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七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盛星河身为跳高队教练自然是会去观看决赛,但被贺琦年这么一说,倒像是专门为了他而去的。



       不得不佩服,贺琦年那张小嘴是挺会说的。



       进入决赛的一共十二名运动员,其中有九名都是体育学校的学生,最高的一个男生将近两米,小眼睛,看人都是用瞟的。



       运动员的身高也会给对手增加压迫感,特别是跳高这样的项目,秦沛在T大的田径队里算高的,但在决赛场上,成了倒数第二。



       心理压力巨大,还没上场心跳就疯狂加速,坐在休息区域灌了好几口水。



       盛星河就站在距离跳高场地最近的看台边,一看着状态就知道怎么回事,低吼一声:“秦沛,鞋带松了,再检查一下。”



       秦沛弯腰将鞋带重新系紧了。



       “专注就行,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把结果放一边。”



       秦沛点点头。



       轮到贺琦年的时候,盛星河没有任何指示,只是用口型说:“加油。”



       贺琦年下巴微扬,冲他竖起一根食指。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盛星河接收到了他的信号,轻轻地笑了一声,“口气倒是不小。”



       周教练坐在盛星河的边上,看见两人的互动之后,评价道:“这家伙倒是挺自信。”



       运动员上场比赛就像学生高考差不多,不管前期备战多认真,一进入到比赛氛围中去,就一定会有从容和紧张的,从每个人的赛前状态就可以轻松分辨出来。



       贺琦年之前在全国青年田径锦标赛上拿过冠军,再加上这阵训练成绩很稳定,所以整个人的心态很放松。



       身为教练不光要关心队员的身体情况,更要关注他们的心理状态,针对不同性格的队员就连说话方式也需要相应的调整。



       比赛开始前,裁判宣布了横杆的上升高度,分别为1米95,2米,2米05,2米10,2米13。



       越往上,高度的增幅就越小,但不得低于2厘米,具体看赛委会怎么规定,如果有选手越过2米13,高度还会继续增加,直到他跳不过去为止。



       2米13这个高度对于贺琦年来说并不困难,毕竟他的日常训练水平都能稳定在2米13到2米16之间,但因为昨晚下过一场大雨的缘故,场地还有些湿滑。



       环境、身体和心理的状态都会影响到队员的比赛成绩。



       盛星河在赛前对队员们的成绩都有一个大概的预估,贺琦年只要发挥正常,拿前三名总是稳的。



       按照大赛规则,参赛选手都可以选择在其中任何一个高度开始试跳,一共三次机会,连续三次失败,即失去继续比赛的资格。



       这也就是说,只要你有自信,哪怕从2米13这个高度开始试跳都没问题,一共三次机会,杆子落地就算输。



       这样一是可以节省体力,二是假如到最后,赛场上只剩下两名运动员,他们的失败高度相同,那么裁判会根据两名运动员的起跳高度决出胜负,起跳高度高的那名获胜。



       还有最关键的第三点,就是在心理上碾压对手。



       许多心理素质较好且有一定比赛经验的老运动员都会选择较高一点的起跳高度。



       不过在赛前,盛星河并不建议贺琦年从太高的高度起跳,毕竟这片场地并不是很熟悉,再加上天气的原因,赛道湿滑。



       前几次试跳可以让运动员进入竞技状态,就算助跑和起跳有问题也可以有机会做出相应的调整,缺点就是费体力。



       所以起跳高度怎么选,也是一门学问,这点全凭个人经验。



       十二名运动员中,包括秦沛在内的,一共有九名选择了从1米95这个高度开始起跳。



       南方体校的一名运动员选择在2米的高度起跳,贺琦年和C市体校的赵天煜选择了2米05。



       从高度的选择也可以看出一个运动员的水平在哪里,你的对手在哪里。



       三位裁判将横杆升到1米95,运动员自动起身排成了一条长队。



       时限员发出指令之后,第一名运动员举手示意。



       比赛正式开始。



       助跑、起跳、过杆,一气呵成。



       那位运动员笑着走下垫子。



       但凡有人过杆,就增加了后边运动员们的心理压力。



       在1米95这个高度上,有一名运动员三次试跳全都失败,第一个被淘汰。



       不过他没有因此伤心难过,而是笑着回到休息区,给自己的朋友加油打气。



       对于有些人来说,参加比赛并不是想要拿奖,而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一次经验的积累,一次失败的沉淀。



