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是他监护人!”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gay吧你都不知道吗?”孙主任没想到现在小年轻的知识面还不如他一个老头子,啧啧两声,压低一点声音,“就是同性恋酒吧,同性恋你知道吧?”



       盛星河这才装模作样地拖长了声音,“哦——那他家里人知道这事儿么,直接找他家里人说不就完事儿了。”



       “他没有家人。”



       盛星河微微一怔。



       孙主任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其实这孩子挺可怜的,从小父母走得早,据说是交给姑姑一手带大的,他姑姑是影视圈里挺著名的女艺人,叫那个什么……贺子馨,对,贺子馨。”



       盛星河平常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对演艺圈的事情一概不知。



       一查资料才知道,这位女士今年40岁,前些年和一位知名导演结婚,育有一子,孩子今年三岁。



       个人经验给盛星河的感觉是,贺子馨大概只是个挂牌姑姑,平常并不管这个侄子的死活。



       果不其然,孙主任又说,“但是艺人嘛,总归是很忙的,我估计也不怎么管孩子,我们这边没法联络上。贺琦年这几年的学杂费培训费都是他自己交的,他平常不住校,晚上要出去打工。”



       同样是无依无靠的成长环境,让盛星河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但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周教练在操场上的那句玩笑话。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大半夜的能打什么工。



       无风不起浪,这事儿是应该好好查查清楚。



       下午的训练结束之后,盛星河就添加了所有人的微信,重点是想排查一下贺琦年同学的微信朋友圈,结果点进去一看,是一条糟心的横线。



       空空荡荡,没有内容。



       运动员普遍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动物,学不会旁敲侧击那一套,所以盛星河的调查方式十分的简单粗暴,就是跟踪。



       解散后,贺琦年和队友告别,独自一人前往车库方向,盛星河赶紧打电话问孙主任借了辆小电驴,准备在校门口堵着。



       第一眼看到孙主任的小电驴时,他是拒绝的。



       玫红色的淑女电动车,头盔上印有哆啦A梦的图案,顶端插着根竹蜻蜓。



       且不说这玩意儿是不是侵权了……



       “这也太不符合您的人设了吧!”



       孙主任端着茶杯嘿嘿一笑,“是我女儿的,她这阵减肥,改骑自行车了,我就借来用用,你别看它小,但是速度还挺快的,比开车方便。”



       盛星河戴上头盔之后,敢百分百确定,就算是十个贺琦年站在他跟前都认不出来了。



       活了27年,还是第一次玩这种跟踪游戏。



       跟过家家似的,紧张神秘又刺激。



       学校西门离车库最近,盛星河推测贺琦年会从那边出去,便躲在保卫室后边的一片绿荫树下。



       果然过了没多久,一道熟悉的身影便钻入视线。



       贺琦年骑的是一辆黑白相间的山地车,速度不快,一只手攥着手机打电话,距离隔得太远,盛星河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但看他紧皱的眉头,估计不是什么高兴事。



       车身越过校门,右拐驶向了延河路方向,盛星河拧了拧把手,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



       贺琦年的电话挂断之后,车速立马提了上去,在一个交叉路口,盛星河差点撞到一辆SUV。



       司机按下车窗冲他破口大骂:“妈的,赶着去投胎啊!碰瓷碰到我这里来了,不知死活。”



       贺琦年回头看了一眼,盛星河立马垂下脑袋,等那辆SUV开过之后,他又跟了上去。



       这种跟踪的感觉还挺奇妙的,像是在抽丝剥茧地卸下一个人伪装的外衣,探索他的真实面目。



       而且奇怪的是,坏的,永远比好的更有吸引力。



       所有人都会对别人故意隐藏起来的那一面感到好奇。



       所以盛星河也对贺琦年的故事产生了好奇。



       像台风过境似的,属于不可抗力。



       贺琦年最终在一家名叫“Rainbow”的酒吧门口停下了。



       这个酒吧的门脸很小,只有一扇复古的木门,门上挂着个彩虹状的牌子,写着“休息中”。



       贺琦年推门之后,盛星河便对着门口拍了张照。



       看起来,打工这事儿是实锤了。



       第一次跟踪没有经验,下一步该干什么是个问题,盛星河上网搜了一下这家酒吧。



       还是一家网红店。



       网上有不少关于这个gay吧的帖子,一般在晚上八点以后开始营业一直到凌晨四点。



       女士一律不得入内。



       帖子里还有许多顾客发布出来的照片,灯红酒绿的背景下是一张张迷醉享受的脸,有接吻,有拥抱,有赤裸着身躯跳贴面舞,烟雾缭绕。



       舞台上还有一个只穿着内裤的男人在表演着什么,几道翠绿色的激光照在他身上。



       所有人都心甘情愿地沉浸在这个近乎疯狂的世界。



       盛星河没有再翻下去,退出了软件。



       他无法想象这个20岁的,青春洋溢的小孩会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盛星河:你在哪儿呢?】



       他给贺琦年发了条信息,但是没有收到回复。



       等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盛星河发了个视频过去。



       五秒后,被拒绝了。



       ???



