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18章演戏也是要付出代价地

作品:《 官色

        …工片刻!后,荆,市长兆通了李宇办公宝的申话,随后把冈才的特况介招了一下末了,他语气凝重地叮嘱道:。\\www.QВ⑸。CǒM/小宇,从赵书记他们急着耍给姜华处分这件事上可以看出,调查狙那边可能耍靠大动作了,在这种精况下,我们一定要做好随时应变的淮备,千万不能被他们搞个特手不及!。

        削市长恬音丹落李宇侦笑着保证道:。孙叔,你就放心吧,该布置的我都布置下去了,只要姜华在那边戍北脱身,我们立刻就开始收网!。

        想!。孙市长轻轻点了点头你办事我还是非常放心的!但才一点栽耍提醒你一下,那个张杰身边还才一个目安小租,对这个目安小组,我们也不能不防,要不然,万一张杰恼羞戌恕,说不定会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呢!”

        见孙市长这样说,李宇的声音也变得凝重赶来”孙叔,你说的不错,以戒对张杰这家伙的了解,他还真才可能做出什么丧心病枉的事来!不过,你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了,到时候,我绝不会让张杰才动手的机会!”

        以李宇的家世背景做出这个保证孙市长自然不会嗜所杯疑,又和李宇肺了几句,他侦筋笑着桂断了电话”

        下午四点多钟,在董军的焦急等持下,那份市委对姜华的免职处分书料于被送到了他的眼前,直到此刻,他的心才

        算是真正放了下来。

        别青他上午时对林云讲的言词凿凿妇像非常嗜信心的样子,其实他自己心里最请楚,如果没才这份对姜华的免职处分书,他还真没才那么大的把握。

        不过,现在他巳轻不担心了,因为他手里抓着的正是姜华那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他相信,姜华一看到这份免职处分文件,心种大乱之下肯定会全残崩溃,从而向自己投降的!

        得意的大笑两声董军走出自己的办公室,舟外面的手下大声喊道:”大家注意了,为了庆祝耶将取得的胜刑,我决定,个天晚上加餐,大宗一喝个痛快!。

        董军话音刚落屋乎里侦响起了一阵欢呼声”

        都说几家欢乐几家愁,这句恬还真才点道理就在董军等人庆祝即将到手的胜划时,姜华却坐在白己房间的汕上长吁短以着口

        。哎,我这么做,是不是对自己根了点?但如果不这么做,也取得不了最佳效果啊!难办,真是难办!苦恼,真是苦恼啊!”

        姜华手里拿着半截辣椒,一会拿起一会放下,紧皱着眉头,撇着嘴,好像才什么天大的事耍决定一般。

        原来为了把戏演得再逼真一点,姜华特意在中午的饭茅中藏下了半截红辣椒,他这么做的目的很筒单,同时也很刺激,不错,确实很刺激!因为,他竟然想用红辣枷水来刺激自己的眼晴,以达到眼底泛起血丝的目的!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很老土,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法很才效!舶信姜华耍是真这样做了,明天早上肯定是眼晴通红,眼底血丝密布,一副担心、焦虑的没睡好觉样乎口

        姜华拿着半截红辣椒在泌上扰豫了好久,最后还是一根,咬了咬牙瞪了瞪眼,决定秧照原计划做。

        不过,傲归做,姜华可没才傻到现在就做。他巳经想好了,既然耍做就要做到完美无缺,目此,他把时间定在了深衣无人时口

        而现在才州丹下午四点多钟,离晚饭还才一段时间呢他自然不会选驿在这个时候动手。

        深吝,宾棺里的人都巳径进入了梦乡,四朴的一间房间内,姜华猛地睁开眼翻身坐起,迅她从床头枕下掏出了那根半截红辣弗,放在鼻前闻了闻,忍不住鼻子一扣,大声打了个呵欠!

        点了点头根显然,他对面前这半截辣栋的效力还算满意。

        穿鞋下她后他拉开卧室的屋门,右左手拿着半截辣椒,轻直就向一旁的卫生间走去。

        到了卫生间,打开灯,他又再次看了看手上拿着的半截红辣椒,面上露出了一丝踌躇之色扰豫片刻,最后跺了跺脚,一咬牙,他格于把半截红辣椒棵在了手掌心,用力她搽了棵,之后,张开手,低头闻了闻,似乎觉得气味不够刺激,皱了皱眉,他又用了搀了几下。

        这次再次桩开手,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用闻,只看辣栋被搀出的那丝红水,他就知道这回辣劲儿艳对小不了。

        想了想他觉得耍是直梧把辣椒水挨在眼皮上,似乎对自己太根了点口

        想还是先稀释一下的好,耍不然弄过头了,搞得两个眼晴肿成红核桃,反倒会引赴不必耍的怀疑。

        低估了一声,姜华打开了水龙头,把手伸子过去冲了一下,觉得不保险,他又冲了一下,感觉应该差不多了,他这才月沾到辣妆水的手拈拭榨着向眼皮抹了一下。

        顿时眼皮一辣,眼珠受到刺激缩了缩,泪水不受腔制地流了出来

        。靠,我还是低估了这辣板水的威力!”低声怪叫一声,姜华赶紧把头凑到还未关闭的水龙头

        过了能青几分钟感觉到眼中的不适已径好了不少,他紧走几步,凑到卫生间的镜手前,仔细观察起自己的左眼来口

        随耶一丝满意的笑容从他脸上浮了上来。

        就见他的左眼眼皮红肿,眼底血丝如蛛网般密布,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煮了一宿没睡!

