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窗外的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小了,声音变得很轻很远。



       滴答滴答。



       像是要停了。



       盛星河眨了两下眼睛,想再撑一会,但眼皮变得越发沉重,耳边是贺琦年的轻声细语,聊着念小学时发生的有趣事儿。



       笑声越来越轻,贺琦年转过头看他,“你困了啊?”



       盛星河“嗯”了一声。



       “那你睡吧,我不说话了。”



       盛星河在半梦半醒间,感觉边上的人动了动,他想睁眼,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并没有立刻睁开。



       耳畔是均匀平缓的呼吸声,越靠越近,他心尖一颤,连呼吸都忘记了。



       贺琦年伸手替他把被子掖到了胸口处,然后躺了回去。



       这个温柔的小动作令盛星河微皱的眉心舒展开来,也稍稍地松了口气。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就在刚才听见动静的那一霎那,他的脑海中跟被雷劈过似的,本能地联想到了一些画面。



       额头,鼻尖或是嘴唇,轻轻地碰撞…



       贺琦年今晚说的那些话,以及那个暧昧的小眼神,总让他往不应该联想的方面去联想,但幸好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份情感。



       凌晨两点,窗外的雨声停了,边上的人睡着了,呼吸声变得很重。



       贺琦年这才退出微博,把手机搁到了床头柜上。



       因为他从小到大装睡过无数次,所以在预谋偷亲这件事情之前,他得判断盛星河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他之前用软件监听过自己睡着后的声音,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规律,那就是真正睡着以后,呼吸声会变得比睡前更重,更有规律一些。



       贺琦年翻了个身,平趴在床上,利用双肘的力量一点一点往盛星河边上挪。



       床头的小灯还亮着,他能够清晰地观察盛星河面部的每一处细节。



       因为侧躺的关系,细碎的刘海全都乱糟糟地耷拉着,但他的发质看起来很软。



       贺琦年忍不住伸手轻轻抓了一下,那触感确实很软,就像是在抚摸小猫咪的后背。



       盛星河的五官挑不出什么瑕疵,是属于那种你无意间瞥到一眼,就会立刻扭头回去细看的惊艳,虽说这阵训练明显晒黑了有些,但并没有影响到他的颜值,反而显得更有男人味一些。



       比起那些肤白貌美小细腿的小可爱,贺琦年更喜欢这种充满力量的运动型选手,时刻都释放着旺盛的男性荷尔蒙。



       他屏住呼吸一点一点地靠过去。



       二十厘米。



       十厘米。



       五厘米。



       心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跳动,简直快要爆炸了。



       他闭上眼,飞快地在目标物上啄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感受到什么,就已经吓得退到一边,用被子蒙住了整个脑袋。



       他的四肢都因为过度紧张而微微发抖。



       太刺激了。



       呼吸逐渐放松下来,他才在黑暗中睁开眼睛,舔了舔嘴唇。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这味道有点甜,像是走进了一家糖果店,连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甜的味道。



       他猛捶了两下自己的胸口,钻出被窝吸了口氧,毯子依旧罩在他的脑门上。



       亲吻会上瘾,他望着盛星河的嘴唇傻笑了好一会,又凑过去碰了碰。



       一夜好梦。



       隔天一早,吕炀是被自己的一泡尿给憋醒的,他上完厕所想看一眼盛星河醒了没有。



       刚一推开房门,镜片后的双眼就瞪圆了。



       “哇哦~”他惊讶地感叹一句。



       屋里开着空调,和客厅有着很明显的温差。



       或许是因为温度太低的缘故,两个人搂抱在一起,准确的说是贺琦年将人圈在怀里。



       半边床铺完全空着,被子滑到了地上,只有一条薄薄的毯子盖在腰间。



       因为角度的问题,他只能看见贺琦年的后背以及从他大腿 间穿出来的一条小腿。



       吕炀推了推眼镜,又走近一些,才发现两人原来还是面对面睡的。



       贺琦年的手脚分别搭在盛星河腰背和膝盖上,盛星河的双臂自然垂着,额头则抵在贺琦年的脖子里。



       两人睡觉的姿势让他想起了之前在新闻里见过的连体婴。



       吕炀蹑手蹑脚地走到床沿边,把地上的被子捡起来往他两身上一盖,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两度。



