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根半价。

作品:《 我不可能喜欢他

       八月的南方,暑气正盛,蝉鸣聒噪,洁白的云层像是被定格在湛蓝的画布上似的,不再飘动。



       没有风,气温又高得离谱,原本熙熙攘攘的街道也比往常安静。



       出租车从机场一路驶向B市大学城内的海韵公寓,广播里正放着一档男性健康养生类的节目。



       “陈医生啊,我现在的问题是,我男人他身体有点虚,那方面就不太行,所以我这二胎呢,一直也没要上。”



       医师淡淡道:“性生活每次大约多长时间呢?”



       “我也没专门测过,大约五六分钟吧。”



       “哦,那他多大岁数啦?”



       “36岁。”



       “那这个时间是稍微短了一些,我推荐你对象啊,用我们的xxx牌肾宝颗粒,纯中药提取物,绝无副作用,主要呢是用于肾阴亏损,腰膝酸软,精神不振等症状……等身体各项机能调节好了,自然就没什么问题了。”



       “啊,真的吗?真的能有所改善吗?”



       “当然是真的了!”

http://m.soduso,cc首发

       主持人也附和道:“医生从来不骗人的。”



       明知道是安排好的情节,但司机听到这儿还是乐出了声,他扭头瞅一眼副驾驶位置的男人。



       还是没动静。



       打从这人一上车,他的目光就被吸引过去了。



       这男人身高起码有一米九,鸭舌帽顶到了车顶,身形修长,身穿一套深色的运动服,双臂的肌肉线条流畅紧绷,两条长腿略微分开,艰难地卡在副驾驶位,就连最难练的大腿都分布着紧密结实的肌肉,一看就是常年锻炼才能拥有的效果。



       男人的手机导航一直播放着路况信息,这让他无法判断这人究竟是睡着了还是醒着,不敢绕远路。



       红绿灯口一个急刹,盛星河的身体随着惯性向前晃了一下,皱眉扫了一眼窗外的街景。



       陌生又熟悉。



       陌生是因为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回过B市,街上开了很多新店,甚至多了个大型商场。熟悉的是街头巷尾那些百年老店的味道,在学校读书时,他经常背着教练,和队友们偷溜出去吃夜宵。



       一晃四年过去,记忆中某些节点的画面还很清晰,可惜时过境迁,身边的朋友早已分道扬镳。



       到最后,这条路上还是只剩下他一个人。



       见他睁眼,司机忍不住攀谈打发时间,“小伙子,是来旅游的吗?”



       盛星河此时并不是很想说话,敷衍地“嗯”了一声。



       “那你是来对地方了,这里有很多好玩和好吃的地方,要不要我给你推荐几个?”



       还没等盛星河说话,司机便自顾自地列举了好几个著名的景点,一打开话匣,叽里呱啦个没完。



       “往左拐就是我们市最著名的T大,出过好几个世界冠军。”



       盛星河一怔,下意识地将脸偏向窗外:“是吗?”



       “骗你干啥啊,T大最出名的就是田径队,现在国家队里好多现役运动员当年都是T大输送进去的,每年都有。”



       司机为了显示自己的博学多闻,又得意地问:“现在B市的首富你知道是谁吗?”



       盛星河摇摇头。



       司机又报了个人名,“当年他也是T大毕业的。”



       “哦。”



       除了那个关于世界冠军的话题,他的回答是两个字之外,其他都是兴趣缺缺的一个“哦”字,司机也执着不下去了,车内再次恢复安静。



       这回连线的是一个男人。



       “陈医师,喂?是陈医师吗?”



       “对是我。”



       男人慷慨激昂:“啊,我是来打电话感激你的啊!自从用了你推荐的xxx牌肾宝颗粒,我的身体真的变硬朗了!我和我老婆的感情也变好了!她答应我的复婚请求了!我真是要谢谢你啊!”



       医师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是吗?那简直是太好了!恭喜恭喜!可以说是现实版的破镜重圆了啊!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们,相信你们也感受到了这位朋友的热情所感染!现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还有机会获得……”



       收音机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司机扭头看了一眼。



       “太吵了。”盛星河顿了顿,扭头问,“还是说,您有这方面的困扰?”



       司机猛烈地摇摇头。



       车身刚一停稳,盛星河便摘下墨镜卡在衣领的位置,扫了一眼计价器,“微信付款可以吗?”



       “可以可以。”司机忙不迭地低去二维码牌,“后备箱的东西别忘记拿。”



       盛星河付完钱,把背包甩到肩上道了声谢。



       司机扭头看他,觉得这小酷哥有点眼熟,可又实在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



       B市的天气比盛星河想象中的还要热,真是一个恨不得脱光了裸奔的季节。



       他摘下帽子扇风,另一只手掏手机拨通了谢宇的电话。



       谢宇是他的老同学,当年也是T大田径队一员,都是练跳高的,拿过不少名次,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只不过谢宇身高只有183,这似乎就注定了他在跳高这行走不远。



       毕业没多久,谢宇就放弃比赛,跟着父亲转去经商,在学校旁边开了家书店形式的咖啡厅,二楼还有包厢可以撸猫,很受女孩子欢迎。



       盛星河回B市之前,让谢宇帮忙看了看学校附近的房源。



       谢宇替他联络房东在海韵公寓看了一间房子,两室一厅,一个人住绰绰有余。



       “你到了吗?”谢宇问。



       午后的阳光分外刺眼,盛星河抬手压低了鸭舌帽的帽檐。



       “我在公寓楼下,你到哪儿了?”



