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04章攻心战1

作品:《 官色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胡副书记又把这两份供词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自得的摇着头哼起小曲来。

        也不怪胡副书记这么高兴,有了张雅和朱丹二人的这两份供词后,别的不说,起码能够为这次的调查打开一个巨大的缺口,而有了这个缺口,胡副书记相信,离马市长等人被法办的日子也不远了。

        但就算如此,胡副书记还是没有立刻对马市长、李艳红这两个死硬分子进行审问,而是把目光对准了王经理这个关键的人物。

        胡副书记知道,只要突破了王经理这个关键点,那其他人,比如说市体改委主任王春桥、市日杂百货公司财务科的章科长、帮助王经理作假帐的会计等人就都好突破了!

        至于说,张雅口中的那个马市长在镇海市市纪委的老同学,胡副书记也同样没有放过,他已经决定立刻就派出调查组人员去镇海市进行暗查了,他相信有了这么详细的资料,那个马市长的老同学也会很快被揪出来的!

        抱着这种想法,胡副书记在吃完中午饭后,便立刻带人对王经理进行了突审。

        王经理最近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他最近一睡着,就梦见自己被关在监狱里。梦由心生,这一点他也知道,但他越想控制自己不往那方面想,脑子里就总是控制不住的往那方面想。

        在这种心态下,他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差。甚至就连胡副书记等人来他的房间对他审问,他也是一脸委顿、一副无精打采好像没睡醒的样子。

        “王志刚(王经理的名字),这是省纪委的胡副书记,你赶紧坐好了回答我们的问题!”见王经理趴在茶几上看了自己几人一眼后,连动都没动,李飞的暴脾气又上来了,立刻便大声喝道。

        王经理一听是胡副书记来了,就算是精神再萎靡,也赶紧挺直腰杆坐了起来。

        “王志刚,现在我们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说说,你们东江市市日杂百货公司资产虚报一案究竟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背后交易?”李飞坐到沙发上后,沉声问道。 http://m.soduso,cc首发

        被李飞这一问,王经理心中一突,嘴上仍在强辩着,“没......没什么背后交易,就是因为我太想发展我们公司了,一念之差,才铸成了这个大错!”

        “一念之差?”李飞冷笑着看了王经理一眼,“那你能说说去年12月18日下午五点半,你在丽春园饭店的包厢里在和谁见面么?见面时,你又拿没拿着三十万现金啊?”

        “我......我有些口渴。喝......喝口水!”被李飞冷不丁这么一问,王经理头上的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他连忙借口要喝水,把头低了下去。

        嘿嘿,小样的,还想跟我们斗?以前那是我们没有掌握到确实的证据,不知道你们交易的具体细节和交易的现金数额,现在我看你怎么说!暗笑一声后,李飞干脆俯下身子,在距离王经理头部不足一米处盯着他看了起来。

        喝一杯水能用多长时间,就算是王经理再想托时间想借口,也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他只得在放下水杯后,嘿嘿干笑道:“同......同志,你们恐怕是弄错了!我在那天根本就没去什么丽春园饭店,至于说三十万现金,我则是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暗骂一声后,李飞推了推身边的姜华,“姜华。王经理好像还没明白目前的状况,你跟他好好说说,让他知道知道,我们调查组也不是好糊弄的!”

        “饿,好的”姜华没想到说得好好的,李飞竟然把自己推了出来,正了正神后,他向王经理看了过去。

        “王经理,你不要以为自己不说,我们就不知道你们私下做的不法交易了!这样跟你说吧,现在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你们的不法交易活动,不信的话,你听我跟你讲一讲......”

        说着,姜华便捋着于副经理等人所提供的线索讲了起来。

        “去年12月18日下午两点钟左右,你让财务科的章科长去建设路工商支行取走了十五万现金,在章科长把这十五万现金交给你后,你凑足了三十万现金在下午五点钟左右急匆匆的打车去了丽春园饭店,在丽春园饭店靠近门口的包厢里,你跟李艳红进行了不法的交易,大约在十分钟后,你一个人空着手走出了丽春园饭店,又过了五分钟,李艳红提着你交给她的那三十万现金走出了丽春园饭店。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这就是你们交易的整个过程!”

