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02章突如其来的围堵事件

作品:《 官色

        第二更送到。//。cǒM//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过会儿,零点的眺陈见有一章。希望大家多投点推荐票给俺!万分感谢大家!急需票票!

        见赵书记已经走出去了。张杰放下手中的酒杯,向林云看了过去,“你觉得这个姓赵的怎么样,会不会坏了我们的大事?”

        “应该不会!他现在除了靠向我们就没有别的路了!”林云笑着摇了摇头。

        “为行么这么说?”张杰对此颇有些好奇。

        “您想啊,赵书记之前并不知道姜华跟于副书记之间的关系所以经常对姜华进行打压。现在,他虽然已经知道了姜华和于副书记之间的关系,但为时已晚,有了先前的芥蒂,于副书记纵使接纳他,也肯定不会太重视。而这点,相信他自己也清楚,因此,为了日后能够再升一步。他除了投靠我们就别无他路了!”

        “多!”张杰嗤笑着撇了撇嘴。“那就要看他事情办得如何了,如果办的漂亮,说不定我还真的会向家里举荐一下他呢!”

        赵书记浑然不知自己只是被当成了一个马前卒,他此复正坐在出租车里做美梦呢。

        不得不说,赵书记在东江市这么多年并没有白经营,别的不说,最起码,在市委所直属的这些个部门里,他是绝对说一不二的!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赵书记立刻就打电话叫来了市纪委的徐书记。

        徐书记名所徐建,对这个跟了自己十多年的老部下,赵书记还是非卓放心的,但就算这样,他也没有全部交底,只是说有一个大人物想要对付姜华,并让徐建事先选定一些靠得住的人,一旦接到匿名信,立复开始立案调查。

        对赵书记的吩咐,徐建虽然感到好奇,但他并没有多问,回到市纪委后,便开始着手安排起来。 http://m.soduso,cc首发

        悄然间,一场针对姜华的阴谋已经渐渐成形。

        而姜华对此却毫无察觉,仍旧像以往一样埋头于镇政府和各村之间。

        不知不觉间,姜华回到镇里已经三天了。

        在这三天里,为了能够赶在雨季来临之前,把夏粮都收购进粮管所的仓库里面,姜华不仅号召镇里的干部下到各村去帮助村民们远送粮食。他自己也当起了临时视察员,不时地在各村里忙来忙去。

        第三天下午,姜华正在小岗村检查夏粮的收购工作,突然,不远处传来了大声喊他的声音。

        顺着声音一看,姜华发现原来是小岗村的王支书,便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老王,有什么急事么?喊得那么大声!”

        “姜镇长,大事不好了!刚才镇办刘主任来了个电话,说是有好几个村的村民已经把粮管所团团围住了。而且,听刘主任话里的意思,好像粮管所激起了民愤,那些村民都嚷嚷着要打进粮管所呢!”

        “什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姜华心中咯噔一下,立刻抓住王支书的胳膊大声问了起来。

        “哎,姜镇长,你不要着急!据我推测,这肯定又是粮管所玩起了什么猫腻,被村民发现后,激起了公愤!”王支书费力地抽出自己胳膊后,大胆推测道。

        “粮管所玩猫腻?”姜华疑惑的看了看王支书,一边快步向村部走;一边扭头吩咐道:“老王,把你知道的情况都跟我说说,这样我心里也有个底!”

