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剑六的去向

作品:《 穿越的美颜手机

        小院内,方桌上一个大盆,盛放着满满冒尖的肉块。

        黑大爷人模人样盘坐在桌子上,大快朵颐。李悠则优雅的轮着大环刀,片下薄如蝉翼的一片,放入嘴中。

        今天就是一场试探,双方都是。

        当两难的选择摆在李悠面前时,这货果断的选择了第三选项。

        他也就是试试,一不确定分身离开本体到底能移动多远,二不确定,对手的探查方式是以什么为基础,会不会受分身的吸引。但是试试总没坏处嘛。

        如果对方真的去追剑六了,从情感讲,李悠是要救的。但是从理智上来说,他怎么救?那可是融合巅峰,不是那种垃圾,传承残缺的开光,自己还能拼一把。

        但是按兵不动,赌一把?李悠早就受够了听天由命,把命运交由他人之手的无助。

        所以他选择了第三选项,无中生有的第三选项,拿分身去试探一二。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敌人竟然丧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无法精准找到,干脆就屠杀,灭绝范围内的一切生命。难怪要把自己弄出城去,这么丧心病狂的选择,怕是敌人也不好在这座大城内干的出来吧?

        李悠必须站出来,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但是眼看着无辜之人因己而死,这不是仁义之道。所以李悠爆发了浩然气,冲散了阴魂,才急急取消了分身,回归本体。

        “小子,亏得你跑得快喵。那个用小幡的,似乎擅长灵魂一道,差一点就抓住了你灵魂的气息,找到你了喵。”

        灵魂。李悠心头一寒,也发现了自己这分身也不是无敌的。如果真有高手擅长灵魂之道,在意识回归的时候,直接攻击灵魂,那可真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也就是说,自己以后有机会,还要研究一下灵魂的攻防能力。李悠默默的把这个新发现记了下来。

        “不过你也没白忙活喵。剩下两个也都露了底。一个用沙子的喵,有点时间大道的意思。一个玩地图的,应该就是追踪你的人了喵。”

        黑大爷才是李悠最大的底牌,一个连仙剑大阵都无法察觉的妖王,让试探从一开始就不公平。

        李悠暴露了分身能力,但也就限于此,对李悠来说单纯分身不算露底。完美的优化,才是这个功能的核心,还有灵石转化战力。这些才是李悠不愿暴露的东西。

        但是黑大爷隐身在侧,却把那三位融合高手的灵根能力暴露的七七八八了。这让李悠心里更有底了。

        算了算对方追上自己分身的地方,估计一下他们赶路用的时间,不难估算出十公里这个误差值。

        半径十公里的圆,这是把洪水城包括周边的村镇都笼罩了。难怪要引诱自己出城。李悠终于放心了一些,见识了罗盘的功用,他现在对这些乱七八糟的灵根真是没底。

        李悠艰难的咽下嘴里根本咬不动的肉,一边运功消化,一边盘算着接下来的动作。

        城外,房车内。

        三位高手垂头丧气的归来,让谢阿考和苗宾灵大惊。

        “这李悠已经有能力逃脱融合期高手的追杀了?”

        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烦躁的拎起瓶酒灌了几口。

        “小苗猜得没错,李悠确实有分身能力,而且是顶级的,可以极远程操控的。抓是抓到了,但是分身直接取消,不找到本体也没用。”

        王兴茂灌了几口酒。

        “还有机会,他并不知道我的能力。只要再来一次,我一定能抓住他的灵魂气息。”

        “难啊,这小子用分身出来本就是试探之意。这一下惊回了老巢,必定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缩起来了。”

        王兴茂眼中闪过一丝阴毒。

        “要不...屠城?”

        嘶!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惊恐的看向王兴茂。那可是一座近二百万人的大城啊,这话怎么可能说出口。

        王兴茂不屑的扫了一圈,无奈的坐了下去。中土就不说了,周边小国基本能立国,核心最少是个三级宗门。他一直找不到机会大肆填补追魂幡中的阴魂。这次来玄渊帝国就没安好心,他这种邪魔外道可和儒门不对付。只看李悠浩然气能轻易抹杀阴魂,就知道浩然气这种力量是多不适合他。而且他也不需要,他就是想趁乱,没了昆吾剑宗镇压,好好的补一补自己的追魂幡。

        不过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他现在对李悠很感兴趣。这样强度的灵魂,一定是极补的。

        苗宾灵皱了皱眉,缓缓开口。

        “也许还有个机会,我们放话去追剑六,本来也就是给李悠一个出逃的空挡罢了。但是这小子这么急着试探,反而让我觉得有点意思了。剑奴,剑奴,这李悠平民出身,并不一定习惯贵族那一套。少年男女长时间接触,那剑六看资料样貌也是不俗。你们说,这俩人会不会...”

        “孤男寡女,这么久,好像真有可能。那你的意思是?”

        “少年男女,青春冲动。抓回来试试呗,看看这李悠到底是个情种,还是负心汉。哪位前辈辛苦一趟?”

        郑昌权起身。

        “那就老夫跑一趟吧。我这时之沙,相信抓一个剑修还没那么费力。”

        大约七天后,马祥生再次用山河图追查剑六时,却诡异的发现,剑六在向北高速移动。这速度,是飞舟的速度。

        更可怕的是,他刚开始追查,一股奇异的力量追踪而至。马祥生惊恐的看着自己的灵根山河图,逐渐腐朽,最终化为了飞灰。灵根被毁,他也从一个融合期的高手,瞬间打成了一个还算强壮的凡人。

        这是惹到什么人了?什么可怕的高手?

        王兴茂看着那逐渐凋零的灵根,脸上闪过一丝恐惧。他知道那是什么力量,那是死之大道的力量,是生命的凋零。而且他也知道,最擅长这股力量的势力,那是他绝对惹不起的存在。

        他决定退出了,被那个势力的人惦记上,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那可不是简单死就能解决的,那是想死都难。

        而且又等了数日,前去捉拿剑六的郑昌权,再也没了音讯。

        三个融合高手,一个被废,一个失踪,凶多吉少,一个退出了。剩下苗宾灵和谢阿考面面相觑。

        苗宾灵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也不能放弃。他很清楚自己的价值就在追杀谢卓远和李悠,谢卓远已经不可能了,如果李悠再放弃,等待他的只有死。

        谢阿考也不想放弃,在三位高手确认了李悠的不正常浩然气后,他对李悠更感兴趣了。

        怎么办?

        求援吧,趁着李悠还不清楚外界的情况,再叫人来。

        只是,凭什么?就为了一个筑基期的平民弟子,兴师动众?彰显自己的无能?

        不行!谢阿考一咬牙,看来只能动用自己的力量了。瞒着大哥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这点家底,一旦动用了,势必招来大哥的猜忌。但是,似乎值得一拼,这李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