



       盛星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帮我叫救护车,我快笑死了。



       -这是什么绝世沙雕组合。



       实在太蠢了。



       盛星河觉得不能再这么播下去了,自己苦心经营的形象毁于一旦。



       遂,以吃饭应该专心为由勒令贺琦年把直播给关了。



       盛星河抿了一口鸡尾酒,还没尝出味呢,对面就已经问:“好喝吗?”



       “还不错。”酒精的味道已经被雪碧和果汁覆盖,没有了苦涩和冲劲。



       “哎,这又不是什么烈酒,得大口一点喝,你这一口一口得抿到什么时候去?”贺琦年一口就喝了大半杯,“你们南方人是不是喝啤酒也用抿的?”



       “少瞧不起人啊!”盛星河直接一口闷。



       “可以啊,”贺琦年夸完,又给他倒了点伏特加和雪碧,“我这儿还有红酒你想尝尝看吗?”



       盛星河问:“是能飘在上面的吗?”



       “你想让它飘就能飘啊。”贺琦年说完,起身准备给他到点儿红酒。



       “那这个我来。”盛星河抢过贺琦年手里的勺子,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将勺子抵在杯壁上。



       “勺子背面朝上。”贺琦年提醒道。



       盛星河依言照做,缓缓地倒入,酒精和雪碧相互交融,漂浮在上层,变成了淡淡的颜色。



       一个一眨不眨地盯着酒,一个一眨不眨地盯着人。



       贺琦年发现盛星河是个特容易知足的人,酒精成功漂浮之后乐得眼睛都快没了。



       像小孩子。



       吃火锅是件挺能消磨时间的事情,不知不觉地一个多钟头就过去了。



       桌上的空酒瓶越来越多,贺琦年的话也越来越多,还拼命给盛星河夹菜。



       “给你吃个鹌鹑蛋,吃啥补啥。”



       “……”



       盛星河不怎么能喝酒,就刚开始喝了两杯,剩下的几乎都是贺琦年喝的。



       贺琦年喝酒并不上脸,好几瓶下去神色如常。



       盛星河以为他还挺能喝,直到他说话开始反反复复,还结巴。



       “我那个,那个那个……”贺琦年抓耳挠腮,“哎我刚想说什么来着,哦对了,那个鹌鹑蛋,你要多吃点,对身体好。”



       盛星河:“……”



       贺琦年试图去夹鹌鹑蛋,但发现怎么夹都夹不稳时,面部表情有点凝重,“不可以乱动听到没有!?不然哥哥我可要生气了。”



       “…………”彻底傻了。



       盛星河扶着脑袋叹了口气。



       盛星河留意到锅子里的水位线在不断下降,盘子里的东西都吃得差不多了,就锅里还飘着一些菜叶和鱼片。他找到开关,旋转到红灯熄灭。



       菜叶子静止了,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



       桌上的几听雪碧都空了,只有贺琦年的杯子里还剩点儿,盛星河觉得口渴,一仰脸,全都喝光了。



       “你把我的都喝完了,我喝什么?”贺琦年小声嘟囔。



       “我去给你烧点热水。”盛星河说。



       “不用,厨房那个是直饮水,你帮我接点就行,”贺琦年把杯子推给他,“谢谢。”



       盛星河接完水,开始收拾一桌子残局。



       贺琦年边喝水边拽了拽他胳膊,唔唔唔好几声,好不容易咽下去说:“我来就行了。”



       “吃人嘴软,今天我来收拾。”



       贺琦年在想:你要是在别的时候嘴也可以软一点就好了。



       比方说,在他告白的时候。



       贺琦年起身时才意识到自己今晚是真的喝多了,红酒的后劲一下全冲上来,他差点儿没站稳。



       他的双掌撑在桌面,神情恍惚,好一会才听见盛星河的声音。



       “你没事儿吧?”盛星河放下碗筷搀扶着他,“我送你上楼休息?”



       贺琦年摆摆手,“我去洗把脸,我有点热。”



       贺琦年从来没喝醉过,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极限酒量是多少。



       今天这种感觉是他生平第一次体会。



       体温上升,晕晕乎乎,头脑发胀,看出去的东西都开始打转,有点像是跑完10公里躺在草坪上看天空时的那种感觉,身体和意识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等他从卫生间出来时,桌面上的锅碗瓢盆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



       盛星河洗好锅子,抬眸问:“这玩意儿搁哪?”



       “搁台面上就行了,”贺琦年走过去说,“你都用手洗了啊?”



       盛星河:“废话,不然用脚洗吗?”



       贺琦年抬手戳了戳,“你身后有洗碗机。”



       “……”盛星河说,“我说你们家为毛还买了只这么小的冰箱。”



       贺琦年全然不顾形象,仰头哈哈大笑,半天都没停下来。



       盛星河觉得他是真喝大发了。



       收拾完厨房,盛星河擦干净手,披上外套,“那我先走了啊。”



       “这么快?”贺琦年的笑意顿时收住,“再玩会嘛,还这么早。”



       盛星河抬手看了看时间,“都十点半了还早?”



       “才十点半,”贺琦年灵光一闪,“你想听我弹钢琴吗?”



