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3章村村有本难念的经

作品:《 官色

        二工那边千副书记只经挂断了电话。//WWw。qВ5、C0М\赵书记也一脸得,手中的话筒。

        也不怪他这么得意,在他看来,自己刚才的那番话已经大大降低了于副书记对自己的反感!这从刚才于副书记所交待的那句话就可以看出来

        他认为,既然自己就可以拍板定下来的事,于副书记却让自己跟省宣传部的张部长商量一下!这说明于副书记嫌市里的宣传还不够。还想让自己跟张部长建议一下,让省里也进行大力宣传!

        想明白了这点之后,他立刻迫不及待地给张部长打过去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他添油加醋的又把姜华智擒歹徒的事迹讲了一遍,末了,他还不忘提醒道:“这件事于副了。是他让我跟你来商量的。其实,就算赵书记不最后提醒一句,张部长也会同意赵书记的这个建议的。一来。姜华曾经是张部长亲自树立起来的接洪英雄。从个人感情来说,他对姜华的观感是非常不错的;二来,无风不起浪,省里一直都在风传田书记等省领导对姜华非常重视,不管这个传闻有几分可信度,张部长都不能等闲视之。

        有了以上两点,再加上赵书记刚才的提醒,张部长很快便点头答应道:“市里那边你们自己布置吧,明天我会让省报的记者下去进行采访的!”

        “好,那我这就去布置一下!”赵书记笑着挂断了电话。

        于副自己随口的一句话竟然被赵书记曲解了,他在挂断了赵书记的电话之后,便从自己办公椅上站起来,笑着向省委田书记的办公室走去。

        其实,于副书记早已经现田书记对姜华的一切事情都很感兴趣。对这点,他虽然感到有些不解。但也并没有往心里去。在他看来像姜华这样具有远见卓识、同时又肯踏实干事的年轻干部自然受到的关注要多一些,更何况,他自己以前也曾多次派秘书打听过姜华的情况。

        走在路上,于副,田姜华这么以身涉险。肯定会说他过于莽撞的!

        这回于副书记可是猜错了,当田书记听于副书记讲述完姜华智擒歹徒的经过之后,非但没有说姜华莽撞,反而大加赞赏起来。

        见此情况,于副自己把田书记从政之前的军人身份给忘了。

        就在于副书记向田书记谈起姜华的时候。姜华已经在陈老爷子家吃完饭,并被陈老爷子亲自送了出来。

        临分别时,陈老爷子欲言又止的看了着姜华,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姜镇长,你能不能替陈辉说测情,让法院少判他几年?”

        “老爷子”姜华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案子展到现在。已经不是镇里可以插上手的了,您还是去县里试试吧!”

        “哦!”陈老爷子眼睛一亮,“那好。我还有点事,就不再往前送姜镇长了!”

        看着陈老爷子匆匆离去的背影,姜华暗叹道。路我已经给你指出来了,能不能有效果就要看你女儿的本事了!

        从陈老爷子家出来之后,姜华并没有直接返回镇里,而是搭着一辆牛车赶往了水产公司养殖基地的所在坝村。

        就在姜华坐着牛车离开大岗村的时候,赵所长也押着陈辉等人走进了县公安局。

        基层派出所一下子押了这么多人过来,县局的领导自然要过问一下了。

        不过问还好,一过问。县局的李副局长便暗暗叫苦起来。以前陈老爷子的女儿就曾托他向镇派出所说过情,但那都是可抓可不抓的小案子。他也就做了个,顺水人情。但今天的这个案子,他可不敢擅自掺和。毕竟里面涉及到了挟持人质,而且被挟持的人里面还有姜华这个红得紫的镇长。

        想了想,他在把陈辉等人关起来后,便立刻向县局的黄局长作了一个汇报。

        黄局长名叫黄海,像这种涉及到县领导亲属的案子,他自然也不想去碰,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是局长呢。无奈之下,他只得让人把陈辉等人先押去了看守所,然后,急匆匆地向县委赶去。

        在路上,黄局长就已经想好了,自己去汇报的时候一定要有侧重点,先,姜华智擒歹徒的这件事一定要当成重点来说,其次,才能把对陈辉等人的处理意见见机提出来。

        到了纪书记的办公室,黄局长见吴江也在,心道,正好,省得我再去单独汇报了。

        开始汇报之后,黄局长便按自己先前所想的那样先把姜华智擒歹徒的经过讲了一遍,然后,才趁机向两个县领导询问对此案的处理意见。

        果然,一听说此案涉及到了姜华这个镇长,纪书记二人并没有怪罪黄局长的小题大做。不过。此案毕竟涉及到了县领导的亲属,为了不破坏班子的…旧,记书记二人并没有当场给出自只的意见,只是让黄烈常程序办。