        不得不说,于副经理和张雅二人所提供的线索非常及时,有了他们所提供的这些线索,姜华等人稍加联想,便还原了王经理和李艳红那天交易的整个过程。

        在姜华讲完之后,王经理整个人都已经几近崩溃了。不仅目光呆滞,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你们都知道了......你们都知道了......”

        见他这个样子,李飞用力的拍了一下沙发上的扶柄,“王志刚,都这样了,难道你还想顽抗到底么?”

        “我......我......哎!我说......”被李飞从恍惚中唤醒后,王经理仿佛获得了什么解脱一样,神情虽然无奈,但精神却比刚才好了很多。

        “嗯,那你就详详细细、原原本本的从头讲一下吧!”见王经理终于屈服了,李飞暗出了一口气,说实话,姜华的这一招要是不好使,他还真的想不出别的招了。

        “好的!”王经理轻轻地点了点头,“但在这之前,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

        “问一个问题?”李飞疑惑的看了王经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你问吧,要是可以的话,我们会回答你的!”

        “我能不能知道,究竟是谁在暗中监视我,并把我的这些情况告诉你们的?”直到此刻。王经理终于问出了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这个么......”李飞扭头跟胡副书记用眼神交流了一下,见他并没有反对,便接着说道:“说起来这个人你也认识,他就是你们公司的于副经理。”

        “哎,我早就该想到是他的!除了他,谁还能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呢?”王经理一脸懊恼的感叹了一句。

        “好了,你想知道的我们已经都告诉你了,下面,你就好好交代吧!”见王经理只顾着在那后悔,李飞催促道。

        “嗯!”王经理点了下头后,终于开始交代起来。“怎么说呢,自从市里传出大中型国有企业有机会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的消息后,我就动起了歪心思,想利用这次的改组机会,把自己公司的资产多评估一些,好利用销售职工内部股的机会多套现出一些现金来。于是,我便把主意打到了马市长身上。但是,当时马市长可能出于某种顾虑,并没有搭理我。见此路不通,我又把目光放在了马市长夫人李艳红身上。李艳红贪财的名声在圈子里是出名的,经过了同她的接洽之后,我们很快便一拍即合了。之后的一切就很简单了,李艳红让我不要去找马市长,一切都由她来操作。果然,她没有失信!很快,我们公司便被选入了这次改组企业的名单之中,再接着,市体改委的王主任亲自给我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暗示我把资产方面做得高一些,而我也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再后面的事情估计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公司的资产被多评估了2000万,而我在年底,也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把马明购买那三十万职工内部股的三十万块钱给李艳红退了回去。”

        王经理知道瞒也没用了,索性把自己跟李艳红的交易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但调查组的人员明显对此还不十分满意。

        “王志刚,你不要避重就轻好不好?这些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你说说你们在镇海市的市纪委宾馆里是如何进行串供的?”王经理话音刚落,李飞便开口追问道。

        既然受贿的事情已经交代了,这种小事情王经理也就不打算隐瞒了,立刻开口回答道:“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给我送纸条的是打扫房间的一个女服务员,而我都是按照纸条上的吩咐做得!”

        “嗯,你这次还算老实!”李飞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话锋突然一转,“既然这样,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你索性就全部交代了吧!”

        “我......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啊!”

        见王经理心中还在存着侥幸,李飞嘿嘿一笑,面色挪揄的问道:“真的全说了么?恐怕不是吧!别的不说,就是你在朱丹家里藏匿的那二十万现金来历,你就没有说清楚!不要告诉我们你不知道,朱丹可是已经全都说了!”