       盛星河回忆着自己上一次看见钢琴是什么时候,应该是中学时代的事情,高二文理分班之后,他就再也没机会上音乐课了,也没见过钢琴。



       小时候大部分男生对音乐都没什么兴趣,他这种体育生就更是了,他记得有好几次他都翘了音乐课和同学出去打篮球,有一次被任课老师抓到,罚站了整整一个下午。



       但他并没有拒绝贺琦年的邀请。



       也是发自内心地想要听他弹钢琴。



       琴房没装地暖,进屋时明显感觉到一阵凉意。



       盛星河问:“要不要穿件外套,我下去帮你拿。”



       “没事儿我不冷,你冷吗?”贺琦年问。



       盛星河点头,“有一点。”



       贺琦年把吊灯打开后,找到了空调遥控器,预热几分钟后,有了微弱的风声,他抬手确认是暖风后,放下遥控器。



       盛星河依旧站在门口。



       “你先坐。”贺琦年像是怕人离开似的,将盛星河推到椅子边,按住双肩向下一压,“我再去房间搬一只过来。”



       钢琴是纯黑色的,太久没有擦拭,浮着一层淡淡的灰尘,盛星河刚想问有没有湿巾,就看见贺琦年搬了把椅子进屋,手里拿着块抹布。



       擦过之后,盛星河在镜面中看清了自己。



       贺琦年突然清了一下嗓子,换上低沉性感的播音腔,“下面有请我国著名钢琴演奏家——贺琦年先生为大家弹奏一曲《星空》,大家鼓掌!”



       说罢还自行鞠了个躬,盛星河乐得不行,配合地鼓起掌来。



       平日里抗杠铃的双手搭在黑白琴键上,倒也没有违和之感。



       盛星河原以为他弹的应该是首挺简单的曲目,但琴声一起,他浑身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就像贺琦年第一次开口用播音腔说话那样,他第一次按下琴键,也令盛星河感到惊讶,还有惊喜。



       修长的指尖在琴键上轻盈地跳跃着,让人眼花缭乱。



       贺琦年弹得这首歌盛星河没听过,但旋律舒缓悠扬,很适合静下来聆听,就像它的名字那样,安静地治愈着心灵。



       听现场版弹奏和听耳机里的轻音乐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人在戴着耳机时,通常都是在想其他的人或事,而现场版则恰恰相反。



       时间仿佛被定格了一样,所有的情绪都在琴键按下的一刹那间被抚平了,眼中只剩下眼前这个人,能想到的,也是关于他的一切。



       贺琦年弹得畅快,盛星河听得入神。



       一曲结束,还有些意犹未尽。



       “这就没啦?”盛星河转过头看他。



       贺琦年也抬眸同他对视,“你还想听?那我再弹一首别的,让我想想看我还会什么……”



       他想事情的时候总是非常专注,一眨不眨地凝视着盛星河的眼睛,盛星河被他盯得耳朵尖发热,垂下目光。



       房间里安静得只剩下空调的暖风声。



       第二首,贺琦年没有说名字,直接开始弹奏。



       这一首显然没有刚才弹得那么流畅,像是从未准备,临时起意想要弹的,刚开始磕磕绊绊,好几次弹错音又倒回去重新来。



       盛星河听了一会,觉得旋律有些耳熟,甚至能跟着哼唱出来。



       他听过的流行乐为数不多,能哼出来的更是少之又少,而贺琦年偏偏弹了一首他会哼的《谢谢你的温柔》。



       记起的歌词越多,他的心脏跳动得越厉害,总觉得贺琦年是想借着这首歌表达什么。



       两人的座位靠得很近,他稍稍侧过头,偷瞄了一下贺琦年的侧脸。



       果然弹琴能够影响一个人的气质,此时的少年温柔得一塌糊涂。



       谁能想到这是一个在赛场上叱咤风云的跳高运动员?



       谁能想到这位跳高运动员白天还在领奖台上占他便宜?



       琴声戛然而止,贺琦年微微侧身,“你弹过钢琴吗?”



       盛星河老实摇头。



       “想弹吗?”还没等盛星河说话,他又赶紧接了一句,“我教你吧。”



       这是盛星河第一次摸钢琴键,比他印象中的要宽一些,也比他想象中的要重一些,并不像看起来那么轻盈,需要用一点点力气才能将它们压下去。



       贺琦年忽然伸手,捏住了他的两根手指,在琴键上来回移动,像是扯着一个木偶玩具。



       盛星河一下就听出来这是幼儿园曲目《小星星》。



       贺琦年抓着他的手,轻轻哼唱。



       要是搁在平常,盛星河会觉得这个行为十分幼稚且有点蠢,但今晚怕是酒喝多了,竟也没有反抗。



       一曲明明已经结束,又接上了另外一首儿歌。



       盛星河稍稍用了一点力,指尖便逃脱了。



       “我还没弹完呢。”贺琦年看他。



       “都十一点了,”盛星河站起身走向门口,“我真得回去了,再晚就不好打车了。”



       “那就住这儿啊,反正衣服都在。”



       盛星河的右手已经按下把手,“不了吧,我先回去把行李收一下。”



       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串脚步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房门已经被人一掌拍了回去。



       “别走了,”贺琦年用很轻柔的声音在他耳边重复道,“住这吧,太晚回去不安全。”



       明明是挺正常的一句话,但这种极具暗示意味的距离和语调还是令盛星河浮想联翩了。



       贺琦年的右手一直按在门上不让他走,脑袋也靠得很近。他闻到了一股经人体代谢出来的酒气,并不算太浓烈,但也不好闻。



       或许是气氛过于安静,又或许是他知道贺琦年对他的种种心思,总觉得这味道带点情 色的意味。



       贺琦年的下巴直接搁到他肩上,喃喃道:“好不好?”顿了两秒,又贴着他的耳朵根说:“你应该知道的吧?我不想你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