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你怎么了啊?愁眉苦脸的。”吕炀看着他,“不就是借住你两天么,大不了我给你住宿费和伙食费嘛。”



       盛星河叹了口气,“你想多了,我没不高兴。”



       吕炀指着他的眉心,“你那眉毛都快拧成‘川’字了,还没不高兴啊,你要真不乐意我搬过去就实话实话嘛,我又不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



       “你屁话真多。”



       刚巧滴滴车停在他们跟前,盛星河一巴掌把他推了进去。



       十多分钟后,两只落汤鸡抵达公寓。



       吕炀一进屋就赶紧把湿透了的鞋袜给脱了,光脚踩在地板上,他冲进卫生间,身后留下一长串的脚印。



       “我先冲个脚,难受死了,一来就下雨,老天爷存心跟我作对。”



       盛星河“噢”了一声,正准备发信息给贺琦年,后者倒是主动找上门来了。



       “给你买的凉皮。”贺琦年进屋以后,把塑料袋往茶几上一搁,“他人呢?”



       盛星河反手一指,“洗脚呢。”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贺琦年抽了几张纸巾盖在他头发上擦了擦,“你也赶紧冲个澡吧,都淋湿了。”



       “噢。”盛星河抓过纸巾擦了一下脸,“你晚饭吃过了吗?”



       贺琦年看见吕炀从浴室出来,摆起了臭脸,“没胃口,不想吃了。”



       他寻思着自己都这么个状态了,盛星河怎么着也该关心一下他吧,谁知道某人竟然眉飞眼笑地“嚯”了一声,“你还有没胃口的时候啊?”



       “……”贺琦年瞟了他一眼,转身道:“我回去了。”



       “那个……”盛星河伸出尔康手,“你等等。”他抓了抓后脑勺,“我那个备用钥匙是不是还在你那儿啊?”



       贺琦年缓缓地吸了口气,防止自己因为气血逆流而当场暴毙。



       “在啊,怎么了?要给他么?”他的双眼恶狠狠地盯着吕炀。



       吕炀坐在沙发上,完全游离在状况外,一脸迷茫地摆摆手说,“我不用,我和盛哥一起出门就行了。”



       贺琦年把钥匙拍在凉皮旁,“还是还你吧,反正我也用不着。”



       “你干嘛啊,火气那么大,心情不好?”盛星河看着他。



       贺琦年轻哼一声,“你先把他管好再说吧。”



       老陈醋满屋飘香,就连吕炀都感觉到了一丝丝异样,抱着一堆东西往次卧里挪。



       盛星河“欸”了一声,“那个被罩我屋里有条干净的,我还没用,你那条新的就先别拆了,回头装装卸卸的太麻烦了。”



       贺琦年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前面的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逛超市他都没说什么,甚至连住一块他都能忍,但盛星河的这句话彻底把他刺激红了眼。



       他到今天才总算知道,盛星河的温柔体贴从来不是针对他一个人。



       什么偏不偏心的,根本就是他自作多情。



       要真比起来,今天这心眼儿都偏到西伯利亚去了吧!



       更可悲的是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没资格说什么,甚至连个倒苦水的地方都没有。



       他就像是个失宠了的小动物一样站在客厅里,嘴巴一撇,满眼都是委屈。



       盛星河在屋里听见房门自动上锁的声音,回头一看,客厅里的人不见了。



       他感觉到贺琦年今天的情绪确实不对,连个最起码的招呼都没打。



       还没等他细想,吕炀的声音再次冒了出来。



       “我没枕头怎么睡啊!?”



       盛星河从衣柜里翻出一个枕头和枕头罩丢给他,“大少爷,枕头套会套吧?拉链在侧边。”



       吕炀:“你当我傻子呀?”



       “反正智商不高的样子。”



       雨点拍打在阳台的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雨势又在逐渐变大,分叉状的闪电犹如一根根弯曲的银丝劈向地面,沉闷厚重的声响震得人心头一颤。



       天色阴沉沉的,就犹如某人现在的脸色。



       贺琦年情绪不佳,坐在公寓的阶梯上发愣。



       他出门的时候忘记拿伞,这会冲出去恐怕会淋成落汤鸡,不过盛星河怕是没功夫管他了。



       喜欢和嫉妒很多时候是紧紧相连的,哪怕知道盛星河不可能对吕炀有什么意思,但还是会觉得心酸和难受。



       因为那份偏爱不再属于他一个人。



       百般愁苦,最终都在一声叹息下化为了无奈。



       有一对情侣踩着雨水进楼,女孩只顾着护着脑袋向前乱冲,一不小心撞到了玻璃,磕出了沉闷的声响,“哎哟”一声。



       那男生看起来比她更着急,急忙揉着她的脑袋,“磕疼没磕疼没?”



       女孩夸张地哀叹起来,“巨疼!”



       男生笑着替她吹脑袋,“还疼吗?”



       “不疼了。”



       贺琦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掌心。



       夜晚的风将人吹得头脑清醒,多大的不满也随着这雨声逐渐沉静下来了。



       他开始逐渐意识到自己今天的种种行为和言语有些过分了。



       吕炀是边瀚林的侄子,边瀚林又是盛星河的恩师,如果当年不是边瀚林愿意站出来,盛星河面临的将是四年的禁赛,整个体育生涯就断送在那了。



       这么大的恩情,帮忙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



       更何况,不就是这两天么?



