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就一根能优惠吗?”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盛星河把传单卷了起来,看着那位银发杀马特少年:“我看起来像是需要做这种手术的人吗?”



       少年瞅了他一眼,小声道:“或许吧。”



       “……”



       少年热情道:“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带好学生证也可以享受优惠的。要不我现在带你去医院参观一下?”



       “……”



       参观个屎啊。



       盛星河都快被他给气笑了。



       谢宇捏着传单,一脸认真地咨询道:“就一根能优惠吗?”



       “我可以帮你问问,应该也是可以优惠的,不过优惠力度不一样的。”



       盛星河笑得捂脸,蹲到了地上。



       等谢宇咨询完,盛星河还蹲在地上傻笑。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谢宇忍不住踹了他一脚,“你笑什么,我就是替我表弟咨询一下。”



       盛星河笑到扭曲:“我又不歧视你。”



       谢宇拔高嗓门:“真的替我表弟咨询!”



       “你还看你表弟那什么啊?”



       “上回浴室洗澡看到的,提过一嘴,他一直害羞都没弄。”



       “噢。”



       天热,盛星河拔出背包里的脉动灌了两口,走了几步,又忍不住说,“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拉黑了。”



       -



       海韵公寓是20世纪初期建造的,说新不新,说旧也不算太旧,外墙经历了十多年的风吹日晒,略显斑驳,但公寓里头看起来还是干净整洁的。



       底楼除了快递柜之外,还有老式的收信箱。



       谢宇帮忙看的房子在二楼,刚开始他还担心采光会不会不好,但好在和对面那栋楼房间距较宽,又没有绿荫遮挡,光线很充足。整个房屋是南北通透的,阳台朝南,屋里的电器家具看着虽旧了点,但都不影响使用。



       盛星河把屋里的所有插座开关都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问题。



       谢宇拉开了阳台的窗帘,整个客厅瞬间都被阳光包裹,空气中漂浮着数不清的粉尘。



       “这房子的采光很不错吧,我千挑万选才看中的。”



       “是挺不错,价格也很不错。”盛星河评价道。



       “这已经算很便宜了,房东是我家亲戚的朋友,很好说话,要不然你就在网上挂个信息,找人合租也行,快开学了,很多学生崽都喜欢往外跑,特别边工作边考研的,应该挺好找的。”谢宇说。



       盛星河习惯了一个人住,并没有这个打算。



       他在各个房间内参观了一圈,下了决定。



       “那就这儿吧,你把房东电话给我一下,我自己联系他吧。”



       “成。”谢宇掏出手机,“对了,你什么时候开始上课?有空来我们咖啡厅坐坐啊,开业到现在你还没来过呢。”



       “好啊。”盛星河说,“本来是等学校开学再去报道的,但孙主任前两天打电话跟我说,体育系的一帮小屁孩在准备接下来的省运会和大运会,这阵都在学校锻炼呢,让我过去多盯着点,我明天就得去学校报到了。”



       “这么快?学校没别的教练了?”谢宇瞪圆了眼睛。



       盛星河:“原本带跳高组的王教练生病了,不然也轮不上我。”



       王教练全名王涛,是盛星河还在T大田径队时的教练,前阵检查出来肾部有囊肿,直径过大,医生建议他休息一阵准备手术切除。



       盛星河去王教练家里探病的时候,聊到了被国家队禁赛的事情,王教练便问他愿不愿意回T大带队。



       盛星河感觉得出,教练有意将他往T大引荐,说白了就是为他退役后的将来做打算。



       运动员的职业寿命很短,跳高运动员的爆发期通常都在22-28岁之间,过了这个岁数就要做好走下坡路的准备,所以大多数运动员都选择在三十岁左右退役。



       盛星河今年27,腰肌,髋关节,关节囊韧带都有旧伤,髌骨劳损,踝关节滑囊炎……



       伤病和年龄是两把斩断梦想的利刃。



       就算过了禁赛期,重回赛场,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还有没有可能取得更大的突破。



       一切都是未知的。



       T大是一条很好的退路……他没理由不答应。



       “趁早适应起来也挺好。”盛星河把行李箱拖进房间,“谢谢,晚点我请你吃饭吧,麻烦你了。”



       “嗐,你跟我客气什么啊,”谢宇把楼下的门禁卡和钥匙都交给他,“有什么事情尽管打我电话,我先回店里了啊,今天有一批新书要送到,我回去盘点一下。”



       “好。”



       吃过午饭,盛星河约房东签了下合同,房租半年一交。



       他平常有晨跑和夜跑的习惯,确定下来的第一时间就是在导航上找公园。



       比较幸运的是,距离公寓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就有一个开放式的体育公园,盛星河去超市买东西之前顺道过去看了看。



