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751章 什么也没干

作品:《 手腕:步步为赢

        “乱说话,天太热,我做饭的时候就……”

        “你不怕被我那个色狼叔叔看光?”

        “张書記不是那种人,你别这么说他!”江小米口中有些怨言,刚才要不是她突然跑回来,自己的事就能办成了。

        “哟,就知道替她说好话,你和他好上了?”

        “你才和他好上了!”江小米气呼呼地说道:“丫头,你老是想歪了,年纪不大,思想不健康!”

        “好吧,那我问你……刚才你们在干什么?”

        “刚才……什么也没干啊!”江小米脱口而出。

        “你不是说睡着了吗?你怎么知道什么也没干?”

        “我……我是睡着了,我……当然知道什么也没干!”江小米背后冷汗直流,这丫头实在太狡猾了。

        “哦,那你刚才干嘛装睡啊?”

        “我没有装睡!”

        “好吧,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舒吉塔弯腰从地板上捡起性感的蕾丝文胸,又指了指江小米的上身:“家里有一个男人,你就是这么穿衣服的?连胸罩都不带了?这也太火爆了吧?”

        江小米有一股想死的冲动,刚才只顾着穿上睡裙,忙中出乱忘记穿内衣,现在可是凸点啊!

        “这个……这个可能是我在睡梦中觉得热,胡乱中脱掉的,张書記……没看见……”

        “哦,那我再问你,”舒吉塔又从地板上捡起一条黑丝底裤,笑眯眯地说:“姐姐,你热得把这东西都脱了?”

        江小米这次真的想死了。

        张清扬坐在车里有些郁闷,被勾起来的欲念没有发泄出来,那种感觉很不爽。等他快要到家时,忽然接到了江小米的一条短信,只有短短一句话:今天晚上我很高兴。

        张清扬捏着手机想了半天,突然哈哈大笑,说道:“我真他妈的傻啊,人家都给你机会了,你还寻思那些没用的干什么!如果早点……也就成了!”

        彭翔和林辉一愣,没敢接话。

        张清扬下车走到门前,拍了半天也没有人敲门,只好郁闷地自己掏出了钥匙,往天都是李钰彤过来开门的。

        刚进门就闻到了浓浓的酒气,他皱了下眉头,心想李钰彤在家里搞宴会了?等他扫视一圈,看明白了屋内的情形时不禁苦笑,家里没有外人,只有李钰彤自己,只不过她已经醉倒在沙发上了。

        茶几上摆了两瓶他珍藏的红酒。看样子她是趁张清扬不在家偷酒喝,结果贪杯喝醉了。

        “没出息!”张清扬嘟囔了一嘴,走到沙发前大喊道:“别睡了!”

        “嗯?”李钰彤微微睁开眼睛,并没有爬起来。

        “你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啊,喝了点酒……不行啊?”李钰彤现在完全不把张清扬当主子了。

        张清扬有些郁闷,之所以发这么大的脾气,或许和憋住的欲火有关。想想自己也挺可笑的,犯得上和一个醉酒的小保姆发火吗?他堵气坐到李钰彤的脚边,推开她的脚说:“臭死了!”

        “你才臭呢,你的脚最臭了!”李钰彤迷迷糊糊地说道。

        张清扬火冒三丈,又不能和一个醉酒的女人说什么,不耐烦地说:“要睡回房睡,别在这里气我!”

        “我就愿意在这里睡!”

        “你……你再不动地方,我就把你抱我床上去!”张清扬威胁道。

        “好啊,你有胆子你就抱啊,看小雅姐不打你!”李钰彤翻身又换了一个舒服的睡姿,眼睛再次闭上了。

        “你……”张清扬知道她是真的喝多了,气道:“你爱睡哪就睡哪儿!”说完就回了自己房间。

        张清扬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发呆,渐渐酒意发作有点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似乎闻到一股暗香,还伴随着酒气,还有一些花香的味道。

        他用力嗅了嗅,翻了个身。可是那股香越来越浓,好像还掺杂着别的什么味,随后,他就发觉好像有东西在背上贴着并且蠕动起来,软绵绵、热乎乎的,还有点光滑的触感。

        接着,脸上就有些痒,好像有头发丝挂到了脸上。这时候他才感觉这一切不是梦,赶紧翻身拉开了灯。

        张清扬惊讶地发现床上多了一个人,正是满脸红润的李钰彤,她的一双醉眼朦朦胧胧的,看上去那么迷人。她迷离地盯着张清扬,忽然扑进了张清扬怀中。

        “你在干什么!”她扑到怀中的瞬间,张清扬才发现她没有穿衣服,娇小玲珑的身子一丝不挂,完全呈现在他的眼前。虽然两人有过很多次暧昧的接触,但这还是第一次。那一对少女的成熟的rufang压在手臂上,勾得张清扬那本以消去的欲念再次涌现出来。

