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16章狐狸尾巴终于要露出来了

作品:《 官色

        验起资料时,姜华脸卜虽然狐疑,但神情却宗仓是一洲皮讹在心上的样子,可是,网一打开资料,他的眼睛立刻就移不开了。\\紧接着,他的神情虽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但呼吸却略显急促了起来,渐渐地,他翻动资料的速度慢慢快了起来,突然,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内容,他的手轻微地抖了一下,心中慌乱之下。他赶紧用眼角余光斜瞥了董军一眼,见好像没被发现,他又把目光重新放在了资料上”

        一页、二页,”

        再厚的资料也有翻完的时候,当姜华翻到最后一页时,突然手一抖,差点没拿住资料,还好。他及时用右手抓住了资料的一角。

        为了掩饰这个意外,姜华顺势拿起资料胡乱扇了扇,嘴上还小声的都囔着,“这鬼天气,真热”。

        从姜华刚才拿起那份资料时起,现场众人的目光就一直盯在了他的身上,气氛更是静的可怕,现在小姜华一开口说鼻,立刻打破了这份静寂。

        而在现场众人之中,看的最仔细的要数董军和林云二人了。

        董军自不用说,他原本就是这次针对姜华计划的具体实施者和组织者,此次计戎。的成败直接关系到他在赵书记心中的个置,由不得他不重视。

        至于林云,他也是同样的心思,只不过。他除了想讨得张杰的欢心外,还想从姜华身上刮点油水出来,在他想来,自己不用多舌,从姜华身上刮个几百万就行了。

        相比于董军,林云虽然没有从事过多年的亿检审讯工作,但是,凭借着自己多年的鉴定古董眼光。真要比起来观察力来,他还真不见得比董军差多少。

        在他们二人的凝神观察下,姜华的一举一动,甚至连最细微的细节都没有逃过他们的眼睛,如此一来,姜华的那种局促、极力想掩饰的心慌样子当即便一览无余地被他们看了个正着。

        见此情况,两人难得的相视一眼,点了点头,都在心里对自己的计戈更加有信心起来。在他们看来。姜华刚才的表现非常正常,可以说,正在他们的预料之中。相反的。如果说姜华表现的极端冷静。或是过分慌张。那他们就要重新审视,重新制定相应的计划了。因为要真是这样。他们认为姜华肯定比自己预想中的要难对付,那样的话。他们先前的计划就要暂时搁置了。

        如今,姜华既然已经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静,董军自然不能再沉默了,姜华话音刚落,他便死死盯着姜华的眼睛问道:“姜华,看了这份资料,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小

        “我”我能有什么好说的?”姜华低着头嘟囔了一句,随后,突然向后一仰,翘起了二郎腿“我只能说这份资料调查的很详细。甚至让我记起了以前的很多事情!”

        看着姜华突然装出来的这份无所谓样子。董军在心里冷笑起来,小小子。你还太嫩了点!如果再过个十年八年的,我承认自己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嘿嘿,,

        “姜华,”董军突然大喝了一声,死死定住了姜华的眼睛。

        “干”干什么?”姜华猛地一激灵,眼底嘴上虽大声反问了出来,但眼底却闪过了一丝惊慌。

        “哼,愧你还是一个党的干部,人民政府的镇长!在这样的事实面前,难道你还想妄图抵赖,试图蒙混过关么?告诉你,你这是妄想!”直到此刻,妾军终于露出了自己真实的一面,疾言厉色的大声质问起概

        “你不要拿大帽子压我!我说没做过就没做过!你”你再吓唬我也没用!”姜华梗着脖子,涨红着脸,颇有些恼羞成怒地喊道。

        这小子,不怪外面那么多人看好他,这份沉着的功夫的确是要比同龄人高出太多了!短短时间内,竟然让他稍稍恢复冷静了!不过,你以为我就只有这么一招么?嘿嘿小那你就错了!

        暗自冷笑一声,董军眯着眼,轻轻点了点头,随后,露出了一个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死板笑容,“呵呵,你说我们吓唬你?那好,今天我就破个例。再让你看一份资料!”

        说着,董军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了那份林云昨天下午刚刚送到的调查资料,“啪”的扔到了姜华面前的茶几上。

        “看看吧,姜镇长,这里面的东西可能你会更加感兴趣!”“什”什么东西?我不看!”姜华网把手伸出去,突然,像被蛇咬了一样,立刻又缩了回来。

        “你不看?”董军冷笑着摇了摇头。“你不看也行!小金”。说着,他扭头向一旁的小金看了过去,“既然姜镇长没工夫看,那您就给他念一下吧!”

