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一切都来得太快了,贺琦年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私信里的小红点数字一直在增加。



       有些担心他受伤,有些夸他勇敢,有些则在打听他的个人信息,甚至发私信问他学什么专业,住哪个宿舍……



       一夜之间,他的微博账号涨了好几万粉,心情难免有些激动,打字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太多太多的留言,根本来不及回复,只是有针对性地回了一些。



       不知不觉地,一小时就这么耗过去了。



       盛星河晨跑回来,手里拎着好几袋早点,他一边换鞋一边冲屋里喊道:“贺琦年,赶紧起来吃早饭,还要我喂到你嘴边吗?”



       贺琦年也喊:“也不是不行。”



       盛星河:“滚出来。”



       “马上!”贺琦年放下手机应了一声。



       摔倒的地方隔了一夜,冒出了比巴掌还大的淤青,碰一下酸痛无比,起身都觉得费劲,他的动作不再利落,龇牙咧嘴地套上裤子,扶着墙壁一点一点往外挪,嘴里一直倒抽着凉气。



       “怎么了?”盛星河走过去扶了他一把,“腿又疼了?”



       贺琦年捏着裤腰向下一扯,示意他看一下那片淤青,盛星河“哎”了一声,别开脸,“你有病吧?辣眼睛,赶紧穿上。”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明明是你自己要问的。”贺琦年一松手,裤腰带迅速滑了回去,他闻见了小笼包的香味,就顾不上其他,一瘸一拐地挪进浴室洗漱。



       “哥,你买的是蟹粉小笼吗?”浴室里探出半个脑袋,贺琦年正含着牙刷。



       “各种都有,我还买了两份馄饨。”盛星河说。



       贺琦年比了个手枪,“我太爱你了。”



       盛星河刚喝进去的一口水从鼻孔里呛出来,咳得满脸通红,贺琦年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缩回浴室。



       盛星河故作淡然地擦了擦脸,解开桌上的塑料袋,满脑子都是红色放大加粗弹幕。



       “我太爱你了~”“我太爱你了~”



       操。



       一大清早就撩拨他。



       盛星河出门晨跑没带手机,吃早点时才刷到群里的消息。



       【张大器:年哥,你真的火了。】



       【刘宇晗:热搜了。】



       【谷潇潇:我刚才看的时候第39。】



       【刘宇晗:我收到好多私信要联系方式的,要给吗?】



       【张大器:这么好的挣钱机会,你好好把握哈哈哈哈!】



       盛星河禁赛后就把微博给卸了,一直没登,看到大家的截图,感到不明所以。



       他又下了个微博,但密码已经忘了,反复试了好几次,最后发了个验证码把密码改了。



       热搜榜单五十条,但他一眼就知道了大家在聊什么。



       #运动员的反应速度能有多快#这个标题已经被刷上了热搜榜第九位,点进去就是昨晚贺琦年飞身救人的监控视频,配上背景音效之后确实很燃。



       在东城日报转发之后,又有不少营销号跟着转发。



       评论区里少则三四百条,多则上万条,最热门的评论就是一条指路信息,ID名为晗哥带你吃鸡,头像就是刘宇晗本人。



       盛星河也是才知道贺琦年的微博ID,顺手点了个关注。



       贺琦年的微博一百多条,他随手一翻就看到了上回他们爬山时拍的合影。



       以及,那张把他照得跟蜈蚣一样的照片竟然被放上了微博!



       评论里都是哈哈哈哈哈wxsl。



       贺琦年最新发布的一条微博刚好是自拍,背景是学校操场,当时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横杆边稀稀拉拉地站着几个人,应该是刚刚训练完,贺琦年的脸颊微微泛红,嘴唇微微分开像在喘息。镜头靠得很近,甚至拍到了他脖颈间淌出来的细汗和红晕。



       文案就一句话:好想吃拌面啊。



       评论区已经炸了。



       -呜呜呜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颜值,这么帅气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



       -QAQ我也好像吃拌面。



       -小哥哥你真的太帅了!救了两家人啊!



       -我也是T大的,我竟然没留意到我们学校有这么帅气的小哥哥T_T,从明天开始我要天天坚持跑步,求一个偶遇。



       -是体育系的吗?



