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08章应对

作品:《 官色

        军也是与糊涂了。全\本\小\说\网临老时“芳然连向客套话都没敌密着脸径直向楼下走去。

        看见几人已经走得远了,吴江那强忍着的满肚笑意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哈哈”哈哈”以前我还真没想到姜华会有这么一面!不过,他这番装傻充愣装的好!我早就看不惯老董那副黑脸了!丫的。还真以为自己是包公呢?谁不知道他是赵书记手里的一把刀啊”。

        平日里,县委纪书记是不会在背后议论同僚的,今天,他也难得的开了回玩笑。

        “就是,你看老董临走时那副黑脸,估计擦鞋油也没他黑”。

        笑声过后,吴江扭头问道:“看来这件事不简单啊!你看姜华会不会被他们套进去?”

        “应该不会!”纪书记轻轻摇了摇头,“从刚才姜华的表现来看。他不是成竹在胸,就是另有依仗!”

        “哎,”吴江轻叹口气,“这个姜华,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不过,他后面有那么多大人物撑腰。这次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此时的吴江二人,仍具以为这只是赵书记单方面的挑衅,心里虽有些担心,但也并未全然放在心上。

        就在董军等人载着姜华驶出华林县县城的时候,孙市长也得知了这一消息。

        消息是吴江打电话通知的,在电话里,他自然不会把姜华刚才的装傻充愣说出来,他只是把事情发生的经过详细地讲述了一遍,当然了,在讲述过程中,他自然不会忘记隐晦的提醒孙市长一下,比如说为什么市纪委会来的这么快?再比如说。为什么这次带队竟然是董副书记。

        吴江说的虽然隐晦,但在官场沉浮了几十年的孙市长又岂能听不出来他话中所隐含的意思。 http://m.soduso,cc首发

        反常,确实很反常!

        孙市长心里清楚,一般这类案子都是由当地主管部门来负责的,就算是市纪委越级接手,也肯定不会派出一个市纪委副书记亲自带队的。毕竟这并不是什么复杂的大案,而且,涉案人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镇长,压根就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这根本就是杀鸡用牛刀!

        放下话筒后,孙市长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他心里清楚,赵书记既然已经动手了,那就肯定有了万全计划,或是有了新的依仗,要不然,断不会在这咋。时候突然发难!毕竟姜华和省委于副书记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同吴江、纪书记二人的乐观不同,孙市长此刻却是如临大敌因为他不知道赵书记手里到底有什么底牌,或者说,赵书记的最终目的是怎样,这些都是孙市长想迫切知道,但又毫无头绪的问题。

        哎,要变天了”轻叹口气,孙市长的手向办公桌的电话抓去”

        可是,刚刚触摸到话筒,他的手突然又停了下来。

        这件事我究竟该不该立复通知于副书记呢?

        沉思了片刻后,孙市长微微摇了摇头。还是先等等吧,如果什么事都向于副书记汇报,那我这个市长还有什么用?

        其实,孙市长不知道的是,就在自己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的时候,于副书记已经得知了此事。

        向于副书记汇报此事的不是别人,还是吴江这个县长。

        吴江向孙市长汇报完后,妾在办公椅上抽了一根烟,想了想,他觉的自己还是应该向省委于副书记汇报一下,毕竟这里面的猫腻味道太浓了。

        不过,想是这样想,吴江却并没有冒然的打给于副书记,在省政府秘书处干了那么多年,他早已悟通了一个道理,有些事情只能迂回汇报。决不能愣头青似的直接向领导汇报。尤其像这种涉及到领导亲属、朋友的事情,更是如此!

        抱着这个想法,抽完烟后,他抓起话筒给自己的老朋友何明,也就是于副书记的秘书打了过去。

        对何明这个经常和自己打屁的家伙,吴江并没有多说废话,一上来。就把自己所了解到的情况都讲了一遍。

        本来,何明还想跟吴江打打屁。聊聊天什么的,一听说是姜华出了事。他立马压下了这个念头。姜华是什么人?何明心里很清楚,那不仅是于副书记的未来女婿,更是省委田书记所强烈关注的对象。

        这么一个重要人物出了事,自然要在第一时间把情况汇报上去了。这是一个贴身秘书所要具备的首要素质。

        来不及和吴江多说,网听吴江介绍完情况,何明就二话不说挂断电话。急匆匆地向于副书记的办公室走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小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有些事情下属向领导汇报,领导可能会认为你是想讨好,但要是由秘书汇报,那就理所当然了!秘书是干什么的?秘书就是揣摩领导心思。讨取领导欢心,随时注意外界动静。把领导所不知道的情况及时汇报给领导的!

