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十三 章 牵魂阵

作品:《 在修仙界努力崩剧情

        就在那些尘灰消散殆尽的一瞬间,原本酸与兽盘桓的周围出现了波动,一道金光闪过,那一处空间突然多出一圈锁链,锁链之上散发出金光,形成一座光牢,刚好将酸与兽所在的地方围住。

        九泽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看来,当年那位大能也并非全无防备。

        那道铁链出现之后,仅仅闪烁几下,便也逐渐消散了。

        “这是什么?”九泽看向凤霄问道。

        “这应当是……契约之锁。”

        “契约锁?”九泽不解。

        凤霄:“是,古籍记载,如果修者和灵兽签订平等契约,那么任何一方在死前,都可以将自己所掌握的那一半契约之力化成契约之锁。且契约之锁只对对方有效。”

        九泽:“这么说,那位前辈恐怕也是预料到这酸与兽有可能会作恶?”

        “未必。”一旁的霍卿英道。

        九泽、沈一和阗韫齐齐看向霍卿英。

        “这契约锁一方能力,一方就可解。只要酸与兽在被封印的日子里,好好提升修为,将自己体内那一半日月之力炼化,自然就能解除这契约之锁,还能将这一部分契约之力也吸收掉,从而提升实力。”

        霍卿英说着,叹了口气:“这位前辈可谓思虑周全,可这头酸与却全然没有察觉他的良苦用心。”

        众人都有些沉默。

        半晌,沈一才轻声开口:“或许,这酸与兽什么都知道,只是心灰意冷。”

        想那酸与兽在借用王老爷身体时,在那洞府中说的最多的,就是嘲讽人修的道义,人修的操守,想来,它最不平的不是被契约伙伴封印,而是契约伙伴居然为了“道义”,为了拯救其他人牺牲掉了自己,也牺牲了它的自由。

        五千年的封印,纵然周身弥漫着亮光,可也不能改变它身受桎梏的现实。

        或许,这只酸与兽不是不明白那位大能的苦心,它只是不能接受被放弃,不能接受败在人修的阴谋诡计里,不能接受自己背负莫须有的骂名。

        想到这里,沈一垂下目光,心头有些堵,眼中有些涩。

        说不上为了什么,这情绪来得有些莫名。

        契约之锁的金光全数消散的瞬间,一道清风拂过。被风吹过的瞬间,九泽觉得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浑身是说不出的舒适畅快。

        不禁问道:“这风……”

        “这是契约之力消散引动的天地元力。”凤霄道:“不过,以你我现在的修为,没法承纳这元力,感受一番便罢。”

        “那什么的修为才能承纳天地元力?”九泽问,“飞升上界之后吗?”

        凤霄摇摇头,“我亦不知。”

        霍卿英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一把折扇拿在手中,此时将折扇合拢,轻轻敲了敲九泽后脑:“关心这些作甚,左右你安心修炼便是。”

        九泽摸摸后脑勺,下意识的朝凤霄靠了靠。

        凤霄偏头看了霍卿英一眼。

        霍卿英折扇一指,眉头一挑:“别看我,我可没下重手。”

        凤霄一笑:“不敢,师叔教训师妹理所应当。”

        “那你还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想请师叔看看这阵法。”

        霍卿英闻言,顺着凤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那地方原本被酸与兽压着,酸与兽消失后,那里分明什么也没有。

        可是这会儿,却渐渐显露出了图案。

        “这是……”霍卿英看着渐渐明晰的图案,脸色十分难看,“牵魂阵!”

        “该死!”霍卿英愤怒的朝那牵魂阵的阵眼猛拍一掌。

        “牵魂阵?”阗韫显然听说过这个阵法,“这个竟然是牵魂阵!”

        九泽看过去,用眼神询问。

        阗韫看了九泽一眼,又看了看在场的两位元婴,见两人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神色凝重的盯着被毁坏的阵法,这才道:“这牵魂阵,就是能牵引人的魂生魂,让这个人为自己所用,或者在不知不觉中被掌阵人控制。”

        九泽想了想道,“我听过聚魂阵和招魂阵,有什么不同?”