       -跟着观光团来的,这腿真的好长啊!!我可以!(发出鸡叫。



       -这是我男朋友。



       ???



       盛星河点进这人的微博,发现是异地的一名高中生,才意识到她在开玩笑,莫名地松了口气。



       盛星河随手划拉了几页,基本上都是类似的内容,他走到浴室门边,倚在门框上,调侃道:“小贺同学今天吃了几碗饭?”



       贺琦年正在漱口,一口凉水喷了出来,“你也看到了?”



       “都顶到前十名去了,能看不到么?”盛星河笑了起来,“可以啊,昨晚这罪没白遭,都成学校名人了,一会上学校估计会被不少人围观。”



       “不可能,哪有那么多人认得出我,”贺琦年捧起凉水搓了搓脸,“你别逗我了。”



       盛星河的预感向来很准,他载着贺琦年,刚进学校门口就收到了许多不同寻常的视线,很多走过了的同学还会再回头看一眼。



       虽然这种情况在平常也时有发生,但今天确实很不一样,因为除了女生,还有不少男生会在背后小声议论。



       大概是怕打扰到他,大家并没有上前询问什么,只是友好地笑笑。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下午,贺琦年突然收到辅导员的消息,说是昨晚被救那两小孩的家属千方百计找到学校,要送面锦旗给他。



       “锦旗?”贺琦年完全呆住。



       辅导员点点头,“对的,很大一面。”



       “…………”



       贺琦年在同学的搀扶下前往办公室。



       小孩家属一见到他,再次眼含热泪,“不好意思,我又来打扰你了,昨晚上你跑得太快了,还好有网友帮忙一起找到你了。”



       “啊,”贺琦年搓了搓手,感觉有些拘谨,“没打扰。”



       “这面锦旗送给你,我代表我们全家感谢你挺身而出,救我孩子,要是没有你,我们的家都算是毁了。”



       女人说着说着,泪水再次湿了眼眶,贺琦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双手接过那面暗红色的锦旗。



       拉开一看,上面贴着烫金色的,闪闪发亮的大字——



       赠:当代活雷锋



       助人为乐,品德高尚,胆力过人,国之栋梁。



       “……”



       太他妈羞耻了!这让他挂哪儿啊!



       贺琦年抓了抓后脑勺,“谢谢。”



       在一旁的辅导员容光满面地介绍道:“贺琦年,这位是东城日报的记者,今天过来是专门想要采访你一下。”



       贺琦年收起锦旗转过头,这才留意到角落里还有人。



       记者是一个戴眼镜的女人,化着精致的淡妆,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皮肤白净,面相斯文,后面跟着一个抗摄影机的男人,镜头正对着他。



       “你好,贺同学,我是东城日报的记者,想针对昨晚救人事件对您做个简单的小采访,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呢?”记者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友好的微笑。



       “没没没……”贺琦年受宠若惊地摆摆手,“不打扰,我刚好下课。”



       “那太好了,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了。”



       贺琦年点点头,摄影机正对着他。



       短短几分钟,办公室外已经堵满了人,从门缝里可以看到叠起来的七八个脑袋。



       贺琦年毕竟是播音主持专业的,面对镜头时没有太过紧张,平静且耐心地回答着的记者的提问。



       “听说你是因为兴趣加入了学校田径队的?”



       “对,”贺琦年点点头,“我是练跳高的。”



       “那难怪身手那么敏捷,我们后来到现场看过,灌木丛还挺高的,大概有一米多宽,一般人还真跨不过去,你当时有想过自己会有危险呢?”



       “来不及想那么多的,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把小孩子拽回来,就跟条件反射一样,脑袋当时是空的,救完人以后才缓过来。”



       “那缓过来之后想到了什么呢?”记者笑着问道。



       贺琦年在镜头前想到了盛星河的笑容,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幸好活着,不然就吃不到热气腾腾的小笼包了。”



       记者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你还挺幽默的,那你的家人知道知道这件事情了吗?”



       贺琦年没想到记者会扯到家里人,一时语塞,他不愿意在镜头前说谎,摇摇头,“我没告诉他们。”并且立即转移话题,“当时我们教练在场,他把我送到医院,陪我拍片换药,又送我回去。”



       “那看来教练还是很担心你的。”



       “对。”



       “那平常跳高之外,还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吃东西。”



       这段采访很快就被放上网,评论区再次充满尖叫。



       -我们有了共同爱好!!!