       他有理由怀疑某人是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贺琦年:?】



       【盛星河:你在哪儿?】



       【贺琦年:干嘛?】



       【盛星河:不干嘛,请你吃饭,聊聊天。】



       【贺琦年:没空。】



       态度冷硬得像是中央空调,让人感觉很不爽。



       【贺琦年:下次吧。】



       语气稍有缓和,盛星河顿时觉得他也不是那么的不可救药。



       【盛星河:实话跟你说吧,我知道你现在在哪儿,你出来,我们聊聊。】



       这次没有回复。



       盛星河猜想他或许是生气了,毕竟谁都不想被侵犯隐私,哪怕出发点是好的。



       他急着想跟贺琦年解释清楚,便把主任的小电驴停在一边,敲了敲那扇木门。



       说实在的,有些羞耻。



       过去的那二十多年里,他的生活除了学习就是训练,根本不懂得娱乐消遣,甚至都没去KTV唱过歌,唯一的一次是朋友订婚,他呆了几分钟就走了。



       这扇木门后面的一切令他感到好奇又恐惧。



       敲了好几次,没有人开门,他便尝试着推了一下。



       门没锁。



       里面是一条幽暗的,大约一米多宽的通道,走了没几步便是台阶。



       他点开手电筒找了一下两侧的墙壁,都是一些赤裸着半身的肌肉猛男,墙角位置有好几个监控摄像头。



       “贺琦年?”他试着喊了一声。



       由于注意力都在四周的墙面上,他的左腿差点踩空,身体向后仰了一下,好在他的柔韧性和反应速度都还不错,稳住了身子和手机。



       台阶下面就是酒吧的舞池,此刻空空如也,只有几个穿制服的男人正坐在昏暗的角落里聊天。



       天花板上亮着几盏白炽灯,盛星河关掉了手电筒。



       有人听见声音,走了出来,“不好意思,还没有营业……”



       他的声音在看清盛星河的那一霎那,收住了,改问道:“你是在找谁呀?”



       盛星河看了他一眼,卷发,皮肤很白,看起来年纪很小,应该是这边的服务生。



       “我找贺琦年。”



       “哦,小贺啊……”那个头发卷卷的男生上下打量着他,“你是他的……?”



       盛星河舔了舔唇缝。



       这个问题如果是在酒吧以外的任何一个地方提出来,他都会很坦然地说一句,是他的教练,但在这里就有些微妙的尴尬。



       “哥哥。”他选择了一个不容易引起误会又特别自然的关系。



       “噢。”卷发男看了一眼四周,“他被人叫去了,现在没在,我替你打个电话吧。”



       盛星河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可以冒昧地问一下,你找他干嘛么?”卷发男掏出手机问。



       “……”盛星河想了想,“回家吃饭。”



       卷发男笑了笑,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这个理由。



       盛星河又问:“他在这儿打工是么?”



       “嗯……”卷发男犹豫了一会,“你还是自己问他吧。”



       拨通电话之前,卷发男忽然挨到盛星河身边问:“小哥哥,你多大啦?”



       盛星河:“起码比你大一轮,你成年了吗?”



       卷发男羞赧一笑,“我成年了,我可以要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



       盛星河这才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戒备地往边上退了一步:“不好意思,我不搞基的。”



       卷发男有些失望地“噢”了一声,不过很快又说:“就交个朋友也不行吗?”



       “我没带手机。”盛星河面不改色地扯谎。



       还没等卷毛拨通电话,舞池右侧的一条安全通道里忽然闪过一个高瘦的人影,他边走边吼了一句,“操!你他妈能不能别这么阴魂不散地缠着我!”



       这个时间,整个地下酒吧里就放着一首慢摇的伴奏,这突兀吼声刺破空气,显得有些撕心裂肺。



       盛星河一下就听出了贺琦年的声音,很沉的低音炮。



       他刚开始以为贺琦年是在吼他,但很快又有一个人影闪出来,跟在贺琦年身后,他就知道他是在对那个人说了。



       这个gay吧有封闭式的包厢,盛星河眼看着两人前后脚走了进去,便也急忙跟了上去。



       卷发男跟在他身后,拽了拽他胳膊,“你找他干嘛呀?他们有事儿要说。”



       盛星河对突如其来的肢体触碰有些抗拒,皱着眉头推开了他的胳膊。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门一下被推开,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气球和一只巨大的蛋糕,上面插着两根数字蜡烛:20。



       贺琦年愣住了。



       盛星河看清了另外一个男人的长相。



       寸头,单眼皮,面相不是什么好人,大约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不知道真假的名牌,小腹微微凸起,脖子里挂着根同样无法分辨出真假的大金链子。



       大白天的,他身上居然还有浓重的酒气,脸色很红,喝多了,但不像是喝醉了。



       很显然,这蛋糕是买给贺琦年的。



       金主给小奶狗庆生?



       盛星河的脑海里一下就钻出来这个念头。



       “打扰到你们了?”



       贺琦年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冒出来,踹飞了脚边的气球,走过去,小声嘟囔:“没,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大金链子也扭头瞪着他,吊儿郎当地问:“你谁啊?”



       盛星河结合场地情况和贺琦年刚才在走廊那句话里的愤怒与嫌弃,大致推测出了一个土老帽对小奶狗一见钟情,纠缠不清,奋不顾身,试图以身相许却一直求而不得的现代耽美故事。



       情节曲折离奇,跌宕起伏,充满狗血,结局BE。



       因为他从贺琦年的眼神里读到了厌恶。



       深深的厌恶。



       像是在看一条丑陋的……蚯蚓。



       这种死缠烂打的情况盛星河见得多了,理智是建议他拎着贺琦年就走,不要掺和这种八卦事,但身体不受控制。



       他沉了沉嗓子,仗义地挺身而出:“我是他监护人!”



       大金链扭头看向贺琦年,后者先是一愣,猛地点点头:“对,我年轻的父亲。”



       盛星河、大金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