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或许…你其实…是个姑娘?”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盛星河怀疑这孩子脑子先天畸形,这智商怎么跟颜值呈反比呢!



       贺琦年又自以为机智地补充道:“他去医院拉过皮。”



       盛星河扶额。



       贺琦年也从他绝望的眼神中意识到了什么,又试探着弥补:“他当年……可能,未婚生子,生我的时候还小。”



       “……”越说越扯,大金链根本不相信。



       他拽着贺琦年的胳膊,邪魅一笑,“好了年年,别挣扎了,跟了我没坏处的。”



       盛星河被这糟糕的台词给恶心坏了,五官扭曲,当场反胃,鸡皮疙瘩掉一地,不过真正令他抗不住的还是眼前这个油腻大叔。



       这特么什么玩意儿啊……活生生的性骚扰?



       贺琦年也有些扛不住,一脸烦躁地甩开他的胳膊,“你他妈别碰我!”



       盛星河心说还家伙挺洁身自好,说明还有得救。



       “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啊?”大金链子又问。

一秒记住m.soduso.cc

       “关你屁事!”说罢便推开大金链子往外走。



       “年年。”大金链拦在他面前,指了指盛星河,“你老实跟我说,他是不是也在追求你?”



       这个“也”字就很微妙,完全印证了盛星河刚开始的推测。



       大金链的指尖在空中抖了两下,“你是不是就喜欢他这样身材的?我可以练啊!我减肥!我从今天开始戒荤戒酒!”



       贺琦年有些无语:“大哥,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喝糊涂了吧?”



       大金链一摆手:“我没喝多少!我现在很清醒!你今天就给我一准话,我怎么做你才肯跟我!?嗝……嗯?你说,我怎么做你才?嗝……才肯……”



       “……”话都说不利索了。



       盛星河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在现实里听到这种露骨而又疯狂的台词,震惊的同时,有点想吐。



       他虽然略微有点了解这个群体,但还是感觉这画面太冲击了。



       “我辞职了,你以后别再动不动打我电话。”贺琦年说。



       “你别这样。”大金链放软了语气央求道,“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吧,我有什么缺点你可以提出来,我一定改。”



       贺琦年:“说得你好像有什么优点一样。”



       “……”



       盛星河在一旁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笑,有你什么事儿?从哪来滚哪去。”大金链吼道。



       盛星河也怒了,“你以为我乐意杵这儿看你放屁啊?贺琦年,你出来跟我好好解释解释这胖子怎么回事。”



       贺琦年“噢”了一声。



       “操……”大金链咬牙切齿,“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局里有人,信不信我现在把你砍了都没人敢动我。”



       盛星河冷笑一声,“不信。”



       接下来的场面可谓是盛况空前,有些糟糕,不过是对于大金链而言的。



       大金链气势汹汹地瞪着盛星河,扬手就是一巴掌,可惜太低估了盛星河的反应速度。



       几乎是在他出手的同一时间,盛星河抬手一挡,顺势握住他的手腕用力向下一折。



       那毕竟是国际级运动健将的胳膊,日常就是举铁打拳甩大绳,拧断一条胳膊就跟玩似的。



       大金链毫无招架之力,要不是盛星河收着七成的力度,那胳膊估计直接就折了。



       “君子动口不动手,这话没听过吗?你再碰我一下,信不信我真把你胳膊拧折了?”盛星河皱着眉头,气势汹汹。



       “好好好,你先放开我。”大金链五官扭曲地哀求道。



       盛星河松了胳膊,刚准备出门,只听后边尖利的一声响,待他转头时,看见一张高高举起的凳子,那角度是在向他脑门上砸过来。



       电光石火之间,贺琦年和盛星河同时抬腿踹在了他的胸口,大金链子后退几步,摔倒在墙根处。



       椅子哐当一声落地,砸在了他自己的大腿上。



       大金链喝多了,毫无理智可言,抓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张牙舞爪地刺向盛星河,“你他妈去死吧。”



       “小心!”贺琦年这话刚一出来,就见盛星河一把握住男人的手腕,向外用力拧了个180度,大金链面目狰狞地嘶吼一声。



       刀具脱手落地。



       盛星河一手握住男人的手臂,一手揪住他的衣领,身体一侧,扛起就是一个潇洒的过肩摔。



       “嘭——”



       茶几的玻璃碎了一地。



       男人肥胖的身躯屈辱地卡在茶几里,蛋糕被他坐成一团烂泥巴,因为身体各部位传来的剧痛,他的五官僵硬扭曲,痛苦地呻 吟着。



       贺琦年震惊地望着眼前这片末日场景,倒抽一口凉气,与此同时,还不忘冲盛星河竖起大拇指。



       “操。”大金链捂着胸口,身体扭成一团,“有种你他妈别跑,等我叫人过来。”



       门口已经堵着好几个服务人员,见到这般场景,撑着眼珠子惊叫。



       “ohgod!”有个外国小哥双掌捂着嘴巴靠在门边,瞪圆了眼睛看着盛星河,重复道,“ohgod……”



       “尬个毛,”盛星河一把将人拨开,“贺琦年你跟我出来。”



       大金链子挣扎着从茶几底下爬出来:“贺琦年!你的钱不想要了是吗!”



