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屁股别翘起来。”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贺琦年从盛星河身上下来的时候,看见他脸色如辣椒,还厚颜无耻地“欸”了一声,“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你太重了。”



       盛星河清了清嗓子,恢复镇静,“长时间做仰卧起坐会伤害到你的脊椎和腰椎,我建议你多做一些有氧的腹肌训练,比如平板支撑,俄罗斯卷腹,剪刀腿,V型对抗等等……”



       盛星河找了个垫子铺在水泥地上开始向大家演示激活腹肌的几个训练方式。



       “平板支撑这个动作虽然看着简单,但做标准了,是能够调动起全身的肌肉的,大家可以跟着我尝试一下。”



       大家纷纷拖着垫子开始学习。



       “很好,”盛星河将手托在李澈的小腹位置,“稍微再抬起来一些,收腹,不要憋气。”



       见张大器撅着屁股,盛星河忍不住在他尾椎处拍了一掌,又将掌心贴在他小腹位置:“腰腹要收紧,感受肌肉发力……感受到了吗?”



       张大器憋得脸色铁青,嘴角抽搐,“好像,好像感,感受到了……”



       盛星河:“那再坚持二十秒!”



       “啊……”张大器立马哭丧着脸求饶,“我不行了。”

http://m.soduso,cc首发

       “男人的字典里不能有不行这两字,加油!”盛星河的手掌一直压在他的臀部,“屁股别老撅起来,你撅起来干嘛呢?”



       张天庆:“欠日。”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就连盛星河也忍不住翘了翘唇角:“注意用词文明。”



       张天庆又改口说:“欠太阳。”



       这回大家笑得更厉害了,好几个人都干脆趴在垫子上笑够了才起来。



       “好了别笑了,”盛星河一手托着张大器的小腹,一手搭在他的尾椎处,“保持这个动作,坚持住,尝试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



       张大器满头大汗,咬牙坚持。



       贺琦年就在他的旁边,看到这里,不动声色地抬了抬臀部。



       盛星河纠正完张大器的动作,起身观察下一位,只见刚才还是所有人里动作最标准的那位也撅起了屁股,忍不住啧了一声。



       他卷起手里的资料本在贺琦年的屁股上拍了拍,“下去一点。”



       贺琦年这下又干脆塌下了腰,姿势越来越不对劲。



       盛星河无奈地伸手托住他的小腹,“抬高,身体呈直线,感受腹部肌群发力。”



       贺琦年垂下脑袋翘了翘唇角,“我好累啊,你能不能稍微借点力给我。”



       盛星河看了一眼手表,把手抵在他的小腹位置,“加油,再坚持十秒。”



       结果这一坚持,就足足撑够了三分钟……



       “你这不是挺厉害的么?”盛星河拍拍他的后背表扬道。



       贺琦年起身擦了擦汗:“教练教得好。”



       秦沛翻了个白眼。



       两小时的运动结束,盛星河带领大家做拉伸运动。



       他竖起两根手指,“听我指示,两人一组,互相配合,像这样高强度的运动结束之后一定要记得拉伸,不然乳酸堆积会影响到第二天的锻炼。如果是在家锻炼的话,可以买个滚筒按摩轴……”



       队伍刚好是单数,到最后秦沛落了单。



       盛星河正想过去帮他拉伸一下,贺琦年就从角落里钻出来:“教练,要不然你帮我拉伸一下?”



       盛星河求之不得,“成,那你先躺垫子上吧。”



       贺琦年一屁股坐下去,“正面朝上还是反面朝上啊?”



       盛星河:“先正面再反面。”



       等所有人都躺好之后,盛星河单膝跪到垫子上,一手握住贺琦年的右脚脚踝,一手顶住他的膝盖,用手臂的力量带动他的大腿往胸前压去。



       这是一个拉伸大腿后侧肌肉的动作。



       男生的柔韧性普遍都差,再加上刚才经历了高强度的训练,刚推到一个90度的直角就已经疼得不行,垫子上全都是吱哇乱叫的声音。



       盛星河用力向下压的时候,能感受到一股很强烈的力量在与他做对抗。



       “你大腿放松,别使劲啊。”盛星河拍拍他的膝盖,“放松。”



       贺琦年十分僵硬地叹了口气:“我好像放松不了。”



       “怎么会呢?”盛星河干脆把他的脚掌扛到自己的肩上,利用身体的力量将他大腿向前压去。



       “嗷——”贺琦年揪住垫子尖叫,因为撕裂一样的疼痛,他的额头青筋暴起,“疼疼疼疼疼!——真的疼!你饶了我吧!”



       盛星河还是一本正经的表情,“疼就对了,现在疼一下明天就松了。”



       “噗。”刘宇晗捂住脸,她已经无法直视这对gay里gay气的教练和徒弟了。



       谷潇潇也忍得嘴角抽搐,要不是还没跟教练混熟,怕惹他生气,她简直都想拿手机出来拍照。



       阳光穿透层次不齐的树叶,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影子,一圈又一圈。



       一束浅浅的光亮打在盛星河的眉眼和鼻梁上,他的皮肤顿时像发光了一样,贺琦年看得微微出神。



       他忽然发现盛星河的眼珠不是纯黑色,而是浅浅的褐色,或许是光线的原因,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格外的明澈,像是被精心打磨过的宝石。



       因为压腿的动作,两人的身体挨得很近。



       盛星河一直抱着他的大腿,手掌还贴在他的大腿根部不停按压,嘴上念念有词:“这里是耻骨肌的起始位置,我们放松时需要找准穴位。我这样按下去有酸胀的感觉吗?”