       一个运动员的内心必定是怀揣着坚定信念的——下一次会更好。



       运动员们试跳完毕,三位裁判将横杆上升到2米,这轮依旧是九名运动员进行试跳,每人三次机会。



       贺琦年和赵天煜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他们两个在之前的青年锦标赛上就碰见过,当时贺琦年 以2厘米的高度险胜赵天煜,拿了冠军。



       跳高比赛有时候也得靠一点运气。



       还记得那场比赛的最后一轮,高度上升到2米16,贺琦年和赵天煜都有三次试跳机会。



       赵天煜在前,贺琦年在后,两人轮流进行试跳。



       赵天煜第三次失败之后,贺琦年的心理压力其实减少许多,因为迎接他的就只有两种可能,跳过去,赢了,跳不过去,两人打成平手,然后降低高度再比一次。



       他的心理状态一放松,最后一跳就出现了奇迹。



       2米16,成功越过,打破了他的个人最好记录。



       “你最近的记录是多少?”赵天煜问。



       “差点就3米了。”



       “……”赵天煜看了他一眼,“没跟你开玩笑。”



       “2米16左右。”贺琦年说。



       赵天煜哦了一声,低下头,若有所思。



       “那你呢?”贺琦年问。



       赵天煜:“不告诉你。”



       “……”



       真是垃圾对手。



       不过贺琦年并不在意,知道对方的高度又不能把自己的能力提上去,只有训练才可以。



       赵天煜的这种行为在贺琦年眼中就是考试前问同学昨晚有没有复习的心理。



       忐忑不安,想给自己找点自信,不过看他那一脸便秘样,估计是受打击了。



       2米的高度试跳结束,一下子刷下去了一半的人,包括秦沛在内。



       这让盛星河感到有些意外。



       他在平常训练中成绩都在2米08左右。



       “怎么回事儿啊?昨晚没休息好?还是热身的时候没拉开?”盛星河问。



       秦沛抬手捏了捏小腿,“不知道怎么回事,肌肉有点痛,没发挥好。”



       “没事儿,能进决赛就已经很不错了,一会我给你贴下肌内效看看能不能缓解,实在不行明天我陪你上医院拍个片。”



       秦沛愣了愣:“还需要拍片吗?”



       “当然!如果有问题需要尽快治疗,千万不能抱有侥幸心理,有些小问题将来也会演变成大问题。”



       “嗯,知道了。”



       贺琦年一听明天两人要单独上医院,扭了扭脚踝说:“教练,我这踝关节好像也有点不太对劲。”



       “什么不对劲?你又怎么不对劲了?刚刚在场地上活蹦乱跳的人是谁?我看你是脑子不对劲。”



       “……”贺琦年简直要气晕了,“你太偏心了!一点都不关心……队员的心理健康!”



       他特意把“我”换成了“队员”。



       盛星河趴在栏杆上笑了起来:“行,那回头我带你上三院神经科看看脑子。”