       公园西侧靠山,风景很不错。沿途还看见不少运动俱乐部,攀岩,拳击,田径,野外求生都有。



       往南是T大,往北是两所著名的体育学院,三所学校对体育资源的竞争非常激烈。



       这来来回回一折腾,回去时太阳都快落山了。



       盛星河把卧室简单清理了一下,换上崭新的床单被套,最后开始整理衣柜。



       上一个租住在这儿的大概是个小女生,留下来的衣架全都是粉粉嫩嫩的,布艺材质,还有蝴蝶结……



       盛星河逛超市的时候忘记买衣架,只好先凑合用一下。



       篮球背心配蝴蝶结。



       简直绝了。



       背包的夹层里是一本教育蓝皮书和高强度训练手册,是他的教练边瀚林留给他的。



       抽出书本的时候,一张照片掉了出来。



       那是去年在高原春训时的合影,上面是他和他的教练。



       两人的感情一直亲如父子。



       不,应该说比父子还深。



       盛星河的父母在他不到四岁时就离异了,他的父亲好赌,当时法院把他判给了母亲,但很不幸的是,在他念小学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出车祸去世了。



       之后,他一直住在舅舅舅妈家,跟父亲没有任何联系。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当运动员参赛可以拿到不少奖金,就加入了中学生田径队,开始了他的跳高生涯。



       后来在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上,边瀚林一眼相中他,把他带到了国家队培训。



       边瀚林带了他将近八年。



       期间盛星河一直是学校,基地,赛场三头跑,365天,从来没有一天是休息的。



       都说21天能养成一个不容易改掉的习惯,他的习惯从12岁开始养成,一停下来,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从禁赛令发布到现在将近一年,他没有一天是睡好觉的。



       人也瘦了一圈。



       照片的背景是训练基地的操场,边瀚林的身材有些微微发福,对着镜头竖起大拇指,盛星河单手勾着他的肩膀,笑得很灿烂。



       时隔一年,物是人非。



       盛星河小心翼翼地将照片擦拭干净,卡回了书本里。



       可惜那些被抛在脑后的不堪回忆又一一涌现出来。



       掌声和怒骂混杂在一起,彻底淹没了他。



       手机倒数日上显示,距离他禁赛结束还有191天。



       盛星河把手机一扔,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床上,叹了口气。



       想回赛场的心情很急切,可又不免担忧,怕自己再也跳不出更好的成绩,怕令那些一直关注着自己的人失望。



       或许是因为白天太累了,或许是被那些零碎的记忆片段扰乱了心,又或许是担心自己无法胜任新工作。



       当晚盛星河压力倍增,做了一个掉下悬崖的噩梦。



       惊醒的时候脖颈和后背都湿透了。



       匆匆洗漱过后,他戴上耳机下楼慢跑,顺带熟悉了一下周边环境。



       公寓离T大很近,交通便利,坐公交也只需要五站路。



       上午八点,他准时抵达T大体育系报道,孙主任正在和一个较年轻的教练聊天。



       在盛星河还在T大读书时,孙云平就是体育系主任了,他面向和善,为人正派,盛星河对他的印象很好。



       几年不见,孙主任的变化还挺大,不光是肚子变大,眼镜片也更厚实了一些。



       头顶的发量日渐稀少,额头有点反光,只有几缕发丝从右梳到左侧,每当有风吹过,他就会下意识地撸一下头发。



       孙主任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名运动员,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可如今这形象真是有点一言难尽。



       盛星河不由得担心起自己退役后的生活。



       真希望时间永驻,青春永驻。



       孙主任和田径队的周教练和他简单聊了聊队里现在的情况。



       跳高组一共十来个学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水平运动员。



       盛星河边看资料边听领导介绍。



       其中最瞩目的两个男生,一个叫秦沛,身高192,目前最高纪录是2米06。



       由于他和自己的身高一样,盛星河一下就记住了他。



       另外一个叫贺琦年,今年大二,身高196,上半学期在全国青年田径锦标赛刷新了自己个人最高纪录,以2米16的优秀成绩,夺得冠军,是学校重点培养对象,将来很有希望输送到国家队去。



       盛星河的脑中忽然闪过昨天在公寓附近看到的那个银发少年。



       毕竟个子那么高的男生真的很少见。



       孙主任:“小盛,省运会的通知已经下来了,那边给了我们学校6个跳高名额,三男三女,具体怎么分配到时候你来决定吧。”



       盛星河点点头,“好的。”