       贺琦年的脚步顿了顿,盛星河扭头握住他的右臂往外拽,“你才几岁,别犯浑了。”



       贺琦年就知道他铁定会想歪,拧着眉毛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盛星河拽着他刚走了没两步就听见大金链子声嘶力竭的吼声,“操!给我拦住他们啊!”



       盛星河扭头看了一眼,刚才还跟木乃伊似的杵在门口的服务生们各个都像是开启丧尸副本,一窝蜂地涌了上来。



       他准备原路返回,手臂却被另一股力量拽往另一个方向。



       “走后门。”



       “砰”地一下,盛星河的大腿撞在桌角上,疼得他龇牙咧嘴,骂了一声。



       “你没事吧?”贺琦年关切道。



       盛星河咬牙摇了摇头。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什么邪祟下了降头,不然第一天上班怎么就能碰上这档子倒霉事。



       “丧尸们”越追越近,好几次都已经碰到了盛星河的后背,他反手将人胳膊一拧,接着就是凄厉的哀嚎。



       贺琦年终于意识到这人有多能打了。



       他推开安全通道的大门,等盛星河一钻进去,便飞快地跟进去,用力甩上大门,把那堆“丧尸”隔绝在外。



       出了酒吧,是一片遮天蔽日的大乔木,跟来时完全是不同的场景。



       盛星河是路痴,四下看了一眼怀疑自己是穿越时空了,转头问:“正门在哪儿?”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这边!”贺琦年边跑边说,“你跟踪我干嘛啊?”



       盛星河反问:“你想听简单粗暴的实话还是虚伪的官方解释?”



       “先听官方解释吧。”贺琦年说。



       “有人担心你在酒吧打工影响学习,派我过来看一眼情况,顺便说服你改过自新弃暗投明。”



       “是孙主任吧。”贺琦年问,“那实话呢?”



       盛星河在承认自己有强烈的好奇心和装疯卖傻之间犹豫了两秒,“你还是别听了吧。”



       “那你还问!”贺琦年低吼道。



       两人飞奔到正门口停下,后边的人还在追过来。



       “赶紧上来!”盛星河发动小电驴。



       贺琦年震惊地瞪着那辆玫红色小电驴,“这你的坐骑啊?”



       “你觉得有可能吗?”盛星河掉转车头。



       “事实就摆在眼前啊。”贺琦年犹犹豫豫地不愿意上去。



       且不说两个大男人骑着这红彤彤的玩意儿过于引人瞩目,这款式也太淑女了,后座贼低,一屁股下去跟坐地上有什么差别?



       “你还愣着干嘛啊!?”盛星河瞪大眼睛吼道。



       贺琦年回头看了一眼,满脸屈辱地跨坐上去,拍拍他的后背,“快快快!追上来了!”



       “现在知道催了。”盛星河猛地一拧,车子窜了出去。



       贺琦年的上身因为惯性向后倒了一下,下意识地扶住了某人的肩膀才堪堪稳住身体。



       “贺琦年你有种这辈子别回来!”大金链子喘息着吼了一句。



       贺琦年没有回头。



       “那胖子什么情况啊?想包养你?”盛星河拧足油门。



       “你不是都看到了么。”贺琦年说。



       盛星河叹了口气,“你好好的怎么会跟那种人扯上关系?”



       贺琦年无奈:“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啊。”盛星河说。



       “……”贺琦年扁了扁嘴,“你怎么这么八卦。”



       “什么话,我这叫关心你。”盛星河冠冕堂皇道。



       贺琦年“呿”了一声,“就是八卦。”



       “……”



       对面红灯突然跳起,盛星河猛地急刹,贺琦年的脑门直接撞在了他的后脊梁骨上,“靠”了一声,“你会不会开啊?”



       “靠什么靠,我还没靠呢!”盛星河骂道。



       贺琦年的双掌都搭在他的肩上,闻到了一股不算浓烈的膏药味,白天训练的时候还没有。



       “你怎么贴膏药了?扭伤了?”



