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九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钉鞋有呀,”美女导购指向一排货柜,温柔道,“这边都是钉鞋,您喜欢可以试穿一下哦。”



       “有没有前掌七钉后掌四钉的?”



       导购员刚上任没多久,还是第一次知道钉鞋竟然还分种类,愣了愣,开始翻看鞋子的底部。



       “这个前掌有七颗钉子。”



       盛星河看了看,后掌没钉,“那个是跳远专用的。”



       “噢。”导购员继续在货柜上翻找,过了一会,又问,“这个行吗?”



       盛星河扫了一眼,前掌八颗尖钉。



       “那个是短跑专用的,而且我需要的是平钉,不是尖钉。”



       “……”导购员彻底懵了,她还以为钉子越多越好来着。



       最后店里的三名导购员一起在货柜上数鞋钉。



       鞋子是找到了好几款,不过盛星河忘记了贺琦年的鞋码,直接问不太好,于是相当迂回地咨询秦沛。

http://m.soduso,cc首发

       -你脚多少号来着?



       -干嘛?你要给我买鞋吗?



       盛星河十分娴熟地找理由。



       -有份普查表我这边要登记一下。



       -哦,47。



       -你脚那么大啊。



       -对啊,鞋超难买。



       -上万能的淘宝。



       刚回完秦沛的消息,谷潇潇的信息又进来了。



       -教练,你是南方人吗?



       盛星河被她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给弄愣了。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啦,就是随便问问嘿嘿。



       -你们在外边唱歌呢?



       -嗯嗯,你要一起吗?



       -不了,你们玩吧。



       盛星河挑好鞋子,看了一眼标签,觉得价格在心理预期范围之内,便麻烦店员打包。



       “您好,现金、微信还是支付宝?”收银台的小姑娘问道。



       “支付宝。”盛星河看了一下账户余额,愣住了。



       还剩两百多,就够买个鞋头。



       他平常一个人独来独往习惯了,花钱的地方并不多,很少关心账户里还剩多少钱,这一个月感觉还没怎么花钱,怎么就没了?



       第一反应是账号被盗刷了。



       他查了下现金流水,才慢慢回忆起了这阵的琐碎事。



       机票、房租、押金、水电、煤气、逛超市、请客吃饭、攀岩、水果……



       杂七杂八竟然花了两万多。



       这几年他参加比赛挣了点小钱,刨去之前的治疗费用,零零散散加起来还有四十来万,不过大部分都存在理财账户里,到期后才能取出来,最快的一笔两万要到下个月初才到期。



       工资也得下月中旬才到账。



       “支持花呗吗?”



       店员摇摇头。



       盛星河挖出钱包里所有的现金数了数,觉得应该差不多,“现金加支付宝一起付可以吗?”



       “可以的。”



       盛星河松了口气。



       包厢里,关于南方人的热议仍在继续。



       张大器的嗓门盖过了电视的音量。



       “年哥,我跟你说,我们这儿的小姑娘很多都不外嫁,你找对象之前得问问清楚人家将来乐不乐意跟你,像我妈就常跟我说,谈恋爱最好谈一个本地姑娘,这样回娘家什么的都方便。”



       贺琦年有些无语,“你这想法也太超前了,八字都还没一撇呢。”更何况他也没有这种困扰。



       “她还不知道你啊?”张大器问。



       贺琦年摇摇头,沉默不语。



       “哎,那我就要跟你提个醒了,就我们家隔壁那个女孩,跟他男朋友谈了七八年了,就因为娘家不准她嫁太远的地方去,那个男的吧也不愿意入赘,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分掉了。”



       “大器同志,你为什么活得跟居委会大妈一样啊?什么都要管。”刘宇晗抱着胳膊说,“你难不成让他在恋爱之前问人家‘哈咯,你愿意随我嫁到北方去吗?愿意的话,我要开始追你咯。’”



       张大器抓抓脑袋,笑了,“倒也是哈。”



       贺琦年笑得不行,喝了口饮料说:“放心吧,我没有这种困扰。”



       “哟?这么自信啊?”秦沛挑了挑眉,“你是打算入赘到这边了?”



       贺琦年往沙发里一靠,神色淡然,“单纯地谈个恋爱而已,考虑那么多干嘛?”



       “卧槽,你这是什么渣男言论!”张大器拔高了嗓门,“你谈恋爱难道不是为了结婚的吗?年哥,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跟你谈恋爱的女生得多伤心啊?”



       张天庆也难得地在这类情感话题里提出自己的想法:“虽然谈恋爱的人将来未必会走到婚姻的殿堂,但如果一开始就只抱着谈个恋爱的想法去追求对方的话,我觉得对对方而言,不是很公平。”



       秦沛纠正道:“是很不公平。长得帅也不能为所欲为。”



       “……”莫名其妙就被冠上“渣男”头衔的贺琦年欲哭无泪。



       “那如果他也不想结婚呢?一辈子谈恋爱难道不好吗?”