       遥控器一按就有声音,这动静倒是把盛星河给弄醒了。



       他的整张脸都埋在某人的胸口,只能在一片黑暗中皱起眉头。



       僵硬的脖子稍稍动了一下,他的意识和五感逐渐苏醒,他感觉枕在自己脖子底下的并不是枕头,而是一条细长的胳膊。



       心脏猛地一跳,整个人瞬间清醒。



       吕炀溜得很快,等盛星河睁开双眼,最先看见的是贺琦年的下巴和喉结。



       他半仰着脑袋,想抬手揉一下眼睛却发现整条胳膊以及小腿都被卡得发麻,肌肉里像是有千百条蚂蚁在啃噬,完全动弹不了,五官都痛苦地拧在了一起。



       这个相拥的姿势令盛星河大脑缺氧满脸通红,因为他的小腿卡着的位置实在太尴尬了,他甚至感觉到某人的小兄弟充满了蓬勃的朝气。



       “欸。”盛星河提起膝盖顶在贺琦年的小腹上。



       “嗷。”贺琦年猛地惊醒,睁眼就咋咋呼呼地大喊,“怎么了?”



       “怎么了,”盛星河凉飕飕地看着他,“你看看你自己的睡相,我都快被你挤到地上去了。”



       贺琦年眨了一下眼睛,头脑也慢慢清醒过来。



       他下意识地抹了抹嘴角解释道:“昨晚你老踢被子,我给你盖了很多次,但是你还是踢,我就只好这么把你捆住了。”



       他说着还把手脚都搭到盛星河身上摆造型,被盛星河拧了一把大腿后再次拔高了嗓门尖叫。



       “我错了!——”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但整个早上都追在盛星河屁股后边道歉。



       很多时候,他都弄不懂盛星河的想法。



       明明是直男,神经却比他这个gay还要敏感,这不能摸那不能碰,稍稍一过界就跟猫咪似的会立刻炸毛。



       是怕被一个gay占便宜还是自己被掰弯?



       贺琦年望着闷头刷牙的盛星河,轻轻地叹了口气。



       答案无从知晓。



       盛星河洗完脸,顺手拉了条白色的毛巾盖在脸上擦了两下,忽然听见贺琦年在边上说:“你那条毛巾还蛮好用的。”



       盛星河意识到什么,猛地睁眼扭过头。



       两人对视一秒,贺琦年像兔子见了狼似的拔腿就跑。



       “贺琦年!你给我站住!”盛星河扔下毛巾追过去,“你他妈到底用我毛巾擦过什么了!!?”



       “不告诉你~”



       “你死了我告诉你!”



       两人从公寓一直打到了楼下早餐铺。



       -



       等到开学以后,贺琦年的生活一下变得繁忙起来。



       他每天早上五点就要起床,匆匆洗漱过后先热身锻炼两小时,接着去赶八点钟的课。



       播音主持学院和体育部相距挺远,白天很少有时间能赶过去训练,一般都是在下午的课程全部结束之后和大家练两小时。



       夜晚的时间大多都泡在图书馆和自习室。



       上课、训练、写作业、睡觉…



       日复一日地忙碌着。



       生活节奏紧张而充实的时候,是不怎么容易感觉到时间的流逝的,经常是抬手看表,发现两个小时过去了。



       好像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迎来了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又是一眨眼的时间,大一新生的军训都结束了。



       贺琦年再次见到吕炀的时候是在九月末。



       那天是周五,下午只有一节新闻采访课,他很早就赶到学校的室内体育馆锻炼,发现盛星河边上站着个人。



       吕炀糟了将近一个月的罪,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且成功晒成了一块黑炭,整张面孔最显眼的就是眼白部位,他转过头时,贺琦年盯着看了好几秒,差点儿没认出来。



       “嚯!你怎么晒成这样了啊?”贺琦年一脸惊讶地靠过去,“鼻子上还掉皮了。”



       吕炀将挂在下巴上的口罩向上一拉,“废话,你去太阳底下晒一整天试试看,我这已经够好的,前两周都用了防晒,我们舍长就跟蛇一样在换皮,我帮他把脖子里的皮撕下来的时候能看见小血珠子。我给你看照片啊,我都拍下来了……”



       “哎哎哎……”贺琦年的脑内已经出现了画面,一脸嫌恶地打断他,“够了够了,我才不要看呢,你来这儿干嘛啊?”



       吕炀挑了挑眉,“你来干嘛我就来干嘛啊。”



       贺琦年嘿嘿笑,“我是来练跳高的,你也练吗?”