        估计王支书也吃过粮管所的亏。见姜华这样说,他立刻在一旁诉起苦来,“姜镇长,你网来不知道情况,这粮管所黑着呢!别的不说,在这入库粮食的等级评定上,就有着很大的猫腻!你听我仔细给你讲讲,首先,在进行过磅检斤之前,不是的用手探子杆取大样初检么?就在这摔取大样初检上,就有荆良大的猫腻聊”

        姜华一边向村部走,一边听着王支书的诉苦,渐渐地,他终于弄明白了这粮管所的猫腻。

        原来,河西镇镇粮管所的所长叫马伟,是县粮食局张局长的小舅子。仗着有这层关系,马伟自打当了粮管所的所长之后,就开始在收粮上动起了歪脑筋。对那些肯给他送礼、送钱的人,不管粮食品质怎样,他都暗中安排人在粮食的等级评定上做手脚。总之就是一句话,只要给了他好处,他就把你的粮食评定为一等品。反之,如果你不给他好处,不管你的粮食品质如何好,他都会挑三拣四的给你找出毛病,到最后,就算你的粮食有一部分被评为一等品,其余那部分肯定会被评为二等品或三等品。

        为此,镇里的村民私下里给他送了一个外号,叫“马扒皮”

        听王支书讲完之后,姜华扭头皱眉问道:“他这样无法无天,难道就没有村民去上边告么?”

        “告,怎么不告!但是,告了也没有用!渐渐地,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王支书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怎么会没用呢?难道这个马伟还能把县里的领导都收买了?”姜华吃惊地问道。

        “哎,看来我还得跟您讲讲!”王支书叹了口气,又继续给姜华解释起来,“这粮食一曰入了库,要想再查出什么猫腻来,恐怕就很难了!因为只要粮食一入库,他们粮管所就可以随便做手脚了,举个例子说,粮食入库之后,是要按照不同等级进行存放的,那时候,只要他们把粮食一调换,谁还能分清哪些粮食是自己家的啊!再说了,官官相护。县里面有他姐夫罩着呢,只要一听到什么动静,不等调查人员过来。他早就已经安排妥当了!那样的话,还查什么啊?根本什么都查不出来!”

        “那那你们就不能当场找出证据么?”姜华扭头又问道。

        “当场找出证据?”王支书苦笑着叹了口气,“哎,我们农村人跟你们干部不一样,我们一年到头就指着这卖粮钱过活呢!要不是被逼的没活路了,谁敢当场得罪这些粮管所的大爷啊!”

        越听王支书说,姜华这心里就越不安,如今一听这话。他立刻心头一震,“你的意思是说,这次粮管所已经把村民逼的没活路了?”“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您还是问问刘主任吧!”见已经走到了村部。王支

        “嗯,也好!”姜华点了点头,皱着眉头大踏步向村部的电话走去。

        电话接通之后,很快便响起了刘主任那焦急的声音。

        “喂,是姜镇长么?我是老刘。有紧急情况要汇报!”

        “是我,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很快,刘主任便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细说了一遍。

        原来,昨天河尾村的刘大爷想到镇粮管所来卖粮,临从家里出来之前;他特意用家里的大抬秤把粮食都秤了一遍,称过之后。加起来总共是飞旧公斤。

        把这称过的几十袋粮食装上车。刘大爷便跟着同村的人一起去了镇粮管了粮管所,一番忙碌之后。粮管所的工作人员报出了斤数“万公斤”!

        听到这个斤数,刘大爷起初一愣。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随即摇了摇头又算了。在他想来。像这种大磅秤难免有些小误差,放口多公斤差个七八十斤还算正常。

        今天,刘大爷又拉了引的公斤的粮食到粮管所,这次并不是在昨天那个三号磅秤过的秤,而是在旁边的二号磅种上过的秤。

        可是结果出来后,令刘大爷不敢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粮管所的工作人员竟然报出了“力力公斤”这个斤数。

        听到这个斤数,刘大爷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引田公斤粮食瞬间缩水阐公斤,这要不是秤出了问题,绝不会造成这么大的误差!

        于是,刘大爷让工作人员先不要把粮食运走,在二号秤上又称了一遍。结果还是斤。

        这个时候,刘大爷联想起马伟的那些传闻,心里渐渐明白过来了。他知道,这肯定是粮管所在碜秤上做了手脚,要不然,断不可能差上钧公斤这么多!