        何明的秘书办公室就在于副书记办公室的外间,距离也就十多米,很快,他便敲开门,快步走了进去。

        于副书记正在办公桌前审阅一份文件,抬头一看何明,他放下手中的文件,轻声问道:“看你走的那么急,发生了什么大事了么?”

        “于书记,事虽不是什么大事。但我认为,非常有必要向您汇报!”

        “哦,到底是什么事?你说来听听!”于副书记被勾起了兴趣。

        “是这样的,”

        很快,何明便把刚才吴江所讲的情况又转述了一遍,末了,他小小心翼翼地问道:“于书记,您看这是不是东江市的赵书记又不甘寂寞了。想利用这件事重新挑起纷争啊?”

        “事情没弄清楚,不要胡乱猜测!,小于副书记淡淡扫了何明一眼,挥了挥手,示意他先出去。

        何明知道于界书记这是不想谈这个话题,便知趣地退了出去。

        何明走后,于副书记揉了揉太阳穴,眺望着窗外的白云沉思道:赵远志这是要干什么?难道真像何说的那样,想要重新挑起派系纷争?

        但这也不太可能啊?就算他有这个意思,也不至于拿姜华当导火索啊?毕竟姜华和小慧的关系已经公开化了,而这个消息,他肯定也知道。要不然,就不会总是向我汇报工作了!

        可是,既然他明知道这点,那又为什么会做出如此令人费解的举动呢?

        莫非,”他是想借着这次调查向我邀功?

        不对,如果他只是想讨好我的话,完全可以让人把事情直接压下来。根本就用不着这么大阵仗!如此大阵仗一出,岂不是闹得沸沸扬扬,满市皆知了么?冉他的阅历,要是真想暗中帮助姜华,绝对不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

        那,,他究竟有何目的呢?

        就在于副书记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抓起话筒后,何明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于书记,是东江市的赵书记打来的电话,您看是不是给您转接过来?”

        “接过来吧于副书记也正想看看赵书记究竟打的什么主意呢。

        电话接通后,赵书记那讨好的声音立剪传了过来,“于书记,我想向您汇报一个情况。”

        “说吧!”于副书记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

        “是这样的”。很快。赵书记又把下午的事情讲了一遍。估计。他也知道骗不了于副书记,所讲的情况跟吴江讲的差不多,只是在有些地方没有吴江讲的详细,末了。他讨好似的说道:“于书记,考虑到下面的人可能跟粮管所有勾结小一接到市纪委的电话,我就安排人把姜华同志接到了市纪委。本来,赵书记要是不讨好似的加上最后这句话,于副书记还有可能打消点疑虑,但他一画蛇添足的加上这句话,于副书记立刻加深了怀疑。

        哼,还说怕粮管所的人跟下边有所勾结,我看你这就是欲盖弥彰!谁不知道吴江对姜华非常看重,有吴江这个县长在,又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和粮管所互相勾结?除非是你这个市委书记暗中支持!

        于副书记不愧是久历官场,早已经练得喜怒不形于色,心里虽然腹诽。嘴上却仍然保持着刚才的那副不冷不淡语气。

        “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不管是镇长打人,还是粮管所所长诬陷镇长,这都不是一件小事!既然你们市里已经接手调查了,那就认真调查,尽快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外界一个交代!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挂了,一会儿还有一个会!”

        “哦,好的!那我就不打搅您工作了!”

        放下话筒后,赵书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腾地一下把身子转了过来。恶狠狠地盯着市纪委徐书记大声斥道:“你看看自己干的好事,要不是我及时补救,差点就误了大事!哼,也不知道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派谁去不好,竟然派董军这个整天黑着脸,口齿也不伶俐的家伙去。这不是明摆着送上门去让姜华戏弄么?还好,董军这个家伙没有口不择言,要不然,如果坏了大事。别说是你,就连我都要受到杰少的责罚”。

        说完,赵书记又心有余悸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被赵书记这么一骂,平日里趾高气昂的徐书记立刻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把身子缩了缩,支吾了片刻,才吞吞吐吐的解释道:“我”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想省事一点,要不然,还得为这个小案子重新成立一个新的调查组!所以,想了想,我就让董军他们这些早就挑选好的人过去了!”