        小金早已经把姜华恨得牙痒痒了,有了这么一个可以折磨姜华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弃了。

        “好的”。大声应了一声后小金立刻弯腰捡起了那份调查资料,清了清嗓子,便准备大声念出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姜华突然抬起了屁股,一把夺过了这份资料。

        二,看你说的那么神秘,我倒看看,这卜面到底写了什口亦!”姜华做出了一副极力想掩饰自己气急败坏的心虚样子,斜瞥了一眼董军,便开始低头看了起来。

        嘿嘿,到底还是年轻啊!董军眼底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他认为,此匆的姜华已经渐渐步入了自己所设的局,彻底沦陷也就是时间早晚的事。

        想到得意处,他扭头看了一眼林云,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似的,林云竟然罕见的冲他笑了笑。

        看来这家伙也不算太难对付!

        董军同样微笑了一下,随即转过头,又向姜华着了过去。

        此时,姜华脸上已经微微变色,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姜华的眼角在轻轻地抽动着。

        说实话,姜华现在确实有演戏的成分在里面,但却也并不是完全在演戏。

        起初时,姜华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这上面写的东西可能会更加对自己不利,可是。当他一页一页的翻看下去时,仍旧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扪心自问,姜华觉得,如果自己事先没有得到李宇的示警,或是心里真的有鬼,肯定会在这份调查资料下撑不住的,

        没办法,这份调查资料实在是太详细了。详细的让人以为,调查组肯定已经掌握了全部的证据。只是为了折磨自己的神经,这才一点一点的向外吐!

        尽管心中惊讶异常,但姜华却从未停止过自己的思考,看着、看着,他在心里生起了一个很大的疑问。既然他们调查的这么详细,那为什么没有查出自己向丁雨涵家借钱的事呢?

        其实。这个问题姜华早就想过,因为李宇已经在纸条上写的很清楚了,董军他们想用“认购新股资金来路不明。这个罪名来调查自己。

        当时,姜华是这样想的。他认为这是丁雨涵家族为了不惹麻烦特意掐断了这条线索,这才让张杰他们没有把这件事调查出来。但是,当看到李宇的第二张纸条时,姜华又推翻了这个论断,因为从那张纸条上可以看出来,丁家事先并不知情,而且他们也不怕惹麻烦,这从他们答应帮助自己向张家施压就可以看出来。

        想了片种,姜华推翻了数种推断,最后,他得出了一个和李宇、于副书记两人相同的结论,那就是肯定还有一个暗中势力在对付张家,而且,这个暗中势力为了让张杰惹上丁家,还故意掐断了自己和丁家往来的所有证据。

        想明白了这点后,姜华放心多了,他认为,敌人的敌人,那就是自己的朋友。

        暗出了一口气,姜华又接着向下看了下去,当他把这份调查资料全部看完后,心里对自己才才的那个推断更加笃定了,因为他发现,在这份调查资料上,竟然只是简要的介绍了一下自己和李宇之间的关系,这在他看来是很异常的!

        随即,他在脑中生起了一个疑问,难道是张杰知道了李宇的背景,不想去招惹李宇,这才简单的写了这么一句?可是很快。他便立匆推翻了自己脑中这个可笑的想法。以这些高官子弟的嚣张性格,是绝不会这样做的!而且,就算他们再愚蠢小也不会想不到这个办法根本就是在掩耳盗铃!

        之后,姜华又想到,莫非是张杰等人想麻痹自己,故意没在调查资料上写详细?可是想了想,他又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这和张杰他们的目的严重不符!姜华心里清楚,张杰他们之所以会给自己看这两份调查资料,目的很简单,也很直接,就是想让自己知道。他们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既然这样,他们就完全没有必要把这么重要的情况隐瞒下来!

        否定了上面两个推断之后,姜华脑中的想法已经渐渐清晰起来。

        他觉得,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张杰身边有那个暗中势力的人,而且,这个暗中势力派往张杰身边的人,恰巧还正是负责调查自己的人!