       贺琦年哼了一声,继续关注比赛。



       此刻赛场上还剩下七位选手,横杆再一次升高到2米05。



       超过了在场所有人的身高。



       视觉上的效果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运动员的心态,往往都是个子越矮,压力越大。



       有些运动员在还没有助跑的时候,就已经觉得自己很难越过这道坎。



       心理上先输了,那身体自然也无法突破极限。



       第一次试跳,只有贺琦年和赵天煜一次过杆。



       剩下的是来自体育大学的周韬,这人是在第三次试跳后才勉强过杆的,看情况应该撑不过下一个高度。



       果不其然,在2米10的时候,他两次试跳都失败了。



       周韬向裁判申请免跳资格。



       “卧槽,这个时候免跳?那他下一轮肯定死啊。”坐在观众席上的谷潇潇震惊地拍了一下大腿。



       周围还有不少体育大学的学生在观赛,盛星河回头看了她一眼,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谷潇潇立马抿唇。



       在跳高赛中,运动员可以在一次或两次试跳后申请免跳,直接进入下一个高度,但在下一个高度上他试跳次数,得减去前面的失败次数。



       也就是说,周韬在2米13的高度上,只有一次试跳机会,而贺琦年和赵天煜分别都有三次机会。



       按照之前的抽签顺序,赵天煜排在第一。



       只见他站在起跑点,深深地吸了口气,大概是紧张,他助跑的节奏明显慢了,腾空角度也有问题,盛星河一看就知道他肯定过不去。



       果不其然。



       胳膊打到横杆,横杆落垫。



       观众席里都是惋惜的叹气声。



       裁判员示意后,贺琦年站到了起跑线上。



       助跑,起跳……



       杆子轻轻晃动了一下,停留在原位。



       真他娘的争气!



       看台上立即爆发出响亮的欢呼,T大的所有学生都站起来了,就连隔壁体校的女同学都在笑着议论。



       “这男的好帅哦……”



       “腿好长,比例好好。”



       “叫什么来着?”



       “我哪知道,要不然你过去问问他同学有没有他联系方式。”



       害羞后的红晕爬上了女孩的脸颊。



       “你不敢的话一会我帮你要!”



       盛星河所在的位置刚好能看清贺琦年的整套动作,起跳慢了,导致过杆角度出现问题,臀部是在横杆上擦过去的。



       贺琦年回到休息区的时候,盛星河就把问题告诉了他,“下轮可以放松一些,注意把髋部送上去。”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体校队伍忽然爆发出一声惊呼。



       贺琦年猛地回头——周韬那破釜沉舟的一跳竟然过了!



       简直是戏剧性的反转。



       “卧槽!”张大器直拍大腿,“这个逼有点水平啊,心理素质也太好了吧!”



       盛星河回头分析道:“这种一看就是比赛型选手,平常的训练成绩应该一般,你看他选的是1米95这样的起跳高度,但一到关键时刻那爆发力就很强。”



       “太可怕了。”张天庆摇头感叹,“我本来还以为他跳不过2米10的。”



       “这就是赛场黑马。”盛星河笑道,“但愿你们也可以成为一匹漂亮的黑马。”



       周韬一越过去,所有的压力就全都转到赵天煜身上了。



       他成了赛场上唯一一个没有蹦过2米13的。



       还剩两次机会。



       他摸了摸自己的眉毛,嘴里一直默念着些什么。



       他的教练也在看台边大喊:“赵天煜你助跑步伐能不能大点?我怎么教你的?啊?”他的声音像是菜市场的扩音喇叭似的,极具穿透力,吼得周围一圈小女孩都不敢说话了。



       赵天煜倍感压力,两次试跳全部失败。



       “啊!——”体校的学生们扼腕叹息。



       赵天煜虽然拿到了第三名,但下场时仍垂着脑袋,完全不敢往教练的方向看。



       相对比之下,贺琦年又觉得盛教练简直就是菩萨转世,温柔得一塌糊涂。



       裁判员将横杆高度上升到2米16。



       周韬和贺琦年分别都有三次试跳机会,不过贺琦年的压力比周韬小很多。



       因为他的起跳高度是2米05,周韬则是1米95,如果两人在这一轮都不过杆,起跳高度较高者的获胜,另外他前几轮的过杆率是百分百,周韬失败了好几次。



       贺琦年的第一跳没有成功——他的钉鞋坏了,刚跑了两步就开胶了。



       “操,质量也太差了。”



