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616章 反腐

作品:《 权路风云

        司马阿木现在才想明白,这是张清扬的一个圈套,他一定早就想到省长会闹情绪,不会参加会议。

        所以有意把J位重要人物都请来捧场,目的可见一斑。司马阿木有些后悔,又有些怪秘书长春林,怪他没事先调查清楚,害得省长被坑。

        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会议马上开始,吾艾肖贝铁定赶不过来。他郁闷地坐在主席台前,看着张清扬和身边的常委谈笑风声没有人理他,他好像被遗忘在孤单角落了。

        最后一个到场的不是常委,而是一位老G部,正是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隆运三多。隆运三多在秘书的搀扶下走进会场,张清扬见状立即起身迎了过去,主动扶着隆运三多坐下。他这一动作不但让隆运三多脸上有光,也让在场的老G部有面子。

        “张書記,您折杀我啦!”隆运三多握着他的手大笑,“不敢当,不敢当……”

        “老首长,我很高兴您能参加会议,谢谢您的支持!”

        张清扬同隆运三多客气了J句,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了。张清扬环顾一周,问白世杰:“都到了吧?”

        “嗯。”

        “省长呢?”张清扬突然问道,好像才发现省长没有到。

        司马阿木听到张清扬的问话,赶紧竖起了耳朵。

        白世杰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呃……省长有别的活动,实在安排不过来,这不司马省长来了。”

        张清扬一听就火了:“省长是省长,司马省长是司马省长,这是两回事呀!如此重要会议,省政府没来人怎么行呢?是谁发的会议通知,没告诉省长巡视组的这次会议有多么重要吗?”

        司马阿木听后心中生气,张清扬这是摆明了没把他放在眼里啊,什么叫省长是省长,司马省长是司马省长,自己虽说是个副的,但也是常委吧?难道自己就不能代表省政府开会了?

        白世杰不能说省长不对,只能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他说:“张書記,是我不好,可能我没有把话说清楚,这事不怪省长,不过……有司马省长在,也可以传达会议精神了。”

        “嗯,”听到有司马省长在,张清扬特意扫了眼司马阿木,免为其难地说:“那就这样吧。”

        司马阿木气得咬牙切齿,在桌下握紧了双拳,心说我就那么不堪吗?

        白世杰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吧,会后整理一份材料,你去给省长送去。”张清扬安排道。

        “您放心,我一定亲自过去传达您的指示!”

        “嗯。”张清扬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张清扬说这话的时候,台前J乎所有人都看向了司马阿木。司马阿木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是人都能听出张清扬对他的无视!

        白世杰推了推面前的话筒:“同志们,现在开会,下面欢迎张書記讲话!”

        白世杰带头拍起了手掌,会场内掌声雷动,这J天有受两篇文章的影响,西北G部对张清扬充满了好感。司马阿木本不想鼓掌的,但是人这么多,他如果不拍手立马会被看到,所以也只能假意拍了拍。

        张清扬扫视全场,微笑道:“同志们,大家下午好!这要放在平时,这个点大家都在午睡吧?希望大家给我一个面子,千万别给我打瞌睡啊,要不然我这张老脸往哪摆啊?”

        “呵呵……”会场内笑声一P,G部们都精神了许多。

        “我先声明啊,今天的会议很重要,会议的结果或许会让一些G部不满意,但是希望大家为了西北的发展改革F从大局!”

        底下的G部都相互看了一眼,并没有觉得太多的意外,只是有些失望。其实张清扬已经托隆运三多和这些老G部打好招呼了,谁走谁留,他们心中有数。

        张清扬接着说道:“今天,我请来了省委的好J位常委,就是想告诉大家省委对巡视组工作的看重!这J年在中央统一的指示下,省委巡视组还是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在坐的大家都有功劳!但是我还是要批评你们,巡视组发挥的作用远远没有达到预期!”

        张清扬顿了顿,接着说道:当然,主要责任不在你们,之前省委也不够重视。为了加快西北的发展

        速度,提升改革动力,省委不得不加强巡视组的作用,我希望通过对巡视组的改制,能够真正起到考察G部,解决问题的作用!