       学校的体育场很大,分室内和室外,内馆4000多平方米,分篮球、排球、体操、搏击、乒乓、游泳等多个竞赛项目的训练区域,前几年还增设了一个专门的健身场馆。



       即使是放假期间,仍有不少学生在里头训练。



       盛星河跟着周教练四处看了一圈,来到室外田径场,视野一下辽阔起来。



       场地旁边就是T大最著名的情人湖,环境清幽,是情侣们必定会打卡的地方。



       周教练吹了一声集合哨,数十个脑袋齐刷刷地转了过来。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来的教练。”



       朝气蓬勃的少年们顶着烈日站在棕红色的赛道上,里面还有几个女生,各个都睁大了眼睛打量起眼前这位很年轻的新人教练。



       两个女孩被他的长相惊艳,像是挖到了什么宝藏似的,相视一笑。



       有个留着小平头的男生一下就认出了他,并且激动地嚷嚷道:“你就是盛星河对吧!室内跳高赛的冠军!我知道你!我看过你的比赛! 2米28!酷炸了!”



       室内跳高赛电视上并不会直播,盛星河感到一些意外,点了点头,开始自我介绍。



       “我姓盛,茂盛的盛,日月星河的那个星河,之前王教练的工作都交由我负责。大家先逐个自我介绍一下吧。”



       刚刚大声嚷嚷的那个男生最先站出来,“我姓张,张狂的张。”



       排在他后边的一个男生接了一句,“他叫张大器,器官的器。”



       盛星河忍不住笑了,“名字好嚣张啊。”



       张大器:“以后叫我小张就可以了。”



       “好的大器,”盛星河抱着胳膊一挑眉,“下一个。”



       张大器欲哭无泪。



       一个长相俊俏的短发女生接着说:“我叫刘宇晗。”



       刘宇晗的身高在180左右,四肢细长,皮肤白皙,精致的瓜子脸,鼻梁又高又挺,一身红白相间的篮球服衬得她身型挺拔修长。



       根本看不出胸部。



       说实话,她没发声之前,盛星河还以为她是个男孩。



       运动员里,女身男相的队员有很多,但这么帅气的还是第一个。



       盛星河点点头,“你好。”



       刘宇晗冷酷道:“下一个。”



       盛星河笑了笑。



       角落里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孩弱弱地发出声音:“我叫宋遇。”



       他看起来内向又腼腆,盛星河鼓励道:“大声一点!我没听见。”



       “教练好!我叫宋遇!”



       盛星河满意地点点头。



       下一个是寸头,有一点少年白,“我叫秦沛。”



       “张天庆。”一张马脸。



       “李澈。”声音很粗。



       “谷潇潇。”下巴有颗痣。



       盛星河几乎过目不忘地记住了每个人的特征。



       等所有人全都介绍完毕,盛星河才想起来好像没见到那个传说中的大高个,便扭头问周教练:“你刚跟我说的那个贺什么的今天没在?”



       “你说贺琦年啊。”张大器是队里出了名的嘴碎,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准是第一个钻出来,“他每天晚上都要打工到凌晨,早上起不来,要晚点再来训练。”



       周教练眉心一皱:“大半夜的能打什么工,当牛郎去了啊?”



       在众人的爆笑声中,盛星河的眉眼微微一挑。



       打工。



       一米九六。



       这两条讯息重叠在一起,他忍不住问:“他的头发什么颜色?”



       还没等周教练开口,张大器就抢着说:“很难形容,就那种乍一看十分乡非的冷灰色,但看久了还有点炫酷,总之骚得很,十里八乡,最骚包的那个……欸,他来了!”



       张大器指向盛星河的背后。



       果然是他。



       盛星河的嘴角微微一翘。



       还是一头银发,骚得很彻底。



       四目相接的那一霎那,贺琦年也愣住了。



       他上下打量了盛星河几秒后,毫不客气地评价道:“是你啊,今年的新生?长得好像有点显老啊。”



       盛星河笑而不语,没想到贺琦年又得寸进尺道:“笑什么啊,还不快叫声哥,以后我罩着你。”



       边上的队员们都暗自窃笑准备看好戏。



       盛星河挑了挑眉,“要是不呢?”



       “会被我打。”贺琦年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叫人那是最基本的礼貌。”



       “嗯。”盛星河竖起大拇指,“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



       “乖。”贺琦年拍了拍他的肩膀。



       周教练见状,啧了一声,“没大没小,他是队里新来的教练,论辈分你得喊人一声师哥。”



       盛星河背对着阳光,抱着胳膊笑了起来,他的眼尾微微下垂,是一对漂亮的桃花眼,笑起来很温柔。



       贺琦年瞪圆了眼睛,觉得有点晕眩。



       小声嘟囔:“不是吧?……”



       “快叫师哥!——”所有人齐声起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