        “她,她也全说了!”王经理好像突然间老了好几岁。

        “不错!”李飞在征求了胡副书记的同意后,把朱丹的那份供词递给了王经理。

        “哎......”看完之后,王经理捂着脸低下了头,直到此刻,他终于彻底的放弃了侥幸心理。

        片刻之后,王经理抬起头,声音沙哑的说道:“自从我走上了领导岗位之后,心态就渐渐的发生了变化......”

        大约半个小时后,王经理终于断断续续的讲完了那二十万现金的大致来路。

        &>

        考虑到这其中有许多问题要去调查核实,胡副书记等人并未再对王经理进行审问,让王经理在供词上签了字后,几人便走出了这个房间。

        “胡书记,形势大好啊!你看我们是不是趁势追击,再去突审李艳红啊?”一走出房间,李飞便一脸兴奋的低声问道。

        “呵呵......”胡副书记笑着看了李飞一眼,随后摇了摇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目前还不着急审问李艳红等人!对他们,我们还应该再晾他几天!”

        说到这里,孙副书记拍了拍李飞的肩膀,“你小子要是真闲不住,就去审问市体改委的王主任、财务科的章科长等人去吧!有了王经理的口供,相信他们不会多做抵抗的!”

        “好啊,我正愁没事干呢!”李飞用力的点了点头,招呼起身边的人便往楼下走去。

        “呵呵,这小子!”胡副书记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打电话向省纪委的王书记报喜去了。

        张雅、朱丹、王经理三人虽已经交待,但是其中仍有许多需要查实的地方,再加上胡副书记又不想立刻对李艳红和马市长二人进行突审,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尽快查实其中所涉及到的细节,调查组的组员被纷纷的派了出去。

        &>

        一周后,在军区招待所二楼的一间被临时布置成办公室的房间内,李飞扭了扭脖子,放下手中的案卷,回头对身后的姜华问道:“老弟,你看这外出调查的人已经纷纷回来了,而李艳红和马市长二人也被我们晾了有十多天了,胡副书记是不是应该对他们二人进行审问了?”

        “嘿嘿......”姜华怪笑着看了李飞一眼,“你老哥怎么说也是领导,怎么问起我这个问题来了?再说了,我又不是胡副书记肚子里的蛔虫,我又怎么能知道呢!”

        “你小子别跟我打马虎眼!”李飞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姜华的办公桌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鬼着呢!你肯定是已经猜到了胡副书记的心思,快说,要不然我就大刑伺候了!”

        说着,李飞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节,立刻,“嘎嘣、嘎嘣......”的脆响便响了起来。

        “哎呦,我好害怕啊!”姜华做出了一副弱女子遭遇色狼的样子。

        “哈哈......”见他这副表情,听见话声看过来的其他小组成员都咧嘴大笑起来。

        笑完之后,老纪也在旁边插话道:“小姜,你可是我们组里的大才子啊!你要是真猜到了什么,就和我们说说,这几天整天在办公室里整理别的组送过来的线索资料,我们也憋坏了,想知道胡副书记什么时候能有大行动!”

        “呀喝,看样子几位大哥还真把我当成了个人物了!那好吧,小弟就先抛砖引玉的分析一下!”

        这一阵儿,姜华早已好组里的其他人混熟了,也不罗嗦,在办公椅上摆出了一副小诸葛的架势后,他便开口讲了起来。

        “其实,各位大哥也是太认真工作了!难道你们没发现这几天胡副书记打过来的电话特别多么?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胡副书记已经决定对李艳红二人进行审问,只是考虑到我们这边的线索资料还没有整理完,这才暂时没有下命令罢了!所以,要想早日脱离苦海,我们还是加紧干活吧!哈哈......”

        “对,对!干活,干活!”