       “我在门卫室这里。”



       话音刚落,盛星河便看见一个略微偏胖的身影从门卫室里头晃出来,乍一眼,他都没认出来。



       “我去,你怎么发福了啊?”盛星河震惊地瞪着谢宇的啤酒肚,想当年这货才130来斤,要胸肌有胸肌,要腹肌有腹肌,现在一巴掌拍上去都能听见回声了。



       退役真可怕。



       “等你将来退役了,肯定也会发福。”谢宇趁机在盛星河的小腹摸了一把,“可以啊,身材保持得挺好,轮廓相当清晰。”



       “那是当然。”盛星河往他贱蹄子上扇了一掌,“最近怎么样啊?店里生意好吗?”



       “还行,一直都那样,这阵放假了,学校人少,生意淡了些,你呢?”谢宇问,“怎么不留在队里好好训练,跑回来当什么教练啊?”



       盛星河这才意识到谢宇大概还不知道他被国家队禁赛的事情。



       这本身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谢宇既然不知道,他也懒得提。



       “想你了呗。”



       “你可拉倒吧,大半年没有消息,一上线就是找我帮忙,我两的友谊就算是要分类也是属于不可回收的那种,连塑料都谈不上。”



       盛星河大笑:“我也要为我将来退役后的生活做打算啊,多掌握一些教学经验,等以后真的跳不动了就改行回来当教练。”



       谢宇扶着他的肩膀:“你这颜值就算是去娱乐圈都能打,当什么教练啊,吃力不讨好,薪资还那么低,运气好,能遇上个好苗子,运气不好,一辈子就这么混过去了,还不如自己出来闯一番事业。”



       盛星河觉得谢宇大概永远都不会理解自己的心情。



       从12岁到27岁,整整十五年, 跳高就像是他吃过的米饭喝过的水一样,已经深深地融入进了他的身体,化成了血与肉,成为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



       “就算是退役了,我也还是想从事跟跳高有关的行业。” 盛星河说。



       谢宇冲他竖了竖大拇指。



       盛星河虽然翘起了嘴角,但谢宇还是觉得他的这个笑容中透着一点难以言喻的苦涩。



       “走吧,带你去看下房子满不满意,房东说最迟明天要给决定,不然就带另一个人看房子了。”谢宇说。



       “好。”盛星河点点头。



       两人正聊着,迎面走来一个个子很高的大男孩,身穿白T和运动短裤,发型极富视觉冲击力。



       一头微卷的银发盖在脑门上,略微散乱地向后拢着,就连眉毛也染成了很淡的颜色。右耳的耳钉在阳光下闪了一下,要不是拥有一副天赐的好皮相,根本扛不住这么狂野不羁的造型。



       他边走还边往路边的车把手上插传单,大太阳底下,人都晒得流油了,他的脚步轻盈,手速飞快,看起来非常熟练。



       跳高运动员对高度是格外敏感的。



       盛星河目测这孩子的身高在一米九五左右,暴露在外的肌肉线条行云流水,下肢修长,没有一丝赘肉,如果不是运动员就是常年泡在健身房里的小青年。



       前者的可能性要更高一些,因为除了学生党之外,很少有人会愿意在这种季节跑出来发传单。



       有那么一瞬间,盛星河甚至想上前问问他在哪个学校上课,有没有兴趣加入田径队。



       这身高,这比例,这体型,不练跳高实在太可惜了。



       还没等他酝酿好台词,男孩倒是先一步走到他跟前,递上了手中的传单。



       盛星河接过传单,细细地打量着他。



       少年肩宽,T恤领口处露出两截微微凸起的锁骨,脖颈细长白皙,年纪不大,但是一对剑眉却透着几分英气,鼻梁高挺,双眼皮深深的一道,眼尾略微上挑。



       是少见的,充满灵气的瑞凤眼。



       撇开那一头杂毛不说,这人长得确实标致,搁在选秀节目一出场就知道能C位出道的那种好看。



       “帅哥,别老盯着我看啊,看传单啊。”少年微微一笑。



       “哦。”盛星河尴尬地收回视线,低头扫了一眼传单,双眼顿时瞪圆了。



       A4纸大小的单页上印着一个半身赤裸的男人,边上绕着一圈充满视觉冲击力的艺术字体。



       ——包皮整形,特价优惠,这个暑假,让您一次解决早泄烦恼!凭学生证可享受30%的优惠,携伴割包皮,第二根半价!



       “有需要的话可以留个电话,到时候还可以享受折上折的优惠。”少年看着他说。



       盛星河嘴角一抽,脸色发青,旁边的谢宇已经笑到肥肉乱颤。



       而眼前的少年丝毫没有危机感地递上传单,“叔叔,您有需要也可以拨打上面的热线电话。”



       这话一出,谢宇彻底笑不出来了。



       同样的年纪。



       一个帅哥,一个叔叔……



       “小朋友跟你说话呢。”盛星河不怀好意地捅了捅他胳膊,“叔叔。”



       谢宇低头看了一眼,气到胸闷。



       同样是男科医院的宣传单,侧重点居然是不同的。



       左下角的男人坐在床尾,手肘撑着大腿呈便秘状,身后是背对着他睡觉的女人。



       ——阳 痿早泄?性 功能障碍?xx男性专科医院,专为广大男性朋友提供特色健康服务,专治前 列 腺疾病,在线挂号,一对一咨询,保障个人隐私。



       八一建军节,医院给广大男性同胞们的重磅福利!七项男科检查套餐仅需98元!只要98!为您缔造一个性福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