        黄局长走后,纪书记和吴江二人商量了一下,他们觉得此事既然涉及到了姜华,那还是问一下姜华的意见为好。如果姜华不想严惩陈辉等人,那就索性给钱副县长一个面子,不对此案作出严惩的批示了。

        姜华压根就没想到,自己刚把此案推出去,到头来又转到了自己头上。他现在正坐在牛车上观看着沿途的风光呢。

        说实话,姜华两辈子加起来。这还是头一次坐牛车。刚开始时,他还是很兴奋的,可是,牛车刚一驶进小路。他便立刻感觉到了颠簸的滋味。

        此时。他已经没心思再去看沿途的景物了。赶紧抓住车辕,以防止自己被颠平来。

        大坝村跟大岗村隔了好几个村子,虽然说走的都是近路,但当牛车走进大坝村的时候,也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了。临下牛车时,姜华揉了揉被颠簸的有些酸痛的屁股。暗自苦笑道,看来这牛车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尤其是在这高低不平的山路上,更是让人无福消受啊!不行,回去时说什么也得让他们把那辆旧吉普派来,要不然,我这屁股可真是受不了了!

        下车后。跟赶车的老大爷道了声别。姜华便慢步向大坝村的村部走去。没办法,他不慢不行。屁股上还在隐隐作痛呢。

        对大坝村的情况姜华并不陌生,为了能让水产基地尽快落成。他曾经多次进行现场指导。

        一路行来,姜华特意在水产基地的宿舍楼周围观察了一下,他现,自己的那个建围墙和增加巡逻队的建议还真是有必要,因为以这个宿舍的位置来看,还真得加强一下安全措施。要不然女工一来,恐怕真会出大事。

        当姜华走到村部的时候,正灯洪网、大坝村的村主任兼村支书雷宇、包村干部方健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见姜华,走在最前面的洪刚立刻快步迎了上来。

        “姜镇长,您怎么过来了?大岗村那边的情况处理的怎么样了?”

        姜华自然不会把自己抓人的经过厚着脸皮跟别人讲了,闻言。只好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结果。

        洪刚听完,后怕似的说道:“这多亏是抓住了。要不然,不仅是他们那边。就连我们这边的员工也不好交代,大家都怕意外会生在自己身上!”

        很显然,雷支书已经听说了这个情况。见洪刚这样说。他立刻拍着胸脯保票道:“洪经理,你放心,在我们村里是绝不会生类似的恶劣事件的!”

        “老雷。你对自己的村民有信心这没错!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多加强一下宣传。以及多增加一些防范措施,比如说让村里的民兵多注意一下村里的异常情况什么的!”姜华在一旁拍了拍雷支。

        “这个没问题,昨晚我就已经安排下去了!”雷支书点了点头。

        ”好!”姜华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啊?”

        “哦,洪经理想带大家去参观一下水产养殖基地!”包村干部方健在一旁插话解释道。

        “这件事不急,你们先跟我进去,大家来研究一下水产养殖基地招人的事情!”姜华吩咐了一句,便率先向村部走去。

        走进村部之后,姜华扭头向雷支:“我听洪经理说,他们水产养殖基地的招人工作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你能不能跟我讲一下?”

        “嘿嘿”雷支书尴尬的抓了抓头。“这个问题我事先也没有想到!不过您放心,我已经安排村干部去做村里的那些长辈工作了!”

        ”哦,这么说,你们村的问题也是出在那些长辈们身上?”姜华皱眉问道。

        “是啊!”雷支书无奈的点了点头,“他们这些老人家的思想观念太落后了!他们以为洪家跟旧社会的汪业资本家一样,都是想垄断汪业,并把自己的后辈变成旧社会的长工呢!所以,都一直在拦着自己的后辈,不让他们去报名!”

        “这都已经解放了这么多年了,他们怎么还会这么想?难道你们没有跟他们讲清楚么?”姜华有些苦笑不得的问道。

        “讲是讲了,但是”说到这里,雷支书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一旁的洪刚。

        ”呵呵,是这样的,这些老人家知道我爷爷曾是旧社会的大资本家,压根就不相信我们公司!”见状,洪刚赶紧接过话头,把雷支书不好说出口的话讲了出来。

        “是这样啊”姜华探了探额头,他知道像这种历史遗留问题还真不是好处理,想了想,他开口吩咐道:“这样吧,你一会儿把这些老人家都请到村部来,我来跟他们好好谈谈!”

