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9章暗度陈仓1

作品:《 官色

        以黄副斤长纹样的中年常委为幸,他们认为,既然  引经渐渐明朗,并且对马市长已经具备了立案调查的条件,那就绝对不能轻易屈服于外部的压力撤出东江市,一定要坚持把这件案子查完,并办成铁案。全\本/小\说/网好给东江市群众一个交代。

        另一派以胡副书记这样年纪大一些的常委为主,他们认为,情况虽然已经渐渐明朗,但是对于马市长这样的老狐狸决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在有了万全把握之后,才能给以重重一击!否则,很容易打草惊蛇。鉴于这种考虑,他们完全同意胡副书记先前的那个暗度陈仓计戈。认为在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先来个战略性撤退,然后再在搜集到足够的证据后,出其不意的给马市长一伙以沉重的打击。

        省纪委王书记在心中是同意胡副书记的这个计划的,只是考虑到这件事情应该集思广益,多听听其他常委们的意见,他这才召开了这个常委会。

        现在,他看到两派人都已经将各自的观点阐述的差不多了,便笑着敲了敲桌子,轻声说道:“刚才大家的观点我都仔细听了,怎么说呢,尽管大家的观点有点分歧,但是最终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想尽快的揪出这些党内蛀虫,好给党和人民群众们一个交代!既然这样,我也说说自己的观点。我认为,两种观点比起来,还是胡副书记他们的观点  稳妥一些。毕竟马市长不同于一般的**分子,他是一个极其狡猾、极其善于伪装的对手!这从前一阵儿的串供事件,还有最近那些老领导们的拍手上就可以看的出来!”

        本来,现场的常委里就是年纪大一些的占大多数,现在再一经王书记这么一表态,与会的常委们很快便同意了胡副书记的那个暗度陈仓计划。

        计划已经定下来了,剩下来的就是讨论具体的撤离时间,以及如何撤离了。

        对于这两个问题,现场的常委们并没有发生分歧。他们都一致认为。既然要撤离,那就一定要把样子做足,千万不能让马市长一伙发现调查组的真正目的。

        鉴于这种考虑,王书记他们经过商议决定,为了让马市长在得意忘形之下,更早的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最好就在最近两天内把调查组从东江市撤回来。

        至于说采取何种方法撤离,他们则完全倾向于不完全撤离。也就是说,为了不耽误整个计发”同时又能暗中的调查马市长,他们想把包括胡副书记和黄副厅长在内的绝大多数调查人员都撤回来,只留下李飞他们那个小组负责善后工作。

        他们的这种想法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要是整个调查组都立刻从东江市搬走的话,很难不让马市长产生怀疑,毕竟省纪委的名声在那呢,这次又是由胡副书记亲自带队,就算是考虑到面子问题,也肯定不会就这样雷声大、雨点小的全部撤走。

        但这个时候,如果留下一个小组做做样子,处理一下和检察院对案犯的移交问题,那就完成正常了,肯定不会引起马市长的怀疑。

        而只要打消了马币长心中的疑虑。那留下的李飞他们这个小组就可以在吸引马市长一伙目光的同时,帮助另外一组新调来的负责秘密调查的人员了。

        当然了,这也只是他们的一个想法。因为不到最后时刻,他们也不知道省委领导能不能顶住那些老领导们的压力,从而支持他们的这个计戈。

        鉴于这种情况。他们并没有盲目乐观,在开完会后,便都立刻去处理自己所负责的事情去了。

        现场的常委里,无疑是王书记、胡副书记、黄副厅长三人的担子最

        了。

        王书记除了要重新挑选一组面孔完全陌生的调查人员之外,还得负责其他省委领导沟通,让他们同意省纪委这个暗度陈仓的不完全撤离计发。

        考虑到时间紧迫,王书记在把挑人的任务安排下去后,便立妄急匆匆的赶往了省委田书记的办公室。

        田书记此玄也正在办公室内为东江市的这件案子伤脑筋呢。

        这些天里,田书记随时都在关注着调查组的调查进展情况,不管工作多忙。时间多紧,他几乎每天都要打上一个电话向纪委王书记询问案情。

        在最开始的时候,田书记对调查的进展还是很满意的,但是随着串供事件的发生,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面对着那些老领导们打来的问询电话,田书记真的感到有些束手无策起来。

        这也不怪他,他毕竟是一个刚调来江宁省两年多的新书记,要想在江宁省全面地展开工作,他不得不寻求以往那些已经退下来的老领导们的帮助和支持。在这种情形下,那些老领导们纷纷打来电话要求尽快查清此案,难免会让他感到左右为难。