       吕炀自然不可能是来练跳高的,他前几天在刷盛星河的朋友圈时,无意间看到了一张在面馆的合影,觉得里头有个妹子长得特对他胃口,于是想来看看真人。



       盛星河瞅见刘宇晗进来,撞了撞他胳膊,“你喜欢的人来了。”



       “哎,就是看得很顺眼,还没上升到喜欢的程度呢。”吕炀纠正道。



       通常,年轻人在聊到“喜欢”这样的字眼和喜欢的人时总是会流露出羞赧的表情来,吕炀这种厚脸皮物种也不例外。



       贺琦年顺着他的视线,看见了他的“顺眼”对象——刘宇晗。



       那个乍一看不知是男是女的神奇物种,大家都称她为体育系系草。



       平时女生缘特好,和田径队里的体育生们也是称兄道弟,所以阿猫阿狗都不敢轻易招惹她。



       贺琦年轻轻摇了摇头,右手搭在他肩上,“这你就想不开了吧,喜欢她跟喜欢男生有什么区别?”



       “你不懂。”吕炀推了推眼镜片,“你不觉得她很酷吗?有着许多女孩儿身上没有的特性。”



       贺琦年仔细打量着不远处的刘宇晗,皱眉道:“什么特性?阳刚之气?”



       盛星河没忍住,扑哧一笑。



       张大器像个幽灵似的飘到他们身后,问:“你们在聊什么呢?笑这么开心。”



       “聊一聊青春期常见的情感问题。”盛星河抱着胳膊淡淡道。



       “噢?”张大器对这种情感纠葛很感兴趣,眉眼一抬,好奇道,“谁呀谁呀?谁分手了?”



       吕炀回头横了他一眼,看向盛星河,“这人谁啊?”



       盛星河给两人做了下介绍。



       “你对跳高也有兴趣?”张大器上下打量着他,“你这身材比例跳高是肯定不行的,要不然到隔壁练全能吧,对身高没那么大限制,一米八左右也成。”



       贺琦年说:“他不是对跳高有兴趣,是对我们跳高组的女同学有兴趣。”



       “谁啊谁啊?”



       “最帅的那个咯。”贺琦年说。



       “我们晗哥啊?”张大器一下就反应过来了,“你可真够胆的。”



       “她多大了啊?”吕炀问。



       张大器掐指一算,“她比你大三岁,不过没事,女大三抱金砖嘛。”



       被他这么一说,吕炀确实有点犹豫了,倒不是他不能接受姐弟恋,而是他知道很多女生都不喜欢比自己小的,觉得幼稚不成熟。



       “那你知道她的择偶方向吗?能接受比自己小的吗?”吕炀问。



       “这我哪知道啊,”张大器笑道,“不过我总觉得她的择偶方向是朝着女孩儿的。”



       吕炀转头看向盛星河,“你能帮我咨询咨询吗?”



       “我去咨询?”盛星河指着自己的鼻子,“太不合适了吧。”



       吕炀有些丧气,张大器安慰道:“没事儿,回头我给你旁敲侧击一下。”



       贺琦年挪到盛星河边上,状似不经意地问道:“教练,那你能接受比你大很多或者比你小很多的对象吗?”



       “那要看大多少小多少了。”



       贺琦年觉得报七岁过于明显,于是迂回地刺探:“大十岁或者是小……十岁呢?”



       盛星河望着不远处的乒乓球桌,想了好一会,“大十岁不怎么能接受,大个三岁左右还成,比我小十岁的话,还没成年呢,不能接受。”



       贺琦年有点急了,“那、那那小六岁呢?”



       “看聊不聊的来吧,我喜欢理性成熟好沟通的,有时候我一个眼神,对方就能明白我的意思,生活上也能稍稍地照顾我,体谅我一些,而不是需要我一直去照顾他。”



       “这么挑啊……”贺琦年小声嘟囔。



       他一想到自己在盛星河面前的种种幼稚表现,疯狂地想扇自己的耳光。



       一聊到这种关于暗恋和追求的情感问题,张大器不由得想起上回在KTV里他年哥提到的那个温柔体贴又善良的南方人。



       这都开学一个月了,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他还没打听清楚,贺琦年身边也没有女生出现,于是扭头问:“年哥,你上回说那姑娘追到手了吗?”