       张大器说:“不现实,到时候只会被家里人催死,我哥就是个例子,他今年快三十了嘛,谈了个女朋友,才不到一年,家里人已经筹备着婚事了,大人眼中的恋爱就是为了结婚生子传宗接代的。”



       贺琦年微弱地叹息一声。



       他知道在场所有人都是出于好心,说的话也都有道理,只不过,他在这一瞬间,忽然意识到,再好的朋友也有聊不到一起的话题。



       再近的距离,也可能存在逾越不了的鸿沟。



       一直坐在角落没发声的谷潇潇低头发了一条消息。



       【别听他们的,他们又不是你。】



       贺琦年抬眸看她,谷潇潇嘴角的笑容寓意不明。



       -



       盛星河到家时八点多,躺在卧推凳上做了一会力量训练,看见对面楼层的灯亮了起来。



       小朋友回家了。



       人影在窗户边晃悠了一圈。



       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下一秒,贺琦年的视线就投了过来,盛星河立马把窗帘拉成一条窄小的缝隙。



       没有预想中那种四目相对的唯美场景,贺琦年有些失望,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百~万\小!说。



       盛星河躲在窗帘后笑了一声,把手里的阻力带扔在一边,休息了十分钟左右,起身去浴室冲澡。



       回来时微信上多了两个小红点,都是贺琦年的消息。



       -你在干嘛呢?



       -晚点一起吃夜宵吗?



       盛星河边出门边低头打字。



       -晚点还有事情要办,没空,你去吃吧。



       贺琦年退出聊天框,在床上滚了两圈,喃喃自语:“这个没空那个没空,永远都是没空,哪儿那么多事情呢?”



       思绪还没来得及飘远,屋外响起了沉而有序的敲门声。



       “谁啊?”



       “外卖。”



       这声音太过熟悉,前一秒还闷闷不乐的小脸立马变了,他几乎是从床上蹦起来的,“来了来了来了!——”



       “你不是说没空吃么?”贺琦年的嘴角挂着笑,欢脱的像是只迎接主人回家的大型犬。



       盛星河刚洗过头,脖子里挂着条淡色的毛巾,他的头发只是稍稍擦了一下,并没有吹干,水珠顺着他的两鬓缓缓滚落,整个人看起来湿漉漉的。



       贺琦年呆了两秒,看见他手上提着个牛皮纸袋。



       “这什么东西啊?”



       盛星河抬手把袋子递过去,“打开看看。”



       贺琦年早就看见了袋子上的LOGO,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起,就连眼睛都亮了起来。



       “是送我的吗?”



       盛星河淡淡地“嗯”了一声。



       贺琦年侧身让出了一条道,“先进来吧。”



       盛星河还在犹豫,胳膊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拽进屋里,他忽然发现这小东西的力气贼大。



       两人认识这么久以来,盛星河第一次踏进这间小屋,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贺琦年的房间虽小但五脏俱全,而且收拾得非常干净,厨房是开放式的,和客厅连在一起,靠窗的位置是一张单人床,一进门就是全貌。



       简欧风格的装修,看着明亮又舒适,空气中还透着一股橘子皮的清香,淡淡的,闻着很舒服。



       米白色的瓷砖纤尘不染,鞋柜上的鞋子码得整整齐齐,就连床头柜上的数据线都用一个收纳扣卡在一起防止缠线。



       整个屋子的细节都在告诉别人,它的主子很爱干净。



       盛星河自愧不如。



       贺琦年坐在客厅的小沙发上,惊喜地打开鞋盒,里面躺着一双黑白相间的钉鞋。



       出乎意料的好看。



       之前他的钉鞋都是学校统一定的,要么绿油油,要么黄澄澄,要么是诡异的阿凡达蓝……



       配色离奇,审美坍塌,总之跟这双完全不能比。



       “你为什么突然送我鞋子啊?”



       “也不是突然啊……”盛星河没想到这小屁孩问题这么多,怕他多想,于是挠了挠耳朵说,“就我之前买的,还没怎么穿,不是被禁赛了么,然后……”



       他越扯越觉得离谱,越扯越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圆,“反正还没机会穿呢,你那双不是坏了么,就先拿去穿吧。”



       贺琦年听完他的一连串屁话后,感觉脑子没转过弯来,疑惑道:“那穿完还要还吗?”



       盛星河被他的思维逻辑给逗乐了:“送你的,不用还。”



       贺琦年内心再次雀跃,弯腰换鞋,“太谢谢了!这双比我之前那双强多了。”



       “合脚吗?”盛星河问。



       贺琦年起身原地转了两圈,“完全合适,没想到咱两的鞋码居然是一样的。”



       “你喜欢吗?”盛星河又问。



       “喜欢!当然喜欢!” 他的眼睛像小动物一般亮闪闪的,心情多好,不言而明。



       “喜欢就好。”盛星河想了想,又说,“不过你到学校的时候,千万别说这是我送给你的,就说你自己买的。”



       贺琦年眼眸一抬,电光石火之间,领会到了盛星河话里暗含的意思,顿时觉得浑身上下的毛孔都撑开了。



       偷偷的,不能说,因为别的小朋友都没有。



       他一眨不眨地盯着盛星河的眼睛,感觉有人在他的脑子里放烟花,噼里啪啦炸开了绚烂的花。



       “教练。”



       “嗯?”



       贺琦年嘴角一翘,“你这算不算偏心了啊?”



       “……”盛星河伸手去夺钉鞋,“还我!”



       贺琦年一把护在怀里,“给了我就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