        不过,田书记毕竟是一个经过党多年教育的老党员。在这个时候,他虽然颇感为难,但并未丧失原则。仍旧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除了找借口给调查组办案争取时间之外,还多次和省委里的其他领导交换意见。并且说服…和那此老领导沟沥下,好给调杳组再多争取此时涧公※

        不得不说,田书记的这番努力还是很有用的,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番努力,才让胡副书记他们至今还没有从东江市撤出来。

        但时间是不等人的,眼看着这么多天过去了,田书记也有些顶不住那些老领导们的压力了。

        无奈之下,他也不得不考虑起了调查组的具体撤离时间。

        可是,就在他刚刚下定决心。想要和省纪委王书记好好谈一下这个。问题的时候,办公室里的内线电话却响了起来。见状,他赶紧按响了电话上的免提。

        “田书记,省纪委王书记刚刚过来了,说是找你有要紧事情要谈。”很快,秘书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一听是王书记来了,田书记立刻轻声吩咐道:“哦,知道了,你让他进来找我吧。”

        王书记知道田书记这些日子的压力比自己还大,所以在推门进来后。便直接大声笑道:“田书记,好消息啊!我们省纪委在今天又接到了一封匿名检举信,有了这封检举信上所揭发的线索,我们完全可以从容布置,进而把那些**分子们揪出来了!”

        “哦,真的么?那太好了,赶快把检举信拿给我看看!”见王书记这样说,田书记的眼睛一亮,多日不见笑意的脸上也再次露出了笑容。

        “呵呵,就知道你会等不急!这不,我已径直接给您带来了!”王书记笑了笑,拉开公文包,把里面的那封检举信递了过去。

        田书记接过来后,当即便展开信纸,仔细的看了起来。片刻之后。他轻轻地放下手中的信纸,摇头轻叹道:“我们党培养一个领导干部并不容易,但是他们哎,看来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对领导干部的监督教育工作了!”

        “是啊,为了纯洁我们党的队伍。的确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王书记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好了,现在我们先不谈这个问题了!你还是说说你们纪委下一步要如何做吧!”田书记到底是见过不少风浪的人,短暂的感慨过后,他很快又重新进入到了工作状态。

        “嗯,我这次找您来,也正是要谈谈这个问题!”王书记转身坐到身后的沙发上后,便把刚才在小会议室内所制定的计划详细的讲了一遍。

        田书记听完之后,低着头沉吟了片刻,然后抬起头,轻声说道:

        “你们纪委所制定的这个计划我基本上同意,只是,我要重申一点,马市长毕竟不是一般的领导干部,而且外界还有那么多老领导在关注着此事。所以,你们秘密调查可以,甚至上一些必要的手段也可以,但一定要在有了确切的证据之后,才能对马市长进行传唤,并立案进行正式调查!”

        “好的,这一点您可以放心。我们一定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把案子办成铁案!”王书记对此显得非常有信心。

        “嗯!”田书记微笑着集了点头,随后又把话题转到了案件上面。“至于调查组撤离时,你们所担心的老领导干预问题,就交给我吧!我相信那些老领导都是很通情达理的,既然你们绝大部分人已经撤了回来,那留下一个小组处理收尾交接工作,也是完全正常的!”

        “呵呵,这样的话,我们调查起来就更有把握了!”见田书记说的这么肯定,王书记心里的那丝担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王书记在这边为调查组的撤离做着积极地准备工作,胡副书记和黄副厅长二人也并没有闲着。

        他们开完常委会之后,便立刻驱车赶回了自己的办公地点。

        考虑到时间紧迫,说不定明天调查组的撤离命令就下来了,胡副书记回到东江甫的调查组总部之后。便把李主任和李飞二人都找了过来。

        李主任那不用说,他早已从胡副书记的口中知道了最近调查组所面临的情况。而李飞则因为级别的关系,并没有了解到太多的情况。

        在这种情形下,当胡副书记把省纪委的计出和盘托出之后,李主任倒是没什么,他毕竟已经事先从胡副书记口中知道了大概的计划。所以,尽管这个最新的计划  跟先前的稍有不同,他还是很快的便领悟并接受了。

        而李飞在听完这最新的计划后。却显得有些楞然。不过,他到底也是有着多年纪检工作经验的老同志了,在最初的惊讶过后,还是很快便狂喜起来。

        胡副书记早就在一旁把李飞的表情看在了眼里,见状,他笑着拍了李飞的脑袋一下,“你小子,只要有任务就高兴!你可不要光顾着高兴!作为组长,你可要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要知道你们这个小组的任务也不轻!你们小组很有可能会面临两种情头一种情况是,你们在我们绝大多数人撤走的情况下。跟新调来的小组一起潜伏在东江市秘密调查马市长一伙。而这个时候,你们小组的人直呆在个特定的地方。给另外那个小组当参谋巾!※

        说到这里,胡副书记笑着看了李飞一眼,发现他脸上果然表露出了一种郁闷的表情,便大笑道:“你小子也不用苦着一张脸,刚才我不是说了么,有可能遇到两种情况。还有另一种情况我没说呢!”

