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五章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贺琦年下山的路上一直在留意盛星河会不会把那团纸巾给扔了,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怎么着,连续路过三个垃圾桶,都没见他扔掉。



       重新回到山脚下已经四点了。



       夏日昼长夜短,太阳还没有要落下去的意思。



       队伍解散之后,盛星河忽然叫住贺琦年。



       贺小朋友满脑子装的都是“玫瑰花”的事情,被他这么一叫,后背都绷直了。



       他扭过头,太阳光照得他几乎睁不开眼。



       “干,干嘛啊?”



       “把你那一头杂毛的颜色给我染回来,整的跟只白孔雀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上什么选秀节目,明天让别的学校同学和记者看到了像什么样子,你的形象就是学校的形象知道吗?”盛星河说。



       贺琦年小嘴一噘,“噢”了一声,“就这事儿啊?”



       “还有明天早上五点就要集合,晚上早点睡。”



       “噢。”贺琦年转过身,松了口气。

一秒记住m.soduso.cc

       也是,他指望一个钢铁直男领悟些什么呢。



       -



       不管白天的阳光多么火辣,夜色总是温柔的。



       盛星河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桌前看东西,而和往常不太一样的是,总有一张笑脸在他脑海中反复出现。



       那人的笑容是十分洒脱的,又带着年少时特有的几分稚气,总让人捉摸不透他究竟想表达些什么。



       他对着书上的文字晃神,十分钟后,发现目光还是停留在关于“静态收缩”这个词的解释上。



       收缩的力量等于或小于阻挡运动的力量,所发生的收缩称为等长收缩或称“静态收缩”。



       这已经是他今晚第N遍读这条内容,可大脑似乎没有跟着运转,总是走神。



       他对着淡色的墙壁深深地吸了口气,闭眼搓了搓脸颊。



       台灯边上躺着的是那朵“玫瑰花”。



       他一直揣在兜里带回家的,压扁之后无法恢复原本的造型,看起来不再像刚接到时那么饱满。



       盛星河有点强迫症,想拆了重新折,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不敢保证自己的动手能力能把它恢复原貌。



       十点钟的时候,手机闹钟响了,这是在提醒他可以洗漱洗漱,准备上床睡觉了。



       可今晚他还没把书看完,英语单词也没背。



       他很不喜欢大脑被其他事情占据的感觉,这会让他产生一种强烈的罪恶感。



       时间都被浪费了。



       在运动员的世界里, 27岁已经不年轻了,就连解说时,都会在他的名字前加上“老将”两个字。



       可他现在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再次看向那朵“玫瑰花”时,他皱了皱眉,把它扔进抽屉的一个小铁盒里。



       盛星河拍了拍脸,调整呼吸,集中注意力百~万\小!说。



       “就这事儿啊?”贺琦年的脸再次闪过。



       “啊!——烦死了!”