       从牛角尖里钻出来以后,贺琦年的思维方式终于往正常的方向运转了。



       他的盛教练,温暖又富有责任心,既然是答应了边教练,那肯定要把那小破孩照顾好的,一时半会没顾得上他罢了。



       仔细回想,贺琦年脸色越来越红。



       他刚刚竟然就这么把钥匙拍在了茶几上,还用那种态度跟盛星河说话…



       真的很没礼貌啊。



       他真是被嫉妒蒙蔽了心。



       贺琦年飞奔上楼,重新站到301的门口,来来回回抬了好几次手也没好意思按下门铃。



       说什么呢?



       道歉吗?



       要是只有盛星河在,道个歉没所谓,可毕竟有外人在场呢,这么兴师动众地跑上楼道个歉,也太丢人了。



       房门忽然从里面打开,吓得贺琦年原地蹦起,连连后退,差点儿崴了脚。



       盛星河也被他惊得后退了两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 :“你怎么还没走啊?”



       “雨下大了,我刚在楼梯间躲了一会。”贺琦年的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着,“你干嘛啊?”



       盛星河晃了一下手上的雨伞,“我刚看你屋子灯没亮,就想着是不是雨伞忘拿了,等半天你人也没上来,想下去看看你走了没。你没伞就上来拿啊,呆楼梯间干嘛?”



       贺琦年没办法跟他解释自己躲在楼梯间里的愚蠢行为是出于什么,但看到雨伞的那一霎那,心口就像是被小猫爪子挠了一下,绒绒的,痒痒的。



       整个人都豁然开朗起来。



       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道歉,因为他的盛教练从来都不会生气。



       “谢谢。”他接过雨伞,转身下楼,盛星河在后边喊了一声,“地上很滑,你别跑。”



       “嗯!”



       贺琦年神清气爽地下楼梯,脑袋忽然灵光一闪,闪过一个不得了的念头——既然盛星河都松口让别人住了,多一个人有差吗?



       他被自己的这个邪恶念头震撼了三秒,脚步顿住。



       对啊,为什么他早点没想到呢!



       不不不,现在也不晚。t



       准确的说,现在才是更好的时机——



       盛星河能答应吕炀暂住在这儿,就更没理由拒绝一个无家可归的他了。



       就像是高考时解开了试卷上的最后一道大题,他忽然感觉头皮发麻,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



       盛星河回到屋里,刚拆开筷子准备享用这份传说中好吃到舔碗底的凉皮,门铃声又响了。



       他一开门,笑了,“又怎么了啊?”



       “我忘带家门钥匙了。”贺琦年皱着眉毛,一副愁苦又懊恼的表情,连连叹气。



       怕盛星河不相信,他还抽出了裤兜向外一翻,“哎,你看我这个记性……”



       “我真服了你了,这都能忘?”盛星河抽出兜里的手机,“要不然我叫锁匠帮你开个锁吧,你等下,我找找看这附近有没有开锁公司。”



       “哎哎哎!”贺琦年连忙拦住他,“不用不用,房东那儿有备用钥匙,我回头问他拿就行了,找开锁师傅一次一百多,太贵了,更何况这下雨天呢,肯定宰我一顿。”



       “那你现在能联系上房东吗?”盛星河问。



       “能,能联系上,不过他现在人在外地,说得过两天才回来,”贺琦年轻柔地试探道,“哥~今晚我能在你这儿借住一宿吗?住酒店太贵了,更何况还下雨呢。”



       “啊。”盛星河抓了抓后脑勺,面露难色,“可以是可以,不过……”



       吕炀跟头长颈鹿似的伸长了脖子,替他把问题说出来了,“他住这儿我住哪儿啊?我可是先来的啊!”



       贺琦年“呿”了一声,“我又不跟你一个屋,你急什么啊?”



       他望着盛星河时心脏砰砰直跳,怀揣着万分的期待,小声询问道:“哥~我能跟你一个屋么?我睡相很好的!保证半夜不说梦话不磨牙也不会踢你!”



       “哟,真是稀奇啊。”吕炀打趣道,“你自己磨不磨牙你自己还能知道?”



       “现在很多软件都能测睡眠质量了。”贺琦年趁机挤进屋子,反手带上了门,“苍天可鉴,我真的从来不说梦话,也不打呼。”



       盛星河望着客厅里这一大一小,无奈地叹了口气,敢情都把他这儿当收容所了。



       “行吧。”



       盛教练这一声令下,贺琦年的心里“耶斯”一声。他擦了擦满掌心的汗,嘴上的语气却是淡淡的,甚至还透出一股深深的懊悔。



       “哎,下回我一定把钥匙挂脖子里,这样就不会忘了。”



       盛星河想象着他把钥匙挂脖子里的画面,扑哧一笑,“蠢货。”



       贺琦年这会乐得都恨不得出去跑两圈,顺嘴就接上了,“对啊,我就是蠢货。”



       “……………”吕炀惊恐地望着他,觉得这孩子可能病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