        赵振并不知道姜华的这个推断,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会后悔死!他当初的想法很简单。一是想进一步获得李宇的信任,二是想再给这件事情加把火。只不过。他到底是军人出身。做起事情来,难免有时候会考虑不周,这次就是这样,他认为这件事情自己就可以做主,所以并没有向孙秘书汇报,决定之后小就立刻整理了一份新的调查报告递给了张杰。相信他要是向孙秘书汇报的话,以孙秘书的慎密思维。肯定会阻止他的。

        姜华搞清楚了心中的疑惑,对自己的接下来的计划更有信心了,他相信,有这么一个暗桩在张杰身边,对自己的计划绝对是一个助力。

        心里虽然高兴,但姜华却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看完这份调查资料之后,他向上挺了挺身子,试图把自己弓着的背部挺直,然后,毫无征兆地。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老董,真是辛苦你们了,竟然把我调查的这么详细!不过就算是再详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能说明什么?。董军眯着眼睛看了看萎华,嘴角浮起了一丝不屑的笑意你用这个问题来反问我,难道不觉得有些可笑么?能说明什么。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莫非你非要我亲口说出来?。

        “你”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告诉你,我从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你们要想调查。就调查吧!”姜华再也保持不住刚才的平静,颇有些气急败坏地质问了一句,立刻用力地把手中的调查资料拍到了桌面上。

        面对着姜华的质问,董军非但没有气恼,反而在眼底闪过了一丝兴奋之色,他知道,姜华已经有些要撑不住了。

        “姜镇长,党的政策你应该很清楚,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希望你能够主动交代自己的问题,要不然,会有什么结果,想必你自己很清楚!”董军看了看姜华,颇有些威胁意味的说道。

        “你不用再说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姜华行得正,坐得直,根本就不怕你们去查!,小

        姜华突然松开了紧攥着的拳头,用力挥了挥手,眼尖的董军立刻看见了他手掌心上的那几个深深的指甲印。

        见此情况,董军心里的把握更大了。他相信,只要按照自己设定的步骤走,姜华肯定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呵呵毫无征瓒弛,董军突然笑了,一边笑,他还一边用一种戏诸的眼光看向了姜华,“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姜镇长这句话说的好啊!但就不知道,姜镇长是否真的不怕鬼敲门呢?”

        “当,当然不怕了!姜华梗了梗脖子,瞪大了眼睛,生怕别人不相信似的,用力点了点头。

        董军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姜镇长,大家都是聪明人,请你不要侮辱我们的智慧,同时,也请你不要侮辱自己的智慧!你应该清楚,既然我们已经掌握了这么详细的情况,就不可能让你蒙混过关!刚才。之所以没有把全部证据拿出来,就是想给你一个俯首认罪的机会,请你不要把我们的好心当成驴肝肺。白白浪费了这么一个好机会!”

        “什么机会?我,”我又没做犯法的事。不需要!”姜华此负脸色发白,虽在强自镇定,但神色间已经透漏出了一丝歇斯底里的味道。

        看了看姜华,董军轻叹口气,“哎,既然姜镇长这么固执,那我就再让你看一份东西!”

        说完,他变戏法似的,又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资料样的东西递了过去。

        “看看吧,这是粮管所马伟等人的证词!有了这些证词,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说自己没干过犯法的事?”董军斜瞥了瞥姜华,眼底闪过了一丝得意。他早就猜到姜华不会轻易认输,故意挑在这个时候,把马伟等人的口供丢了出来。

        姜华仿佛压根就没听见董军的话,自打董军一拿出那些证词,他的目光就移不开了。

        当然了,这只是董军等人眼中看到的景象,实际上,姜华一看见茶几上的那些证词,心里就开始冷笑起来,嘿嘿,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现在你们可以违反纪律给我看这些证词,不知道一会儿还会干出什么来,真让人期待啊!

        冷笑过后,姜华伸了伸年,最终还是拿起了那马伟等人的证词。看着看着,姜华心里的火气就忍不住升了起来。他早就猜到马伟等人会对自己大加诋毁。可是,他没有想到这帮家伙竟然会这么肆无忌惮!

        在这些证词上,已经不能用栽赃陷害来形容了,他们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无中生有。

        在他们的口中,姜华压根就是一个仗势欺人、态度粗暴、嚣张跋扈的领导,而且毫无意外的,他们的证词出奇一致,都说姜华一开始就粗暴的动了手,到后来,更是拳打脚踢,拉着马伟的头向磅秤支杆上撞。

        “放屁!诬蔑!陷害!他们这是**裸的陷害!”还没完全看完,姜华就“啪。的把这些证词摔到了地上,脸上也涌起了一丝不正常的胀红,眼睛瞪得老大,好像鼻子都要气歪了似的!

        这一次,姜华可不完全是装的。毕竟平白无故的,被别人诬蔑成这样。任谁也会大怒不已。

        姜华的表现并未超出董军的意料,此刻,他眼底的得意之色更浓了。

        “小金,你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一下低声吩咐了一句,董军又眯着眼睛向姜华看了过去,“姜镇长,这回你还有什么话说?”

        “有什么话说?我在自然是有话说了。他们这纯属是在诬陷、栽赃陷害,你们调查组一定要还给我一个清白啊!”姜华一副六月飘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样子大喊道。续,)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