        听了姜华的这番分析后,李飞等人眼前一亮,立刻又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埋头整理起桌上的资料来。

        姜华猜测的不错,胡副书记在第二天早上接到李飞他们整理好的证据资料后,便立刻宣布对李艳红进行审问。而李飞等人也近水楼台先得月,负责起了这次审问的任务。

        李艳红在被调查组晾了十多天后,整个人的精神虽还没有崩溃,但也相差不多了。而且就在最近几天对她的例行审问中,她甚至连都闭口不言了。见她这样,审问的人员也懒得费事了,问过几句话后,便直接走了出去。

        调查组越是这样,李艳红的心中就越没底!她不知道调查组已经掌握了多少证据,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调查组会一反常态的不立刻对自己进行突审,只是反复问一些例行的问题。

        难道他们有什么阴谋?

        这是李艳红最近一段时间想的最多的一句话。

        抱着这种心态,在今天上午胡副书记等人突然涌入她的房间的时候,李艳红一下子有些懵了,随之,又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她知道,不管结果好坏,今天总算是能有一个结果了,起码不用再胡思乱想折磨自己了!

        “李艳红,这是我们省纪委的胡副书记,伱已经见过了,就不用介绍了吧?”见李艳红神情有些恍惚,李飞肃容问道。

        “嗯,我的姓名什么的,你们都已经问过不知道多少遍了,就不用再问了!直接说吧,你们想问我什么?”回过神来后,李艳红倒也爽快,立刻就要求李飞等人直入正题。

        嘿嘿,就知道你快要撑不住了!暗笑一声后,李飞扭头向胡副书记征询了一下意见,见他没有反对,便直接开口说道:“那好吧,你就先说说自己和市日百货公司王经理之间的不法交易吧!”

        “什么不法交易?我和王经理也只是认识而已,根本就没见过几次面,更别说什么不法交易了!”李艳红此时仍在心存侥幸的强辩着。

        “是这样么?”李飞挑了挑眉,“那你能不能说说,去年12月18日下午五点半,你在丽春园饭店的包厢里和王经理见面时,为什么收了他的三十万现金啊?”

        坏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的?而且连见面的时间和具体的现金数额都这么分毫不差!难道王经理已经扛不住招了?李艳红心下一突,冷汗也沿着后背流了下来。

        也不怪李艳红会这样想,上次她被调查时,因为于副经理心有顾虑,并没有在检举信上写的那么详细,所以调查组虽然也就这个问题问过李艳红,但都被李艳红一句“没去过”挡了回去。对此,调查组也没有办法,毕竟在没有证人、证词的情况下,不能仅凭一封检举信就给人定罪。但现在不同了,调查组不但把具体的时间地点都讲得分毫不差,而且竟然连王经理交给李艳红的具体现金数额也了解的清清楚楚,这就不得不让李艳红怀疑起王经理来。

        不过,李艳红到底是见过一些世面,不是张雅、朱丹这样的女孩子能够比拟的!她心里虽然惊慌,嘴上却仍在狡辩着。

        “什么三十万现金?而且还是王经理给我的!这实在是太好笑了!我上次不是跟你们说了么,我根本就没有在那天见过他!”

        “李艳红,你说话之前要考虑清楚,我们这是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知道,就算是没有你的供词,我们也可以把你移交给检察机关进行起诉!”李飞的相貌注定是个扮黑脸的好人选,此刻,他又开始办起了黑脸。

        “什......什么最后的机会?告诉你们,我也是学过法律的!要是没有证据,小心我告你们!”李艳红的反驳声音虽仍然很大,但眼底的那一丝慌乱却早已出卖了她。

        “证据?”李飞讥笑着看了李艳红一眼,然后背起手,不慌不忙的说道:“去年12月18日下午五点半,你在丽春园饭店的包厢里和王经理见面......”

        很快,李飞便把李艳红和王经理见面时的细节给详细的讲了出来......

        难......难道王经理真的把我卖了?李艳红的心随着李飞的讲述渐渐地沉到了谷底。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讲述完后,李飞立刻面色严肃的追问道。

        “我......我......不错,我承认,我是收了王经理的钱,并答应帮他忙!但是,这件事情老马并不知道,我也没有跟他说过!”李艳红倒也光棍,她知道王经理既然已经招供,自己这次肯定是不能脱身了,索性便自己一力承担了下来。

        &>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神-马】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