        西北的发展还要靠我们自己,要想发展就离不开G部,我希望通过巡视组挖掘新人,对那些有能力的G部进行大胆任用!

        “过去,巡视组的成立是为了反腐,是为了找出老虎和苍蝇,着力发现领导G部是否存在权钱J易、以权谋S、贪污贿赂等违纪违法问题。那么我不禁在想,为什么不能反过来思考问题呢?我们在反*过程中不是可以同样考察G部、发现人才吗?我想,这完全可以成为巡视组的另外一项重点工作!一边抓有问题的G部,一边找到有能力的G部,两手都要抓,可以同时进行,省时省力!”

        司马阿木听着听着就听明白了,他皱起了眉头,直到现在才有点懂得了张清扬的目的。

        在本地G部中挖掘新人?那么将来这些新人不都是他的人吗?一但张清扬主张改革,他们肯定会第一个表态支持,那么张清扬在无形中就已经提前消除了改革将对他产生的部分压力……

        司马阿木暗暗佩F起来,放了这么久的烟雾弹,真正目的才浮现出来,这个亏让省长吃得无话可说。

        相反,你不得不承认他手段的高明!司马阿木脑子里翻江倒海,想着如何能够破坏张清扬的目的,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巡视组是中央主张成立的,张清扬借此大作文章,没有人能反对。

        司马阿木正在想着,果然就听到张清扬开始唱高调,有意T现出这项制度是高层的意愿:“巡视制度在我国由来已久,它形成于秦汉,完备于盛唐,强化于明清,在不同历史时期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时至今日,这套系统仍然有着高度的必要X。人X是相通的,有权力处,必有*风险,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危险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面前,对权力变异和*滋生的防范,是所有执政党共同的、永恒的命题,须臾不可放松警惕……”

        在达到个人目的后,张清扬开始重点强调了巡视组的反腐作用,这种大唱高调的作法虽然都是废话,但是对这项工作本身是有好处的。他这么G也是想让高层明白,他并不完全是为了个人目的而改制巡视组,相反,他是为了支持高层政府,为了扩大巡视制度的影响才这么做的。

        接下来,张清扬在讲话中表示,由于巡视制度成立也有J年了,巡视组的班底渐渐实职化、固定化,很容易导致*,历史上屡有教训。

        为了避免利益勾连,此次对巡视组工作机制进行了重大改革,巡视组组长由以往的“职务”变为“任务”,组长不再是“铁帽子”,改为“一次一授权”,甚至,今后省委会随时调整巡视组的领导班子……

        这一招非常厉害,在坐的一些老G部有亲身T会,却无法反对,张清扬说得不是没有道理。他们在这个位子上时间久了,都已经和基层G部打成了一P,又怎么能完成巡视任务?

        接下来,张清扬在讲话中提到了隆运三多,他强调为了T现省委对巡视工作的重视和监督,特意请老首长隆运三多出山,委任他为西北省委巡视工作办公室副主任,由他统筹、领导各个巡视小组的工作。

        听到这个消息,司马阿木的脸上只剩下苦笑了,张清扬这一招可是够狠。或许隆运三多根本就不会参与任何的巡视工作,但是他头上的这个职务可不是虚的,有他坐阵,各个巡视小组就不敢乱搞。

        随后,张清扬特意请隆运三多发表了简短的讲话。司马阿木在台上如坐针毡,他想早点回去向省长汇报。

        隆运三多在讲话中表示坚决拥护西北省委的决定,他支持张書記的想法云云。等他讲话结束,白世杰宣布了各巡视小组的名单,其中有不少老G部被踢了出去,又有很多新人进来。

        老G部们有怨气也没办法发泄,只能把这难得的“权利”拱手让人。要不是有之前隆运三多做工作,他们才不会这么好说话。

        当然,张清扬也有后招,纪委書記田小英手里掌握了一些人的一些证据,都是他们在巡视过程当中在基层“吃喝拿”等等材料。有了这些东西,他们也不敢闹,张書記没找他们的mao病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吾艾肖贝听了司马阿木的汇报,脸上除了苦笑没有其它,长叹道:“漂亮,真是太漂亮了,原来他的目的是这个,我们怎么就没想到?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