        阗韫道,“自然是不同的,你知道的,人有三魂七魄,聚魂阵是将人的三魂七魄重新聚集起来,让这个人神魂完整,招魂阵是将魂魄丢失者的魂魄找回来,让这个人神魂归位。”

        “可这牵魂阵可不一样,这阵法是强行将一个人的神魂和自己的神魂产生牵连,然后控制这个人。”

        “怪不得,”九泽感叹,“他能那么快知道我们找到这里,应该就是那几个侍卫早就被他控制了,所以我们的行动一早就暴露了。他应该还借用这牵魂阵给凡人强行输入了功力,让他们替他办事。”

        所以那些侍卫和侍女的修为看上去才那么奇怪。

        “嗯,”沈一赞同道,“想来这成州城所有的人都被他控制着,只是那些人自己不知道罢了。所以,他才有把握说出让整座城陪葬的话。”

        “只是这么一想,那我们一进城他就应该察觉,怎么他不直接抓我们?”阗韫道。

        “因为当时他还没有这个能力随时控制全城的人,”一旁的霍卿英接口道,说完朝着那牵魂阵拍了几掌,只见那阵法中腾起一片浅浅的紫色凝雾,见此,霍卿英转向凤霄,“这边交给你了。”

        “九师叔,您的意思是?”阗韫忙问。

        “你们猜的都没错,只是这只酸与被关的这五千年显然怠于修行,功力已经荒废大半,不然以即便我和凤霄联手也不是它的对手,再加上她还要输出功力让城里的人替他办事,还要不是借用王家主的肉身方便行走。这些都是耗损修为的,只不过他想完成九转七煞阵,就不可能只是躲在地底。所以,它不可能有这个实力时刻控制成州所有的百姓,没发现你们也很正常。”

        “那它后来……”

        “后来,它应当是借用了阵法和血池的力量,才敢那么威胁我们。”

        “原来如此,”阗韫点点头,又道,“师叔,您知道荣师姐后来扔出来的孟槐鞭是什么吗?怎么那么厉害?”

        “哦,那个啊,那时……”霍卿英刚要回答,突然发现九泽和沈一一直盯着凤霄的方向,准确的说是盯着那牵魂阵上的紫色凝雾,神色严肃。

        “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霍卿英转过手中的折扇指了指那一片紫雾,笑道,“担心你们师兄搞不定这点东西?”

        “不是,”九泽眉头都快拧成结,“这个东西太眼熟了,我们担心是上次那个玩意。”

        沈一点头符合。

        “什么上次?”霍卿英道。

        “师叔可知道锦阳城的瘟疫事件?”九泽问。

        “有所耳闻,我们宗门也带了弟子去,不过那次带队的不是我,怎么?”霍卿英顿了一下,“你是说这个紫雾可能跟那场瘟疫有关?”

        九泽点点头,“很像,只是当时那团紫雾已经被裴家主抽取出来,看上去小而浓烈。”说完,九泽将齐海和紫雾的事快速说了一遍。

        阗韫听得目瞪口呆。

        霍卿英拢起眉,手摸着下巴,“系统?那是个什么东西?”

        九泽忙安抚差点又在她意识中炸毛的花穹,口中道:“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如果这东西和锦阳城那个一样的话,那这些是谁投放的?总该有个操手在背后才对。”

        几人讨论时,凤霄并没有闲着,双手抬起,掌心向着那一团紫雾持续的发出滋滋的电流,那些电流将紫雾逐渐收拢,压低,最后变成一小团。

        凤霄掌心一合,猛地一拽。

        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地底。

        九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团和锦阳城一模一样的东西,只见那东西圆圆的一团被凤霄捏在手里,只有底端晃荡这一根细细的紫色的丝状雾气。看那情形,像极了凤霄随手在地里拔了一根紫色的萝卜,细长的紫色根须飘荡在空中。

        凤霄瞟了一眼那根紫色的“须”,手指隔空一划,一点纯正的红色火星就跳到了那根“须”上,顷刻间,伴随着紫雾惨烈的尖叫,那一点可怜的“根须”就被烧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