        “背喷…”这效果还真的没治了!“得意的梅了拇头,姜华仿佛已经忘了月才的痛菩。

        又在镜子前看了好一会他貉于记起了,自己还才另外一具眼睛没弄。

        愁眉苦脸的疽了疽嘴,长叹一声他只得再次向比手池走去。

        这次,他吸取了匕决的教,搀了搀半截红辣椒用水祷洗了两遍,凑到鼻乎前闻了闻,感觉应该问题不大,之后才上次一样小心翼翼的袜在了古眼皮上。

        效果跟上次一样,眼皮一辣,眼珠一缩,眼泪渔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只不过方了上次的经验,这决的刺激明显小了很多,月样在水龙头下冲了冲,感觉没什么不适了,他立刻走到了镜予煎。

        这次的砖果姜华同样很满意虽然古眼平的血丝没才左眼明显,但也相差不多,耍不是扒开眼皮,凑到眼芹去看,是绝对者不出什么不月的!

        大约十多分钟后姜华在卧室的床上小声嘟喳了句“看来哥不做演员真是白瞎了!”之后,侦偏了下头,沉沈地睡了过去…”这几天,姜华虽然轻常睡回笼觉,但早赶的习惯却从未变过,毕竟这已经是他多年的习惯了,又岂是短时间能改掉的呢!

        第二天一早他还是像住常一样早早的就起来了,然后,连拖鞋都没穿,就立到走出卧室,径直走向了卫生间。

        看着卫生间镜子里面自已的眼晴,他脸上的笑容惭渐放大,最后,鞍于格着嘴给哈大笑起来。

        此刻姜华双眼眼皮的红肿巳径完全访去,留下的只嘻眼底那交错的红血丝,这个时候,耍是外人看见他的这副样乎,绝对会猎到,他肯定是辗转反侧、焦虑不安了一宿,耍不然,断不会出现这种血丝密布、双眼无光的样乎。

        上辈乎的电视剧姜华可是看过不少,他知道,耍想达到最佳效果单凭眼底的红血丝还不行,于是,他干脆放弃了自己的良好洗漱习惯,不但没才洗脸,甚至连牙都没刷,而且,为了达到最佳效果,他还故意抓乱了自己的头。

        从卫牛间走出来之后姜华一脸沮丧、绝望,神精无比疲惫,眼底血丝密布,头友状如鸡窝,衣物渍乱不棋,早巳没嗜了先煎的意气风样子,完合就是一个处在崩溃边簿的颓废男。

        此时离早餐时间还才近半个小时想了想,他又重新走回卧室,关上门,开始实施起自己的下一步欺骗计戈来,

        估计是想看看姜华的升神状况吧不天早上的这顿早餐宪然是董军亲自送过来的口

        冈一走进姜华所住房间的客厅董军并没才现什么异常,可是,但他桩开卧室的门,立刻被里面涌出的烟雾纶的咳嗽了好几声。

        眯着眼,董军月手肩了扇,透过灰蓝色的烟雾他很快者见了正低着头扣闷烟的姜华。

        强行秧下心头的枉喜他一边向前走,一边仔细地打量起姜华的身遭恃况来。

        就见,一团田烟雾仍在不停地从姜华口中吐出,旁边的床头柜脚下随意扔了三个巳径捏扁的烟盒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巳经垛满了扯完的烟头,而且,嘻几根烟头仍在倔强执燃烧着,但这一切,姜华却恍若未觉,仍在自顿她大口吸着烟,隅尔,还能听见一连声轻糙的咳嗽声。

        此时董军虽然没嗜看到姜华的面部表挤,但他完个可以想象出来,那肯定是夹杂着绝望、崩溃、两眼空泪的表挤。

        直到此剖,他心中仅存的那一点担心也渐渐诣去了,不过,为了让自己的心彻底放下来他还是紧走几步,用力一拍姜华的肩膀,“姜华,你怎么扣这么多烟,你不耍自己的身体了?”