       “旧伤。”



       “哪里受伤了啊?”贺琦年伸手摸了摸他后背,盛星河猛地一挺腰。



       “你干嘛啊?”



       贺琦年松手,努了努嘴,“咱们这是要上哪儿去啊?”



       盛星河是没有导航会死星人,为了甩掉那帮人乱开一通,哪里人多往哪钻,结果莫名其妙来到了一个自己完全没见过的小巷子。



       “你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我自行车还没拿呢。”贺琦年说。



       “自行车跑不了。”盛星河想了想说,“要是怕那人再纠缠你的话,晚点我再过来帮你取回去。”



       “噢。”贺琦年说,“我住在海韵公寓那边,你认识吗?”



       盛星河挑了挑眉,“这么巧。”



       “你也住那儿?”



       盛星河应了一声。



       等了好一会,车子也没有发动。



       阳光挺烈,贺琦年抬手遮着额头问:“你这是准备运功发电呢?”



       “开导航。”盛星河说,“我手机只有百分之二的电了。”



       “用不着导航,这片我都熟悉,”贺琦年拍拍他的左肩:“先往左拐。”



       “你指挥就指挥,别动手动脚的成吗?”盛星河说。



       “我哪里动手动脚了?”贺琦年震惊了。



       “手别拍我。”盛星河翻了个白眼。



       贺琦年又捏了一把,“这种程度就叫动手动脚?你是古代穿越来的吧?我要是亲你一下是不是就准备以身相许了?”



       “操。”盛星河忍不住骂了一句,扭了扭肩,“你别捏我,我怕痒的。”



       “肩膀也有怕痒的?”贺琦年再次震惊。



       “我这人比较敏感不行吗?”盛星河认真道。



       贺琦年大声反驳:“那你上午还扛我腿呢,你那会怎么不说敏感啊?”



       “……”这都什么台词,“那会情况不一样。”



       “噢!”贺琦年抬起眉毛,“就允许你摸我大腿,不允许我碰你一下啊?”



       “……”盛星河觉得头疼,“你再说我把你扔下去了。”



       “行吧。”贺琦年摊了摊手,“那我抓哪儿啊?”



       “抓你自己不行吗?”盛星河简直无语。



       “成吧。”贺琦年的两条大长胳膊撑在了大腿上,左顾右盼,最后狐疑道,“或许……你其实……是个姑娘?”



       说着就往人胸口处摸去。



       盛星河哪里遭得住这么一下,跟被电击似的,浑身抽搐,咆哮道:“你是变态吗!”



       又一个急刹。



       贺琦年的鼻梁差点撞塌。



       这次干脆换成了搂腰的姿势了。



       盛星河再次咆哮:“你又不是小女生,老搂来搂去的干嘛!”



       “我要是女生我就不搂你了好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贺琦年揉揉鼻梁笑着说,“你自己技术这么差,怪我吗?”



       这叫什么话!



       盛星河气得两眼冒星。



       “男男也不亲。”他拍了拍环在腰间的那条胳膊,“撒手!”



       “看不出来你身上这么结实,”贺琦年忍不住拍拍他的小腹调侃道,“你这种身材的上酒吧一定很受欢迎,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打个零工赚点外快?”



       盛星河咬牙切齿,把“滚”字念得跌宕起伏。



       “开玩笑的。”贺琦年笑着说,“你既然这么敏感,以后可千万别再去那种地方了,不适合你这种正经人。”



       这话说的,他去gay吧到底是因为谁!?



       “那你为什么要去?”盛星河问。



       贺琦年耸耸肩:“来钱快呗。”



       “你一小屁孩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笑话,挣钱当然是用来过日子的了,这世上除了空气是免费的,哪一样不要钱?”



       这话说得倒也没错,盛星河想起孙主任说的那番话。



       一个20岁的小屁孩,孤苦无依,姑姑又生了个小孩子,估计也不再管他,出门在外什么都得自己来,这么一想,还挺可怜的。



       但这也不是堕落的理由。



       “那里头一个月给你开多少钱啊?”



       贺琦年撇了撇嘴,“一个月底薪1000块。”



       “才1000块?”盛星河顿时觉得这孩子的脑袋可能是被门夹过。



       这也叫来钱快?



       遂,豪气万丈地说道:“师哥给你补上!你还是个学生,首要任务是学习和训练,挣钱的事情先放一边。你每天过来给我烧个饭搞搞卫生就行了,多么健康向上的业余生活,是不是?”



       “提成3万左右。”贺琦年补充道。



       盛星河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算了,当我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