       吕炀和盛星河的视线同时投向一个地方。



       贺琦年脸色立马红透,心虚地拔高嗓门:“谁他妈跟你说我在追女生了?张大器你还挺会造谣啊!”



       “欸——你看你,这又不好意思承认了。”张大器指了指他的小脸坏笑,“那天在KTV里,我可是亲耳听到的啊,你说有喜欢的女孩儿了,大家都可以作证啊。”



       他伸长了脖子,正准备喊刘宇晗过来替他作证,被贺琦年勒住脖子掀翻在地。



       贺琦年生怕盛星河会误会什么,第一时间坐回去解释,“他瞎造谣的,我没说过。”



       “天地良心!我张大器从来不骗人!”张大器从地上爬起来,扯着嗓子大喊,“晗哥,你说上回他在KTV是不是……”



       话音未落,就被贺琦年捂住嘴巴呵斥道:“你他妈是不是想死?造谣造到我头上来了。”



       他在这一刻忽然理解盛星河为什么喜欢那种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心思的人,他的眼睛都快挤瞎了张大器还他妈看不懂他意思。



       简直要疯了。



       盛星河神色如常地起身道:“抓紧时间热身吧,我还有事,今天没办法陪你们训练了。”



       “你去哪儿啊?”贺琦年扔下张大器,很敏感地问。



       “去趟中心医院,我脚踝要去拍个片子。”盛星河说。



       贺琦年紧张道:“你受伤了?”



       “不是,定期复查而已。”



       “噢……”贺琦年的脸色还有点微红,几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嗯。”



       盛星河一下午的时间几乎都呆在室内,走出训练场时,被刺眼的阳光晃了一下眼。



       脑海中不停回荡着还是张大器说的那两句话。



       张大器这家伙虽然闹腾又八卦,但还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再加上贺琦年那做贼心虚的反应,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判断。



       贺琦年应该是个双 性恋,又或者,之前说喜欢男人只是开个玩笑?



       时间隔了那么久,他已经记不太清贺琦年当时的原话是什么了。



       “贺琦年有喜欢的女孩”这个消息来得十分突然,导致他有那么一刹那是僵住的,心脏也像是被针尖轻轻扎了一下,有刺痛感。



       他的感情经历平淡如水,第一次体会这种感觉。



       他对自己的第一反应感到意外。



       很不应该。



       就算贺琦年有喜欢的女孩,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从现实角度来看,贺琦年在这个恰好的年纪,有了喜欢的女孩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总比喜欢男生强。



       至少不用遭受非议和歧视,可以光明正大地牵手恋爱。



       挺好的不是吗?



       盛星河深吸了口气,耳边忽然冒出一个声音,吓了他双肩一耸。



       “教练。”



       “啊?”盛星河扭头,“你又干嘛?”



       贺琦年双手插兜,努了努嘴,欲言又止,在心里已经把张大器掐死了一万遍。



       时机根本不对,他不敢贸然告白。



       两人静默地对视了两秒。



       “怎么了?”盛星河又问了一遍。



       贺琦年抬手摸了摸后颈,解释道:“张大器他瞎说的,我根本没在追女生……”



       他一看见盛星河的脸就开始紧张,大脑拼命组织语言,想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但不是女孩儿,却被盛星河抢了先。



       “大学时光很短暂的,要是有喜欢的小姑娘就抓紧争取吧,出学校了想找对象更难。”



       盛星河逆光站立,但贺琦年还是看清了他脸上的表情。



       从容的微笑,温柔的话语,曾经治愈到他的这些东西,却反过来灼伤他了。



       最后,他还是提了口气,笑着问道:“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我喜欢的人是谁吗?”



       相比疑问,他的声音让这句话听起来更像是质问。



       盛星河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为什么要好奇?”紧接着又大大方方地补了一句,“只要不影响学习和训练就好。”



       “哦。”贺琦年听懂了什么,一步一步,向后倒退,脸上同样挂着淡淡的微笑,“我知道了,我会去追的。”因为自信的削减,他的声音比往常轻了很多。



       盛星河注视着他的双眼,忽然不知道该回什么了。



       “教练,”贺琦年忽然喊了一声,停下了脚步,“你不好奇没用,哪天我追到了,一定会分享给你,记得给我们一个美好的祝福。”



       “嗯。”盛星河嘴上虽然这么应着,心里却没由来的涌起一阵酸意。



       这小子真他妈欠揍啊。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