       盛星河纵横赛场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震惊了三秒,赶紧向主裁判申请再给一次机会。



       主裁判权思考了几秒钟,命令道:“赶紧换鞋。”



       贺琦年扶着脑门,陷入绝望——他这次没有带备用钉鞋。



       跳高运动员的钉鞋都是有特殊规定的,前掌七钉后掌四钉,因为钉鞋的抓地力极强,脚底不易打滑,运动员在起跳时,还可以借助登地的反作用力积蓄更大力量,增强一瞬间的爆发力。



       一般运动鞋根本没办法代替。



       盛星河心口一紧,“你鞋子没带?”



       贺琦年无力地点了点头。



       “试试看我的吧。”秦沛的声音从他背后冒出来。



       贺琦年感觉眼前一亮,心脏已经落回了一大半,“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



       比较可惜的是,秦沛的鞋码比贺琦年大了一号。



       贺琦年边系鞋带还不忘开玩笑:“你有脚气不?”



       观众席里爆发出一阵哄笑。



       “你有多自恋,我的脚气就有多严重。”秦沛说。



       “……”



       鞋子穿着并不合脚,贺琦年的前两次试跳都没有过杆。



       轮到周韬第二次试跳时,T大的同学们全都跟念经似的诅咒:“过不去过不去过不去……”



       周韬纵身一跃,果然没过去。



       “哇哦——”T大集体欢呼。



       盛星河忍不住笑了,回头说:“你们低调一点行不行?”



       这种时候,为学校争光的集体荣誉感就充分显现出来了,体校的学生们也不管对手有多帅,自然是帮着自己学校的同学。



       于是,在贺琦年第三次试跳时,体校那边传来了邪恶的诅咒:“掉下去!掉下去!掉下去!……”



       T大的同学们听后相当气愤,吼声震天:“贺琦年!加油!——贺琦年!——加油!——”



       在张大器的带领之下,整齐划一的呐喊声响彻天际,完全盖过了体校同学的音量。



       贺琦年回过头,冲观众席上抛了个飞吻。



       看似是和队友打招呼,不过他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声星河的身上。



       他看见盛教练回头向大家比划起噤声的手势。



       运动员需要士气,但更需要一个平稳放松的心态。



       阳光穿透云层,洒向苍茫大地,贺琦年感觉眼前的世界更清晰了一些。



       他回过身,望着不远处的横杆,凝神静气了两秒,逐渐忘记了脚下的不适感。



       在盛星河的指示下,观赛席位置立刻安静下来。



       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同一个点。



       贺琦年的助跑节奏和角度控制得非常好,前八步助跑在放松自然的情况下略微加速,身体轻盈而稳健,后半段步伐逐渐增大。



       助跑到最后一步,起跳腿屈膝缓冲……



       看台上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盛星河也紧紧地揪住了身前的围栏,他的双眼半眯着,心底不断默念:过过过过过……



       贺琦年的左腿猛地一蹬,柔韧的身体腾空而起!



       他的大腿紧实而有力度,后背反弓,整套动作流畅又舒展,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



       那背弓高度十分惊人,髋部,大腿也运了上去,盛星河敢保证哪怕是2米18的高度,这一跳也绝对能过去。



       横杆稳稳地停留在原位。



       “哇!——”观众席里爆发出暴风雨般猛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裁判高举白旗,表示试跳成功,成绩有效。



       周韬失望地闭了闭眼,心态已经崩了。



       贺琦年起身后的反射性动作就是望向看台,这一次,盛星河正好也看着他。



       四目相接,盛星河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头顶的阳光有些耀眼,少年清澈的眼眸轻轻眨动,唇角上扬,他终于把最好的自己呈现在了喜欢的人面前。



       盛星河的心跳逐渐缓了下来,耳畔再次响起了小朋友清亮的嗓音——



       你在的时候,我或许会超常发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