        “行,我这就安排!”雷支书点了点头。挥手一招身边的下属,快步向门外走去。

        很快,村里的大喇叭里便传出了雷支书”!二,,村口的至大爷李大爷等人请到村部来开

        不大会儿的功夫,**个七八十岁的老爷子都6续走进了村部,在雷支书的介绍下,他们很快便认识了姜华这个年轻的镇长。

        正式开始交谈之后。姜华总算是见识到了这些老人家顽固和难缠。无奈之下,他只得以镇长的名义写了一份保证书,并让在场的雷支书等人当了证明人。

        在保证书上姜华保证,绝不让洪家的水产养殖公司像旧社会资本家那样录削种民;决不让洪家的水产养殖公司欺行霸市、刻意压低水产品的收购价格;决不让洪家像对待旧社会长工那样压迫公虱的员工

        到后来,在这些老人家七嘴八舌的议论下,总共写上了十多条保证,而且,在保证书的末尾,他们特别要求姜华写上了一句,如果洪家的水产养殖公司犯了以上任意一条条款的话。都要进行严惩,否则他们可以凭此保证书上告!这些老人家可不管姜华所写的这份保证书具不具有法律效力。在他们看来,姜华就是方圆几十里最大的官了。既然他写下了保证书。那就肯定有谱儿。绝对差不了!

        送走了这些心满意足的老人家后,雷支:“姜镇长,这次可多亏了您了!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此事”。

        “呵呵,这没有什么”。姜华笑着摆了摆手,“先不说这些老人家提的都是一些合理合法的要求。而且,就算他们不提,洪经理他们也肯定会按照国家的法律合法经营。绝不会出现欺行霸市、压迫员工等违法情况的!”

        见姜华这样说,洪刚在一旁用力地点了点头,“不错,我们洪家之所以筹建这个水产养殖公司,就是想把镇里的水产养殖产业整合起来。然后。再在形成一定的规模之后,辐射到整个地区。这完全就是互惠互利的事,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压低收购价格这样的事,而且,我还可以保证。我们公司的收购价格肯定会比市面上的要高一些!”

        “呵呵,在这一点上,我们是相信你们的!”姜华笑着拍了拍洪刚的肩膀。随后,扭头向雷支吧,为了解决你们村里大龄男青年过多的问题,洪经理他们还特意想出了一个妙招”。

        “哦,什么妙招?”雷支书眼睛一亮,他早已经为村里的这些光棍们愁的饭都快吃不下了!

        刚才雷支书等人出去叫人时。姜华已经和洪网谈了,让他先把招收女工这件事跟村干部们通一下气。现在,见雷支书向自己看了过来,洪刚立刻微微一笑,“雷支书,为了能够让村民安心在水产养殖公司里工作,我们洪家这次可是下了大工夫的!”

        。嗨,你别卖关子啊!”雷支书见洪刚说了一大段话,就是不进正题,立刻笑着推了他一下。

        “嘿嘿。洪网得意的一笑,“告诉你吧,为了解决村里男人找不到媳妇这个老大难的问题,我们洪家准备从外县招一百个女工进水产养殖公司!”

        “一百个!哈哈,这下好了,村里的这些大龄青年们都能够找上媳妇了!”还没等雷支书开口,一旁的刘会计便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已,的大腿。

        “你们得明白,这不是在拉郎配,而是要让他们自由恋爱!换句话说。洪经理他们只是给村里的大龄青年提供了一个平台,具体他们能不能追到中意的女孩子,这得看他们自己的本事!如果让我知道你们那个利用手中的权利硬逼着女工嫁给自己的亲属子侄,我决不轻饶”。见刘会计有些得意忘形,姜华一脸严肃的叮嘱道。

        “姜镇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刘会计没说几句。便被姜华打断了,“既然你不是这个意思就好,要不然,我现在就建议陈支书撤了你”。

        。姜镇长,老刘他刚才也是太兴奋了!您放心,要是真出了逼婚这样的事。就算您不处理,我也绝不会轻饶他们的!”见姜华仍旧板着一张脸。雷支。

        “好!”姜华点了点头,“那这件事就交给你来负责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拿你试问”。

        “没问题,我一定把它当成大事来抓”。雷支书一脸慎重的点了点头。

        。那好,既然这样,我就不在村里多呆了,这就坐洪经理的车回去!”

        原来,刚才姜华已经问过洪网了,知道他也正想赶回镇里,便想搭一下顺风车。

        。好的,那我们送您出去!”雷支参观水产养殖基地也不差这一天,便起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续,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