       ……



       有点微妙的羞耻。



       身侧一帮人都盯着贺琦年大腿内侧,认真地寻找那个传说中的肌肉起始位置,看完再躺回去模仿按压。



       贺琦年呼了口气,冲教练勾了勾食指。



       盛星河微微前倾身子,“怎么了?”



       贺琦年的声音压得很低,“你轻一点,别乱摸。”



       盛星河刚想说你以为我想给你按啊,就看见某人用口型说:我要硬了。



       “……”他立马脱手,贺琦年的大腿落回了垫子上。



       盛星河原地转了一圈,捡起地上的帽子扇了两下风,又戴到头上,表面冲着张大器指指点点纠正动作,余光却在贺琦年身上扫过好几次。



       瞎扯,根本就没硬。



       最后他命令贺琦年坐在垫子上,将双腿尽量呈“一”字型分开。



       贺琦年大概预感到了什么,后背一凉,可还没等他开口,一股强大的力量已经将他的上半身推向地面。



       “啊———”撕心裂肺的尖叫划破空气,甚至还带了一点无可奈何的哭腔,“你这是谋杀!——”



       贺琦年的双掌猛拍垫子,盛星河用左臂抵住他的肩胛骨不允许他那么快起来,“坚持十秒,十,九,八,七……”



       贺琦年双眼通红地趴在垫子上,觉得这一下绝对含有报复的成分。



       大概是个天蝎座。



       相互配合的拉伸效果显然比自己拉伸要强,结束后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上午的训练结束,队伍如鸟兽散,张大器一路嚷嚷着腰酸背痛。



       “这点强度就累了?”盛星河想说这只是职业运动员十分之一的强度,但又怕吓到他,只得委婉道,“好好加强体能训练,习惯了会越来越强。”



       张大器点点头,一路挨着他走,“你为什么会在茫茫大学之中,挑中我们学校来上课啊?”



       盛星河说:“这里是我的母校,孙主任请我过来辅导你们,希望你们能在接下来的省运会和大运会上拿到好成绩。”



       贺琦年原本走在队伍最后,见两人交谈甚欢便加快了步伐跟上去。



       张大器又问:“那你禁赛期结束之后,是不是还会继续训练参加比赛?”



       盛星河把帽檐扯了扯正:“当然。”



       要是身体条件允许,他愿意一辈子都为新的高度努力。



       贺琦年别的没听见,就听见了最后这两句,低头搜了一下田径协会官网发布的禁赛公告。



       掐指一算。



       还有六个多月解禁。



       暑假教工食堂没开门,周教练带着盛星河就近找了家饭馆,却没想到孙主任也在。



       三人在角落里坐着,饭菜很快上桌。



       “这一上午练得怎么样啊?”孙主任推了推厚厚的眼镜片问。



       盛星河老实说:“很一般,基础动作都不太到位,耐力差,有几个还不如女生。”



       “你得靠你多教教他们。”孙主任说,“都是一帮小屁孩,不怎么懂事,就比方说秦沛吧,虽然成绩不错,但个性太倔,有时候不服管教,还有点个人英雄主义,总感觉自己了不得了,现在你来了,也能煞煞他们几个的威风。”



       盛星河边吃边点头,“有技术方面的问题我肯定治,但个性不一定是缺点,他好强也有好强的好处,视情况而定。”



       “是是是。”孙主任点了点头。



       周教练吃完有事先走了,盛星河没觉得饱,又要了一份饭菜。



       孙主任吃完,依旧坐着喝茶剔牙。



       “您是不是还有话要说啊?”盛星河有些敏感地问。



       孙主任笑而不语,盛星河觉得一阵鸡皮,抬手摸了摸脸,“我脸上脏了?”



       “不是。”孙主任替他倒了杯大麦茶,“你觉得贺琦年这孩子怎么样啊?”



       “挺好啊,他在跳高上有天赋,能力很强,只是技术还不够到位……”盛星河一通认真分析。



       “是,他的确是个优秀的运动员,只不过……”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



       盛星河抬眸问:“只不过什么?”



       “我听说他一直在外边打工。”



       “噢,”盛星河说,“您怕他影响学习和训练?”



       “倒也不是……”



       孙主任酝酿半天,找了个相对委婉的方式表达:“他好像比较喜欢和男生亲近……”亲近两字加了重音,双手大拇指纠缠在一起。



       “你能理解我意思吧?”



       盛星河嘴里的米饭差点从鼻孔里呛出来。



       半响,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一句:“这个我恐怕治不好。”



       听孙主任的意思,之前有人向他反应过,贺琦年在外打工,而且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地下酒吧。



       王教练还在队里的时候委婉地提醒过他,但贺琦年没承认,只说在健身房做做销售,根本不是酒吧。



       盛星河想起之前在小区碰见贺琦年发传单的事情。



       这小子的业务涵盖范围也太广了,这能不影响学业么?



       “本来呢,学生利用假期时间体验体验生活是好事,但如果真是酒吧,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孙主任面露难色。



       盛星河完全能理解孙主任的心情,酒吧那种地方太杂,什么人都有,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不管是对学生还是对学校,影响都很不好。



       如果确定,应该及时制止。



       “那这和他跟男生亲近又有什么关系?”



       孙主任身体微微前倾,换上高深莫测的表情:“听说那是一家gay吧。”



       盛星河差点脱口而出在哪儿的啊,但大脑在危急时刻还是控制住了嘴巴,改口道:“gay吧是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