       -三分钟,我要这个小哥哥的联系方式。



       -目前查到的资料是T大大三学生,专业是播音主持,在学校田径队跳高,今年的省运会冠军,网上有过报道。



       -长得帅还这么牛逼QWQ我哭了。



       -重点是,还没有对象啊!!!!



       -我可以!!!



       这些留言贺琦年并没有太过在意,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生活里的一段小插曲,等国庆小长假一结束,大家应该都会忘了这件事情,毕竟网友们的记忆是很短的。



       但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人意料。



       在假期里,有热心网友把前后两段视频剪在一起,放到了某短视频平台,点赞量冲破了四百多万,贺琦年的粉丝在假期里持续疯涨了40多万。



       常在他微博上出现的那个操场成了很多小学妹们的打卡圣地。



       可惜贺琦年脚踝受伤,没去训练,被盯着当猴看的只有盛星河和田径队里的其他队员。



       盛星河每天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贺琦年不在这儿”“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跟他不熟”。



       …



       某天晚上的选修课结束,贺琦年给盛星河发了条信息,约在教学楼底见面。



       自从脚踝扭伤之后,他俩基本同进同出,就算盛星河提前下班,也会在学校等他下课。



       其实受伤的部位早已恢复,中午跑食堂他比谁都快,但就是不想打破这份难得的美好。



       只要他一喊疼,盛星河就会迁就着他。



       路灯下,一道修长的身影飞奔而来,衣服被风吹得鼓起一块。



       贺琦年跛脚走了两步,冲他打招呼。



       盛星河停下时,一撮头发还立着,“等很久了吗?你下次早点发我消息,我从办公室过来要一会呢。”



       “没事儿,又不着急。”贺琦年替他抓了抓头发,“你饿吗,我们去吃夜宵?”



       “行啊。”盛星河瞥了一眼他的右脚,“都这么多天了,你腿还没好吗?老太太恢复得都比你快吧?”



       贺琦年的脸上丝毫没有被看穿的窘迫,反而哀叹起来,“这几天太累了,没休息好,下午下楼梯时又不小心扭了一下。”



       “这么不小心?”盛星河酸溜溜地问道,“没有小迷妹上来扶你一把吗?”



       “小女生哪承受得了我这体重。” 贺琦年顺手把胳膊往盛星河肩上一搭,当做自己的人形拐杖。



       “今天有女同学等在操场半天,问我要你联系方式了。”盛星河说。



       “噢,你给了吗?”贺琦年问。



       “给了,”盛星河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谎,“她加你了吗?”



       贺琦年:“每天好友申请都很多,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盛星河把肩上的胳膊推开,“赶紧找她们送你回去啊,说不定还能发展发展。”



       “我又没加她们,”贺琦年展示着微信上的小红点,“你看我都没同意。”



       盛星河撇了撇嘴,“给我看干嘛。”



       贺琦年嬉皮笑脸道:“我怕你吃醋。”



       “真好笑,我吃什么醋?”



       “我就随便那么一说。”



       …



       回去的路上,盛星河拐进一家超市称了点大棒骨,准备炖锅汤给小朋友补补身子。



       这是贺琦年认识盛星河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他买菜,惊讶道:“你这是要做菜?”



       盛星河嗤笑,“不然呢,买来观赏吗?”



       “你会做菜啊?”



       “不会,”盛星河老实地耸耸肩,“但我可以学,炖个汤而已,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那我一会能上你那蹭一顿吗?”贺琦年问。



       “我说不行你就不蹭了吗?”盛星河反问。



       贺琦年:“当然不会,我会硬上。”



       盛星河边笑边飙了句脏话。



       “哦对了,”贺琦年说,“你那儿是不是还有点药水来着,晚点帮我换一下纱布吧,我今天出了很多汗,都黏住了,还有点痒。”



       盛星河回头扫了他一眼,“怎么不去校医室处理一下?”



       贺琦年借着有伤,大胆地把下巴搁在他肩上,“我看见女的就害臊不行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