       盛星河抓了抓头发,起身去倒水,走过客厅时,又不由自主地往对面那栋楼瞟了一眼。



       灯亮着,但没看见人影。



       盛星河把热水倒进玻璃容器里放凉,接着打开茶几上的笔记本,搜索关于田径队的新闻。



       跳高队的秦鹤轩在前几天的亚洲室内跳高赛上以2米31的成绩夺冠,接下去要准备钻石联赛。



       田径队的各大官微齐齐送上了祝福。



       秦鹤轩和盛星河是在国家队的训练基地认识的,宿舍就在对门,关系一直很不错。



       秦鹤轩的个人最佳成绩是2米30,这两年一直保持得挺好,盛星河发自内心地祝福他,期待他能创造出更好的成绩,因为秦鹤轩还比他大两岁。



       他经常在想,如果秦鹤轩可以在27岁之后,越过更高的高度,那他一定也可以,秦鹤轩可以撑到29岁不退役,那他也一定可以。



       人总是喜欢给自己树立一个标杆,这样就显得不那么孤单。



       秦鹤轩和他是同一类人,走的是同样的路。



       没有天赐的祝福,只有后天的努力。



       盛星河点进秦鹤轩的朋友圈后看到了一些老照片。



       他不可抑制地想念起基地的横杆、垫子、跑道甚至是食堂伙食。



       那些曾经吃腻了的东西,成了他此时此刻最想念的味道。



       要是拨动指针就能让时间变快就好了。



       八月二十号是省运会开赛日,天还没有亮的时候,盛星河就已经来到学校,和田径队的其他教练一起忙前忙后。



       赛场就在本市,开车过去一个小时,参赛人数不少,体育部包了两辆校车。



       上车前,盛星河和周教练一起核对人数。



       T大田径队有统一定制的队服,T恤加短裤,红艳艳的国旗色,胸前和背后都有一排显眼的刺绣,绣着的是学校的名字。



       平日里大家都嫌土,懒得穿,但在这么隆重的场合,就都换上了。



       贺琦年是最后一个到场的,他上身穿着队里的T恤,下半身配的是一条黑色运动裤,露出修长的双腿。



       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他的新造型。



       干净利落的寸头,平日里亮闪闪的耳钉也不见了。



       贺琦年是很少见的明星脸,五官立体,轮廓清晰,任何一个角度都找不到什么瑕疵,额头还带一点点美人尖,推成寸头依旧帅气。



       大家都习惯了他嚣张狂野的银发,忽然变回黑色更让人眼前一亮。



       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时候,充满了少年气。



       杀马特终于变回邻家小哥哥,盛星河甚至有些欣慰。



       跑跳类运动员和投掷类的身型对比是非常鲜明的,贺琦年穿过铅球队的时候,把所有女生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



       “好想摸摸他脑袋。”



       “像大狗子。”



       贺琦年嘿嘿一笑,站在老远就开始喊:“早啊盛教练!”



       盛星河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两遍,点点头:“早。”



       贺琦年赶紧钻过去,低下头:“你想摸摸我的头发吗?”



       “神经病啊!”



       清晨五点半,路灯都还没有熄灭,运动员们依次排队上车,心情犹如去春游。



       贺琦年是队里最高的,排在末尾,上车时只剩下两个空位,一个在前排,一个在倒数第二排。



       李澈坐在倒数第二排的位置,看见他,热情地挥手,拍拍坐垫,“年哥!这里这里!”



       贺琦年瞅了一眼还在门口和周教练聊天的盛星河,犹豫了两秒,戳了戳前排一个跳远队的同学。



       “能不能跟你换换位置,你到后边那个空位去坐?”



       那个同学也没问为什么,“噢”了一声,拎起背包向后挪去,坐在了李澈边上。



       李澈皱了皱眉,小声嘟囔:“搞什么啊……这都看不见。”



       走道右侧就是秦沛的位置,他勾了勾嘴角说:“你没看到前边坐着的都是美女么?他才懒得搭理你。”



       李澈昂着下巴定睛一看。



       确实。



       跳远队里有个出了名的校花级美女,肤白貌美大长腿,据说家庭条件还不错,她总是扎着高高的马尾,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此刻和贺琦年聊上了。



       “你怎么忽然换造型啦?”



       “我们教练让剃的。”



       “你这么听话啊?”



       “嗯,你别看他长得斯文,其实很凶的……”



       盛星河上车的时候已经没有位置可选了,他环视一周,坐在了贺琦年边上,接下他们的话茬:“我让你染回黑的,谁让你剃了,你别瞎造谣啊。”



       对面的女生笑了起来。



       “那你觉得我新造型帅吗?”贺琦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还行吧。”



       “还行是什么鬼,一到十分,十分最帅,你打个分。”



       盛星河想了想:“九分吧。”



       贺琦年扭头看他:“那还有一分扣哪儿了?”



       “话太多了,你看人电视剧里的帅哥,都是很高冷的,说话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哪有你这样叭叭叭停不下嘴的。”



       “那是得了自闭症吧。”



       “……”



       边上的女孩们笑得更欢了。



       盛星河准备吃早饭的时候,顺口一问:“你早饭吃过了吗?”



       “还没,昨晚百~万\小!说看到三点,早上能爬起来就已经不错了。”



       “哟,看什么书看那么认真?”