        “图省事?你猪脑子啊”。赵书记的吐沫星子眼看着就要喷到徐书记脸上了,喘了口气,他又继续骂道:“就算是图省事,那你也不应该派董军这个纪委副书记过去啊!你也不想想,就这么一个小案子,单单市纪委接手调查就已经有些异常了,你还派出了一个市纪委副书记,能不引起别人的怀疑么

        “我”我”。徐书记支吾了半天,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赵书记的怒气还是没有消,咽了口吐沫,他又骂道:“你说说。就这么点小事你都差点搞砸,这让我怎么放心?难道,非要我把每件事都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行吗?那样的话,我自己去做就行了,还用你们这些废材手下干嘛?。

        见赵书记火气有越演越烈之势,无奈之下,徐书记只得向对面的元部长投去了求助的眼光。

        元部长在一旁已经看了半天热闹了。见徐书记向自己求助了,他暗暗一笑,立刻开口劝道:“赵书记。也是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徐书记一时没有细想,这才把原本早已经挑选好的那些调查成员派了出去!不过,好在没有酿成大错,您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对,对!以后我一定小心行事,再不犯类似错误!”徐书记赶紧在一旁保证道。

        别人的面子赵书记可以不给小但对元部长这个手下第一智囊,赵书记还是比较给面子的,不过,就算这样,他还是忍不住最后警告了徐书记一句,“你不要以为自己这个纪专书记当的有多牢靠,要是你再这样犯错,迟早会被别人替换下去,别人不说,就说董军,他虽然嘴笨一点。但办起事来,可比你要稳妥多了!”

        “是,是!我一定随时注意,多向董帚书记学习!”徐书记嘴上诚恳地保证着,心里却泛起了阵阵怒火,赵书记刚才的话,正好触到了他的痛处!

        当初,他和董军一同进市纪委。又差不多同时被赵书记收为亲信,但是,董军在工作上却始终压着他一头,这也与致了他的怨恨,终于,在至关重要的市纪委书记选拔上小他用了一个小诡计,成功地击败了呼声最大的董军,如愿的当上了这个纪委书记。他用的这个小诡计当时虽然没有人察觉,但后来不知道怎么被赵书记知道了,对此,赵书记平时嘴上虽没说什么,但一旦他犯错。赵书记却总会拿话点他,而这次,则更是过分,竟然直接用话威胁起他来了,也难怪他会心生怒气。

        赵书记可不管徐书记心里会怎样想,教完徐书记,他便扭头看向了元部长,“老元,你说这次的事情不会引起于副书记的疑心吧?。

        元部长既然不看好这次的计划。又岂能说真心话呢!闻言,立匆微笑着摇了摇头,“不碍事!只要明天让老徐把那封匿名信拿到市委会上讨论,于副书记他们的视线肯定会转到那上边去,到时候,这件事就没人去细想了!”

        赵书记一直都很自信,只不过这件事情太重要了,稍有不慎便会破坏整个计发”他这才忍不住问了一句,现在,一听元部长这样说,他终于把心放了下来。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又问了一个自己关心的问题。

        “老元,现在这个打人事件的调查我们可以把姜华安排在市纪委宾馆进行询问,但是,一旦按照那封匿名信上的线索进行并案,为了保密性,我们就肯定得把姜华转移到一个新的地方!那时候,要是于副书记向我问起这件事,你说我该怎样应对呢?”

        “这个么确实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元部长皱眉点了点小头。沉吟片女,他抬头建议道:“耍不,我们就不转移了,仍把他安排在市纪委的招待所?”

        “这不行!”赵书记非常肯定地摇了摇头,“那样的话,如果我们想要诱供,或是干点什么其他的事情。肯定会被有心人发觉的”。

        “既然这样。元部长猛地看向了赵书记,“那就只有一介,办法了”。

        “哦,快说说”。赵书记眼睛一亮。显然是被勾起了兴趣。

        “唯今之计,只有动用魏副市长这条线了!要不然,只要我们这些人一开口提议将姜华异地看押,那于副书记、孙市长等人肯定会心里起疑心!”元部长并没有卖关子,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原来,之前为了对付马市长,赵书记曾经埋下了一个暗子儿,这个暗子儿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元部长口中所提的那个魏副市长。而这件事,即使在赵书记派系内部,也算是绝对的机密,除了元部长等几介。赵书记的绝对亲信知道外,其他人并不知道,甚至,为了达到最佳效果。赵书记还曾经多次公开找过这个魏副市长麻烦。不得不说,赵书记的这招很高明,直到现在,这个魏副市长都一直掩饰的很好,在外人眼里,他就是一个颇具风骨的副市长,而且,还是一个凭借着自己能力干上来,没有投靠任何势力的难得人才。陆…。读!)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