        “你在干什么?”张清扬又大叫了一声。

        “你说话不算数,”李钰彤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你说要抱我到你的床上……”

        为期半个月西北招商大会结束了,同之前的宣传力度和声势相比较,本次招商大会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

        在吾艾肖贝、司马阿木等人的多方走动之下,只签了不到三十个项目,其中只有一个过亿能算得上比较大的项目,其它的还有一两百万的小项目,无非就是一些代工的小工厂。

        张清扬带领哈木市领导在手工业制品一条街的调研走访,一经播出便引发了不小的轰动。对于现代社会而言,人们往往会通过媒体得到风向标。

        领导干部也不例外,聪明的人总会从他们的讲话、行动中分析出他们下一步的计划。张清扬本次调研看似无关紧要,但已经放出了一股风:他要大力推动中小企业的发展!

        最关键的还是在这个时间点上,招商大会刚要收尾,张書記就流露出这种思想,参会的企业家自然要好好想想。

        至于已经签约同意投资的那些企业,他们也有自己的打算,按照省正府的优惠政策,所有项目前期投资由银行贷款解决,所以他们也并非真心要在这里投资。

        效果好就做下去,效果不好也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对公司本身没有什么坏影响。当然,这种企业是摆不上大场面的,无非是以投资为名以达到个人敛财的目的。

        张清扬的行动只是刚刚开始,招商大会一结束,正当吾艾肖贝想快马加鞭促使项目尽快落成时,他却再次赶往西北各地调研中小企业的发展情况。按照他的意思,第一站就是西北重镇,也是刚刚经受变革的沙园。

        抛开其它问题不谈,张清扬此时选择到沙园更像是为拜黑拉担供支持,而对拜黑拉本人来说,这也是张書記对她的检验。

        沙园大案已经过去一阵子了,拜黑拉上位之后,在两位助手的支持下,对沙园进行了大清洗。

        自从巴干多吉担任沙园的市长以来,沙园已经有很多年没经历过如此大的干部调整了。拜黑拉雷厉风行,在张書記的支持下,大胆调整,把之前巴干多吉的部属清理得老老实实。

        张清扬还在路上时,吾艾肖贝正在与林建业谈话。招商大会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他急于拉拢林建业。

        林建业是西北商界在政坛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也是最有实力的一位。吾艾肖贝很明白林建业在商界的地位,在张清扬表示大力发展本地企业的契机下,他担心林建业被张清扬拉过去。

        其实他的担心还真多余,林建业早就跳上张清扬的船了。

        为了显示对林建业的看重,吾艾肖贝还把司马阿木叫了过来,态度温和,一点也没敢摆省长的架子。

        “建业,我上次说的事怎么样了?”吾艾肖贝笑眯眯地问道。

        林建业说:“省长,我和大伙提了提,他们的意见还是支持的,表示如果有机会都想入股,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西北商业集团成立后……主要业务是什么?又有什么项目?大家对这些还有些疑问。”

        吾艾肖贝知道商人都谨慎,扭头看了一眼司马阿木。

        司马阿木会意,说道:“林总,项目什么的你不用愁,我们的意思是利用本地企业家的实力,再联合境外企业的项目和模式,争取拿下西北今后的所有大项目!比如重大基础建设项目、高科技产业项目、房地产开发、金融、农业、矿业、贸易等多个方面……”

        林建业笑道:“想法真的挺好,我也很支持,但是我们本土企业家实力有限,外商有大笔的资金,他们会同意和我们合作吗?”

        司马阿木说道:你们的担忧也是一些外商的担忧,我和一些大企业谈了谈,他们之所以有投资的意向却迟迟不敢做出最后的决定,担心的就是对本地情况不了解,没有一个领路人。

        他们有大笔的钱投资,就是怕经营管理上存在问题,与当地工人产生矛盾。而你们将要成立的西北商业集团,就是这个领路人!

        林建业点点头,说道:“省长,虽然这些年我在政协任职,但我的本职是一位商人,所以我必须要得到一点实底,一但西北商业集团成立,刚才司马省长所说的那些项目能交给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