       “当然是不正经的书了。”



       “你还好意思说。”



       盛星河叹了口气,从包里挖出一袋肉松面包和一罐脱脂奶,“赶紧先垫垫肚子,八点就开始预赛了,不出意外的话,百米和跳高应该是同时进行的。”



       “谢谢。”贺琦年惊喜地扯开包装,大口地塞着面包,就连脱脂奶喝起来都是甜甜的味道。



       等他吃得差不多了,才听见盛星河的肚子叫了一声,他猛地反应过来,那些面包并不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车上的人都是一起吃过早点的,贺琦年可怜巴巴地问了一圈才要到一袋豆浆。



       “真不好意思啊,只有这个了,”贺琦年把豆浆塞到盛星河手里,“你没吃早饭怎么不和我说呢?”



       “还好,我不是很饿。”盛星河拧开豆浆嘬了两口。



       “我刚都听见你肚子叫了。”



       “哦,没事,你一会还要比赛,填饱你的肚子比填饱我的重要。”



       盛星河喝完豆浆把椅背稍稍放下去了一些,戴上耳机,闭目养神。



       贺琦年在心里暗自庆幸抢到了这个位置,能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校车晃晃悠悠,盛星河抱着胳膊,很快就睡着了。



       贺琦年悄悄挖出包里的手机,关掉音量,对着他的睡颜偷拍了好几张照片。



       窗外的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不知不觉地,车子就驶进了体育馆。



       清晨的空气里带着晨露与花香,穿透肺腑,提神醒脑。



       跳远的教练高烧不退,没有一起跟来,盛星河一个人带两支队伍,下车后带大家熟悉了一下场地,交代各项细节。



       “一会步伐要注意,该怎么跳怎么跳,一定不要紧张,就当是平常训练。”



       “教练,一会您过来看我们比赛吗?”跳远队的小姑娘鼓起勇气问道。



       “看,肯定看,”盛星河点头道,“你们好好表现!”



       等他把跳远队的成员全都安顿好之后,再一扭头,发现自己带的队伍里少了个人。



       距离检录结束还有不到十分钟,他急得原地打转:“贺琦年人呢!?”



       “不知道啊,”张天庆四下张望,“刚才好像就没看到他了。”



       “可能去厕所了吧。”李澈说。



       盛星河摸出兜里的手机给贺琦年发消息,没人回,电话也打不通。



       紧要关头,他急出一头冷汗,迈开长腿往跳高场地最近的男厕所飞奔。



       他边跑边打电话,手机一直没有人接。



       他往群里发了最后通牒。



       【盛星河:贺琦年你再不出来就干脆别比了!】



       男厕所空空如也,盛星河无奈之下,又飞奔回田赛场地。



       盛星河心急如焚。



       张天庆的手里捏着贺琦年的号码牌:“教练,怎么办啊?”



       怎么办。



       只能你上呗。



       可他却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皱着眉头环顾四周,试图借着这最后半分钟时间,寻找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在这个紧要关头,盛星河的脑海中忽然闪过张大器在面馆里说过的那句话——教练好偏心。



       如果此时此刻,是张天庆不见了,贺琦年做替补,他大概就不会像这样犹豫不决。



       “你……”他正准备宣布张天庆上场的那一霎那,背后响起了某人清亮的嗓音。



       “教练!——”



       盛星河浑身一颤,心脏瞬间落回原位。



       他怒气冲冲地转过头,正准备破口大骂,却清楚地看见小朋友的手上拎着一袋冒着热气的早点。



       贺琦年一路狂奔,脑门上汗涔涔的。



       “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各种都买了一点,小笼包,蒸饺,还有煎饼果子……”



       盛星河忽然想起体育馆里似乎是没有卖早点的地方,从内场跑出去起码要十来分钟,更何况还是一片完全不认识的场地买这么多东西。



       灯光下,他鼻尖上的细汗格外明显。



       还没开始比赛,却像是个刚跑完马拉松的。



       盛星河哪里还骂得出口,接过早点,横了他一眼:“赶紧准备比赛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还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出去之前不会跟人打声招呼吗?”



       “我说了你肯定不让我去了。”贺琦年撇了撇嘴,挨到他耳边,小声嘟囔:“对不起教练,我错了,你别不高兴。”



       “我不高兴了吗?”



       贺琦年抹了抹一脑门的汗,咧嘴笑了,“那你快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