        明白过来后,刘大爷这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往年粮管所故意压低粮食等级也就罢了,毕竟他们并没有全压低,也有一部分还是被评为了一等品。可是,今年他们不但在等级评定上继续搞鬼,竟然在过磅称重上也动起了歪脑筋。这就让刘大爷感到怒不可遏了!

        要知道,现在普通村民一家夏粮总共也就收成五六千公斤,这一过秤,竟然让粮管所平白无故地黑掉了数百公斤,这简直就是在喝村民的血啊!

        当时,已经有不少卖粮的村民注意到了刘大爷这边的异状,趁着这个机会,刘大爷立刻气愤地向周围的村民讲述起了自己这两天卖粮被黑的经过。

        现场卖粮的村民都是从地里刨食的。耕作过程中的劳苦艰辛没有谁比他们自己更清楚了!听刘大爷这么一说,村民立刻就炸了锅,纷纷要求粮管所给个说法,要不然,他们就抬着秤,押着粮管所的人去县里告状。

        见此情况,马伟这个狡猾的家伙立刻出面作出了保证,他说,一定会给村民们一个说法,并且把出现误差的那部分粮食费用补给村民,只不过,在作出保证的同时,他还要求村民们先暂时退出粮管所大院。说是怕村民影响到工作人员的碜秤检查工作。

        村民们是善良的,他们认为自己这么多人在场,粮管所就算是再胆大。也肯定不敢再弄什么猫腻了。于是,便都按马伟的吩咐退出了粮

        所。

        可是,刚刚退出粮管所不到十分钟。一个令村民们感到措手不及。同时又异常愤怒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发现,粮管所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刺耳警笛声,不大会儿工夫。便有二三十名派出所民警围在了粮管所大门门口,而粮管所的大门也在民警来了之后,砰的关上了。

        村民们虽然善良,但他们却并不傻,一看这情况,他们就知道自己又被骗了!

        愤怒之下,他们也顾不得去想别的了,当即就跟现场的派出所对峙起来。

        而镇办的刘主任得知这一情况之后,当机立断地给姜华打来了刚才的那咋。电话。

        听完了刘主任的汇报之后,姜华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一家农户黑掉几百公斤粮食,全镇的农户加起来。粮管所就这一次夏粮收购就能黑掉数万公斤粮食。

        不过,眼下姜华已经没时间去骂马伟等人的胆大包天了,刘主任话音网落,他便急声问道:“目前现场是哪位镇领导在控制?”

        “姜镇长,镇领导都和您一样,下到各村去检查夏粮收购情况了!目前现场只有派出所的赵所长带人在那控制着!”刘主任语带无奈地说道。

        “那好,你继续打电话联络其他的镇领导,我这就坐车赶回去!”姜华知道自己所在的小岗村距离镇里最近,也不多话,挂断电话后。便让王支书给自己安排了一辆运粮的手扶拖拉机向镇里赶去。

        坐在拖拉机上,姜华也顾不得颠簸了,不停地看表催促司机快点开。此宏,他绝对称得上心焦如焚了!他别的不怕,就怕现场的村民控制不住情绪,跟现场的民警大打出手,那样的话,兴致就严重了!

        一路无话,当姜华赶到镇粮管所时,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了。

        下了拖拉机,看着现场那黑压压的人群,以及一辆辆的运粮车,姜华暗出了口气,他发现,尽管现场的村民非常气愤,言语之间也非常的不客气,但总算没有和现场的民警发生正面冲突。

        拨开人群,奋力地挤到粮管所门前后,萎华看见了正在不停擦着汗的赵所韦

        推荐一本好友的书《官术》,风起云涌,鹰击四海。玩尽官场之术,万术从心。一顶红顶子,道尽了官场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是斗智斗勇,还是四两拔千斤迂回攀升。且看《官术》,让叶凡这一毛头小子的升迁史为你解惑其中之迷。从镇长上吊开始,牵扯出一方官场的小地震,步步紧扣,官场争斗惊心动魄,发些小大财,玩些小风流,官场大人生,写意尽风流。续。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