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到达商场,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人直奔三楼的乐高门店。



       这家店铺面积挺大,装修和布局都充满了设计感,亮黄和米白色的搭配撞出了一股童真的味道,玻璃展柜和货架擦拭得干干净净,几名穿着制服的店员笑脸相迎。



       店里有不少家长带着小孩在闲逛。



       盛星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逛这种类型的店铺,感觉挺新鲜,边逛边感叹:“我小时候都没有这种玩具,积木都是木质的,或者玩玩雪花片什么的。”



       “我小时候被逼着练钢琴,参加各种绘画书法兴趣班,连雪花片都没怎么玩过。”贺琦年说。



       盛星河惊了,“你还会弹钢琴啊?”



       “那是,想当年我可是走内向斯文路线的。”



       一名留着寸头的跳高运动员脱下背心和短裤,换上衬衣西裤去弹钢琴是怎样的画面?



       盛星河难以想象。



       他对贺琦年一直有着一种比较刻板的印象,爱说爱笑,风趣幽默,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运动细胞。



       弹钢琴那是非常艺术的一件事情,需要一颗内敛安静又柔软的内心,他印象中的钢琴家都是温文尔雅,仪态端庄,有着一种和风细雨般的温柔气息,跟贺琦年基本搭不上什么关系。

http://m.soduso,cc首发

       不过贺琦年的手指特别修长,估计跨12度都不是什么问题,也算是一种傲人的天赋。



       “那你现在还会弹吗?”盛星河问。



       “那要看你想听《小星星》还是《克罗地亚狂想曲》了。”



       盛星河笑了,“还有其他选项吗?”



       “你想听什么我可以现学啊,只有有谱就能弹,顶多就是弹得不太流畅而已。”



       “可以啊,你还有这种技能?”



       贺琦年有点小小的得意,“我会的东西多了呢,播音嗓听过吗?”



       “听肯定是听过的,但也就在电视和广播里听过,没碰见过真人。”盛星河说。



       “那我给你展示展示。”



       贺琦年清了清嗓子,立马换上另一副面孔,认真道:“各位学校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们大家早上好。”



       几个称呼刚一出来,盛星河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惊讶的神情来。



       这嗓音配上这字正腔圆的调子,和贺琦年平日里的说话声调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要是蒙住眼睛,他一定不敢相信这两种嗓音来自同一个人。



       贺琦年的声线才刚发育完没多久,清亮又温柔,平常说话总带着几分笑意,咬字也不那么标准,甚至有点逗趣,端起播音腔之后,声音变得低沉微哑,充满磁性。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不苟言笑的贺琦年。



       简直令人大跌眼镜。



       “在这个阳光充沛的清晨,我校迎来了第53届大学生运动会。在此我仅代表学校对本届运动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



       贺琦年说话的同时,大脑飞快运作着,视线不自觉地停留在盛星河的脸上。



       他此时此刻想着的都是广播稿,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笑容,也忘记了害羞。



       声音沉缓有力,字尾微微上扬,停顿和重度都控制得相当漂亮。



       盛星河从来都不是什么声控,但这一刻确实被这低音炮撩得有点腿软,到最后甚至避开了贺琦年的目光。



       “怎么样!?我这段念得还行吧。”贺琦年像是幼儿园小朋友似的等待老师的夸奖。



       “嗯……”盛星河眯缝起眼睛,“很特别。”



       “哪里特别?”贺琦年笑了起来,“特别好听吗?”



       盛星河摸摸鼻子:“听着好像老了10岁。”



       贺琦年:“……”



       “开玩笑的,你的音色真的很特别,听过一次就不会忘了。”盛星河老实道。



       贺琦年心满意足地笑笑。



       挑好礼物,贺琦年把一半的钱转给盛星河,刚巧看到张大器刚在群里发的时间和定位。



       饭店和商场相聚半公里多。



       “要不我们一会直接走过去吧,车子就先锁在这边,反正回来还会经过。”贺琦年扭头询问意见。



       “行啊,走回来还能消消食。”盛星河点点头。



       下电梯时路过一家礼品店。



       贺琦年扭头瞥见了展示柜里琳琅满目的小水杯,忽然想起前两天打碎的那只玻璃杯,又倒退回去说道:“哥,你等我一下,我进去买个杯子。”



       盛星河应了一声,抱着礼物在门口等了几秒,还是跟进去了。



       柜子一共五层,各式各样的杯子按颜色和种类码得整整齐齐。



       贺琦年左右手各一个马克杯,看了一会,又放回去。



       盛星河忍不住说:“你选择性障碍吗,挑这么久?刚刚那蓝色的不是很好。”



       “我也挺喜欢这个的,但把手这儿有点小瑕疵,”贺琦年特意戳了戳把手的位置,“可惜它就剩这一只了。”



       盛星河感觉手机震了几下,点开微信。



       “大器他们已经到了,在催我们,你赶紧的,要不然拿个保温杯,夏天装冰块冬天装热水,很实用。”



       “有道理。”



       保温杯的样式比较单一,简单形容就是丑,不过有一款情侣水杯挺有创意,一黑一白,瓶身分别印一只Q版的萨摩耶和哈士奇。



       贺琦年想都没想就拿起那套去结账。



       “你一个人要用两个?”盛星河说出这话的那一霎那,立马想到了贺琦年之前说要追人的事情,一脸恍然大悟状,“还是你要送人啊?”



       “对啊。”



       “哦。”盛星河撇了撇嘴,酸不溜丢地走了出去。



       “麻烦帮我装两个袋子。”贺琦年边扫码边说。



       “好的。”店员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盛星河趴在栏杆上玩手机,贺琦年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哥,我好了。”



       盛星河刚一转身,贺琦年便抬手把其中一个浅蓝色的礼品袋递给他。



       “送你。”



       盛星河愣住,眨了两下眼,“送我的?”



       “对啊。”



       惊喜的情绪根本无法克制,盛星河的眼睛和嘴唇都笑得 弯弯的,他接过袋子,道了声谢,“为什么突然送我这个啊?”



       贺琦年付款时就早已想好了理由,从容道:“你上次不也送我运动鞋了,我回敬你一下,这样就不算故意偏心了。”



       盛星河笑了笑,指着贺琦年的手说:“那我要那个萨摩耶的。”



       “你不喜欢哈士奇吗?”



       “哈士奇太笨了,萨摩耶笑起来很治愈。”



       贺琦年把袋子递过去的同时,毫不吝啬地夸赞道:“你笑起来也很治愈。”



       盛星河:“你笑起来像哈士奇。”



       “喂,找揍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