        “哦,对!那另外一种情况是怎样的?”李飞的脸上很快便又阴转晴了。

        “这另外一种情况么”胡副书记好像故意要看看李飞着急的表情;直到他急的直搓手的时候,才继续笑道:“另外一种情况是,你们作为收尾交接人员继续留守东江市,并在明面上吸引马市长一伙注意力的同时,暗暗帮助另一小组展开调查工作。”

        “呵呵,这种情况还不错!起码我能干回老本行,跟其他组的同事一起进行暗中的调查工作!”

        看见李飞这么得意,李主任在旁边笑着锤了他一下,“你小子可不能大意!刚才胡书记不是说了各。你们这个小组主要的任务是牵制住恐市长一伙的目光,至于说,暗中配合其他小组的调查,那是一定耍万分小心的!千万不能被马市长一伙发现!”

        “哈哈,放心吧!我怎么说也是侦察兵出身,对这套熟得很!到那时候,我肯定会小心化妆,绝对不会让他们认出来的!”

        “嗯,你小子这句话我记住了!如果要是因为你闲不住而破坏了整个计划,我肯定饶不了你!”看见已经交代的差不多了,胡副书记又打了一下预防针。

        “首长,您放心吧,绝不会给您丢脸!”看到别的人都要撤回去了。就留下了自己这一个小组,李飞的心情着实不错,立玄双腿并立行了一个正宗的军礼。

        “好了。你就别在这要宝了!估计明天撤离的命令就要下来了!时间紧迫,你们赶紧回去跟下属交代一下,把该处理的东西也都好好的整理一下!”胡副书记抬手看了看表。发现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便笑着催促道。

        可是,李飞两人刚走出没几步。胡副书记又开口叫住了他们,“你们先等一下!”

        等李飞二人回过头来后,他开口叮嘱道:“一会儿回去后,你们不妨再演一场戏!相信在这市纪委招待所里,也肯定会有马市长一伙的眼线。那你们不妨把动静弄得大一点。让这里的服务人员也知道我们调查组就要撤离了!”

        “呵呵,我看这件事教给李飞吧!他那大嗓门,就算是招待所的服务人员想不听到也不行啊!”李主任拍了拍李飞的肩膀,笑着说道。

        “行,你们安排吧,记得要自然一点!”胡副书记笑着摆了摆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此时,在镇海市的一个宾馆内,黄副厅长他们也没有闲着。

        黄副厅长回到这个对李艳红等人进行询问的宾馆后,便开始着手安排起来。

        既然是要撤离,对李艳红等涉案人员自然是要给个结论了,然后再根据这个结论处分的处分、免职的免职、该移交检察机关的移交检察机关。

        虽然说这只是一个障眼法,目的就是要麻痹马市长一伙。但结论毕竟是结论,就算是个做做样子的结论,也得符合程序,让马市长一伙看不出破绽。

        基于这种考虑,黄副厅长不但要求手下按照李艳红等人率供后的证词做出了结论,而且还跟胡副书记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同一个障眼法,那就是故意在宾馆内造出马上就要撤离的气氛。

        别的李艳红等人的结论倒是好做。毕竟他们串供后的证词在那呢,只要按照法律条款进行对照就可以了。但是对市日杂百货公司的王经理结论上,黄副厅长他们却犯了难。

        因为前一段时间考虑到不能打草惊蛇,黄副厅长他们并未把从王经理情妇家里拨出的那二十万现金作为证据来对王经理进行询问。现在。既然是要下结论了,这件事自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捂着了!要不然很容易会引起马市长一伙的疑心,毕竟这二十万不是小数目,调查组没有理由不调查。

        只是这时候,问题出现了。如果今天进行询问,明天就立刻做出结论的话,也很容易让马市长一伙怀疑。因为这虽然符合程序,但是却有点太过了。毕竟就算再怎么想要结案,也不能这么急躁啊!

        这个时候,还是黄副厅长想出了一个好点子。他突然想到,如果李飞他们那个小组因为要审理王经理这不明财产一案,而选择继续留守在东江市,那岂不是更名正言顺吗!

        想通了这点后,黄副厅长立刻就给胡副书记打了一个电话。!