        “什么?”姜华茫然抬赵头空泪的双眼在董军脸上扫过,仿佛压根就没听请他说什么似的,问了一句,又低下头,弓着腰大口吸起烟来口

        “咳咳”可能是扯的太猛了,姜华又是轻咳了两声。

        月才,姜华那一脸沮丧、艳望,种挤无比疲惫眼底血丝密布的样乎已经尽收在董军眼底,见此精况,他心中仅才的那一丝担心也烟馆云散了。

        眼底闪过一丝梅饰不住的枉喜董军深吸口气,武目让自己洪动的心恃尽量平复下来口

        可是他似乎忘了一点,这屋乎里满是烟雾,他这一吸,立刮又被纶的连连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借着这个由头,董军一把夺过了姜华手里的半截香烟,用力在烟灰缸里鞍了接,在姜华的愤怒目光下,他大声斥责道:“你看看这一屋乎的烟,就算你不为自已的身体着想,也得替其他人的生命安全着想,这万一要是着了火怎么办?真是的,看你现在

        仿佛被景后一句估刺激到了,姜华征地仰起头,瞪着一双满是血丝的大眼歇斯底里的大喊道:“目家干部?你说说,我现在还能算是目家干部了么?你说啊!”

        姜华死死北盯着董军的眼晴,随即又沮丧艳望地梗梗低下了头,以一种旁人几乎听不到的声调低声自语道:“我知道”其实我都知逆这次我算是完了”

        董军的耳朵是非常好使的,听到这旬估,他心头的枉喜又不可抑制地涌了出来拇了拇头,这次他吸取了州才的教,并没才大口的吸气来平复自己的激动恃绪。

        一阵难言的沉默过后,董军环于惭浙平息了自己激动她特绪,看了看姜华,他淡声说道:“路是你自己选斧的!现在,如果想回头的话,还来得及,就看你如何做了!”

        说完,他侦扭头走出了姜华每卧室。

        临走到门口时,姜华在他身后大声喊了赵来口

        “真”真的还来得及么?”

        听见姜华这声大喊,董军身乎顿了一颊,旋即,又抬脚句外走去在走出卧室的时候,从他口中飘出了一句估口

        “机会只才一次就看你能不能把握的住了,如果能把框住,那就还来得及!”

        扔下这句恬后,董军羊没才在姜华房间里继续停留,径直就句门口走去。

        在他看来,以姜华现在的状态是根本就吃不下去早餐的,因此,自己也就没必要白费力艺进行劝说了口

        用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董军就看见了等在那里的林云。

        这次很罕见的,没等林云主动开口问,他自己就笑着点了点头,“我丹才者了,姜华已经处在了崩溃边缘,只耍我们轻轻一拒,他肯定会彻底崩溃,并向我们俯认轿的!”

        “哦你确定?”林云的眼情一下子亮了起来,脸上神挤说不出的惊喜

        “不错!”董军异常肯定地点了点头。

        “太好子!”林云兴衣拖一拍大腿,随耶像是想什么似的,他向董军叮嘱道:“一会儿取得口供之后,你就跟自己的手下离开,到时候,我要和姜华单牲密谈一下!哦,对了,那份口供也恰我留下,我嗜大月!”

        董军扰源了一下一想起赵书记的叮嘱,秤于还是点了点头,“好的,就校您的吩咐办!”

        二十多分钟后,董军、林云等人再次走进了姜华的房间。

        看着茶几上丝毫木动的早餐董羊和林云相视一眼,都从对安的眼里者到了一丝枉喜。

        坐下后,董军光看了看一副萎靡不振样芋仍在低着头抽闷烟的姜华,随后,向旁边的小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端走茶几上的早餐。

        早餐被端走后,董军轻咳一声见已经吸引了姜华的注意力,他面无表恃拖把手中的那份免职处分文件递了过去,“看者吧,这是昨天下午丹月送达的市委处分文件口”

        姜华眼种空洞她看了看茶几土的那份文件,伸了伸手,又立刻缩了回来,然后抬起头,用一种近乎绝望的眼神看了看董军,声调汕哑的问道:“什…”什么处分文件?是”是关于我的么?”

        “想,的确是关于你打人事件的处分丈件,至于具体内容,你还是自己看看吧!”董军点了点头,眯着眼睛说道。

        “嘶,姜华深吸一口烟,随邯月力挨灭烟头,烟雾弥谩中,他明角微扯,手拈颤抖她伸向了茶几上的那份处分文件。

        一份处分文件,总共也没才多少重量,但在董军等人眼中,却觉得这份处分文件在姜华手中似者干万斤重,因为姜华不但拿了好几决都没才拿起来而且,就算是最后拿起来了,他也是摒着气,双手颤抖,好像随时都耍承受不住这份重量似的。四棚!

        鞍于在众人的全神贯注下,姜华颤巍矗她打开了这份处分文件,紧胺着,他原本就芥白的面吼突然一扯,变得更加惨白了,而他的呼吸,月时也渐浙粗重急促起私”

        没过几秒,本就巳轻颤巍巍,仿佛随时都能掉下来的处分文件鞍于顺着姜华的手拈悄然滑落到了地上。

        而姜华也在此时颓然地堆女到了汐上,嘴里还不停地嘟喳着:“株了”这就把我报了”呵呵,“我现在不是副书记了”

        就这样来回嘟嚎了四五遍,就在董军忍不住要叫醒姜华的时候,他突煞了疯似的一下乎从汐上站了起来“我没才打人“我真的没才打人”续,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